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4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所以我相信姥爷作为冯瞎子的长辈,姥爷肯定也有逆天改命的本领。

    但是姥爷和冯瞎子一样,不会为了苟活几年,去逆天改命。

    万一姥爷离世之前,没有治好我的病,那可怎么办?

    我总不能瞒着病情,真的找个姑娘结婚吧,那样洞房之后,新娘子中毒死翘翘了,我肯定会被当做凶手抓起来。

    人在世上,没有恋人不能结婚,那和当和尚有什么区别?

    难道今天无法和尚的出现,就是神灵在冥冥中,给我的暗示,我注定是个吃和尚菜的出家命?

    有了姥爷的法宝法术,我要是再跟无法和尚,学到洞察人心的本领,那我岂不是成了传说中的绝顶高手?

    不行,我不能去当和尚,毕竟爷爷煞费苦心,给老薛家保留了我这么一根独苗,我爸我妈也想我娶妻生子,幸福的活着。

    我要是出家了,怎么能对得起死去的一家人!

    等姥爷回来,我要好好跟他问问,到底怎么才能去掉我血里的毒。

    一直到了晚上,姥爷和丁老八才回来,同行的还有佟老师和花花。

    我这才清醒一点,突然发现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整整坐了大半天。

    佟老师看到我,一脸的冰霜都融化了。

    毕竟她曾经对我很好,而且还把我妈当成了贴心的姐妹。

    佟老师跑过来,想给我一个拥抱。

    不过看我这大小伙子的模样,估计她认为不太合适,还是停下了脚步。

    “冰蟾,你没事就好,你家里出事,老师还以为是二毛搞的鬼,当初那个砸门的鬼东西,被他引到了你家,这才让你家遭了横祸,我多次问他,他都说不是,气的我差点就把他杀了,花花跟我,都好久没有理他了。”佟老师说。

    我连忙替冯二毛解释:“佟老师,我家的事,跟二毛真的没关系。”

    佟老师没给我拥抱,花花却没想那么多,花蝴蝶一样跑过来,扑到了我的怀里,两只手抱着我的脖子。

    “蛤蟆哥,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着急嘛!”

    花花吊在我脖子上,迟迟不下来。

    “那我以前赌博的事,你还生我的气吗?”我问花花。

    “不生气了,以后你还是我的好哥哥。”花花说道。

    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点什么。

131 成人之美() 
    大难不死再次重逢,花花再也不怪我,曾经和冯二毛去赌博了。

    花花对我这么好,本来这是大喜事,不过我突然想到,我在外面坐着,胡思乱想一天,冯二毛一个人,还孤零零的睡在房间里呢!

    我一个健康人,现在都饿的难受。

    冯二毛大伤初愈,元气还没有恢复,虚弱的动都不能动。

    这一天一夜没人过问他,这家伙不会在房间里,渴死饿死了吧?

    想到这里,我把花花从脖子上放下来,说花花,你等我一下。

    听我这么说,丁老八走过来,拍拍我肩膀,又偷偷跟我挤挤眼睛,不知道丁老八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来不及多想,冲进了冯二毛所在的房间,顺手把门关上了。

    幸好花花没起疑心。

    她还以为我是想给她拿礼物,给她一个惊喜呢,并没有跟过来。

    我担心冯二毛出事,结果没想到,这家伙正坐在床边,手里提着丁老八喝剩下的半瓶酒,仰着脖子正在大口喝酒呢。

    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小盆,小盆里是带肉骨头熬的汤。

    里面的肉骨头,已经被冯二毛捞出来,啃得干干净净了。

    “二毛,这是我姥爷费好大劲,帮老铁熬制的药膳老汤,现在还差两道工序呢,你就这么给吃了?”

    听我这么说,冯二毛点点头,说道:“还差两道工序?没事的,我感觉味道特别不错,吃起来真香!”

    看冯二毛没事,我就放心了。

    不过这家伙脸皮也真的厚,还以为我说的是怕他吃的不香。

    “去你的吧,你这一下,毁了我姥爷半个月的心血!”

    冯二毛一竖眉毛,说道:“睡觉他是我太师爷的,要不是他和人家结仇,人家能拿我当试验品,在我身上下毒?因为这个,我受了多少的罪,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就一小盆肉汤嘛,太师爷还舍不得给我吃啊!另外,我可告诉你臭蛤蟆,我喊你小师叔,你还没给我包红包呢!”

    冯二毛越说越激动,一开始压低声音,后来声音慢慢大了。

    我连忙示意冯二毛小点声,提醒他佟老师领着花花,也来到了这里,现在正在外面和丁老八说话呢。

    冯二毛刚才还提着酒瓶捏着骨头,等我一句话说完,他已经把酒瓶子扔到了窗外,小盆放到了床底,人也躺到了床上。

    我整个人都愣了,冯二毛这速度,怎么跟小旋风一样?

    “小师叔,红包我不要了,我再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等下佟老师进来看我时,你就告诉她,我为了救你才中了剧毒,我是九死一生才留下一条命……”

    这个冯二毛,为了佟老师已经魔障了,见缝插针就要撒谎。

    冯二毛想了想,又说道:“不但要说我是因为舍命救你才受的伤,你还要这么跟佟老师说,我中毒昏迷不醒的时候,嘴里不停的念叨她的名字……”

    冯二毛还要编排,我说你算了吧,要是丁老八已经把实情,都告诉了佟老师呢?那样咱俩骗她,岂不是适得其反?

    “小师叔,说你傻你还不服!我出了这么大的事,现在佟老师和花花娘俩都没有进来,肯定是太师爷他老人家,刚认识佟老师,没有多说。”

    我摇摇头,说道:“我姥爷不好意思和女性晚辈多说,我大爷丁老八,他和佟老师可是熟人啊,万一他说了呢?”

    “你真是傻!丁老八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他身有残疾,心可没有!他比我还精明呢!太师爷不说,他能主动说是因为太师爷,我才差点被毒死的?”

    夜里那会,冯二毛还昏睡不醒。

    现在也就转眼间,冯二毛就变成了神机妙算的诸葛亮。

    这让我感觉论动脑子,我跟冯二毛真不是一个级别的。

    说到底我还没长大,这也让我明白,小孩子和大人耍心眼,肯定会吃亏。

    冯二毛看我在发呆,还以为我不想帮他,一把拉住了我胳膊。

    “小师叔,这次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罪可是我受的吧?还是替太师爷他老人家受的,而且你前几天也答应过我,撮合我和佟老师的,男子汉大丈夫,说出来的话拉出来的屎,可不能再吸回去!”

    我趴着门缝看看外面,姥爷坐在一边,丁老八和佟老师正在说着什么,花花蹲在一边,玩着地上的石子。

    看来冯二毛没有说错,姥爷和丁老八,并没有把实情告诉佟老师。

    有可能连冯二毛在这里,姥爷和丁老八都没说。

    他们肯定是怕佟老师和花花担心,想等到冯二毛彻底好了,再把冯二毛交出去。

    现在我又想起来,丁老八刚才给我挤眼睛了,他肯定是怕我把冯二毛在这里的事,说漏了嘴。

    就是这么回事!都被冯二毛说中了!

    但是佟老师和花花,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肯定是这段时间,看姥爷的人多了,就把我也在这边的消息,也传了出去。

    佟老师和花花,今天才听到传言,所以专门过来看我。

    我回头看看冯二毛,先对他竖了大拇指。

    “二毛,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不习惯去撒谎,骗骗外人还行,骗熟人,我有点说不出口。”

    冯二毛听了,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抬手指点着我。

    “你是不是以为,撒谎都是不好?”

    我点点头,冯二毛脸都憋得青了,马上开始循循善诱。

    “不是我说你,人在这世上,怎能不撒谎,你就按照我说的,跟佟老师说一下,又不是为了谋财害命,只是为了让她投入到最爱她的那个人的怀抱里,你这不是撒谎,而是成人之美,这是积阴德,你知道嘛!”

    冯二毛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要说这青龙乡,最爱佟老师的人,除了他还真没别人。

    “小师叔,以后你谈了恋爱,撒谎也是必备神技,不学会撒谎,你还怎么在清场上混——别说情场了,就是在江湖上,你也是寸步难行!”

    我点点头,说好的,我听你的,不过你可要答应我,以后不能亏待佟老师。

    “我当初在三大爷面前都发过誓了,你还要我再发誓吗?要不是你家遭了大祸,佟老师怀疑是我惹的祸,我早就跟她结婚了,说起来我冯二毛,上辈子欠了你的,碰到你之后,你知道我剁倒霉……”

    冯二毛又开始诉苦了,我连忙拦住了他。

    “二毛,二毛,算我怕了你了,你别再说了,今天我一定帮你,不让你抱得佳人归,我誓不罢休!”

    冯二毛点点头,说道:“这才对嘛,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信心才能成功,没有信心,做什么都一事无成……”

    冯二毛还喋喋不休的时候,花花在外面敲门了。

    “蛤蟆哥,你到底在干什么?怎么还不出来跟我玩儿?”

    冯二毛听到花花的声音,把被子往身上一盖,眼皮一耷拉,整个人立刻变成了无精打采的病人样子。

    “花花,你等一下,我马上开门。”我对外面喊道。

    我坐到床边,不由得可怜起冯二毛了。

    他都消失这么多天了,花花都没有想到要找他,他这个父亲当的,可真是窝囊。

    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家的祸事,让佟老师误会了冯二毛。

    解铃还须系铃人,冯二毛的这个死结,我不给解开谁给解开。

    对佟老师和花花这样对我好的人撒谎,我心里有点没底。

    我在心里盘算着等下要说的话,又在脑子里过了几遍,这才走过去,打开了房门,我让花花走进来,又对佟老师招了招手。

    丁老八一愣,在佟老师背后,对着我摆摆手。

    我对丁老八摇摇头。

132 鼎力相助() 
    丁老八想要拦住佟老师过来,姥爷对这边扫了一眼,他正好看到了窗下的那个小盆,笑了笑,把丁老八拉走了。

    佟老师进来的时候,冯二毛怕我撒谎不过关,他自己直接在床上演戏了。

    看冯二毛挺尸的样子,花花吓了一大跳。

    冯二毛毕竟是她亲爸爸,花花扑到床上,一把抱住了冯二毛,边哭边使劲晃着冯二毛的头。

    “爸,爸,你这是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冯二毛也真能装,眯着眼睛侧着脸。

    他知道佟老师没进来,任由自己亲闺女在那里,撕心裂肺的哭喊。

    佟老师终于进来,看着冯二毛半死不活,佟老师话都说不出来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就编了一套谎言,说我独自上青龙山,被一个成精的黄狼子拦住了,要喝掉我的血。

    冯二毛半路里杀出来,舍命救下我,最后他苦战不支,被黄狼子咬住了小腿,喝掉了不少的血。

    黄狼子牙上有毒,冯二毛失血是小事,中毒是大事。

    幸好我姥爷及时赶到,在青龙山上采了不少的草药,给冯二毛喝药汤,他这才捡回来一条命。

    要是过了自己心里那一关,我发觉自己撒起慌来,比冯二毛也不差什么。

    整件事情,被我说的跌宕起伏。

    刻画了一个凶残而又歹毒的反派黄狼子,又无比的突出了,冯二毛舍己救人的英雄形象。

    佟老师和花花听说冯二毛没有大碍了,都安静的听我讲故事。

    冯二毛听我说的精彩,几次差点忍不住抬手给我鼓掌。

    后来他找到机会,趁着佟老师和花花不注意,用垂在床边的手,拍了拍我的大腿,以示赞赏。

    想到佟老师对我那么好,这次竟然欺骗了她,我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罪魁祸首是冯二毛,我就想让他吃点苦头。

    我伸出巴掌,使劲去拍冯二毛的脸,对着冯二毛耳朵大声喊:“二毛,佟老师来看你了!”

    佟老师和花花看冯二毛的眼光,都像是看着那种大公无私的大英雄,花花的眼神里,更是多了几分崇拜。

    冯二毛这次,得到了父亲该有的尊严,也得到了暗恋对象的青睐。

    说实话,戏演到这里,效果已经差不多了,冯二毛也该醒来了。

    谁知我把他的脸快拍肿了,他还是装昏睡,我忍不住又加了一把子力气。

    “蛤蟆哥,你怎么使劲打我爸耳光啊!”花花有点心疼冯二毛了。

    “花花,你爸身上麻醉的药效可能还在,我使劲拍拍,他就能醒来了。”

    我说完,又把手伸进被窝里,偷偷掐了冯二毛一下。

    我这是提醒他,我已经编不下去了,他该醒来表示一下了。

    我掐的有点用力,冯二毛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两只眼睛还是没睁开,我又使劲掐了一下,冯二毛这才有了回应,嘴唇抖着不停念叨:“小佟,小佟……”

    这时我才明白,冯二毛始终装睡,是因为我忘说一句话了,我连忙给冯二毛补上:“佟老师,冯二毛昏睡时,经常像这样,在嘴里念叨着你的名字……”

    “冰蟾,你没骗我吧?”佟老师的脸,一下红透了。

    “佟老师,我怎么会骗你呢,你看二毛又念叨你了。”我指着床说道。

    佟老师走到了床边,怜惜的看着冯二毛,还伸手去给冯二毛掖被角。

    结果冯二毛的手一抖,恰到好处的抓住了佟老师的手腕。

    只见冯二毛无比费劲的撑开眼皮,脸上就像死人回光返照一样,露出了一丝微笑,装疯卖傻的说道:“小佟,是你吗?小佟,不要离开我!”

    冯二毛说着,把佟老师的手,拉到了嘴边,使劲啃了几下。

    冯二毛刚才吃肉,抹得满嘴油腻,现在都糊到了,佟老师葱白的手上。

    佟老师抽回手,看看上面的油腻,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佟老师抽抽鼻子,又闻到了一股酒气。

    “冰蟾,有点不对劲啊,我怎么感觉二毛,像是喝了酒呢?”

    花花趴在冯二毛嘴边闻了闻,说是的,我感觉我爸也喝酒了。

    冯二毛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他怕因为酒气,把这事露馅了。

    当初要不是佟老师答应了三爷爷,大胡子砸门冯二毛顶着尿壶那次,佟老师就甩袖而去了,这次要是黄了,以后佟老师就不会给他机会了。

    冯二毛,你千算万算,你没算到人家娘俩,能闻到酒气吧?

    “二毛,是喝酒了……”我说道。

    听我这么说,冯二毛的手,攥成了拳头,估计心里恨我到了极点,不过我纯粹是调戏冯二毛玩儿,马上接着给他圆场。

    “佟老师,你别误会啊,冯二毛不是自己喝酒的,而是我姥爷为了给他做手术,找不到麻醉药,只好临时用白酒凑个数,硬给他灌下去的。”

    听我这么说,冯二毛攥着的拳头,又松开了。

    我又偷偷把窗下的那个小盆,往里面又踢了踢。

    反正那天晚上,我成功树立了冯二毛高大上的形象,让佟老师改变了以前的看法,对冯二毛另眼相看了。

    冯二毛不敢再装下去了,怕我一不小心说漏了嘴,然后圆不上谎,就装作被我叫醒了,慢慢睁开了眼睛。

    佟老师坐在床边,手离冯二毛不远,一下被冯二毛拉住了。

    看到我们的冯大师,要自己发挥,亲自吹牛皮了,我就拉着花花,悄悄退了出去,又把房门轻轻带上了。

    “我爸昏迷的时候,有没有念叨我的名字?”花花问我。

    花花很在乎她在冯二毛心里的重要性,这个问题突然问出来,打的我措手不及,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这个……”

    “这个冯二毛,为了女人,连女儿都不要了,哼哼!”花花攥着小拳头,噘着嘴巴弯着眉毛,一副生气的样子。

    小女生生气的样子,好可爱!

    我距离花花太近,闻着她身上的清香,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忍不住张嘴,在花花脸上亲了一下。

    啪的一声响,花花一只手捂脸,另一只手甩了我一巴掌,我捂着脸,一下清醒了,我把花花,当成米娜了。

    丁老八站在远处,看到这个场景,对着我挤眉弄眼,他乐得看戏。

    反正今晚撒的谎已经不少了,我就哄着花花说道:“花花,我是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本来想趴在你耳边,结果一不小心,趴到了你脸上。”

    秘密这两个字,让花花把我亲她的事,忘到了一边:“什么秘密?快点告诉我,嘿嘿,我就喜欢听别人的小秘密,当然,大秘密我也不介意。”

    花花甩着羊角辫,开心的看着我。

    “花花,我姥爷是鬼医,不但能给人治病,还能给鬼治病。”

    我是不能违心说出来,“其实我一直暗恋你”之类的谎言的,所以只能拿我姥爷鬼医的名头,来充当一次我嘴里的秘密了。

    花花对这个秘密很不满意,说道:“这些秘密,我一个小女孩可不关心,还以为你要告诉我,喜欢上哪个女生了呢。”

    跟花花又闲聊了几句,佟老师推开门走了进来,说要把冯二毛接回去。

    姥爷从远处走过来,给冯二毛把把脉。

    “可以带回去了,就步行回去吧,也好散散气,回去最好让二毛,在床上躺几天,暂时不能干重活,多修养一段时间。”

    花花蹦蹦跳跳走在前面,冯二毛装作很虚弱,歪着头去靠佟老师的肩膀。

    他还装作怕摔倒的样子,伸出一只手搂着佟老师的腰。

    隔着老远,我都能感觉到,冯二毛心底,那种掩不住的得意。

    我决定,让冯二毛再吃点苦头。

133 棺底有洞() 
    必须给冯二毛吃点苦头!

    我问姥爷,冯二毛后续,还需要什么补药嘛,姥爷说不需要。

    看冯二毛走远,我追了上去,计上心头假传圣旨,告诉佟老师,最近要给冯二毛吃黄连,可以去火排毒。

    佟老师没有怀疑,说一定会谨遵医嘱,让冯二毛一天吃三次黄连。

    冯二毛有点怀疑,但是他假装虚弱,也没有争辩。

    最后我看着佟老师扶着冯二毛领着花花,三个人越走越远,心说冯二毛,你这次可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那天之后,佟老师给冯二毛连吃了七天黄连,可把冯二毛折磨的不轻。

    第二天,我想起无法和尚,就把他来过的事情,告诉了姥爷。

    当初丁老八到我家里,给所有人收尸的时候,只发现了我爸我妈,还有爷爷和陈一枪的遗体,至于林副官父子的尸体,当时并不在我家。

    林副官的同伙,虽然把林家父子的尸体弄走了,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那三截骨头的价值,慌乱之中并没有给带走。

    回到这里的时候,姥爷问过丁老八,林副官两根小臂的骨头,还有我爷爷剔下来的腿骨,他看到没有,都放到了哪里。

    丁老八当时说确实有这么三根骨头,不过都被他放到了爷爷的墓里。

    “无法和尚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是来讨要铁佛寺的不化骨,鬼医一门,靠的是天地之间,自然生长的材料入药,这种本来就有主的不化骨,我也不屑于去用,老八,准备家伙,今晚咱们把不化骨挖出来。”

    丁老八说师父,挖墓不都是在午时三刻,阳气最盛的时候最好吗,咱们在夜晚阴气重的时候挖,不会出事吧?

    “没事的,到时蛤蟆也在场,你还怕薛屠子那家伙,当着自己亲孙子的面,变成跳尸嘛!”

    丁老八准备了铁锨,半夜的时候,我们绕过高墙,来到了爷爷坟前。

    本来现在人死了,大多是要火化的,但是很多人不明不白的死了,就算不火化,官家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爷爷的尸体,并没有火化。

    姥爷背着手站在坟边,我跟丁老八一人一把铁锨,按规矩我是血亲丁老八是外人,必须由我先动土。

    我刚刚把铁锨插进土里,姥爷就喊了一声停。

    我手里的铁锨,上面只沾了很少的泥土,姥爷把泥土抠了一点,在鼻子底下闻闻,摇了摇头。

    我问姥爷,怎么回事。

    “尸体腐烂的话,哪怕是隔着棺材,周边的泥土也会吸收一点腐气,但是这泥土并无异样,我要是猜的没错,下面极有可能,已经出事了。”

    姥爷说完,又让到了一边,让我跟丁老八抓紧挖。

    听说有可能出事了,我跟丁老八铁锨挥动如飞,很快挖出了棺材。

    丁老八对我家确实不错,棺材用的可不是不值钱的薄皮棺材,而是真材实料的杉木棺材,在这青龙乡来说,用料也算是中上品质了。

    棺材表面没有任何异常,就连棺钉也不像被动过。

    姥爷跳到坑里,把棺材钉一根一根的起掉,然后我和丁老八,把棺材盖抬起来一看,棺材里面,爷爷已经不在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