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5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胡不断给姥爷送去食物,姥爷自己随便吃点,好东西都给江部长吃了。

    七八天之后,姥爷看到江部长身上的衣服脏了,就想给她脱下来换一身。

    江部长还没苏醒,姥爷又找不到可靠的女人,过来给她换衣服。

    姥爷实在没办法,就给江部长脱下了衣服。

    新衣服拿在手里,姥爷看江部长的身体,多少天没洗澡了。

    那会是半夜,火窑里冒点烟雾,别人也看不到。

    姥爷就烧了热水,找了洗澡的大木桶,把江部长抱了进去。

    那会姥爷没有肥皂,但是他会做胰子。

    就是用大肥猪的胰脏和油脂,捣碎后加入皂角、石碱、冰糖等磨细,再用面粉加水熬制。

    这样做出来的胰子,清洁效果和肥皂差不多,再加上一点香精,也有了肥皂的香味。

    姥爷就拿着胰子和毛巾,给江部长洗身子。

    给江部长洗后背的时候,结果江部长醒来了。

    本来按照姥爷的计算,江部长没有十天半个月醒不来。

    谁知道热水一泡,江部长又是个练家子,气血顺畅,提前醒了。

    江部长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坐在木桶里,身上没有衣服,刚刚大吃一惊,又听到了身后,有人再哼哼正气歌。

    江部长听到声音是我姥爷,心神安定了很多,不过她身上现在未着片缕,实在是害羞,想说话,又不好意思出声。

    姥爷擦完后面,又转到前面,去给江部长擦洗。

    姥爷看江部长脸红红的,还以为是泡热水泡的。

    他没有想到江部长已经醒了,还打算给她好好擦擦前面。

    当姥爷擦过锁骨,江部长实在装不下去了。

158 乱世求生() 
    姥爷的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看到我和丁老八,还有冯二毛,都眼巴巴的等着他说下去,姥爷叹了一口气,不说了。

    我虽然想听姥爷和姥姥的罗曼史,但是毕竟故事到这里,是少儿不宜的下半段了,我也不想姥爷当着我们的面说出来。

    丁老八是一样的心思,咳嗽一声,没有追问下去。

    冯二毛跟我俩不一样,看姥爷不讲了,给姥爷端来一杯水,又绕到姥爷身后给姥爷揉肩膀捶后背。

    “太师爷,您老人家接着说啊,江部长醒了,接下来,你俩……嘿嘿。”

    冯二毛一边忙活,一边催着姥爷往下讲。

    姥爷笑笑,说道:“接下来……接下来,就是我跟江部长在一起了,不过我百密一疏,没想到我低估了那个山鬼,它的修行比我想象中还要高,虽然被木蚁钻了身体,伤了元气,但是后来,它还是找上了门。”

    原来江部长,也就是我姥姥,怀孕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不见了。

    姥爷和小胡,最后又在跑虎岭,找到了我姥姥,但是她腿上,已经愈合的伤口,又被什么东西咬了。

    姥爷那会还以为,是因为他在跑虎岭上,抓了很多的癞蛤蟆,惹恼了跑虎岭双仙洞里的蛤蟆大仙。

    姥爷就认为,姥姥腿上的伤口,是蛤蟆大仙,操纵僵尸咬了的。

    直到姥爷跟我,在跑虎岭,遇到麻西池,姥爷才知道,姥姥在山上,昏迷的时候碰到了麻西池,麻西池并没有在姥姥的腿上做手脚。

    但是麻西池也不是没下手,他趁着姥姥昏迷,给姥姥灌下了蛤蟆蛋。

    这样姥姥不会生下一个小蛤蟆,但是生下来的孩子身上,免不了有点癞蛤蟆的基因。

    姥爷后来给姥姥用上了八宝蟾酥,治好了她身上的尸气,但是我妈妈在娘胎里中的尸气,他始终不能去掉。

    “这世上,最难治的病,就是天生的病。”姥爷说。

    不过那会我妈跟我小时候一样,夜里睡觉的时候,也会趴着。

    我姥姥一直以为自己生了个小怪物,感觉很对不起姥爷。

    再加上姥姥经历了太多的打击,身体上的,被迷幻蚁咬过,被山鬼吸过,又被僵尸咬了,精神上的,被组织抛弃了,我妈的身体又不好。

    姥姥是个要强的人,从来不跟姥爷说这些。

    破四旧开始的那年,姥姥去世了,是山鬼做的。

    不过姥爷追踪的时候,山鬼不见了,姥爷在山鬼最后藏身的位置,发现了阴家人的踪迹。

    姥姥去世之后,姥爷为了治好我妈,把她背在身上,在外面游荡了好几年。

    那几年,是乱世,也是姥爷大显身手的时光。

    当时姥爷有鬼医本门的法术,又学了鲁班术,姥姥的拳脚功夫,他也学会了不好,遇到什么,姥爷都能解决。

    姥爷鬼医的名声,就是那几年竖起来的,不过这也只是江湖人知道。

    那几年,破四旧的风头很紧,很多江湖人都不敢冒泡,因为冒泡的都没有好下场。

    姥爷感觉要是再闯荡下去,树大招风,所以还是回来了。

    回来之后的姥爷,有人问他孩子妈呢,他就说采药的时候,不幸坠崖了。

    姥爷回来之后,也经历了几次批斗,不过姥爷没有硬顶着蛮干,当初常大夫的下场,他还是历历在目的。

    就连送常大夫下了地狱的我姥姥,在那强大的力量面前,也不堪一击。

    所以姥爷每次都狠狠批判自己,加上很多乡亲被他治过病,所以姥爷批判自己也就是走个过场。

    那十年的风波过去,姥爷没吃多少苦头,硬是坚持下来了。

    在外闯荡的那几年,名川大山姥爷都去过,给我妈用了很多的药,改掉了她趴着睡的毛病,也暂时保住了我妈的性命。

    姥爷最后还是没有能够,彻底去掉我妈身上的尸气,也没想到,麻西池下的毒,还在我妈身上潜伏着,又遗传到了我身上。

    这种隔代爆发的毒素,很难去掉。

    冯二毛听了,也不再追问姥爷给我姥姥洗澡的细节了,只是说,太师爷,你的意思,山鬼最后害了我太师奶,里面也有阴家人帮忙?

    姥爷点点头,说阴家现在是阴十三当家,我现在就等着他上门呢,跟他算个总账。

    “狗日的,他要是来了,我非吃他的肉不可!”冯二毛想起,自己被阴家人下毒的惨状,恨得咬牙。

    “师父,你说的小胡,就是粮管所的老胡吧?”丁老八问。

    粮管所的老胡我见过,之前跟我爷爷的关系不错,算是青龙街上,唯一跟我爷爷有交情的人。

    或许当初老胡,能跟爷爷玩到一起,就是因为,我妈嫁到了薛家。

    后来爷爷举报了姥爷,姥爷当年的那些事,都被翻了出来,有人怀疑当初我姥姥的越狱,就是姥爷做的。

    反正姥姥也不在了,姥爷就承认了。

    这也是姥爷被判了这么重的原因。

    假如那会姥姥还在,说不定她会被平反,姥爷就不会被判的那么重了。

    但是她不在了,越狱的罪名,脱不掉。

    老胡知道姥爷被判的很重,就就送了爷爷一瓶酒,说咱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也不想多说,这瓶酒,算是画个句号吧。

    老胡,就这样用一瓶酒,跟爷爷绝交了。

    老胡前些年死了,我清楚的记得,他的遗照,胸前挂满了勋章。

    老胡当初都得到那么多的勋章,我姥姥要不是身不由己的,陷入庙堂高层的纷争,她的勋章,肯定更多。

    老胡生前那会,有人聚在一起,经常讲打鬼子的故事。

    那会大家心目中的小鬼子形象,都是矮小可笑的。

    碰到这种时候,老胡总是第一个站出来驳斥。

    “鬼子很厉害的,拼刺刀的话,我们五六个人,有时都拼不过他们两个人,而且小鬼子训练有素,枪法战术,都比我们厉害的多。”

    老胡这么说,就有人不服,说您老这不是,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嘛。

    “没上过战场,你懂个屁!打仗虽然拼的是决心和勇气,但是主要还是靠实力说话,我们不能因为鬼子兵投降了,就把他们形容成愚蠢无能的士兵,那样恰恰是对我们那些,牺牲的同志的不敬!”

    老胡说这话的时候,都是很激动。

    就是啊,假如鬼子真的那么蠢蛋,那我们牺牲那么多人岂不是更蠢蛋?

    那会我就感觉,这个老人很实在,从不吹嘘自己,讲什么都实事求是。

    冯二毛忍不住问我姥爷:“太师爷,你说的那个阴十三,现在怎么做了缩头乌龟,他不是说,只要你治好了我,他就会上门的嘛?”

    姥爷摆摆手,说昨天我从跑虎岭下来,在山脚好像看到他了。

    姥爷从跑虎岭回来,心情一直不好,原来是看到了阴十三,又想到了姥姥的不幸,他今天白天才这么不开心的。

    丁老八眼前一亮,说师父,这家伙在暗中,迟早是个祸害,你说吧,咱们怎么把他揪出来,给他灭了?

    姥爷从晚上开始讲故事,现在都下半夜了。

    姥爷说当初我顾及你师母,都是晚上去找山鬼,所以很吃亏,既然阴十三和山鬼有联系,最近几天的白天,我带你们,先把山鬼给挖出来!

    丁老八说师父,你跟蛤蟆先歇着,我这就找车去县城,把二师弟给拉来。

    丁老八有鲁班术在身,也不怕碰到阴十三,连夜就走了。

    冯二毛就不行了,非要留下来,还把我推到了门口。

    我在门口,听到冯二毛纠缠我姥爷。

    “太师爷,你看现在就咱爷俩了,你就把洗澡的事,再给我往下讲讲呗。”

159 山鬼真身() 
    姥爷哭笑不得,拿出一本书,说二毛,太师爷也没给过你什么礼物,这本书是明代的插图版,多少有点收藏价值,拿去吧。

    看到姥爷给冯二毛东西,我马上跑过去,想抢过来。

    冯二毛手多快了,扫了一下书名,马上把书揣到怀里了。

    姥爷要睡觉,把我们俩都赶了出来。

    我进了房间,结果冯二毛也挤了进来,说什么都要跟我挤一床睡觉。

    “二毛,你家里有老婆有孩子,干嘛赖在我这!”我赶他走。

    “你说的好听,我又没丁老八那两下子,路上万一遇到阴十三,被阴家老鼠再咬一口,你替我受罪啊!”

    冯二毛说完,不由分说钻进我被窝,我睡这头他睡那头。

    夜里我睡醒一觉,起来尿尿,结果发现冯二毛还开着灯,看姥爷给他的那本书,看的口水都滴了下来。

    我伸手就给抢了过来,不过看了一眼,我又把书甩给了冯二毛。

    原来是插图版的金瓶梅,看的我脸都红了,忍不住骂冯二毛,你小子是不是打算学招数,回去练练的。

    冯二毛又看书了,理都不理我。

    第二天我和姥爷起得早,冯二毛通宵看书,睡得跟死猪一样。

    这时丁老八把老铁找来了,老铁又开来了那辆桑塔纳,姥爷让我把用得着的家伙,都放进车里,大家也没去叫冯二毛,我们爷四个就出发了。

    老铁开车的时候,姥爷说道:“老铁啊,这次把你叫来,主要是想让你见识一下,山鬼是个什么样子的。”

    老铁点点头,说师父你事事都能想到我,徒弟无以为报啊。

    “山鬼和阴家,肯定关系不小,咱们只要找到山鬼,阴十三就会露面,到时你帮我,把阴十三拿下,阴十三的功夫比较阴柔,老八的鲁班术对付不了他,你这段时间做药膳,药气熏陶阳气大盛,正是阴十三的克星。”

    听姥爷这么说,老铁忍不住摩拳擦掌。

    “师弟,你好好开车,别把手离开方向盘好不!”丁老八坐在副驾驶,拿出了大师兄的派头,教训老铁。

    老铁连忙把手按到方向盘上,老老实实的开车。

    姥爷嘴里含着传声珠,在跑马岭周边的树林,都看了一遍,没有发现山鬼的踪迹,不过倒是看到了,一片空心了的大树。

    “师父,山鬼不会跑到拉魂山了吧?”丁老八说。

    姥爷想了想,说道:“按道理,青龙山有山神爷,山鬼不敢去那里的,但是现在山神庙被泼了漆,阴十三说不定,把山鬼移到了咱们眼皮子底下。”

    老铁说那好,咱们先会青龙山看看。

    “越快越好,阴十三真要在青龙山,二毛现在自己在我那呢,万一阴十三再次对他下手,二毛就受不了折腾了。”

    老铁把车开的飞快,很快回到青龙山,不过冯二毛已经不见了。

    姥爷很担心,到青龙街一看,冯二毛大白天,把佟老师从学校里拉出来,急急忙忙的往家赶。

    姥爷叹口气,说道:“说不定二毛,跟佟老师有事要说,他又不像有事的样子,咱们还是去找山鬼吧。”

    其实我心里明白,冯二毛看了一夜的书,这是要找佟老师给他去火。

    其实姥爷本来是想,多传冯二毛点东西,但是一本金瓶梅,就试出了冯二毛的斤两,姥爷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冯二毛,不足以担当大任,姥爷后来如此评价。

    不过冯二毛这样率真,生活的也很幸福。

    其实姥爷教他的风水,已经够用了,因为姥爷告诉我,风水可养人,也可杀人,冯二毛只要学的深了悟的多了,不会比丁老八的鲁班术差。

    其实我心里有个疑问,都说我弱冠之后,要埋到青龙山山神庙前面,我都有点怀疑,姥爷教给丁老八鲁班术,就是为了让丁老八,把我打成活人桩。

    或许,姥爷这是留了后手,他会安排好,到时候丁老八就算把我打桩了,也会给我留下一条生路。

    看冯二毛没事,我们又来到青龙山砖窑,砖窑在后山。

    我们背着家伙,从后山爬上去,山林里全部转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山鬼。

    姥爷说去山那边看看吧。

    丁老八说师父,山鬼这种阴性的东西,怎么会生在山的阳面?

    姥爷说山鬼,本是山之精灵,山的阳面阴面,它都可以去的,当年这个山鬼,要是把你师父的魂魄吸走,现在咱们爷四个找它,都不够给它塞牙缝的。

    青龙山比跑马岭大了好几圈,姥爷领着我们三个,在青龙山的南面,转悠了好久,中间还下山吃了两顿饭。

    直到傍晚的时候,姥爷才停下脚步。

    我们所在的,是山神庙侧边往下几十米的位置,这里有一片繁茂的密林,姥爷在树林里走来走去,停在一株高大的槐树下,眼睛盯着槐树看。

    丁老八说:“都说槐树有鬼,这株槐树难道就是山鬼的化身?师父,现在要砍树吗?”

    姥爷叹气说:“树形高大枝干挺拔,树皮参差叶状如羽,皮叶花果均可入药,可惜啊,这株槐树已经死了——树是被山鬼吸干了,并不是山鬼的化身。”

    老铁敲敲槐树,说道:“师父,这棵树已经枝繁叶茂,怎么可能死了。”

    姥爷对老铁说:“你要是不信,砍它一斧头,就知道答案了。”

    老铁操起斧头,用力对着槐树主干砍了下去。

    斧头接触树干的时候,没有预料中的阻力,这一斧头下去,把树干砍出一个大洞,斧头整个陷进树里。

    老铁拔出斧头,丁老八上前扒开树皮一看,树干里面基本空了。

    姥爷解释说:“这棵树被山鬼吸干了养分,徒有其表罢了,用不了几天就叶落枝断直接枯死。看这槐树还没倒下,山鬼现在还没转移,应该就在附近不远。”

    姥爷含着传声珠,在周围转了一圈,又发现几株外表正常,内部空心的大树。

    姥爷最后站到了几株大树,形成的交界点上。

    “山鬼现在就是个,只能在土里移动的人形树根,就在这里,往下挖。”

    我跟老铁卸下身上装备,抽出三个短柄铁锨来。

    老铁这次找来的铁锨,是那种军用的工兵铲,不光刃口好,使用起来也很方便。

    我跟着老铁还有丁老八,操起工兵铲开始往下挖。

    丁老八腿脚不方便,挖起来速度有点慢,姥爷怕把他累坏了,从丁老八手里一把抢过工兵铲,使起来跟风车一般。

    我和老铁加起来,也没姥爷一个人挖得快。

    这片树林里,一年到头少有人来,泥土还算松软,挖起来也不是很费劲。

    我们爷仨努力,不一会挖出来一个,一丈方圆的大坑。

    丁老八脸挂不住了,硬是把工兵铲,从姥爷手里夺了过去,跳到了坑里。

    我也被老铁赶到上面歇歇,姥爷看看深度快有一人高了,忙说:“慢点,马上要碰到了。”

    丁老八和老铁,手里的动作轻了一点。

    不一会丁老八停下了铲子,用手拨开泥土,指着露出来的树根说:“师父,挖到了。”

    姥爷说:“慢点往下挖,挖深一点,别伤到树根就行了。”

    两个人在坑里又挖了起来,不一会,坑里的树根露了出来。

    像是人的头部,再往下挖一点,抹去上面的泥土,隐隐约约能看出来是五官的摸样。

    我跟姥爷一班,丁老八和老铁一班,两班人换着挖土。

    挖出树根又往下挖了半米多,姥爷让丁老八也跳上去。

    他和老铁两个人在坑里,用小刷子把树根上的泥土清理干净。

    一个人形树根在坑里,悬空出现在我们面前。

160 人形枯木() 
    这个树根表面细腻,通体乌黑,有头有身有四肢。

    四肢上有手有脚,手指脚趾上伸出几十根细长的根。

    这些细根像吸管一样,刺在那些已经空心的大树树根上。

    大树树根和人形树根接触的地方都已经干枯,一捏就碎。

    丁老八说:“好邪气的山鬼,原来是这样吸大树精血的。”

    我和老铁看了,也吃惊不小。

    姥爷在坑下,围着山鬼转了一圈,对着我们说道:“今晚有点太顺利了,这个山鬼,身上没有木蚁的痕迹,怎么一点没有反抗呢?”

    老铁嘿嘿笑着,说道:“师父,人吃五谷杂粮,都免不了生病,这个山鬼,说不定乱吸大树的精血,结果吸到了病树,感染了风寒呗。”

    我真是恨透了这个山鬼,对姥爷说道:“姥爷,这个山鬼,害死我姥姥,咱们是不是,放把火,直接把这家伙烧成灰算了?”

    “这个山鬼现在半死不活,正好可以带回去,我想办法把它收服,以后让它受咱们驱使,也算是给他一个赎罪的路子。”

    姥爷说要想收服山鬼,必须先取一点山鬼的血。

    姥爷说着,从丁老八手里,结果一根钢管。

    这根钢管,比当初抓红皮仙那会,用的那种钢管,细了很多。

    而且这根钢管的一头,还切成了斜口。

    姥爷一使劲,把刚才斜口的那头,插进了山鬼的手腕位置。

    “蛤蟆,你下来。”姥爷对我招招手。

    我跳下去之后,姥爷让我吸钢管的另一头。

    我使劲吸了两口,感觉有腥气过来的时候,我就放开了钢管。

    姥爷拿出了一个小玩意,用嘴使劲一吹,小玩意像气球一样涨起来,成了个透明的皮口袋。

    姥爷把皮口袋,放到了钢管口下面。

    山鬼不停的抽搐,插在它身上的钢管也不停的颤动。

    丁老八跳下来跟老铁一起扶着钢管,钢管里有红色的液体,慢慢流进姥爷的皮袋里。

    我和老铁对视一眼,惊诧于树根竟然流出了红色的血液。

    丁老八倒是没有惊讶,一副见怪不怪的摸样。

    姥爷手里皮袋子,鼓了一半的时候,也就比皮球小了一点。

    山鬼的嘴突然张开了,而且四肢开始收缩,流出来的红色液体越来越少。

    姥爷把皮口袋扎紧了口子,小心翼翼放到怀里,又掏出那个小木盒。

    姥爷从木盒里,拿出四根银针,分别刺在了山鬼的四肢上。

    山鬼的四肢,这才停止了收缩,张开的嘴也合上了。

    姥爷先拔掉钢管,又起出了银针,山鬼刺在大树树根上的细根,马上都收了回来,整个身子开始枯萎收缩。

    也就眨眼间,山鬼变成一截,不足一尺的人形枯木。

    姥爷大吃一惊,在死去的山鬼身上,找到刚才插钢管的位置,那里现在变成了一个红色的针眼。

    姥爷又翻查了一遍,在山鬼脖颈的位置,找到几个更粗大的针眼,心脏位置也有几个。

    姥爷嘴里说:“哦,我明白了。”

    丁老八问道:“师父。怎么回事?”

    姥爷说:“本来我取山鬼这点血,不至于让他枯萎收缩成这样,但是在我们之前,有人用同样的方式,抽过山鬼的血,而且抽的比我们还多,这个人为了循环利用,只给山鬼留下保命的精血,让山鬼可以继续吸收养分和精华,这样可以源源不断的造血,结果我没看出来,山鬼已经奄奄一息,现在把它保命的血液抽光了,它撑不住就枯死了。”

    我就问姥爷,山鬼的血,到底有什么作用。

    姥爷答道:“对于羊血的效用,医术《唐本草》里,是这样说的:‘主女人中风血虚,血运闷欲绝者,生饮一升即可’。山鬼收草木之养分,野物之精华,它的血液,比羊血好用万倍,能够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