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媚杀 作者:折火一夏-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顺着路边往前开,用车子一侧小心刮撞栏杆,慢慢强行停车。”楚行等了一会儿,柔声问,“停下来没有?”
罂粟低低“嗯”了一声,喉咙里有哽咽。楚行顺手拿过搭在椅背上的风衣,沉声说:“在那里不要动。我马上过来。”
楚行说不要动,罂粟便没有动。停下车子后,一直抱膝坐在座椅里。雨水顺着头发滴下来,罂粟浑身上下湿透,却恍若未觉,始终一动未动。
十五分钟后,远远出现两辆黑色车子,向这边风驰电掣一样驶过来。
一声刺耳紧急刹车响,车门被打开。楚行按住风衣下摆,弯腰跨下来。
他的目光寻到她,大步走过去。步伐略显颠簸,却十分快。一直走到跑车旁,打开车门,躬身,微微一用力,便将罂粟合身横抱进了怀里。
罂粟睫毛颤了颤,半抬起眼皮。楚行将她整个裹进风衣里,罂粟嘴唇苍白,动了动,仍是说不出话来。
风骤雨急,楚行抱着失魂落魄的罂粟,跨进车子里。
空调暖风被打开,罂粟仍在瑟瑟发抖。楚行看她一眼,伸出手,将她严丝合缝地揽在怀里。
“你看,不是没事了?”楚行在她的后背上一遍遍抚摸,温存开口,“不怕。嗯?”
幼时罂粟淘气,与楚行捉迷藏时爬到海棠树上。被楚行发现一地粉红花瓣,抬起头来便看到罂粟手里握一支海棠花枝,晃着两条光、裸小腿坐在一株枝桠上。见这样快就被发现,“啊”了一声,愤愤道:“你作弊!”
楚行给她倒打一耙,只觉得好笑。罂粟怒气冲冲地丢下来一把花枝,楚行随手接住一枝,向她勾了勾手,逗她道:“你这么重,再不下来,把海棠都要压弯了。”
“你敢说我重!”罂粟眉毛一拧,又兜头扔过来一把花枝,“好啊我就要压弯你的宝贝海棠树!我才不下去!”
楚行笑着说:“那你就别下来,我可要走了?”
罂粟哼了一声,扭头不理。楚行假装走了几步,罂粟看他走得远了也不见回头,终于着急,冲着楚行大声“诶”了一句。
楚行只当没听见,继续往前走。罂粟见他越走越远,急得几乎咬断舌头,声音里已经隐隐带了哭腔:“楚行!”
楚行终于停下脚步,好整以暇地回过身来。罂粟梗着脖子瞪他半晌,终究还是沮丧下来:“我下不来了。”
楚行笑了一声,走回树下,半掐着腰揶揄瞧她。直到罂粟被瞧得恼羞成怒,又要丢花枝下来,他才笑微微地从树下伸出双臂,温柔地望着她,说:“来。”
罂粟很少见到他真正微笑。那一次大抵应是第一次见到。只觉得楚行的一双眼睛开阔,仿佛蕴着沉沉的光,眼尾含着春意,是情意绵延又内敛深沉的模样。罂粟看得愣怔,楚行却以为她还在犹豫,歪一歪头,轻轻笑着开口:“不怕。嗯?”
罂粟那个时候是真的不怕。眼睛弯着跳下去,随即便听到楚行一声闷哼,整个人已经被拢进一个温柔的怀抱里。
对于罂粟来说,那个时候轻巧流过的岁月,是她回忆里的最美好时光。

第二十九章

第 二十九章、
车子缓缓开回楚家时,外面风暂停雨暂歇。
离枝正在楚行的书房外等候。
阿凉还在楚家时,连带离枝也一并受冷落。后来等阿凉这个名字成了不成文的禁忌,离枝便开始每天都有事没事地往楚行书房中跑一跑。楚行在时,她总要磨上半天才离开。若是楚行不在,离枝便在书房外耐心地等。有时一天都等不到人影,离枝也仿佛混不在意,仍旧是微笑盈盈。
今天便是这样的情形。离枝听闻楚行脚踝受伤严重,不假思索便捧了药赶来。结果在书房外却正好碰上楚行离开,他眉头紧锁脚步匆匆,离枝就在他面前擦肩而过,楚行却连眼尾也没有扫过来一下。
离枝喊了一声“少爷”,楚行也没有听见。离枝看他脚步微跛却走得极快,回过头来问管家:“少爷要去哪里?”
管家搭着眼皮,慢慢地道:“少爷想去哪里,其他人哪有置喙的余地呢?”
离枝微微拧眉,仍是追问:“少爷脚踝扭了,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急成这样去办?”
管家看了看她手里的东西,笑了笑,仍是不答,只不紧不慢地道:“离枝小姐若是没有重要事,还是先回去为好哇。”
离枝听不得这种话,又不好发作,甚至连冷笑一声都不敢,忍了忍,说:“如果我不想回去呢?”
管家垂着眉顺着眼,仿佛十足恭敬,却又只是微微笑,并不答言。也不再劝,只略欠了欠身,便慢悠悠转身离开。
离枝便一个人在那里等。约四十分钟后,听到外面隐隐有响动。
她闻声远远看过去,有两辆车子径直穿过会客厅与书房,在花枝掩映下,平稳停在楚行平日起居的地方。
有保镖恭敬躬身,将车门打开。
楚行跨出车子,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臂弯里却搂着一个人。用黑色风衣一团裹得紧紧的,只露出半截白皙光、裸的脚踝。头发长长垂下去,脸埋在楚行的衣襟里,虽看不清楚,两人的姿态却已经是极亲密。
离枝心中一跳,便看到楚行似乎说了句什么,怀里的人不见回应,楚行停了停,随即微微一抿唇,低下头去,偏过脸,蜻蜓点水一般在对方的脸颊上蹭了一下。
管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离枝身后,手中的托盘里是两碗姜汤,搭垂着眼皮,微微叹了一口气,缓声道:“离枝小姐还是请回吧。”
离枝眼睁睁看着楚行转身抱着那人进了屋,迟迟没有收回视线。半晌,低声说:“那是谁?”
“离枝小姐既然已经知道,又何必再问呢?”
离枝回过头来,声音一下子变得尖锐:“罂粟这是什么意思?!她突然又耍什么幺蛾子!”
管家避而不答,离枝愈发失控:“说啊,你说话!”
管家仍然不答,离枝两根手指紧紧掐住手心,过了一会儿,笃定道:“这不可能。一定是我想错了。少爷他从没有喜欢过任何人。”
“离枝小姐冷静一下。”管家眼皮也不抬一下,“我还要把姜汤端过去。先失陪了。”
离枝一个人站在那里,神思恍惚,对管家的话根本没有听见。
在她年纪尚小,小到尚未来到楚家本家之前,便已经知晓楚行的秉性有多风流。
那时楚行的私生活淫、靡,在整个C城都声名远播。夜总会是楚行每晚必去的地方,烟酒大麻与美人,楚家生意里所涉及的这些行当,这位年轻的楚家当家人统统都玩得开,也玩得极漂亮。
那时离枝初来乍到,见到楚行的第一面甚至不是在楚家,而是在夜总会的包厢。她误和几个包厢公主一起被推进去,然后便见楚行向她一招手。她有些胆怯地走过去,被他一把搂进怀里,捏住下巴仔细端详。而后,便见楚行微微一笑,漫不经心道:“老程,这丫头年纪还这么小。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家夜总会里要招不满十岁的雏了?”
他说得何其随意,却让那个老程立刻汗湿衣衫,两股战战。离枝却不曾注意到这种细节,那时的她鼻息间全是年轻男子性感而优雅的香水味道,她只知道自己一抬头,便看到眼前这个男子英俊面庞上一双含情非情桃花眼,眼神却锐利深沉,唇角亦是似笑非笑。
离枝呆呆望着他,后面的话什么都没有听见。
她那一年实际已有十三岁,因发育迟缓,看起来只有十岁不到的模样。来楚家之前,不曾有人特别关注过她的这一问题。来到楚家后,被楚行唤来医生精心调养,一年内离枝的身高突飞猛长。
那时候罂粟这个名字还没有出现,离枝是楚行身边最得宠的人。有时他带她出入聚会场合,有熟悉的友人开玩笑一般问他道:“看楚少爷对离枝姑娘这么用心别致,是想养个童养媳还是怎样?”
楚行瞥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商少爷,你开个像样点儿的玩笑,是会死还是怎样?”
对方对他的态度不以为意,仍是笑:“可你玩得再狠,有一天总要娶妻的吧?等到那一天的时候,你比较青睐哪种类型的美人?说一说,以后我有求于你的时候好帮你物色物色。“楚行懒得搭理他的鬼话,然而对方不依不饶,楚行到头来被磨得逃不掉,忍无可忍开口:“成熟美丽,可心大方,头脑清晰,并且还要温柔善良。我说完了,你够了没有?”
对方笑说够了够了的时候,离枝已经将这句话暗记在心。
她自来到楚家后,一直努力。小心翼翼观察楚行的脸色,学着如何聪慧忍耐,又如何善解人意。她做得力求完美,却仍然在两年过去,一个叫苏璞的女孩子来到楚家后,莫名其妙地被她夺去了“最受青眼”之中的那个“最”字。
自罂粟来了楚家,楚行的作为便有一些不同于往前。去夜总会的次数大为减少,腾出时间来,耐心地亲自教罂粟各种新鲜事物,陪她下棋,逗她说笑话,带她去玩乐,甚至还肯陪着她捉迷藏。
这些都是离枝没有得到过的待遇。
只不过所有人都认为这仅仅是楚行喜新厌旧的性格使然,就像有个与众不同的漂亮玩意儿到了手上,总要*不释手地把玩上一段时候,才会觉得厌倦。
离枝本也认为是这样。她在怨恨和暗中诅咒的同时,甚至觉得,罂粟受楚行青睐的时间只会更短,不会更长。
离枝始终看不惯罂粟的作为。认为她任性乖张,心狠手辣,肆意妄为,楚行喜欢的性格里,不包含这三样中的任何一样。
楚行一时觉得她新鲜有趣,也许会忍耐。只是时间久了,总应该觉得仵逆与厌烦。
离枝便等着楚行把转移走的注意力再慢慢转移回来。
她已经费尽心机这么久,不动声色了这么多年,在楚行面前始终被动忍让,几乎滴水不漏。楚行至今对她的评价都是宽容大度,妥帖温柔,美丽大方。每逢罂粟同她之间的争斗闹大,楚行也总是下意识认为是罂粟又犯了错,遂敲打罂粟的居多,惩罚她离枝的少之又少。
她耐心等待,本以为总有畅快淋漓看罂粟从天堂打落地狱的那一天。楚行性情不定,绝不可能会长久偏心在一个人身上。可她忍耐了一年又一年,从罂粟十二岁到二十二岁,十年的时间,仍然没有等到罂粟彻底失宠的那一天。
直至今天。
离枝望了望远处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廊,又缓缓去看二楼卧房的方向。那里的窗帘已经被拉上,她无从得知里面的模样。
罂粟给楚行一直抱上二楼卧室。
她在路上时惊魂未定,开始时候茫然睁着眼,浑身僵硬得木头一样,后来在楚行的柔声诱哄下渐渐睡着,只是时不时身体仍轻颤一下。
等到进了卧室,罂粟仍是闭着眼似睡非睡的模样。
她风衣里面那些湿透的衣服在车子里时已经被楚行脱得七七八八,如今楚行又把她从风衣里面剥出来,直接抱进浴室已经被放了热水的浴缸里。罂粟一挨水,眼皮微微掀开一半。楚行在浴缸边,把水撩到她身上,哄着她分神讲话:“小时候你胆子多大,这才多大点事,胆子就小成猫一样?”
罂粟两腮在热气下渐渐变得粉红,听他调笑,眼珠动了一下,只抿着嘴,也不说话。楚行拿手指往她鼻尖上一刮,笑着说:“你看,你一拨电话,我不是都在的?”
罂粟也不知听没听到,仍是不说话,又把眼睛闭上。楚行给她从头到脚洗完了,拿浴巾把她一裹,又把头发吹得半干,才抱到床上。
楚行从卧房出去了一会儿,罂粟翻过身,打算睡觉。没一会儿又被拨拉回来面对面,楚行手里端一小碗姜汤,把她连人带枕头一并扶起来:“喝碗姜汤再睡。”
罂粟瞥了一眼,楚行拿一只汤匙,把姜汤一勺勺给她喂下去。罂粟起初还算配合,到后面嚼到细细的姜丝,便皱了眉不肯继续。楚行低低地哄了她两句,见罂粟不为所动,也不再强劝。
他给她掖好被角,自己也上了床,侧躺在她身旁。一低眼,便见到罂粟在大睁着眼瞧他,平日里微微抿起的下巴此刻放松下来,眼睛里凉薄的神色也都瞧不见,看起来颇有几分可怜,又带着许久未见的娇憨模样。
她这个样子已经许久未见。楚行轻轻笑了一声,将她搂在怀里,一手揽住腰肢,一手揽住大腿,把她的脸埋在胸口上,是类似怀抱婴儿时的姿势。
楚行一手轻拍她的背,一边在她的发顶低低开口:“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想让我讲故事听么?”
作者有话要说:出门游玩途中不方便送积分。容俺回去后对打2分超25字评论再一一送!》

打滚不要霸王俺么!看在明天五点多起床要去爬山现在还没睡在更新的份上……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许久以前,偶尔下午小憩时罂粟央求,楚行也曾给她讲过故事。地点往往是在楚家内重那些水光绿影下的亭台楼阁中,罂粟跟楚行下棋或者玩闹累了,连几步路也不愿再走,便在长椅里一躺,枕在楚行的腿上,觉到他的手规律轻缓地拍在她的背上,听他将楚家同其他家族表层之下的真正关系,楚家家族极机密的事务,抑或楚家家里一些人的过往,都随意地当成故事一样一段一段讲给她听。
那时她对这些还不甚感兴趣。总是楚行讲不过两分钟,她就早已呼吸匀细地睡着。再醒来时便觉得霞光通红耀眼,岁月沉静得分外美好,她身上暖洋洋地披一张薄毯,楚行用手揽着她在看文件,翻页的声响都是轻轻的。
罂粟合着眼,楚行声线低沉,暗含温柔的诱哄,一如往日,给她徐徐地讲着那些陈年旧事:“路明本来是A城路家的少爷,他家这一辈子孙不多,又多数不成器,路明是唯一一个有能力继承家业的。那时他跟一个梅家的女孩定有娃娃亲,可路明不喜欢。”
“为了躲避订婚,在二十二岁的时候去外地待了一年半,在那边喜欢上一个小姑娘。后来小姑娘跟他私定终身,一个人跟他去了A城。路家嫌弃,百般阻挠不同意,路明就带着那小姑娘跟家里抗衡,所有手法用遍,闹得轰轰烈烈。结果还没等熬到结婚,小姑娘突然出了车祸,命当场就没了。路明事后查,花了一个月时间才查到梅家和自己父母身上。后来路明找到我,几天以后,梅家夫妇被撞成了植物人。路明离开路家,来C城之前在全家人面前发誓终身不娶。”
他说到最后时,罂粟已经轻悄睡着。神情恬淡,没了刚才茫然惊恐的模样。中间似乎觉得不舒服,眉毛微皱,在他怀里动了一下。楚行微微调整侧卧的样子,摆出让她更自然的姿势,罂粟的眉心便舒展开,一整条腿也随之突破被子,往他身上一挂。不经意踢到已经高肿起的脚踝上,楚行微微一皱眉,把她的腿搬下去,塞、进被子里。
没过多久,罂粟的腿就再次搭了上来,正好踩在脚踝上,两只手也跟着紧紧抱住楚行的腰身。鼻息就在他的胸膛间,温温热热,又令人发痒。
楚行皱着眉看她一眼,放弃再次把她推回去的想法。
外面有凉风吹得窗前海棠树叶沙沙做响,楚行维持住侧卧的姿势不动,把罂粟的头发拨到脑后,随手将壁灯关上。
一屋静寂安详。
罂粟第二天醒来时,仍是牢牢扒在楚行身上的姿势。
她睡觉从小就没有睡相。若是睡前有所顾虑警惕,睡着后还算规矩收敛。放松睡眠时,乱踢乱蹬就是常有的事。上一次这么尴尬的样子给楚行看见还是在三年前,那时她几乎是整个人都压在楚行身上,连下巴也戳进楚行的衣襟里。等醒过来时一睁眼,就看见楚行一双桃花眼眼梢挑起,正似笑非笑地瞧着她。
如今罂粟也差点就是那副模样,迷迷糊糊看他一眼,又迷迷糊糊闭上,过了几秒钟,猛的睁开眼,眼珠聚焦到他脸上,接着立即裹着被子滚出半米之外。
楚行一动未动,斜瞥着她。罂粟一低眼,便看到他衣襟上一块深色痕迹,脸上“腾”地一下变红。
她张张口,小声说:“……是我流的口水?”
楚行反问道:“难道还会是我的?”
“……”罂粟哑声,找不到合适反驳的话。半晌,眼睛游移梗着脖子,讪讪地说:“不就是一点儿口水,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小气不小气。”
楚行“哦”了一声,平淡地说:“原来是我小气。”
“……”罂粟说不过他,气短之余又觉得恼怒。她被单之□无寸缕,自己没有多做察觉,楚行的视线却已经从她露出来的半截小腿绵延向上,慢慢顺至她的大腿根。
深金色的被单衬着偏白皮肤,显得媚而撩人。楚行伸出手,抓住她的小腿,突然猛地一拉,罂粟便被他一下子拽进了怀里。
罂粟的双手撑在他身上,两腿分开,是半骑半跪的姿态。隐秘的地方突然贴在他睡袍的布料上,罂粟下意识往后一缩,又被楚行掐住腰捞回来。只有一点被单勉强还遮在身前,楚行不管,一只手抚上她后背,另一只手径直探进去,揉捏着她的小腹和大腿根部,将她一点点仰着往下压。
罂粟根骨柔软,上身一直被弯成弓的模样。楚行的手从她的身后慢条斯理地绕过去,拨了拨下面隔着布料摩挲贴合的地方,很快便听到一声急喘。
罂粟闭着眼,睫毛开始有些抖。楚行看着她微微张开的嘴唇,慢慢俯身下去,离着还有两公分的时候,卧房的门突然被人轻轻敲了两下。
罂粟一惊,睁开眼的同时下意识往后一退。楚行停了停,隔着门板响起管家的声音:“少爷,路总助等在楼下,说有急事找您。”
“让他等。”
管家犹豫了一下,又重复道:“说是有急事。”
楚行微微一皱眉,罂粟已经退到离他半米远,还把被单一并抓过去,蚕茧一样紧紧裹在身上。被楚行看到,觉得好笑,冲她勾了一勾手:“过来。”
罂粟不为所动,反而退得更远,把管家的话又给他提醒了一遍:“急事。”
楚行笑着说:“那你猜猜,是什么急事?”
“我怎么知道。”罂粟随口答,看他不像有要走的迹象,又认真地给他重复了两遍,“急事急事。”
楚行“噗”地一声笑出来,随手把旁边的衬衫丢过去,正好罩在罂粟头上。罂粟顺势往床上一趴,就这么蒙着,也不钻出来。等过了一会儿,楚行的关门声传过来,她探出一只眼看了看,才坐直起来,把衬衫抓下来丢到床上。
罂粟等揣摩着楚行已经走了,自己也洗漱完下了楼。管家一如既往等在楼梯口,见到她后,欠了欠身:“罂粟小姐早上好。少爷说,让你吃完早饭再回去。”
罂粟看他一眼,想了想,脚下一拐,往餐厅走。有佣人识眼色,立刻摆了碗筷到餐厅。等罂粟坐下,管家又在她身后补充道:“少爷还说,请罂粟小姐在晚餐之前去书房找他。”
罂粟听到以后,仍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见点头,也不见摇头。吃完早餐后,扬长而去。管家等目送她走出门外,才指挥佣人收拾餐具。有人多事,悄悄问了管家一句:“罂粟小姐好像心情又是不好啊?”
管家眼皮搭了搭,是被一扫而光的餐盘那边方向,漫漫道:“要是心情不好,她能把东西都吃光?”
路明中午回到楚氏大楼时,便看到罂粟正襟危坐在办公椅里,正在仔细翻看文件。
罂粟这些天虽然不总是在大楼里跟着他学习打理公务,但每次她在的时候,都学得格外认真。尤其是涉及楚家近两年最新跟进的事务,以及楚家的人脉关系,罂粟就像海绵一样吸收这些东西,不懂的便一一询问路明,一点一滴都不放过。
她学得这样钻研,路明其实心中有疑惑,又不便多问。今天早上时候,楚行过问罂粟跟着他学习的进展事宜。他问得仿佛颇随意,路明却不敢鲁莽作答。当时琢磨了一下,才谨慎着开口:“罂粟小姐学得十分用心。据大楼保安说,有些晚上她还是大楼里最后一个出来的。要是照这种架势,再过上几个月,那就能基本掌握住楚家的脉络了。”
楚行听完,沉吟片刻,也不发话。只摆了摆手,叫他下去。路明关上书房门的时候,看到他微微抿唇,单手支颐,另一只手随意折了枝绿萝茎叶,用指尖轻轻一掐,在汁液溢到手指上以前,一抬手,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罂粟在晚饭前出了大楼,在去书房的路上碰上了离枝。
离枝看到她的时候通常都脸色不善,这一次亦然。罂粟假装没看到她,继续往前走,结果还没有走两步,就被离枝当途截住。
罂粟避无可避,叫了她一声:“离枝姐。”
离枝上下缓缓打量她,过了半晌,微微一笑,漫不经心地开口:“这么着急去见少爷,是要去做什么?赶着一会儿吃完了晚饭早早上床,等伺候得舒心了,好吹一吹枕边风么?”
罂粟脸色陡然一变,猛地抬起头。离枝仔细观察她的脸色,看到她这样,笑容更是明艳温柔:“以色事人这种事,要想人家不知道,还是自己不做为好。你说是不是?”
罂粟脸色变了几变,红润的颜色越发从脸颊褪下去。离枝凑近她耳边,轻轻开口:“少爷这些年放纵声色,还从没有真正看上过任何一个。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在你之前,有过陪着少爷时间最长的一个,是两年。最短的只有两三天。都是玩一玩当乐子,转眼就忘了的角色。少爷喜欢在床上玩花样,一个人再新鲜,也会有玩腻的一天。就算你是给少爷一手教养大,也不过是个时间稍微长一些的游戏罢了。要是妄想长此以往,那怎么可能呢?”
罂粟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离枝瞧着她,嘴唇微翘起,继续柔声说:“我之前还想着要跟你好好争一争,要是早知道是现在这个情况,我又何必费心劳力?反正少爷只拿你当玩意儿,喜欢的时候就宠一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