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媚杀 作者:折火一夏-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楚行听到了,却不为所动。他的手从后面绕过去,一直到罂粟的胸口上。在那里先是缓缓绕了两圈,又温柔揉捏,等到罂粟有了放松的意思,指尖忽然在最顶端的地方不轻不重地一掐。
罂粟一僵,无声无息地软下去。听到他在身后开口道:“你痛什么痛?”
当晚的情^事并没有太久,也未必比往常更痛苦,然而罂粟魂不守舍,便觉得异常难熬。等到清理完熄灭壁灯,她明明已经困极,脑筋却仿佛仍然在清醒转动,如何都睡不过去。
跟楚行呆在海岛上的几天,罂粟每晚都是这样。
楚行却仿佛没有察觉出她的失眠,仍是带着她把岛上能玩的东西都玩了一个遍。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昨天双更还是被你们霸王得叫一个彻底。
我还是想说一句,不!要!霸!王!俺!
俺真的在努力日更了。你们这样霸王,让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T_T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一周以后,两人终于回到C城。
在海岛上的几天,楚行始终都是什么事都仿佛没有发生的态度。罂粟起初小心翼翼到极致,到了后来,就慢慢变成了恼火,再到后来时,就成了无动于衷。即便最后一天时楚行带她沿着与之前李游缨相同的路线去海钓,甚至连船都碰巧是之前相同的一艘船,也不能让罂粟的眼皮再动一下。
楚行海钓的时候,罂粟没有参与,只是垂着手在他身后站着。楚行专注钓鱼没说话,罂粟就站在那里也不开口。
一直到了要返航的时候,楚行才仿佛想起身后还站着一个人。回过头去,看了罂粟一眼,问道:“在想什么?”
罂粟眉目不动,平淡回答:“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回到C城喝鱼粥。”
楚行指了指一旁小桶里刚刚新鲜钓上来的海鱼,问她说:“拿这个做鱼粥不行?”
罂粟只瞥过去一眼,就又去看海水,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的态度十足明显。楚行的衣角被海风吹得鼓起来,他倚在扶杆上,盯着她,不说话只等她开口。两人互相静默了片刻,罂粟垂下眼,一转身,头也不回地往船舱里走了过去。
从海钓回来,两人就不曾再有过任何对话。一直到回到C城,楚行都始终是脸色平静而一言不发的模样。罂粟的态度跟他几乎相仿,只当方圆一公里内只有她一个人在,即便是跟楚行挨着坐进从机场回楚家的车子里,罂粟也照样脸色不变,仿佛周围都是静物一般置若罔闻。
车子缓缓开进内重时,早已有管家在外面等候。两人下了车,罂粟便拖着行李往外走,身后管家沙哑的声音响起来:“罂粟小姐要去哪里?”
罂粟停下脚步,回过头,瞟过去的目光居高临下,话音冰冷又倨傲:“不过是区区一个管家,你拿什么资格来问我?”
管家之前同罂粟讲话时,即便罂粟冷言冷语,也没有像今天这种样子的尖酸刻薄。管家看了眼她的脸色,又看了看一旁楚行的脸色,沉吟了一下,仍是欠了欠身,言语间不卑不亢:“前些日子,罂粟小姐理应是阳历生日那天,您没有打招呼,去了海岛上游玩。今天是您的阴历生日,不妨晚上做个庆祝,再将生日补上。”
他话只是刚刚说完,罂粟已经拖着行李往外重的方向走,声音极为不耐烦:“我没兴趣。”
罂粟回到自己住处,头一件事便是给蒋绵打电话。
她在拨电话的时候心里已经转过无数个想法,在接通后不带寒暄,直奔主题。然而听到那边蒋绵的声音迟疑,罂粟仍然止不住心里一沉。
“李游缨他这次回来……腿被人打断了。不过其他情况还好。他今天来了C城,现在就在我对面,还有哥哥,我们三人正在喝下午茶。你要同他讲话吗?”
罂粟嘴唇抿得很紧,那边接电话的人已经换成了李游缨沉稳的声音:“阿璞?”
她静默了半晌,才低声问:“你还记不记得是哪几个人敲断的腿?”
李游缨顿了一下,说:“他们自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过话。”
按照李游缨的说辞,他是在给她买完冰淇淋,回去的路上被人打晕了后脑。似乎后来又被人灌了药,一直都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醒过来。一睁眼就发现人已经在机场,身边还跟着三个便衣模样的保镖。
罂粟垂下眼,想了一会儿,追问:“然后呢?”
李游缨停了停,才说下去,声音有些无奈:“我身上的手机不见了,那三个人一句话不说,就只推着我往飞机上走。回到C城出了机场,就一路开着车带到了一处旧仓库。”
李游缨又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时语气努力变得轻松:“我本来以为这种事,总会给我蒙个眼罩什么的才对。但他们没这么做。甚至一直都没说过话,就直接把我推进仓库里,然后让我自己看着自己的腿,看他们把锤子举起来,挺干脆就敲断了小腿。”
他说完后,罂粟这边迟迟没有开口。
电话那头一片死寂,李游缨等了一会儿,见罂粟仍然没有说话,顿了顿,轻轻笑了一声。
他在这边开口,反过来安慰她,轻描淡写的口吻:“我去看医生的时候,医生说我福命大,只要静养上一段时间,也不是没有恢复原状的可能。你看,其实也没什么事,是不是?你不要想太多,今天难道不是你的生日?你现在有没有空来蒋家一趟,晚上我们一起切蛋糕吃好不好?”
罂粟把嘴唇咬得死紧,耳朵紧贴着电话,听着李游缨的语调平静温柔。过了一会儿,在这边点了一下头,小声说:“我现在过去。”
罂粟开车离开楚家后,从后视镜里远远看到后面跟着一辆黑色车子,始终保持在不远不近的距离内。
她这样被人跟踪着,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当初答应曹阳东的请求去赴宴,罂粟也是在大街小巷中把车子兜了数圈之后才甩脱。放在往日里,罂粟还能按捺下性子跟这些人兜圈子,然而今天只绕了一条街,罂粟就已经开始恼火。
她把车速慢下来,然后把车子往最窄的一条巷子里面开,左拐右拐了两次后,突然一个九十度转弯,然后就在后面紧跟不舍的保镖眼里没了踪影。
两个保镖傻眼的同时,在心里叫苦不迭。
跟踪罂粟小姐的车子不是件好差事,甚至可以说,但凡跟罂粟沾上边的,九成九都是费力不讨好的事。这是在楚家做过保卫的人们心里早就共有的认知。罂粟开的车子刹车失灵那次,路明后来把跟踪丢罂粟的两个人找了出来,先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一顿好骂,接着当天这两人就被打包派去了西南边境做事。整个楚家上下都知道,这两人至今一个电话都没打回来过,人已经不知是生是死。
这两个保镖一边祈祷上苍,一边认命将车子笨拙地开进了巷子里。正是秋天晌午时候,留有青苔与破瓦的巷子里一片安静,车子开过去,便细索索地全是倾轧地面青砖的声音。两人一直将车子开到罂粟拐弯的地方,忽然听到右侧有车子启动。
两人都转过眼睛去看,只来得及反应出罂粟那辆紫色跑车正在加速往这边开过来,下一刻就觉得一阵呕吐一般的天旋地转。
寂寥巷子里突然响起“砰”地一声,一辆黑色车子右边的车身已经被撞出一个巨大凹形。
罂粟的车头也被撞出一块扁平。她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推开车门,兀自迈下车子,朝着黑色车子走过来。
两个保镖勉强从剧烈碰撞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便看到罂粟一身红色风衣立在车外,身形窈窕有致,眼梢挑起,目光凉薄而尖锐,看着他们的目光,与看着蝼蚁无异。
罂粟冷冷开口:“是楚行派你们来跟踪我?”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片刻,其中一个人硬着头皮,低声回答:“罂粟小姐,对不住,请你见谅。上面给的命令,我们做下属的没法不从。”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你们都会跟着了。”
对方闭嘴不答,罂粟冷笑一声,目光陡然锋锐如刃,几乎要活脱脱剐下去他们的一层皮。
再开口时,罂粟的声音饱含冷厉:“好。那你们也都给我记住,今天是第一次,没把你们直接撞死,是我手下留情。下一次再被我发现你们这些人跟踪,别怪我翻脸不认情。不想要命的,以后你们就尽管跟着。我要是让你们能有一人活着回去跟楚行报备,就让我自己没得好死。不相信的,你们大可以试试。”
保镖瞳孔微微睁大,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罂粟盯着他们,又冷冷道:“这段话,你们回去尽管告诉楚行。他要是再派人追踪我,我倒要等着看,你们这群人,究竟是认命令,还是只要命。”
罂粟开着被撞扁前车车盖的车子去蒋家,一路遭受众人瞩目。到了蒋家时,出来迎接的蒋绵也被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撞上车子了吗?人怎么样?”
“没事。”
她把罂粟拉到身前仔细察看了一遍,又确认了一遍:“真的没事?”
罂粟微微垂了垂眼皮,再开口时语气变得更加温和:“真的没事,阿姐。”
李游缨也跟着出来客厅,他拄着一只拐杖,行动有些不便,见罂粟把目光投到他的腿上,摆了一下手,冲着她微微一笑。
李游缨等她走过来,安抚她说:“医生说半个月以后就好了。”
罂粟低声说:“怎么可能那么快。”
李游缨笑了笑,转移话题:“听说你最喜欢吃洛定会馆里的东西。蒋绵已经把地方订好,现在我们过去?”
罂粟从小喜欢洛定会馆里的菜色,每年过生日,总会来一趟这个地方。以往每年都是楚行包场供她肆意玩乐。罂粟听李游缨说完,抿了一下唇,说:“……一个生日而已,没什么值得大张旗鼓的。”
李游缨柔声说:“生日这种事,一年就一次,过一次就少一次,总要尽兴一场才不枉费,对不对?”
最终,蒋家兄妹,李游缨和罂粟四人还是一起去了洛定会馆。
下车的时候李游缨腿脚不便,踉跄了一下,幸好被罂粟一把稳住。李游缨看看她握住他胳膊的手,又是笑了一下,开口时有些玩笑的意味在:“要不苏璞小姐扶我进去,行吗?”
蒋绵看到,微微歪头,朝这边笑了一下:“阿璞,可以扶着的。”
“……”
罂粟直着眼看着会馆的大门,大约在形成一种想立刻撞上去的想法。木着表情在原地站了一小会儿,才机械地抬起手臂,扶住了李游缨。
几个人刚刚踏进会馆,就有馆内的负责人擦着额头上的汗小跑过来,先是一哈腰,又陪着笑脸开口:“蒋小姐,真对不住。您刚才那预订电话挂了没多久,就有人突然打过电话来,现在会馆已经给人包了场子,没法再进了。而且您看这人都在往外走,连已经在会馆里的都要被请出来,所以……”
蒋绵一怔,说:“被谁包场了?”
对方正要说话,眼光瞄到蒋绵身后,忽然脸色一变,堆出来的笑容更盛,脚下一转,直接绕过他们快步走过去,一边大声道:“楚少爷!场子已经差不多清好了!您请往里面走!”
罂粟听到,扶住李游缨小臂的手微微一紧,慢慢作者有话要说:嗯,鉴于之前的建议,我稍微想象了一下把商逸跟罂粟配对的场景——
1。商逸:今晚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罂粟:鱼粥。
商逸:……就这个?
罂粟:是啊。有问题吗?
商逸:……没问题。你在这里等着,我立刻给你去做。
(这显然是被景致虐待惯了不敢相信的节奏……)
2。商逸:我们周末去海边玩怎么样?
罂粟:嗯。
商逸:或者你还想去哪里?说出来都可以。
罂粟:就海边就可以了。
3。至于蒋美鸾等女配,跟表面娇憨乖巧的罂粟绝对是亲亲密密的一家人啊……当然,总助都是用来悲催的,杜衡就不要想着翻身了……
4。附商逸内心独白:这小妞也太省心了啊……
嗯,所以,其实这一对还是比较和谐的……
然后我又大致想象了一下把景致跟楚行配对的场景——
1。楚行:跪下。
景致:你叫谁跪下?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
2。楚行:明天我派人送你去崔家。
景致:闷声不吭拔出枪来,直接把楚行毙成窟窿。
3。至于离枝,阿凉等人,在景致面前要是嚣张了一次,就别想有第二次再嚣张的时候……
4。楚行:在海岛上玩两天再回去。
景致:你*回不回关我什么事?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回A城,再见。
楚行(内心独白):……商逸赶紧滚过来把你老婆领走!
咳,我又来黑主角了……
今天是不是比昨天要早??而且还附加了小剧场??
所以还要霸王俺么!!!么!!!!!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几米外,楚行一身黑色风衣,两手插在衣兜内,正不紧不缓拾阶而上。
他的脸色微冷,眼皮未抬,便也没有看见罂粟这边。只仿佛有些心不在焉,身后跟着两个扈从,朝着会馆里面走进来。会馆负责人一溜小跑赶到楚行身边,觑着他的脸色,哈着腰,小心翼翼地道:“楚少爷,您看您还是去三楼那个包厢?”
楚行未加理会,直接往大堂电梯的方向走。身后负责人亦步亦趋跟上去,忽然想起来什么,回头一眼看到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罂粟,“哎呀”了一声,重重一拍脑袋:“我该死!您看我这,竟然把罂粟小姐给忘在门口了!”
他这样一说,楚行脚步猛地一停,回过头来。
“您看我这什么眼力见!罂粟小姐您大人有大量,您饶了我!您……”
负责人还要再抽自己嘴巴,忽然觉得身旁的气氛一下子静了下去,让他下意识就呐呐住了口。
楚行的眼神落在罂粟身上的一瞬间,陡然凌厉。罂粟一动不动,挨着李游缨若无其事站在那里,任他打量。
楚行微微一眯眼,还未开口,蒋绵忽然婉声道:“楚少爷。”
楚行没有看她,目光仍是在罂粟身上。过了一会儿,忽然微微笑了一笑。
他抬手理了理袖口,有些漫不经心地道:“你们也在。”
“今天是阿璞的生日。”蒋绵面色安然,声音柔柔婉婉,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这场景有什么不妥,“听说阿璞最喜欢洛定这里,我们本想要来这里给她庆生。没有想到刚刚到,就被告知今晚已经给楚少爷包了场。”
楚行看她一眼,过了一会儿,又笑了一笑:“是么。”
他的手在扶手上轻轻点了两下,说:“陈老板。”
会馆的负责人急忙应道:“楚少爷您吩咐。”
楚行回转身,进了电梯,声音慢慢传过来,一字一字,清晰无比:“既然是这样,就换个大点儿的包厢。这几个人一起。”
负责人急忙应了是。
等到电梯门缓缓合上,罂粟说:“不要去。”
“不去怎么可以?”蒋绵精致眉眼轻轻一皱,低声说,“他是楚少爷,已经碰上了,礼数不周全,不是更会显得不好么?”
罂粟冷声说:“腿都已经被打断过。跟这种人再礼数周全有什么用?”
蒋绵看了她一眼,暗含责嗔。罂粟紧紧一抿唇,说:“那我上去,要司机送李游缨回去。”
李游缨在一边微微一笑,说:“我没什么。”
蒋绵看着她,也轻叹了口气,说:“阿璞,不要任性。”
这句话要是让别人说出来,罂粟一定毫不客气顶撞回去。但听到蒋绵这样说,罂粟微微一抿嘴,还是顺从下来。
到了二楼包厢,楚行已经坐在主位的沙发上。他的风衣脱下来,衬衫衣袖挽到小臂的位置,见到罂粟扶着李游缨在最后进来,眼眸微微一深,又恢复若无其事。
楚行随手一指旁边的位子,淡淡道:“都坐。”
罂粟自动坐在离楚行最远的位子上,蒋绵看看她,自己坐在挨着楚行的地方,温和笑了一笑,望着楚行说:“还当今晚楚少爷是有人邀约,才会把会馆都包下来。现在看来,是只有一个人吗?”
楚行听到了,却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蒋绵没有得到应答,有些尴尬,回过头去看罂粟,她在那里两手握着茶杯,睫毛垂下去,压根没有理会这边的谈话。
从进了包厢后,罂粟就是这个样子。不声不响,紧紧抿着唇,像是满腹心事,却没人能肯定她想的究竟是什么。
楚行抬起眼皮来,视线却是对着李游缨,语气无波无澜,仿佛小腿骨折的事与他没什么关系一般:“李公子今天在C城,就是为了给罂粟庆生?”
李游缨面色不变,笑着说:“如果想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
楚行又笑了一笑,又问道:“听说李公子原本是A城李家行三的少爷,前几年跟家中人闹翻,出来自立门户。现在跟家里联系还多么?”
李游缨也是笑着回道:“不算多,也不算少。正好是家里人知道我还没死的程度。”
罂粟两只手紧紧交握在一起,忽然插了口:“罂粟想问先生一个问题。”
全场都静了一下。楚行微微一转眼,看着她。
罂粟抬起头来,遥遥望着他,平静开口:“我本来在孤儿院里长大,得老天怜悯,得以来到楚家。十年来有幸得先生费心指点,学琴棋书画,学举止礼仪,学为人处事。我知道我天资愚钝,又心术不端,不仅学无所成,更是心狠手辣,令先生愈发不满意,乃至如今怒意勃然。只是罂粟想问一句,这十年来加加减减,先生究竟是认为罂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是对罂粟彻底失望,觉得罂粟已经朽木无用,白白杵在楚家,只不过像是块鸡肋一样?”
楚行看着她,慢慢地问:“你想说什么?”
罂粟微微抿着唇,站起身来,朝着楚行一步一步走过去。
一直走到他面前,罂粟忽然双膝一弯,跪了下去。
蒋绵几乎是倒吸一口凉气,当即低声喊出来:“阿璞!”
罂粟没有回头,仰起脸,望着楚行,眼睛沉静,黑白分明。
她的声音低低婉婉,却又清晰:“罂粟在楚家,已经再无可用之处。若是先生还对罂粟存一分怜悯心境,求先生念在罂粟毕竟十年奉侍的份上,放罂粟走。”
包厢里皆是静寂。
罂粟的下巴几乎贴在楚行的膝头,乌黑头发有大半从肩侧垂下来,衬得脸颊愈发苍白清透。
楚行低眼瞅着她,眼眸深邃,面容里看不出情绪,迟迟没有发话。罂粟跪得笔直,肩膀倔强,将嘴唇抿成一条泛白的线,眼珠乌润,里面的哀恳意味越来越浓。
良久,楚行淡淡开口:“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只应该是我的。”
路明是在第二天进了楚氏大楼以后得知的昨晚所发生的事。
他前一个晚上莫名其妙没有睡好,第二天清早醒来后觉得头脑发沉眼皮直跳,一直到进了大楼,被人拽住在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路明的瞌睡全部跑飞,一下子清醒过来:“这是真的?!”
对方看他这个样子,一边娇笑一边郑重点头:“听当时在场的那俩保镖说,他俩亲耳听见罂粟求去的时候,差点没震得晕过去呢。”
路明两眼发直,喃喃道:“我的妈啊……我的祖宗……”
对方又是一阵弯眼笑:“而且呀,罂粟小姐今天来了大楼,现在大概正在顶层呢。”
“……”路明猛地偏头,“她来了?她来干吗?她不是都跟少爷求去了吗!”
“可是少爷不肯答应呀,以前的事不照样该做什么还是得做什么嘛。”对方轻轻推了他一把,“说不定罂粟小姐现在在上面就等着路总助你呢。你还不快去?”
路明到了顶层以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生怕要遇见罂粟。所幸一路走到资料室门口,都没有看到那个纤细窈窕的人影。他正要松一口气,忽然听到资料室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探过头去看,就看到罂粟一只手里握着一把小锤子,正面无表情地把那些上了锁的抽屉一个个给“砰”地毫不犹豫砸开。
那些抽屉上面本是贴着封条的,里面封存的都是楚家这些年见不得光的绝密资料。有些甚至连路明都不得观览。罂粟这一砸,几乎把路明砸得魂飞魄散,当即大叫道:“祖宗……不!罂粟小姐!你在干什么!那些都是上了锁的啊不能砸啊不能砸!”
罂粟抬起薄薄的眼皮来,乌黑眼珠里清清凉凉的,平铺直叙道:“想看资料来着,谁叫全都给锁着。”
“……”路明几乎呕出血来,赶紧跑过去,老脸的尊严也不要了,就差做出立地下跪拱手求饶的姿态来,“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些陈年老事您翻了也得不出什么结论来的!您想知道些什么我都告诉您好吗!好吗啊!您砸累了吗咱去隔壁歇一歇喝口茶什么的好吗!”
然后罂粟就被供奉着金装大佛一样给供奉进了隔壁的办公室。路明连脑门上的冷汗都没空擦,一边叫人把隔壁抽屉给收拾好,一边把门“啪”地一关,九十度躬身着,给罂粟双手捧了杯极品西湖龙井,末了好言好语哄道:“罂粟小姐,咱有什么话都好好说,好好说,啊?”
“好好说?”罂粟看着他,像是无声冷笑了一下,“那好,我问你。李游缨被绑回C城,在仓库里打断腿,是你叫上哪两个人干的?”
路明喉咙一哽,后背冷汗“唰”地全冒出来。
他就知道这件事一旦做下,回头给罂粟知道了,就八成会来问。
路明当时做当时找手下人做这档事的时候,心中还存着一点埋怨楚行的意思。那时他身为楚家这么多年的特助,心里的第一想法是,要么就什么都别做,要么就干干脆脆地杀了,来个毁尸灭迹。这本来就是楚家最擅长的事,绝对能做到让任何人穷尽一生都查不到的那种万无一失。即便罂粟,也只可能是怀疑,而绝对无证据。可是若是仅仅敲断人家一条腿,这样不痛不痒的,又算是什么事?
他那会儿把这话同楚行说过,当时楚行听了,沉吟片刻,只回复给他两个字:“不急。”
然后不急的后果就果然是现在这个情况。路明咬了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