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少年情色组曲-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呜…不要、不要再……」
君净的求饶根本无法阻止周杰光的恶行,他粗大的手指一丝不苟地将媚药涂满花襞。媚药的效果迅速的惊人!很快的,君净体内就如同烈火般雄雄燎烧起来,热辣辣中伴随着骇人的酥麻快感。
「啊啊啊────…好热…哈啊……好像火、呜呜~~~~好痒、啊啊……好可怕!好可怕啊啊……」
周杰光对君净的甘甜淫叫丝毫无动于衷,他以惊人的理智──或者说是无情──的态度,为君净套上了牛皮制的电动贞操带,贞操带的档部偏后按装有12公分长的电动仿真肛栓,虽然肛栓的直径还不到4公分,但对于饱受媚药折磨的君净来说已经是恐怖的凶器了!
「──啊!!好痛、不要啊……」
「不要?是爽得要死才对吧!你不是最喜欢被插屁眼了吗?」
周杰光钢铁般的手臂制住君净不盈一握的纤细柳腰,另一手则恶意地拉住双臀间的贞操皮带揉搓着,让插在君净体内的肛栓狂野地捣弄着柔嫩的花襞,稚嫩的性器在强烈的刺激下立时顶天立地,前端泌出愉悦的淫液。
「啊啊───!呜…好痛!」
早就因激情而挺立的性器被强迫禁锢在贞操带内,那种夹杂着快感的疼痛让君净头晕目眩:「呜~~~解开…解开它、求求你…」
「哼!想得美。」周杰光冷笑地将贞操带的钥匙放进牛仔裤口袋内。
「君净──」周杰光几乎可以说是柔情脉脉地咬囓着君净敏感的耳珠,邪气地呢喃道:「你的全部自由都握在我手中,这就是奴隶最盼望的待遇,永远只为主人一个独有──…」
原以为周杰光的凌虐仅止于此,不料他又故技重施地在自己的脖子和乳头外围涂上了春药,然后替君净套上了真皮制的颈圈,颈圈上头有着细细的铁链,连着两个小环,小环一端有开口,开口的两端有些锐利,上头还附有毛绒绒的羽毛和铃铛。周杰光冷笑地将开口处夹住君净小巧的乳头,用力一捏,小环就紧紧固定在乳头上。
敏感的乳头被锐利的小环紧紧夹住,那种夹杂着剧烈疼痛的甘美快感让君净情不自禁流下泪来。
「大功告成了!」周杰光野兽般精锐的五官掠过一丝残忍的满足,「来吧,把衣服穿上,我们出去乐一乐吧!」
「出…去……!?」君净的小脸满是惊恐,一副快昏死过去的模样。
「呵呵,难道你以为这样就完了?每天带自己的宠物出门溜溜可是主人的职责啊~」
「不、呜…不要啦……」
呜呜呜~~~~~这副羞死人的模样怎么出门啦!!
眼看周杰光凶眉倒竖,君净再怎么不甘愿,也只能忍受着强烈快感的折磨穿上衣物。
「哼哼哼,走吧。」
君净提心吊胆、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周杰光强拉出房门。
「慢一点…呜~~你慢一点啦!」
周杰光压根不理会君净的哀求,依旧扯着他大步下楼,每走一步体内的凶器就苦不堪言地折磨着他,激烈的快感交杂着无法释放的疼痛,简直是一种残酷的拷问!
平时在他看来短短的距离今天却是如此漫长,彷佛永远都没有走完的一刻,好不容易踩完这漫长的三层楼,君净几乎快虚脱了。当清风迎面拂来时,骇怕被人发现的恐惧感让君净一阵眩晕,软乏地几乎站不住脚…
「小心点啊,如果跌伤了我可是会心疼的哦~」
嘴巴这么说,但周杰光的禄山之爪却抓住君净浑圆柔软的小屁屁用力揉搓起来,在体内的肛栓也跟着捣弄花襞,掀起一股火辣辣的快感!
「啊───哈啊、、不、要……」
君净被周杰光逗弄得浑身发软酥痒难耐,强力的媚药模糊了他的理智,原本如同洪水猛兽的周杰光此刻在他眼中却是如此地教人依恋。
「杰、光…杰光……」君净轻声唤着周杰光的名字,微玻ё诺男琼敉舻摹
周杰光不为所动,只冷淡地「嗯?」了一声。
「我…我、」春情涌动的君净偷觑一眼周杰光,旋即羞涩地垂下眼。明明饥渴万分,但残余的理智使他怎么都无法开口求欢。
「你想要什么?」周杰光贴近君净香甜的小脸,朝他耳朵邪气地吐息,惹得君净又是一阵娇喘息息。
君净摇摇头,因剧烈刺激产生的痛楚让他发不出声,只能痛苦地闭着眼,珠玉般的贝齿紧咬着樱色的下唇。
「不要?呵,不是的吧,你其实想要更多的,不是吗?想要──我吗?」
君净死命咬着牙,苦苦忍耐在体内犹如万蚁咬囓般的炽烈疼痛,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推开周杰光,踩着艰辛的步子颤颤巍巍地前进。
被拒绝的惊讶和恼怒自鹰隼般的三白眼中一闪而逝,周杰光按捺住在胸口翻腾的情绪,以一种近乎悠闲的步伐追上君净,拉住他的手臂道:「我的车在那里,来吧。」
君净有些歇斯底里地挣开周杰光的大手,因为任何微不足道的碰触对现在的君净来说都是恐怖的折磨,为了怕此举再度激怒周杰光,君净的的语调几乎可说是谄媚的:「我可以、自己走的…」
…很快、只要…再走几步就到车子了……只要再……
「君净!」
「──老、老师!?」
猝然不防出现的高大身影在君净体内掀起一股狂风暴雨,苦苦支撑多时的君净再也立不起身,只能软软地倚在车尾上剧烈地喘息着。
高凛英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出现对现在的君净而言是多么大的刺激,他有些着急的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君净不堪承受地闭上眼,长俏的眼睫诱人的颤动,白腻的脸上流溢着醉人的绮红。
周杰光不悦地啧了一声。
──雪特!这家伙竟然还没走!真是阴魂不散!
高凛英已经够惹人嫌的勒,而光是看到高凛英就亢奋得脚软的君净更让周杰光莫名火大起来,复仇的火焰在他眼中燃烧着,他恨恨地自口袋内拿出遥控器,按下『ON』。
体内的肛栓蓦地震动起来,剧烈的疼痛和快感让君净不由得发出甘甜的淫叫声。:「啊啊啊啊──────!!呜…、、、」
老师、不行、老师就在旁边………
「呜呜…嗯!…」君净咬着牙死命忍受一波又一波的震动,深恐再泄漏出一丝一毫的龌龊喘息。
「君净!?你怎么了?你──…」
周杰光无礼地推开高凛英,将君净纳入自已怀抱,他一语双关地柔声低询道:「感觉怎样呢?」
君净震颤地吐出甘甜的低唤:「呜嗯嗯、、杰、光…啊──…杰光、、、」
温润的泪眼望向周杰光,里面满是哀求,还漾着一丝丝的撒娇。
周杰光抛给高凛英洋洋得意的一瞥,不动声色地关掉了电动肛栓,终于得以松一口气的君净软软地倚在周杰光的胸膛娇娇地喘息着。
不知道为什么,君净那春情涌动的醉人嫣颊、充满了情色气息的诱人的啜泣,都让高凛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彷佛曾经、曾经……?
「君净、你──…」
高凛英那困惑的呼唤让君净浑身僵硬,想起方才的浪荡,无比羞愧的他根本没有勇气直视高凛英的眼,君净只能埋首在周杰光怀中,低声央求道:「老师,请你走吧…」
「可是你…」
「求求你老师…呜~~~」一语未了羞耻的热泪再忍不住地滚滚而下。
高凛英还在犹疑不定时,周杰光粗声粗气地道:「听不懂人话啊?快滚吧你!」
说完再不理会高凛英的欲言又止,扯着君净坐进他的悍马越野车里扬长而去。
少年情色组曲
老师…完了!老师一定讨厌我了!我表现的那么不知羞耻,还发出那种羞人的声音……
一想到老师那鄙夷的眼神君净就不禁悲从中来,可是又不敢哭出来,深怕惹恼了喜怒无常的周杰光,偏偏愈是想忍住抽泣就愈难以克制,君净只好胆颤心惊地抽泣着。
过了好半晌,周杰光闷哼一声,骇得君净差点没跳起来。
「那么伤心啊?」周杰光调侃的冰冷语气隐隐流露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氛围。
君净结结巴巴地边:「没──没、没有…」
周杰光倏地转过头瞅着君净那满是泪痕的苍白小脸,三白眼中闪动着明灭不定的锋芒,君净被他盯得冷汗直冒惊疑不定。
「──不可原谅!」
冷不防周杰光狠搥方向盘一拳,骇得君净直缩起身子拼命打抖,周杰光冷冷命令道:「给我过来。」
君净揪着小脸彷佛又要哭的模样:「呜……」
「干!叫你过来听不懂啊!?」
眼看周杰光举起右手想开扁的凶样,君净不得不战战兢兢地稍微靠过去一些些。
「再过来一点…快点!哼哼哼…」
周杰光冷笑地隔着薄薄的T恤拉扯着连接颈圈和乳环的铁链,入肉三分的乳环尖端立时勾起火辣辣的疼痛,快感从乳头迅速蔓延到下体,连带得使花径和前端被束缚住的性器都感到恐怖的痛苦。
「──啊!痛、不要、不要再…呜~~求你啦……」
明明被周杰光逗弄得痛苦万分,但对周杰光的强烈恐惧让君净连逃的勇气都没有,只能任由周杰光蹂躝他的身子。
「呵呵呵,爽吗?」
「…呜、怎么可能会…|||||||…」骤然间被周杰光那狠戾的三白眼瞪视让君净不敢吐出任何否定的字眼,只敢口是心非可怜巴兮地点头道:「爽、、」
「不过光是这种程度的刺激根本无法满足你这么淫乱的母狗吧?」
「我才没──||||||…」凶狠狞厉的三白眼骇得君净连忙将即将出口的反抗全部吞回肚里。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呜、、」君净再次屈服于周杰光的恶势力,啜泣道:「对──对─…这样、满足不了像我这么淫乱的母狗…呜、、」被迫吐出的淫声浪语让君净流下羞忿的泪水。
周杰光倏地踩下煞车,悍马跑车发出刺耳的声音猛地停下,突出其来的变动让君净体内的凶器翻江倒海,再度带来麻痒难耐的剧烈痛楚。
「你…呜!…不、呜嗯、嗯、、、」
周杰光出其不意地扯过君净的身子,霸气十足地占有他的甜唇,周杰光不顾君净的微弱挣扎强硬侵入他口内,侵犯蹂躝着这个自己以往从未涉足的甘美禁地。微酸的甘美蜜汁是他从未想象过的媚人!疯狂的周杰光枉顾在自己强烈的需索下呜咽啜泣的君净,一遍又一遍地纠缠、占有,彷佛就这样到地老天荒……
无论如何闪避,周杰光的舌依旧矫若游龙地纠缠着他的,每当被周杰光的唇舌强力地吸吮时,阵阵心悸伴随着目眩神迷的甘甜激漾到全身每一个毛孔。
啊啊……好棒!想不到接吻的滋味竟然如此甘美醉人!
长时间处于媚药的折磨让君净的理智变得异常薄弱,在周杰光激情的吮吻下,君净终于弃械投降了!他饥渴着痴缠着周杰光湿热软滑的舌,狂野地追逐更强力的快感。
当周杰光强硬推开君净甜柔的身子时,君净不禁发出失望的抗议:「──…啊、别停、别停…我还要、、、」
周杰光性感的薄唇扬起一丝冷笑,问道:「哼哼,是我吻得你舒服?还是姓高的家伙吻得你舒服?」
周杰光的话像一桶冰水般立时浇熄了君净满腔的欲火,君净小鹿般温润的大眼满是愤怒和委屈,嫌恶地道:「你──…恶心!」
想不到自己的初吻就这样被周杰光给糟蹋掉了……君净不禁难过极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污秽了,原以为至少还可以保有最后一丝的纯净之处,不料竟然还是被这个禽兽给……更教他无法忍受的是自己还那么乐在其中!难道他真的那么淫荡吗?随便被什么男人玩弄都可以让他兴奋?
愈想愈悲从中来的君净没有看到自周杰光的三白眼中一闪而逝的危险的光芒。
出了市区没多久,悍马跑车开始爬上蜿蜒的山路,这条路君净非常熟悉。
君净满腹狐疑地偷觑周杰光古井无波的刀削侧脸,怯怯地问道:「你、去学校干什么?」
周杰光连理都懒得理。
君净没勇气继续追问,只好瑟缩着身子默默忍受着山路带给他的肉体刺激。
──难道…周杰光想去学校吗?这时跑去学校要干么啊?该不会…该不会……
千百个疑问在君净脑海中打转,每一个想象都让君净胆颤心惊。
万绿里的红砖建筑群非常醒目,由于是周末午时,所以往学校的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偶尔自车窗外传来知了唧唧的叫声,群山里的明伦学园显得格外宁静。
出乎意料之外的,周杰光并没有转进通往校门那条笔直宽阔的大路,而是循着山路继续走下去。再往下去是学校的后山,那儿鲜有人烟,满山遍野的树木和杂草。
周杰光…到底想开到哪儿去?
正在胡思乱想时,周杰光忽然停了车,斜睨君净一眼,冷冷地道:「下车。」
君净不敢有丝毫犹豫,忍着下体的不适乖乖听话地下了车。
这里……放眼所及尽是树木和杂草,此外什么都没有,在这里下车是要──?
「哼哼,真是教不会的笨狗啊。」周杰光那宛如剧毒般耽美的邪气低笑让君净浑身发毛。
「什么、意思?」
「连我的话都不明白,还不承认自己是条笨狗?」
「呜…」周杰光的羞辱让君净又有泫然欲泣的冲动。
周杰光冷冷地道:「狗就是狗,该有狗的样子!你看过哪条狗生下来就穿着衣服的?」
「──!?」
难道──难道、他要!?
不好的预感让君净的小脸顿时一片惨白,他水汪汪的大眼睛哀求地盯着周杰光,可周杰光根本不吃那一套,他恶狠狠地道:「老子叫你脱你听不懂啊!」
「不要…呜、不要啦…在这里…万一……」
「你不肯?哼,很好!」
周杰光凶眉倒竖,冷冷地按下遥控器的『ON』,君净体内的肛栓再度震动起来。
「啊啊啊───!关掉!关掉它啊啊啊啊────呜…好难过、好可怕啊啊───不要!呜呜~~~我脱、我脱就是了啦!求求你把它关起来…呜咿……」
「嗯?早点听话不就没事了吗?谁叫你老爱自讨苦吃。」周杰光在君净耳畔邪气地低喃道,「脱吧!」周杰光粗暴地推开君净喝令道。
「呜……」
一想到得在光天化日下脱得光溜溜的,就让君净羞耻地浑身颤抖,可是如果不脱,马上又要面临更恐怖的非人折磨……君净痛苦地闭上眼,咬牙脱下上身的T恤,露出洋溢着胭脂色的诱人身躯,胸前的小红果因为长时间被蹂躝显得异常红艳,更加衬托出君净那宛若玉人般的甘甜身子。脱衣的动作牵引紧掐着敏感乳头的乳环,火辣辣的刺激让君净登时腿软地瘫在草地上。一阵清煦的和风吹过,连在乳环上的艳色羽毛抚触着因疼痛而显得异常红艳的乳头,再度激起阵阵难以忍受的快感。
「啊啊──…哈啊、嗯……哈啊、、」
饱受爱欲折磨的君净只能瘫在草地上妖媚地扭动着荏弱的身子,淫媚的模样使得周杰光的三白眼内掠过兽性的愉悦和亢奋。
周杰光粗暴地用篮球鞋支起君净白皙小巧的下颔道:「喂!裤子还没脱,少给你爸装死了!」
「呜、嗯…」
君净想解开牛仔裤的钮扣,但手软的他怎么都解不开,周杰光不耐地闷哼一声斥道:「真是笨狗,连这都要主人动手吗!」
周杰光粗暴地扯下君净的牛仔裤,而后是内裤。
「──啊!不要!不要啦…呜~~~~~」
君净拼命地想阻止周杰光的大手,但最后内裤还是被周杰光强硬脱下,全身上下只剩下黑色牛皮制的电动贞操带,感到羞耻的君净只能震颤地缩起身子。
蓦地脖子上的颈圈被周杰光往上拉扯,等君净自窒息、反胃、以及乳头的剧痛中回复过来,赫然发现颈圈上已经周杰光扣上一条狗炼……
「──你怎么》
周杰光坏笑道:「有必要那么惊讶吗?我不是早就说过了,要出来『溜狗』的吗?」
「你…呜~~你好过份啦……」
「干!哭什么哭!你爸还没插你吧!给老子乖乖地狗爬!」
「啊!」
周杰光踢了踢君净圆俏的小屁屁,雪莉柔嫩的肌肤上立时留下鲜红色的虐痕,看得人心痒难耐。
骇怕会再度被施暴的君净不得不哭丧着小脸,用可耻的狗爬式在草地上前进。每前进一步,紧夹在嫩穴里的肛栓都捣弄起阵阵酥麻的疼痛,而乳环上的羽毛那若有似无的抚触也带来让人眩晕的强烈刺激,偏偏被紧紧束缚在贞操带里的性器无法解放,
「哈啊……啊、嗯嗯……好难过、呜、好难过啊……」
被强烈的快感搞得快疯掉的君净再顾不得什么了,他清艳的樱唇溢出情色的娇喘,玉雪诱人的身躯水蛇般扭动着,君净浑圆的小屁屁疯狂地挨擦着草地,让插在嫩穴里地肛栓淫靡地捣弄着花襞;君净双手则饥渴地隔着贞操带揉搓着无法解放快感的性器,但种种行为不但没有减经体内的麻痒,反而让它肆虐得更加疯狂。
「啧啧,你发起浪来连就AV女优都比不上呢~」周杰光满是亢奋地赞叹道。
「──啊!?」君净赫然发现自己方才那万分羞耻的模样全被周杰光用手机给拍了下来!
「不要──!!」
羞忿气窘的君净挣扎着想抢过周杰光的手机,他的行为惹怒了周杰光,周杰光甩了他一巴掌斥道:「妈的!竟然敢反抗主人!?哼!不听话的狗非得好好调教才是。」
多次惨痛的教训让君净体会到和周杰光周旋时硬来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痛苦,只好瞅着小脸,可怜巴兮地哀求道:「对不起、是我不好,呜、请你……把照片砍掉啦…」
「哼哼,这时求饶太慢了!笨狗就是笨狗!不好好教训你一下你下次还会再犯。」
周杰光那邪佞的笑容让君净一阵战颤。每每他露出这种笑容,就表示自己又有苦头吃了,君净忙不迭求饶,周杰光性感的薄唇扬出一抹冷酷的笑意:「放心,我会让你很爽的。」
「──!?」
君净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周杰光塞进车子里。
本来就没有多宽敞的驾驶座现在挤了两个人,显得更加狭窄。由于背后就是驾驶座,君净不得不紧贴着周杰光火热厚实的胸膛,雄性的气息弥漫鼻腔,撩动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愫。
随着引擎的怒吼声,悍马跑车再次冲进山道。周杰光将肛栓的震动程度调到最大,接着狠狠踩下油门,悍马跑车疾驰在满是乱石的山道上。
后山山道由于正在施工挖路,所以满山都是大大小小土石,不平坦的山道非常崎岖难行。
星期六的中午没有任何施工的工人,只有一台悍马车,悍马车的引擎边发出震耳欲聋地咆哮声边狂野地在土石间飞跃驰骋。
为了惩罚君净,周杰光专挑特别难行的路行走,每一次自车底传来的强力震动,对君净都是骇人的凌虐!因为媚药的缘故,敏感的花襞亢奋不已,再加上肛栓激弄地捣弄着,无法纵情解放的快感形成最最骇人的炼狱!
「啊啊啊───不要、、停下来!呜~~~求求你停下来啦!我会坏掉!我要被弄坏了啦───!」
周杰光冷冷斥道:「这就是你不肯乖乖听主人话的下场!」
君净痛哭失声道:「不敢了、我以后…呜…不敢了啦~~~~~~」
「哼!你这条笨狗终于明白自己做错了啊?」周杰光邪气地扯弄着连接乳环的铁链,惹得君净哀叫连连。
「我错了、呜呜…原、原谅我啦…」
「哼哼,你叫谁原谅你啊?」
「主、主人…请原谅我、主人…呜~~~」
「那你是我的什么人啊?」
「我…呜、咿~~我是、是主人的奴隶、、」
周杰光冷冷地拍打君净热泪纵横的柔嫩香腮,道:「没错!给老子好好记住这一点!你是我的狗!你那淫荡的屁眼只能让我插!不准你以后随便见了别的男人就颠着屁股发浪!」
「没有…我、我没有……」
「没有,是吗?」
周杰光巧妙地揉弄着双臀间的贞操带,让君净产生一种彷佛正被周杰光的鸡巴穿刺过的甘美幻觉,震动的肛栓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饥渴了,他强烈地渴望着更雄伟、更火热的大肉棒。
非人的折磨让君净的羞耻心完全消失了,只要能消除长久折磨着他的欲火,什么他都愿意干。
君净软软地央求道:「不要…不要再、啊啊──给我、杰光…我想要、杰光的、杰光的、、」
「叫我主人!」
「主人、啊啊──…哈啊、主人、主人、、、」
周杰光斜睨着君净那欲求不满的娇艳红颜,冷笑道:「想要主人的赏赐连句巴结的话都不会说吗?」
天人交战的君净难受地闭上眼,如血般殷红的唇颤抖着,最后终是耐不住体内疯狂的麻痒感,开口央求道:「主…人、请主人……求求主人将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吧!」
明明都如此不知廉耻地哀求他了,周杰光依旧不肯放过羞辱君净的机会,继续问道:「哼哼,为什么想要我用大鸡巴插你啊?」边问边恶意地将自己火热的雄性部位摩擦君净敏感的大腿。
「因为…哈啊啊──…因为我是淫荡的母狗、嗯啊……主人、主…人,嗯、啊啊──…好痒、我要疯了啊…求你、求主人用你的大鸡巴狠狠惩罚我这淫荡的屁眼吧!」
「呵,终于承认自己是淫荡的骚母狗了?」
「哈…对、我是、骚…我是没有主人的大鸡巴活不下去的母狗…主人、呜、主人~~」
「很好。」
周杰光踩下煞车,从裤袋内掏出贞操带的钥匙,君净如狼似虎般的一把抢过,狂乱地他好不容易才将贞操带上的数个锁尽数解开,被禁锢许久的性器终于得已自然挺立。
君净套弄着自己的性器边发出甘甜的喘息:「哈啊──…呜!」
周杰光猛地甩他一巴掌,斥道:「欠扁!主人都还没爽你就抢着爽!?」
「对不起、呜呜…我错了主人…」
周杰光粗暴地扯下贞操带,折磨他多时的肛栓终于离开,君净松了口气的同时却有种失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