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电石火花间,我别无选择,距离一尺多远,直接对着死尸的那口黑气,伸着脖子使劲吸了一口。

    说实话,吸的时候我还担心明一的法子不靠谱。

    毕竟我一个啥都不会的半大小子,怎么有能耐,把死尸将要变成跳尸的一口浊气,给吸到自己嘴里呢!

    结果没想到,我这一口还真的管用。

    那口黑成一团的浊气,登时进了我的嘴巴,我立刻咬紧牙关闭上看嘴。

    黑气本来想从我嘴里出去,结果在我嘴里转了几圈,找不到出口,只好顺着喉咙,滚到了我的肚子里。

    那边死尸的手,已经拍到了明一的光头上。

    不过随着黑气进了我的肚子,死尸的胳膊变得无力,只在明一头皮上,留下一道抓痕。

    死尸也慢慢闭上了眼睛,一头栽到地上。

    明一看都不看我,马上跳到墙角,那里还有他喝剩下的大半瓶酒。

    明一拧开酒瓶盖,抓把纸灰塞进酒瓶里。

    白酒马上像啤酒一样,不停往外面冒着泡泡。

    明一闭上眼,把酒瓶子提过头顶,倒了一点酒在头上。

    就像烧红的烙铁烙在人的皮肉上,滋啦一声,明一的光头,立马有了烧焦的糊味。

    焦糊味一入鼻子,我就觉得眼前一黑,一下摔倒在地。

082 死里逃生() 
    浊气入了肚子,我看到自己浑身的皮肤发黑,又闻到明一头皮烧焦的味道,就感觉一阵眩晕,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摔倒之后,我感觉肚子里的浊气,上上下下的乱动,带动血液停滞,马上让我变得浑身僵硬。

    我半趴在地上,动也不能动,不过意识还是有的,虽然看不到了,但是还能听到闻到感觉到。

    明一并没有像他保证的那样,过来给我散去体内的浊气,而是继续用掺了纸灰的白酒,擦洗自己的头皮。

    因为我慢慢闻不到焦糊味了,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浓的酒气。

    后来我听到明一走到我身边的脚步声,我身下压着的假发,被他扯走了,然后他应该戴上了假发。

    明一在房间里不停的大喊。

    没过一会,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这个村里的很多人都赶来了。

    “我说会出事,你们还不信,你看我侄子现在浑身发黑,眼看就活不成了,他为了保护你们村子的人,跟跳尸大战一场,死也是为了你们死的,你们自己摸摸良心说一下,这个事该怎么办!”

    明一把我说的无比高大,很显然,他以为我必死无疑,这是想再讹这些村民一笔钱,他根本不会管我的死活。

    看来他的话没说错,他是吃死人饭的,只要有人死了,他就能捞到钱。

    “唉,我是逼的没办法,才找我侄子来帮手的,他从小就被送去了茅山,刚刚学有所成,就遇到这么一件事,真是让我痛心啊!”

    明一还把我抱在怀里,干嚎几声。

    我倒下之前,破屋里已经惨不忍睹,一具老人枯瘦的死尸,一个浑身发黑的小孩躺在地上,谁看了都明白,过程很惨烈。

    这些村民看了,肯定也不会怀疑明一说的话。

    他们乱哄哄的商量一番,先凑钱给了明一,又七手八脚把棺材钉上了。

    “道长,你带来的这个小兄弟,不会也变成跳尸吧?可不能把他留在我们村子里!”

    是那个村干部的声音,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对明一说,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反正钱已经到手了,明一也不在乎这些,把我扛在肩膀上,说这个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的人,哪里来的还去哪里,我要把他送回茅山。

    明一又装模作样的指点村民怎么埋葬绝户老人,然后扛着我离开了村子。

    明一的肩膀,正好顶在我肚子的位置,我就感觉肚子里那一条虫子,不停的蠕动,本来浑身僵硬,结果这虫子动一动,我慢慢的肌肉有点松弛了。

    那条虫子好像碰到了浊气,在我肚子里到处翻腾,接着就是剧痛传来,浑身一会火烧,一会冰冻的感觉。

    过了一会,我好了很多,感觉不到浊气的翻滚,也感觉不到虫子的闹腾,整个人身子一软。

    本来我在明一肩膀上,像跟木头一样,结果软下来就变成了面条,明一吓了一大跳,把我扔到了路边的草丛里。

    迷迷糊糊中,我睁开了眼睛,看到天还没亮。

    肚子里的虫子和浊气,好像都不见了,我能感觉到浑身的器官,有条不紊的工作,呼吸也顺畅了很多。

    不过我的皮肤上,好像还是一片黑。

    我眼睛眯着一条缝,装作还是没有知觉的样子,一声不吭。

    我倒要看看,明一到底要对我做什么。

    假如他现在能救我一下,以后我姥爷出来了,我可以看在他把我带着赶路的份上,留着他一条命。

    假如明一不来救我,那以后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明一围着我转了转,看我不像尸变的样子,又把我抱起来,躲到了一片小树林里面。

    明一把我的嘴巴捏开,又念起了我听不懂的咒语,他应该是想把我肚子里的听话虫召唤出去。

    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了,听话虫没有动静,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

    过了一会,明一自言自语的说道:“他奶奶的,听话虫死了,可惜了我炼了十几年的宝贝,就这么跟这个臭小子一起完蛋了。”

    我心里暗喜,听话虫和那口浊气斗了一场,同归于尽了。

    没有了听话虫,我再也不怕被明一控制了。

    明一后来用一块石片,在地上挖坑想把我埋了,不过石片很小,他挖起来有点费劲,挖出一个脸盆大的坑之后,明一扔掉了石片。

    “反正这个臭小子快要死了,埋不埋都一样,扔在这里算了。”

    明一说完,拍掉手上的泥土,把村里人给他的钱全部掏出来,大票零钞分好点了一下,足足有一千多块钱。

    看天色快亮了,明一站了起来,拍拍屁股离开了。

    我一直等到天亮,才从地上坐起来,反正这里离省城不远,没有明一的带领我自己也能走到,大不了一路要饭。

    我坐在地上休息一下,站起来还没走出小树林,明一嘿嘿笑着,从一棵树后面走出来,把我拦住了。

    “臭小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装死啊!吸入浊气还没死,又让我的听话虫替你入了地府,我怎么会放过你!”

    没想到明一没走,竟然在暗中偷窥,我知道他的拳脚功夫了得,打又打不过他,跑也是跑不掉的。

    我只好对着明一傻笑,说道:“三叔,我自己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反正就是浑身僵硬肚子剧痛,结果醒来看到你不在身边,我就想去找你,你那条听话虫又不是我故意害死的,对了三叔,是不是你把我救醒的?”

    我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嘴上还不得不给明一一个台阶下,不然我怕他恼羞成怒,对我下了死手。

    明一没有就坡下驴,而是直白的说道:“小子,我感觉你有点与众不同哦,换一般的小孩,被一口浊气伤了身子,早就死翘翘了,你竟然一点事没有,听话虫没了是小事,以后我就把你当做听话虫养着就行了!”

    明一这次直接撕下了面具,逼着我跟他在小树林里一直等到天黑,这才拉着我跟他一起赶路。

    夜路上,经过了一个村子,明一就把我绑起来,还在嘴上塞上破布,然后他偷偷摸摸的进了村子,接着没多久,村里就乱了起来。

    哪个村子里,都有那种孤寡老人,明一这是进了村子,害死了老人,然后再用之前的方式,欺骗村里人,让他来住持丧事。

    我又被明一逼着,跪在老人的棺材前,明一警告我,要是敢吭声,他一定在官家的人到来之前,把我杀了在逃跑。

    我知道他说得出做得来,只好听了他的,配合他骗钱。

    不过我最多拿着哭丧棒守灵,坚决不同意喊死者叫爹,这一点明一也没有强迫我,反正在那些村民面前,摆个样子就行了。

    明一拿到钱之后,第二天夜里故技重施,又害死了一个孤寡老人。

    幸好这两次都没有触到霉头,死去的老人都没有起尸,我没遇到什么危险。

    剩下的路上,明一对我的监视是一刻也不放松,我想跑都没办法。

    两夜害死两个老人,明一连第一次算上,三次赚了将近五千块钱,他开心的不得了。

    到了省城边上的时候,明一把我扔到一个竖着的小山洞里,还用石头堵住洞口,他又去一条还算繁华的街道玩去了。

    等明一回来已经快天亮了,他下到山洞里,甩开腮帮子,拿出买来的猪头牛肉什么的,还破天荒的买了一瓶好酒,大吃大喝起来。

    明一只给我扔了两个馒头和一瓶水,等我吃好就把我打晕了。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睡在了一个潮湿的小屋子里。

    我身边不远,一个女孩子背对着我躺在床上。

083 共处斗室 ;() 
    房间里很暗,连个窗户都没有,一点光也透不进来,不知道这是在哪里。

    幸好这房间里,还有一盏小油灯,挂在墙壁上烧着,灯芯有时跳动两下,带动房间里的物件阴影都在晃动。

    我撸起袖子看看胳膊,这两天皮肤上的黑气慢慢消退,现在已经彻底的没有了,身体基本没留下什么毛病。

    我身下是一张木床,床很宽大,不过很旧了,床头的油漆都磨掉光了。

    我躺在床的这一边,女孩躺在床的那一边,两个人中间有半米的距离,我侧着身子,正好看到女孩的后背。

    我们身上都没盖被子,当然夏天还没过去,盖不盖被子无所谓。

    虽然这房间里密封的很好,但是并不闷热,我感觉应该是地下室。

    我和女孩都是和衣而卧,我还穿着明一偷来的宽大衣服,女孩穿着一件破旧的连衣裙,裙摆好几处都撕开了。

    看不出女孩的年龄,不过她的头发很长,现在甩在脑后,好像很久没有洗过一样,头发一缕缕的拧在了一起。

    我摸摸头,还在隐隐作痛,我想起来,之前我跟明一在一个山洞里,后来他把我打晕了,醒来就到了这里。

    我使劲揉着头,等疼痛缓解了,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张木床实在是陈旧,我这么一动,床就跟着吱吱响。

    女孩连衣裙后面撕开了一条大缝,隐隐露出了一线肌肤,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伸出手想把那条缝隙给合上。

    女孩被一下惊醒,回头看到我之后,吓得从床上掉了下去。

    女孩伸出手在枕头下一摸,转眼一把柄尾背磨尖了的牙刷,就出现在她手里,攥着匕首一样的拿着。

    隔着一张大床,女孩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用牙刷指着我说,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你要干什么。

    女孩的脸上黑漆漆的,蒙着一层锅底灰一般,看她的个头跟我差不多高。

    女孩激动的抖着身子,裙子随着身体的摇摆,显出了身体的曲线。

    她明显发育的很好,声音也算成熟,不像花花那样奶里奶气的。

    现在我能确定了,这个女孩,肯定比我大一点。

    本来我还以为是自己蛤蟆皮一般的脸吓到了她,忙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不过女孩还是没有放下敌意,我这时才明白,她是误解了我。

    她把我给她整理裙子,理解成我想对她图谋不轨了。

    我连忙跟她解释:“小姐姐,我不是坏人,刚才我看到你裙子后面坏了,非礼勿视,所以就想帮你合上那个口子的。”

    女孩愣了一下,接着伸手摸摸后背,歉意的对我笑笑。

    笑过之后女孩又严肃的说道:“我忘了自己衣服坏了,误会了啊,不过在搞清楚你身份之前,你不许再靠近我!”

    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我看到那扇单开的房门,虽然是木头做的,但是很厚重。

    明一出现在门口,扫视一眼室内,看到我和小女孩都在,他扔进来两个又干又硬的馒头。

    透过门缝,我看到了门外的土墙坑道,还有微弱的阳光。

    看来我猜的没错,这间房子就是在地下,我还没有脱离明一的掌控。

    明一使劲跺跺脚,我和小女孩都看向他的时候,他说你们两个小崽子给我听好了,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有你们苦头吃!

    明一转身关上门,脚步声由近及远,很快又由远及近,他又绕了回来。

    明一再次打开门,指着我说道:“臭小子我可告诉你,别想着叫喊求救,这里距离地面好几丈,你喊破喉咙都没人理,不信你问问那个臭丫头,她中间喊了十几天,有没有人回应她!”

    我看看女孩,心说她跟我一样,都是被抓来的,我是在她昏睡的时候,被人扔到她身边的。

    女孩也看看我,估计抱着同样的想法,这下她彻底放心了。

    我跟女孩都是天涯沦落人,两个受害者之间,很容易有共同话题。

    女孩端出一个破碗,碗里还有浑浊的水,她说就这么一点水了,咱俩省着一点,一人一半喝吧。

    然后我们俩一人拿着一个馒头,就着脏兮兮的凉水啃了起来。

    女孩说自己叫米娜,听到这个洋气的名字,我就知道她一定是个城里人。

    女孩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没有跟她说实话。

    我按照当初对明一说的那套说辞,对米娜说自己从小被父母抛弃,在苏鲁边界流浪十几年,不知道父母是谁,大家都叫我傻小子。

    米娜说我十七岁了,看样子你比我小,我叫你傻弟弟吧,以后咱俩就要在这不见天的斗室里面,相依为命了。

    不见天这三个字,让我一揪心。

    爷爷虽然是个杀猪的,但是他最瞧不起的,就是不见天的行业,没想到他的孙子,现在真真正正的落到了不见天的境地。

    米娜说她是跟家里人吵架,春天的时候自己赌气爬山,结果被一个胖女人抓住了的。

    米娜在这里,已经被关了几个月了。

    这几个月里,只有一次因为肚子疼,病情特别严重,她被带上去晒过三天太阳,其余的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米娜说完看看我,意思是该我说自己是怎么到了这里的。

    这次我没隐瞒,把在鲁南那条街,白天吃豆腐晚上被拦劫,一直到在百里开外的村子里,遇到跳尸的事,都跟米娜说了。

    我又问米娜,那个明一,到底是个什么人。

    米娜说不知道,这个明一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以前一般是抓她的那个胖女人在这里,胖女人出远门的话,就是一个整天带着帽子的胖和尚看着她。

    本来我就怀疑明一,和那个灰衣和尚有联系,这次我算是确定了。

    之前抓住米娜的胖女人,肯定就是大玉儿。

    米娜说的胖和尚,应该是玩绳子的灰衣和尚,而明一,跟他们都是一伙的。

    他们这一伙人,跟孙寡妇还有联系。

    至于当初在我们县城的店铺,估计也是大玉儿临时开的一个落脚点,就是为了方便跟孙寡妇的联系。

    这次我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不然用不了几天,我就会被大玉儿和明一带回青龙山,埋下去做了活人桩。

    不过我身上有个标记,就是火龙缠身留下的龙纹身,幸好知道这个事的,只有冯家的爷俩和我家里人。

    除了已经离世的人,现在只有冯二毛知道这个事。

    我在心里祈祷,但愿冯二毛能够有点良心,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去,不然传到明一耳朵里,我的身份就暴露了。

    我跟米娜又聊了一会,米娜告诉我,到了饭点,肯定有人下来送饭,不过没有好吃的,不是剩馒头,就是剩米饭。

    “自从我被关到这里,除了拉肚子特别严重的那两天,胖女人给我喝了几次鸡蛋汤之外,我已经几个月没吃带油水的菜了,傻弟弟,你看我的脸色,现在是不是蜡黄蜡黄的,肯定营养不良了。”

    米娜说到这里,把头发撩起来让我看她的脸。

    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就连花花上小学的时候,都知道穿花衣裳,更别说米娜这个城里女孩了,何况她现在豆蔻年华,正是爱美的时候。

    我看着米娜黑乎乎的脸,上面都是泥污。

    根本看不到脸色,也看不出是丑是俊。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扭过脸不去看米娜,一时陷入了沉默。

    米娜噘着嘴生气了,说我都不嫌你脸上疙疙瘩瘩,跟怪物一样吓人,你倒是嫌弃我长得丑了,我还喊你傻弟弟,真是瞎了眼。

    米娜这么误会我,我只能直说了。

084 挑灯理发() 
    我说不是这个样子,你好像很久没洗脸了,我看不到你的肤色。

    米娜愣了一下,卷起袖子看看自己的胳膊,上面和脸色一样的不干净。

    米娜一下扔掉了手里的馒头,坐到床沿吭也不吭。

    一个女孩子,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被关了几个月之久,没崩溃的变成一个女疯子,已经很不错了。

    或许是我的到来,让米娜重新燃起了对美的追求,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她这才受不了打击了。

    我摸摸自己的脸,一脸的疙瘩。

    我知道假如现在是在外面,米娜跟我走对面也不会在意我。

    或许我跪在路口要饭的话,她路过时,会在我面前扔点零钱,但是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在意我。

    看来现在米娜已经失去了逃出去的信心,在她眼里我是她唯一的伴侣,又是个异性,她很在乎在我眼里的形象。

    米娜用脚把地上的馒头踩碎,然后两眼失神在那里发呆。

    我从小很少跟女孩子打交道,也就跟花花玩过,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米娜。

    不过我还是走过去,坐在米娜旁边安慰她。

    “米娜姐你别伤心,咱们想办法搞一点水来,你好好洗个澡不就行了,我相信你洗过之后,一定很漂亮。”

    “喝的水都不够,哪里有洗澡的水啊!”

    米娜叹口气,看来她对大玉儿一伙人很恐惧,现在不敢提任何要求。

    我打算等明一再来,就跟他提要求,让他准备多点水。

    我感觉明一应该能够答应我,毕竟我也算是救过他的命。

    看我老半天没出声,米娜以为我生气了,慢慢挪到我身边。

    “傻弟弟,我错怪你了,都怪这个房间里连镜子都没有,我好久都没看过自己的脸了,我在这里呆的久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做事颠三倒四的,这个问题我本来应该能想到的,不该问你还又错怪了你。”

    米娜说到这里,一下扑到了我的怀里,小声的哭了起来。

    我说没事,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会给你争取到洗澡水和新衣服的……

    米娜摇摇头说不用了,你千万别提,不然你会被胖女人打死的。

    我说我有我的办法,你放心好了。

    米娜点点头,伸出两条细胳膊,紧紧的抱住了我,还把脸埋在我怀里,泪水很快打湿了我的胸膛。

    本来我还想再安慰安慰她,但是现在不行了。

    我从来没有跟异性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何况是比我大一点的姑娘呢。

    我的胸口,能感受到米娜面部的柔软,还有她眼泪的温度。

    我的臂弯处又软绵绵的,我都不敢去想是她什么部位挤在了那里。

    我有点手足无措,想抽出手去拍拍米娜的肩膀安慰她。

    但臂弯一动就摩擦了那一份柔软,从未有过的感觉突然来到身上。

    时间仿佛停滞一般,我后来支撑不住,仰躺到了床上。

    米娜还趴在我身上,或许是她感觉终于有一个人可以依靠,竟然睡着了。

    我俩迷迷糊糊的,突然有人使劲摇晃大床,破旧的大床差点散了架。

    我跟米娜爬起来,眼前站着一个不算太胖的女人,恶狠狠的盯着我们。

    我愣了一下,揉揉眼适应一下光线,仔细看看发现果然是大玉儿,她比以前瘦了一点。

    不过相对于米娜来说,大玉儿现在还是足够胖了。

    我再看看,大玉儿原来头发并不长,现在却是一头过肩的长发。

    没想到几天没见,她不但瘦了,头发也长了好多。

    不对,她肯定是像明一那样,戴上了假发!

    看我盯着她看,大玉儿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提起来,狠狠的一脚,把我踹趴到地上。

    没等我爬起来,大玉儿过来就是一顿猛踢。

    “傻小子,来的第一天就敢勾引这个小狐狸精,两个人还搂搂抱抱,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装疯卖傻,一肚子色水的坏小子!”

    大玉儿一边打一边骂,当初邓老鼠和老铁都不是她的对手,我现在根本不敢反抗,更别提还手了。

    要是还手,于事无补不说,还要换来更猛烈的殴打。

    米娜哭着想拉开大玉儿,被大玉儿抓住肩膀,一把甩到了床上。

    米娜营养不良身体虚弱,这么一摔,她老半天也没爬起来。

    幸好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