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比如那本鲁班全书,字都印的歪歪斜斜,我爸拿在手里翻来翻去,想找到上面写的打生桩邪术,我妈说你别费劲了,真正的鲁班书是手抄本不是印刷版。

    我爸乱翻书的时候,我从箱子里拿走了一个红色的瓷瓶,晃晃能听到里面有声音,我拔掉瓷瓶上面墨绿的木塞,从里面倒出来五个类似于小石子的东西。

    我爸坐在一堆书中间,他认字不多,大多是看上面的插图,现在他坚信,爷爷不知道学了多少年的邪术,并不像表面那样,是个粗鲁的杀猪匠。

    我妈去做饭了,他俩谁都没在意,我找到一个瓷瓶,还倒出了里面的东西。

    八十后以及之前的农村孩子,很多人应该都玩过抓石子儿的游戏,还有一种叫法是拾子儿,这种游戏的道具是五个光滑的小石子。

    瓷瓶里倒出来的五个小子儿,就是玩拾子儿的道具,我玩拾子儿不行,所以只是把小子儿在手里转来转去。

    一般玩抓石子儿,最好用光滑一点的小子儿。

    有人用小石头,在水泥地上打磨,也有人用碎瓦片打磨。

    我发现手里这五个小子儿,重量有点轻,不是石头也不是瓦粒。

    仔细看看,感觉像是用骨头打磨出来的。

    我正琢磨是什么骨头的时候,爷爷悄悄从大门走了进来,我理都没理他。

    爷爷看我没和他打招呼,走过来想摸我的头,被我躲开了。

    爷爷笑着说道:“蛤蟆,怎么不理爷爷了,刚才手里玩的什么,拿出来给爷爷看看。”

    我白了爷爷一眼,把小子儿全部装进口袋里,对他说了两个字:不给。

    爷爷突然抓住我,伸手想要来抢。

020 藏残书() 
我一边捂紧口袋,一边大喊大叫。

    我妈围着围裙,我爸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匆忙跑了出来。

    爷爷看我爸拿着的书,愣了一下。

    发现我爸手里是他的书之后,爷爷脸色都变了,用颤抖的声音说,木头,你是不是把木箱打开了?

    我爸哼了一声,说原来你学了邪术,我也终于明白,贾成祖的尸体就是被你用驭尸术操纵,这才会在夜里乱跑,而宋媒婆,可能是你用了阴山法的诅咒,让她死后变成被你操纵的野鬼,然后受你的指使,过来给蛤蟆提娃娃亲。

    爷爷说少废话,你回答我是不是打开了,还把那五个小子儿,给蛤蟆玩了。

    我爸愣了一下,说蛤蟆你拿了什么东西?

    我妈看我捂着口袋,把手在围裙上蹭蹭,伸手想把我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

    爷爷连忙制止,对我妈说道:“那是蛤蟆死鬼二爷爷生前玩过的东西,后来他被做了活人桩,在废墟里发现尸体的时候,手里还攥着这五个小子儿,说不定他跟孙寡妇的姑姑,死后还一起玩过,上面不但怨气很重,还有浓浓的尸气,谁要是摸了,不死也要脱层皮,就连我都不敢摸一下,所以才锁起来的。”

    我爸说你少危言耸听,蛤蟆摸了不就没问题。

    爷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我蛤蟆孙儿生在端午节,天生是五毒俱全的小毒物,再加上他跟你二叔一样有妖气,这才没事。

    爷爷接着又埋怨我妈:“杏儿,木头没有脑子乱动东西就罢了,你说你平常那么细心,这次怎么不拦着他?”

    爷爷的责备里带着最近少有的关切,我妈一下被他带了节奏,愧疚的红了脸。

    爷爷又让我爸把书放下,我爸不听,爷爷一伸手攥住我爸的胳膊,我爸年轻力壮,却不是爷爷的对手,被他劈手把书夺了下来。

    爷爷把所有的书都拿到了院子里,一把火烧了起来,他又问我要那五个小子儿,我本来不想给,结果我妈说给爷爷吧。

    我说给你能行,你要告诉我,这是什么做成的。

    爷爷说是猪腿骨做成的,还说以后也给我做一副,我这才在我妈催促下,把小子儿掏了出来。

    我爸感觉小子儿上,说不定隐藏着爷爷的秘密,就想从我手里拿过去看看。

    爷爷说你想死我不拦着,你尽管看,我妈看看小子儿,用菜刀划破手指,指血滴在我手中一个小子儿上,瞬间无影无踪,像被小子儿吸了进去。

    我妈对我爸摇摇头,说爷爷说的没错,这五个小子儿,我爸不能摸。

    爷爷戴上厚厚的猪皮手套,从我手里拿走小子儿,用斧子的钝头,一个个砸碎,又把粉末小心翼翼撒到了燃烧的火堆上。

    小子儿没了,书也烧着了火,我爸想从火里抢出几本书,被我妈拦住了,我爸痛惜的看着火堆,就像被烧掉了护身法宝。

    爷爷蹲在火堆旁边捏着鼻子,哭着说老二,你死的好冤好惨啊,但愿你和孙姑娘在下面能作伴,这样哥哥我心里好受点。

    爷爷后来又叨咕,说希望二爷爷在天有灵,保佑我们全家能躲过一劫,不要让我被人家抓走,步他后尘被人做成活人桩。

    爷爷看书烧的差不多了,这才站了起来,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对我爸说道:“木头,你看到的驭尸术还有阴山法,都是假的,那些法术,哪有这么容易就能学成,贾成祖和宋媒婆,真不是我做的手脚,而是山神爷显灵,给我们家一条活路,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反正我这个当爹当爷爷的,尽力了。”

    我爸不信,但是我妈信了,对爷爷说道:“爹,你刚才说的劫难,是因为昨晚蛤蟆没有入洞房,我们家惹怒了山神爷吗?”

    爷爷说山神爷心有慈悲,只要不违背婚约驳他的面子,是不会轻易对咱们家下手的,当年山神爷在青龙街大开杀戒,那是因为被抢了女人。

    我妈说这个好理解,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凡人尚且不能忍,何况青龙山大当家的,然后她又问,爹,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劫难到底是什么。

    爷爷想了想,说杏儿,那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有一帮专门做活人桩生意的人,杨木匠他爹就是这帮人里面的,当初就是这帮人,拿了贾邪子的钱,害了你二叔,蛤蟆也是打生桩的好材料,现在他们一定是又盯上蛤蟆了。

    爷爷又说贾成祖是他们派出来的马前卒,贾成祖不过只是这帮人里不入流的小角色,不过一个小角色就这么厉害,你想想他后面的势力,有多可怕。

    我爸说贾成祖有多厉害,不是被你一个猪尿泡就解决了嘛。

    爷爷说木头,你还有脸小看贾成祖,你们七八个人,几个照面就被人家都撂倒了吧?那个神打厉害着呢,要不是孙寡妇帮忙,我还治不住他。

    爷爷又说你别以为我多厉害,我是因为你二叔被害了,自己害怕这才经常搜集这些乱七八糟的书看,没有师父指导,我根本没学到什么东西。

    我爸说那为什么你能把贾成祖,咒的埋在坑里还不能翻身?

    爷爷说那可能是杨木匠做的手脚,我误以为他是为了蛤蟆好,昨夜才被他骗了,后来我怀疑他是贾成祖的同伙,感觉惹不起他,这才给他钱让他走了。

    爷爷说到这里,进了自己的房间,掀下床上的床单,把那个像棺材的木箱子严严实实的包起来,扛在肩上说这东西见光就不吉利,要拿到野鸡沟烧了。

    爷爷说的劫难,跟我妈当初说我被江湖人盯上的判断,正好吻合,我妈对爷爷的敌意少了很多,说,爹你留下吃饭吧。

    爷爷说你们吃吧,宋老大来找我了,我去帮他杀猪,晚上也不回家吃饭了。

    爷爷走后,我爸对我妈说,不要相信爷爷的话。

    然后我爸说了一个秘密,他说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奶奶生病说胡话,爷爷说奶奶是被黄狼子上了身,就拿母猪屎和公鸡血,浇奶奶的头。

    黄狼子,是苏北这边对黄鼠狼的土称,狼,在这里读第一声。

    奶奶被绑在床上,爷爷浇过之后把门锁上,又不让我爸靠近,奶奶的口鼻被猪屎糊上了,结果七窍被封住,就那样被活活憋死了。

    爷爷发现之后,把奶奶身上清理干净,伪造奶奶发急病病死了的假象,顺利瞒过了左邻右舍和村干部,直到现在也没有东窗事发。

    我爸说他那会没敢对别人说实话,因为失去了母亲,他不想再失去父亲。

    而且爷爷当时恶狠狠的威胁他,要是敢对外人说,就提腿把他活活给摔死。

    怪不得他们父子俩一直感情不好,原来还有这个事。

    我爸说着说着想起了黑暗的童年,整个人都发抖,我妈把我爸搂在怀里,哄孩子一样安抚他。

    我妈说或许奶奶真的被黄狼子上了身,老头子看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书,用错了方法,那只是个意外。

    天大的事,也不能不吃饭,哄好我爸,我妈去做饭了。

    我爸偷偷拿着木棍在烧过的纸灰里面划拉,他不相信爷爷不会法术,认为爷爷不显老,就是因为学了什么邪门的东西。

    我爸从纸灰下面,扒拉出来一本残书,宝贝一般藏了起来,又给了我一张一元纸币,让我不要告诉我妈。

    这是咱俩的小秘密,我爸笑着说。

    我捏着我爸给我的巨款,同意了。

    我爸以前不太相信鬼神,经过最近的事,他现在深信不疑。

    吃完饭,我爸说不想让我上学了,被那帮藏在暗中的江湖人盯着,实在太危险,想让我找个师父当靠山,也可以学法术防身。

    小孩子怎么能不上学呢!

021 读书郎() 
没想到我妈竟然同意了我爸的说法。

    我妈说要是我姥爷在,我可以跟姥爷学,但是姥爷不在,现在该去找谁呢。

    我爸说传言杨木匠比冯瞎子厉害,但是昨夜我感觉还是冯瞎子厉害,要不让咱俩带蛤蟆去青龙街,求冯瞎子收他当徒弟?

    我妈说算命解卦泄露天机,自己躲过也会应在后代身上,这个绝对不行。

    我爸说要不找个厉害的木匠瓦工或石匠,学习鲁班术?

    我妈说这也不行,鲁班术又叫缺一门,只要学了,鳏寡孤独残必有一样。

    我爸刚才翻看那些书,学到不少东西,说要不去茅山?

    我妈说你以为上了茅山,就能找到会茅山术的道士?真正的茅山道士,都隐居在深山里,是不会在道观里,接受世人的香火和崇拜。

    我爸和我妈合计来合计去,后来一致决定,送我去我们县的铁佛寺,当初的住持大和尚,连山神爷都敢较量一下,能力绝对不一般。

    我可不想当什么小和尚,就算娶不到小龙女,我也要把冯花花拿下。

    谁让冯二毛笑话我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我偏要拿下她闺女让他傻眼。

    第二天周一,我爸我妈真的没让我去育红班上学,不顾我的反对,领着我去铁佛寺,到青龙街我挣扎的厉害,我爸就带我喝豆浆吃油条。

    那会豆浆一毛钱一碗,油条一根也只要一毛钱,看上去不贵,但是很多人也舍不得消费,不过三爷爷有工资,他每天早上都吃,正好碰见我们。

    三爷爷有一块老式的怀表,掏出来哈哈气,用袖子擦擦,看了看时间,对我爸我妈说,蛤蟆再不去育红班,就来不及了。

    我爸我妈撒谎说我不舒服,要带我去县医院,三爷爷看看我,我说他们要带我去铁佛寺,让我当小和尚,说完我就哭了。

    三爷爷一拍桌子,豆浆碗都翻了,他说简直胡闹,小孩子没文化怎么行。

    后来三爷爷把我们一家带到青龙街小学,他本来可以退休享福,但是他在家闲不住,非要在小学校继续帮忙,巡查、敲钟的活,都被他揽了下来。

    或许是乡长的面子,三爷爷有个独立的办公室,不大但很整洁。

    三爷爷敲了上课铃之后,回来跟我爸我妈问了前因后果,笑了,说木头,杏儿,你们俩了解铁佛寺嘛?

    我们县最南边有座拉魂山,铁佛寺就在拉魂山上面,离我们家有将近一百里路,我爸我妈从来没去过。

    三爷爷说没去过就不了解,我和铁佛寺现在的住持,二十年前关在一个牛棚里,我给你讲下,铁佛寺当初的住持大和尚,是怎么死的吧。

    三爷爷说那个大和尚,会不会法术法术高深不高深,他不知道,但是大和尚不是个好人,当初拉魂山周边的农户,可是吃尽了他的苦头。

    五二年土改一开始,县城北边青龙街的贾邪子,并不是我们县第一个被打死的地主,隔着县城,拉魂山铁佛寺的住持,才是第一个死的。

    寺庙道观,一般都有养活出家人的田产,那会铁佛寺作为周边香火最盛的寺庙,常年收购土地,田产多的没影,铁佛寺的和尚富得流油。

    有田产就要有佃户租种,所以那个住持大和尚,就成了事实上的大地主,当时在苏北,很多地方都是这种情况。

    住持大和尚耐不住寂寞,慢慢的干起了坏事,还形成了一个规矩,谁家的大闺女小媳妇长得俊,谁就能种到良田。

    后来他感觉这样还不过瘾,就借着资助穷人的名义,掏钱帮人家娶媳妇,然后晚上的时候,他戴上假发就去洞房了。

    欺男霸女做的多了,报应迟早会来。

    淮海大战的时候,我们这到处炮声隆隆,铁佛寺很多的和尚都跑了,只剩下舍不得房屋田产的住持大和尚,和无处可去的火头僧。

    那会新国家还没建立,暂时没人收拾住持大和尚,他被火头僧伺候着,又过了一段舒服日子,不过土改开始的时候,他就倒霉了。

    这种剥削贫农欺男霸女的出家人,比贾邪子那种恶霸地主,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土改一开始,大和尚被县里当做典型抓了起来。

    县里本来打算第二天在县城南北同时开会,批斗贾邪子和大和尚,轰轰烈烈拉开土改的大幕,谁知夜里,大和尚挣脱了手铐脚镣。

    大和尚有没有法术先不说,至少他身上的功夫很厉害,打伤了看守他的八个民兵,成功越狱了,跑到了拉魂山里。

    传说拉魂山经常有阴兵过道,老百姓夜里都不敢上山,那会我们县驻扎着部队,都是身经百战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根本不怕阴兵过道。

    夜里拉魂山上火光冲天,一阵枪响之后,大和尚一身窟窿被拖到了山下。

    说到这里,三爷爷看着我爸我妈,说道:“还有杨木匠他爹,十三纵攻打青龙街的时候,一颗炮弹把他炸成了两截,任尔法力深厚功夫高强,抗得过枪炮吗?”

    “所以,求学入仕,才是正道!”

    三爷爷说到这里,看看到了下课时间,出去撞了钟,嗡嗡嗡的声音,很快小学生都从班里跑出来,校园里一片沸腾。

    我们村的育红班,总共三十来个小孩子,教室都没有坐满,显得冷冷清清,而青龙街小学,怎么也有六七百个学生。

    站在三爷爷办公室的门口,能看到女生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玩跳绳和抓石子儿,男生三三两两,呼呼喝喝的玩顶牛和拍元宝儿。

    三爷爷巡视了一圈,防止有学生翻墙或者钻出大门,一直到他撞了上课的钟声才回来,问我爸和我妈,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我爸和我妈摇摇头,说不是太明白,又说他们怎么没听说过大和尚的事。

    三爷爷说当初大和尚越狱的事,影响很坏,县里感觉脸上无光,就把这个事压了下去,土改批斗也没再提大和尚那一茬,而且当初被大和尚欺负了的那些人家,为了面子更不会往外说,都打掉牙往肚里咽了,所以你们才不知道。

    这个解释合情合理,我爸我妈都点点头。

    三爷爷把我抱起来,让我坐到他大腿上,继续深入给我爸我妈做思想工作。

    “木头,杏儿,未来律法只会越来越完善,官家的紧箍咒也会越念越紧,我相信等到蛤蟆长大的时候,一把短剑都算管制刀具,带点朱砂就是违禁药品,而且你看现在有些江湖人,比如那个贾成祖,摒弃了勤学苦练的传统,反而想着走歪门邪道,妄图一技成神大杀四方,长此以往,一旦有江湖人,突破妖言惑众和以武犯禁的底线,惹恼了官方上层,就算不对他们枪炮齐鸣,只要再来一次破四旧那样的打击,他们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就是江湖末路,以后什么麻衣神相、茅山术士、赶尸养蛊、寻龙倒斗,不但依然上不了台面,稍有不慎,就会惹来家破人亡的杀身之祸,未来的天下,大多是没有江湖人立足的地方了!”

    这次三爷爷并没有避讳鬼神之说,反而对各派江湖术士娓娓道来,像个什么都了解的老江湖,又像个洞察世事的活神仙。

    “以后麻衣神相就算有观天洞地的本事,不如茅山弟子刻苦读书,出个封疆大吏;任他赶尸养蛊有搬神弄鬼的神通,不如寻龙倒斗的传人埋头钻研,出个考古学家总之一句话——老黄历不能再翻了!”

    我爸我妈认真听着,三爷爷继续说。

    “木头,杏儿,孩子最好的出路还是读书,不求他科举进殿荣登龙榜,但求身负一技之长,在官家谋得一席之地,这才是立足之本啊!”

022 诡老太() 
看火候差不多了,三爷爷一锤定音:“我知道你俩担心蛤蟆被江湖人掳走,这样吧,以后他上小学,上学放学都跟我一起走,三叔今天在这里说句大话,这青龙镇,就是我的一亩三分地,谁敢在我手里动了蛤蟆,他那就是到老虎嘴里拔牙,在太岁头上动土,专政的铁拳一出,保证让他粉身碎骨!”

    姥爷是个有本事的人,这一点我妈心里清楚,我爸也能猜出来,不过严打不久,姥爷只能束手就擒,专政的铁拳,真不是吃素的。

    三爷爷这话说的也有底气,毕竟乡长是他女婿,而且在这附近,除了宋媒婆就属三爷爷人缘最好,多少人都被他教过书打过屁股。

    我爸我妈要送我去当小和尚,主要是为了找铁佛寺做靠山,他们就是怕某一天,我在上学放学的路上,被人偷走了。

    以前我爸以为能保护我,但是经过青龙山的挫败,他已经没了信心。

    育红班也等于是在三爷爷的眼皮子底下,有他发话保证就不怕出事,要是三爷爷帮忙,上小学的时候照看我,我爸我妈更放心了。

    我爸我妈一个劲的说谢谢三叔,三爷爷说不要客气,我活了六十年,就和悬方兄能谈得来,而且蛤蟆又聪明,我喜欢聪明的孩子。

    因为三爷爷,我免去了当小和尚的苦恼,我爸我妈又把我送回到育红班。

    暑假过后,我顺利进了青龙街小学,每天三爷爷都接我上学,放学又把我送回家。

    那会的小学还是五年制,好像也没有学籍,因为有笨孩子,留级好几年,也有聪明的孩子,只要校长点点头就能跳级,比如我。

    三爷爷经常给我补课,一年级一上完,我就直接到三年级去报道了,成了青龙街有名的优生,就连乡长都说我是未来的状元郎。

    在这期间,爷爷的变化很大,再也没对我下黑手,也算是和我爸相安无事。

    以前爷爷杀猪,酒碗在手,随手一刀捅在猪脖子上,根本不会去考虑猪的感受,现在他再杀猪,也会让猪在临死的时候仰面朝天,看一眼蓝天白云。

    以前爷爷刮下来的猪毛,还有剁下来的蹄尖,都是留给主人家自己处理,现在他都是收拾好带回家,傍晚在墙角烧了,一边烧一边还絮絮叨叨。

    “猪兄弟啊,不是我要杀你,而是你主人要杀你,你安心去吧,转世投胎来生做人吧,猪兄弟啊,保佑我蛤蟆孙儿,好好读书以后当大官。”

    爷爷和孙寡妇还不清不楚的,经常多少天不回家,我妈说你俩扯个证在一起吧。

    面对这么开明的儿媳妇,爷爷竟然回绝了,我爸说他是狗改不了吃屎,就喜欢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

    我在往返的路上,经常跟三爷爷聊天,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三爷爷,铁佛寺现在的住持大和尚,到底厉不厉害。

    三爷爷哈哈大笑,给我讲了现在的大和尚,是怎么当上铁佛寺住持的。

    当初的住持被从拉魂山拖下来,满身窟窿躺在那个火头僧面前,火头僧差点吓死,连忙对着领导土改的江部长,行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

    “扰乱清规戒律无恶不作,他罪无可赦死有余辜,贫僧谨代表铁佛寺全体僧众,坚决拥护县里对伪出家人真坏分子的住持大和尚的处置。”

    火头僧当时三十多岁,本来沉默寡言的一个人,以前说话还有点结巴。

    结果面对江部长,以及江部长背后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马上变得口齿清晰,说话别提多利索了,火头僧这一番表态,让土改的干部都很满意。

    江部长是个女人,军人出身,腰上成天插着驳壳枪,都被火头僧逗笑了。

    作为铁佛寺唯一的僧人,火头僧自然成了铁佛寺的住持,法号无法。

    土改躲过去了,破四旧没躲过去,无法和尚作为牛鬼蛇神,被小兵小将们抓了起来,和臭老九三爷爷,关在了一个牛棚里。

    当时三爷爷标榜文人的骨气,可被整惨了,不过无法和尚不像他,对小兵小将有求必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