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媚杀 作者:折火一夏-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楚行眼皮微微一跳,保镖又哭喊道:“求楚少爷饶我一条命!那边一定会跟少爷您施压的!少爷您做事要三思啊!”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离枝的本家梁家,几十年来和楚家零零总总,到现在早已到了一本烂帐扯不清的地步。
自楚行当家以来,和梁家关系日渐疏远。直到离枝前来,两家又渐渐恢复往来。如今梁家当家人离枝的父亲在处理和楚家利益相关问题时,总要揣摩几遍楚行真正的脸色与眼神;楚行在着手梁家相关事务时,也要缓下来思索T城那头可能出现的反应和态度。
楚行听完,不置可否。一只手搭在交叠的腿上,随意看了眼私牢的天花板,并不发话。保镖跪在地上涕泗横流,求道:“我是被离枝逼迫才做下这些的少爷!离枝谋划的事和我无关啊少爷!她只让我做这些事,没说她要害的是罂粟小姐!而且当时离枝想拿刀子毁了罂粟小姐的脸,是我在一旁劝了很久她才放下的刀子!少爷饶命啊少爷!”
楚行本来已经往私牢外面走,听他说到后面,脚步一停顿,侧偏过头来。
他瞥了那保镖一眼,目光中不含任何情感。接着,便见他略一摆手。
路明很快微微一躬身:“是。我这就处理。”
一直等楚行身影转出私牢,路明回转身来,冷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给拖到冰库里去冻死!”
那保镖一愣,结结巴巴地说:“可,可是我什么都没做!真的什么都没做啊!路总助!路总助你救救我!”
“已经帮了离枝干这种事,做多跟做少还有什么区别?”路明接过手下人递来的布团,把他的口牢牢堵住,看他不断呜呜挣扎,在心里叹息一声,低声说道,“安心上路去吧。你只不过是第一个罢了。再过上几天,你以为牵连的人还会少么?”
楚行回到卧房内时,罂粟正蜷腿歪在美人榻上,拿手指懒懒拨卷着旁边一株吊兰的叶子。
罂粟这两天自闭的行为还在,然而精神状态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只是与此同时对待楚行的态度却比之前变差许多。拗着他的意思来都算是轻的,甚至恩赐他一句“走开”都算是好的,更多的时候是不言不语,谁都不理会,明明眼珠里一片清亮,听得进去所有话,就是冷冰冰的不予任何回应。
这种行为按照鄢玉的解释,便是:“罂粟只不过是神志不清,又不是失忆。神志不清的时候你当然怎么摆布她都行,但等她神志清楚以后,你干过的那些事她可全都记着。要是这样都还能对你有好颜色,那她就跟圣母没什么差异了。”
罂粟一看到他,很快把叶子松开。随手抓过一旁毛毯披在身上,翻过身去。
最开始的时候楚行还觉得她这个样子有些无从下手。她不准人靠近,尤其不准楚行靠近,楚行只得在她一天里睡着的时候偶然看一眼。然而这两天下来,楚行渐渐对罂粟拒人以千里之外的行为视若无睹。不管她用脚踢用指甲挠还是用牙咬,他一一承受下来,等罂粟自己折腾得累了,也只有随他去。
楚行把沾了外面寒意的大衣丢到椅背上,在美人榻边坐下,抚了一下罂粟后背,笑着逗她:“还不理人?”
罂粟后背一动,毫不犹豫把他的手给摇了下去。
楚行不以为意,瞥到下面露出她一截细腻脚踝,再往下,还有几根秀气的脚趾头一起光^裸在毛毯外。楚行顺手拿毛毯给她掩住,不过片刻罂粟又给踹出来。他看了一眼,找到床尾被她褪到一边的袜子,握着小腿肚给她穿上,结果只穿到一半,就给罂粟往床单上一搓,也蹭了下来。
楚行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俯身下去,连毛毯带人整个裹成一团抱到怀里。罂粟闭着眼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开,反而被楚行越裹越紧,紧到眉心都蹙起来,眼睛也仍是不睁开。
楚行笑看着她,低下头,拿脸颊蹭了她一下,低声开口:“我知错了,你说句话,好不好?”
罂粟薄薄的眼皮颤了一下,终于慢慢睁开。
她盯着楚行看了一会儿,定定的。看得翘长睫毛一动也不动。最后,却像是终究觉得无趣,又慢慢重新闭上了眼。接下来不管楚行再说什么,都扭着脸,不肯再理会。
楚行等把罂粟哄着入睡,把她抱回床上,把被角掖好,才出了卧房。傍晚的时候路明从冰库回来,向他报告:“人已经没了。我看着他断气以后,叫人把他送去了火葬的地方。”
楚行“嗯”了一声,路明犹豫了一下,又说:“蒋信刚才打来电话,说要‘暂借’我们城西那块地皮。”
楚行又“嗯”一声,说:“给他。”
“这已经是三个月里第四次了。第一次是空手通过楚家这里捞油水,这一次已经是张口要盖好的地皮了。下一次还不得把整个A城盘口收益都给他!”路明忍不住提醒说,“给狗吃东西都不能这么着要什么给什么!蒋信如今明目张胆地胃口越来越大,一直给下去没任何好处。他不就是手里揣着罂粟一张王牌,除了这个百无一是。您何不把这些事都告诉给罂粟?反正她迟早都会知道。蒋家从开始就没抱着什么好心思,蒋绵跟蒋信背地里干出这些事……”
楚行不等他说完,淡淡打断:“我说给他。”
路明立刻噤声。过了一会儿,又轻声问:“您是心中对蒋家已经有了什么计划吗?”
“没有。”
路明张张口,欲言又止。楚行看他一眼,不加解释,只吩咐道:“去问梁家要离枝。限他们一天之内把人交出来。”
路明应了声是,要退出去的时候,楚行又说:“告诉梁天成,他三儿三女,其中一个还是老来得子的宝贝小儿子。如果肯交出离枝来,只是少一个。不交的话,如果连同其他儿女一起不幸出了意外,就让他自己先有个心理准备。”
路明即便料想到最终总会弄成这样,此刻也还是眼皮跳了一下。抬头去看,楚行脸色平淡,完全如同说着今天的天气一般。
“……可是,”路明又忍不住絮絮提醒道:“这样一来,跟梁家我们就算彻底撕破了脸皮。这回已经没什么再能弥补的了,而且要是真斗下去,注定是两败俱伤……”
楚行抬起眼皮来,慢慢地说:“那又怎样?”
路明心底悚然一惊。半晌才回过神来,轻声道:“我明白了。”
次日下午,罂粟午睡时,楚行坐在床沿等她醒来。
罂粟不知是蓄意还是无意,整个午睡过程都不让楚行好过。不停把脚踹在他身上,力道还颇大,一直到终于把楚行踹下床沿去。她大字型趴在床上,即便是在被单底下,也能看出睡姿毫无形象。楚行站在床边,单手掐腰,面无表情瞅着她有一会儿。转身出了房间。
再回来时他的手里握了根细毛笔。楚行俯下^身去,在罂粟的一边脸颊上,很快画了三根猫须一样的细线。
第四根细线还没落下去,罂粟就“腾”地张开了眼。
楚行笑着还没说话,手里的笔已经给罂粟夺了过去,顺便还甩了两小滴墨汁在他的浅色裤子上。罂粟压根不管,抹了一把脸上,觉察出来什么以后,眼里立刻便放出了气势汹汹的光芒。
她一下子坐起来,抓着毛笔就要往楚行脸上涂。楚行往后退一步,罂粟够不到,很快也跟着下了床。楚行又后退一步,罂粟连鞋子也来不及穿,怒意满眼,跟着逼近。一直到楚行到了美人榻边,退无可退,停了一下,罂粟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迅速在他两边脸上各画了一个叉。
路明进来的时候,站在门口便看到房间内一副不忍逼视的景象:楚行脸上衣服上都是毛笔画出来的大黑叉,被罂粟抓着手,壮烈地给压在美人榻上;罂粟骑在他身上,脸上几根猫胡子,手中一根毛笔,正要继续往楚行脖子上画下去,毫无半分淑女形象。
路明僵立在原地,一口气噎在肺里,半天没有回过魂来。
楚行看到他,已经被画花的脸上此刻竟还能保持一副轻描淡写的态度:“什么事?”
罂粟动作一顿,跟着回过头来,看了路明一眼,仍是面无表情。想了一想,仿佛还不觉得解气,又将毛笔往下恨恨一戳,像扣戳一样扣在楚行的脸上,才把毛笔扔开,从楚行身上爬起来,若无其事地回了床上。
路明简直看得眼睛发直,过了半晌,魂才从天外慢悠悠地飘回来,浑身一震,猛地低下眼,呐呐答道:“……梁家不放人,离枝没有回来。”
楚行眉目不动,抽了一边的纸巾擦手,淡淡开口:“那就从梁天成的幺子开始。最迟明天晚上,我要他的命。”
作者有话要说:我去……我说为什么没有发,再一看才发现存稿箱日期写成了9月9号23点半……
有花花今天有双更(不含本章)!!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他说完,罂粟转过脸,看了他一眼。被楚行捕捉到视线,做出要把毛笔丢过来的手势,罂粟下意识闭起眼滚进被子里,过了片刻,察觉什么都没发生,一睁眼,楚行单手托着下巴,正满眼好笑地望着她。
罂粟顿时恼怒,大力把抱枕连番朝着楚行甩过去。楚行随手抓住两个,第三个没有躲,看着它砸在身上。罂粟还要把第四个抡过来,楚行慢吞吞地说:“砸在身上又不痛。”
罂粟的眼睛里简直有烈火在熊熊燃烧,双手抱起床头柜上的琉璃花瓶,高高举过头顶,就要朝着楚行摔过去。楚行两步过去,紧紧抱住她,罂粟手肘往后狠狠一拐,楚行闷哼一声,皱眉笑着跟她商量:“这个砸在身上就太痛了。还是抱枕吧?”
罂粟挣脱不得,又想起旁边还站着一个路明,转过一对乌黑瞳仁来,刮骨钢刀一样剜了路明一眼。路明膝盖一软,差点给跪下去,立刻说:“我我我我还有事!我这就走!”
路明连滚带爬离开了卧房,最后还不忘把门给关上。罂粟等没了动静,见楚行还不放手,愈发不耐烦,一脚朝他狠狠踹过去。楚行恍若未觉,加了点力道,下一刻便把她压倒在床上。
罂粟眉毛紧紧拧起来,不断要挣开他。睡袍上的扣子因此崩开一颗,露出胸前一片似有若无的美好。楚行看过去一眼,只稍稍一停,就被罂粟逮住机会又踢了一脚。
他在她柔软的腰身上不轻不重拧了一把,沉着脸道:“别乱动。”
罂粟反应过来后,仿佛连骨头都僵硬了一下。
她抬起头,小巧的下巴紧紧抿起来,提防地看着他。尽管不开口,眼神里已经满满都写着一句“你才别乱动”的警告。
楚行微微笑了笑,撑着手,慢慢低下头,在她嘴唇上轻轻衔了一下。就像是轻捷的羽毛刷过,又一触即分。
再俯身下去的时候,罂粟别过了头。
她的脸色依然是冷的,没有变化。身体和他相贴着,已经绷成了一张弓。楚行看了她一会儿,罂粟始终梗着脖子,拒绝去看他脸上的表情。
楚行摸了一下她的头发,轻声说:“罂粟。”
罂粟眼睛都不眨一下,无动于衷。房间内静默,只听得到窗外隐约的风声。过了一会儿,她伸出手,把他推开。自己卷过被单,闭上了眼。
到了第二天下午,梁天成的幺子已经被带进了楚家内重。
梁天成三儿三女,最受宠的莫过于这个小儿子。又因终年娇生惯养,十几年下来,性格软弱无主见,没有养出半分黑道嗜血的习性。即便被梁天成紧急加派了人手保护,到了该落单的时候也还是落了单,该绑架的时候也还是绑了架。
路明把人已经带到的事情报告给楚行时,楚行没有要去看一眼的意思。只平淡吩咐:“每隔半小时,把他的手指头送一根到T城。十根都送过去以后,再把人头给梁天成送过去。”
鄢玉从卧房里给罂粟检查完病情出来,正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倚在门框上懒洋洋地笑了一声,赞扬道:“因为个排行老三的女儿杀了最宝贝的儿子,回头就算真保住了离枝,梁天成又还能给她剩下多少父女感情。楚少爷借刀杀人的手段用得真是好。我看你还是行事温柔一点,小心血淋淋的东西送过去以后,把梁天成给惊到中风。”
结果未等到第三根手指头送到梁家,就有人来报告,说离枝已经在楚家门口外面等。
楚行只“嗯”了一声,接着便从下午茶里掰了一块糕点喂进罂粟嘴巴里。罂粟咬了一小口,第二口就嫌恶地不肯再吃。楚行又换了两种,罂粟都还是那副“这种难吃的东西吃了一定会中毒”的厌烦态度。楚行自己尝了一口,客观评价糕点道:“哪有那么难吃。”又说她,“嘴巴越来越刁。”
罂粟嘴唇微微一动,面无表情开口:“经过你手的都难吃。”
楚行微微一挑眉,伸出手指来,捏了一下她的鼻尖,被罂粟“啪”地一下打开,声音清脆响亮,旁边的人也能听见。一片噤若寒蝉中,楚行自己却不介意,笑道:“难吃到都能让你开口说话了,那也挺值得。”
罂粟的脸色摆在那里,明白表示着巴不得他赶紧走。楚行只作没看到,又逗她说了好一会儿话。即便罂粟始终抿紧了嘴唇,不再开口,他的心情也未受影响,直到夕阳西下,一起吃了晚饭,又看着罂粟背对他睡着,才起身,不急不缓出了卧房。
离枝已经在楚家的私牢里等了五个小时。
看管着她的不只有路明,还有凑热闹不嫌事大的鄢玉。后者坐在舒适的审问椅内都不安生,听路明把事情大致说完后,还叫人端来了那保镖的骨灰搁到离枝面前。离枝只瞥了一眼,就有些尖利地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鄢玉推了推眼镜,慢条斯理道:“没别的意思。离枝小姐请安静下来,别多想。我只不过是看你左右都等得无事,提前给你一点娱乐罢了。”
路明在一旁听了,只觉得眉峰微微一抽。鄢玉显然意犹未尽,手肘架在审问桌上,又诚恳问道:“离枝小姐这几天是不是都没睡好?皮肤状况这么差。我这有最健康的助眠药,副作用达到世界上最小,你需要吗?念在你是女士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打个九五折。”
是个女人都不想听到他说的第二句。离枝一向自诩年轻美丽,此刻又心烦意乱,更是根本不想回答这种问题。但鄢玉连续孜孜以求地问了她相同的五遍,听得路明在一边直掏耳朵,离枝终于没忍住,恨声说:“让你失望了,我这几天睡得简直不能再好。”
鄢玉“哦”了一声,又道:“睡得很好居然皮肤状况还能这么差,那就一定是皮肤本身就已经变老了。很少有人像你皮肤这么差啊,你都是怎么才弄成这样的?你看你肤色暗沉,黄斑隐约能看见,眼角纹路又细碎,今年你多大岁数了?应该还没过三十五岁吧,可是现在看上去,已经是三十五岁的脸了。你这眼尾纹要是再深一点,那就什么护肤品都救不了你了。不过我这里有专门调制的焕颜秘方,耗费了我五年心血才弄出来的,每个用过的都说有奇效。尤其是你这种假皱纹,用一个疗程就能看出变化,用两个疗程就能年轻五岁,用四个疗程就能恢复你二十岁时的皮肤光泽和弹性。你要试试吗?念在你还算年轻的份上,我这个也可以给你打个九五折。”
“……”
离枝的眼神已经冷得能冻成一把冰棱,平日里看罂粟的目光大抵都比此刻看鄢玉要亲切。鄢玉把她眼神忽略掉,还要再诱劝,路明把明前龙井恭恭敬敬端到他面前,目光充满诚意与敬意:“鄢医生您口渴了吗?喝口茶润润喉咙好吗?”
楚行踏进来的时候,便看到本来阴森冷清的审讯室内此刻一派吵闹到不可开交的景象:离枝被两个保镖死命拉着,仍在试图往前冲,一根手指直直指着稳坐在审讯桌后面喝茶的鄢玉,眼中杀机毕现:“我要杀了你!”
鄢玉把茶杯优雅放下,推一推眼镜,温和道:“凡是跟我说过这句话的人,都在半年之内死了。离枝小姐也要试一试吗?”
离枝还要再说,楚行随手拨弄了一下门锁,哗啦一声清响,离枝跟着回过头来,几乎是立刻的时候里,脸色就白了下去。
她看着楚行坐到主位上,无声地慢慢跪下去。
审讯室内死寂。楚行眼风扫到地上的骨灰盒,淡淡开口:“路明,把人拖出去,照这个同样处置。”
离枝愕然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望着楚行。直到有人上前来拖她,她才浑身一震,猛地挣开,大声说:“我不服!”
楚行瞥她一眼,离枝神情激动,浑身簌簌发抖,眼睛圆睁,尖声说:“我不服!我不服!凭什么要处死我!凭什么!”
楚行目光深邃,不予回应。路明在一旁沉声开口:“凭什么?照楚家家规,蓄意杀害无辜之人,抵死不认后被发现,那就是以命偿命的代价……”
他还没有说完,离枝已经冷笑一声,盯着路明的神情讥诮至极:“楚家家规?那算得上什么东西!?罂粟意图害死我多次,哪次又按照楚家家规处置过?少爷哪次不是包庇袒护!哪次又让她以命抵命过!凭什么所谓家规放到罂粟身上就是没用,放到我身上就加倍惩治!凭什么!我根本没杀死罂粟,她现在不照样活得好好的!凭什么要处死我!”
路明张张口,一时默然。
楚行脸色平静,看着离枝,慢慢开口:“凭我乐意。”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接到通知一会儿要出去(见学长学姐什么的压力好大= =|||)。
所以下一更不一定会在十二点之前……泪流满面来抱歉……》《
第五十章、

离枝呆呆望了他一会儿,忽然眼泪簌簌掉了下来。
她的眼里全是不甘,用尽力气大声喊道:“明明我才是你的未婚妻!明明我才是!”
楚行目光愈发深沉,一言不发。离枝眼前被泪水模糊透,什么形象都不要,歇斯底里大喊:“十三年前父亲把我送来楚家,就是以未来楚家夫人的身份!你那年杀我哥哥,现在你剁掉我弟弟的手指,还要杀了我!你就为了一个罂粟要杀了我!”
“这些年你偏袒她偏袒到什么地步,我还有哪里比不上罂粟!只有论冷面冷肺心狠手辣的时候我才比不上她!为什么你一定要喜欢她?明明她算计我的次数比我设计她多那么多!我都还没把她在冰库里冻死,你就要跟梁家彻底撕破脸皮!”
离枝满脸眼泪,哭喊道,“罂粟她根本不喜欢你!她心里除了你谁都有,就是没有你!她还去勾搭李游缨!她对蒋家都比对你要好一百倍一千倍!她算计你去给蒋家谋权益,放你鸽子去找李游缨!明明我才是最喜欢你的人!我才是最喜欢你的人!罂粟脖子上那个玉佛吊坠本该是我的!本该是你给我的!”
楚行倚在椅背上,交叠着腿听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一直等离枝满脸嫉恨不平,泣不成声,才平淡开口:“说完了?”
离枝抬起头来,听到他的声音平铺直叙,古井无波:“梁天成把你送来时,存的什么心思,跟我没关系。这十三年你待在楚家,想要的东西,凡所合理的,没有亏待于你。但未经应允的,你擅自偺越,就是你的错。”
楚行看着她的眼,淡淡地说:“未婚妻这几个字,你还没资格说。”
离枝望着他,一张本来艳丽的面孔渐渐变得苍白,惨笑一声:“我就算没资格说,毕竟也在楚家已经待了十三年。您在五个月前还送我祖母绿项链,三个月前还将明年最大的项目交给我全权处理,十三年来我自认对楚家忠心耿耿,对您尽心奉侍,现在您一朝就要为了一个罂粟杀了我?”
楚行慢慢说:“三个月前我没想过你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变成现在这样又是谁害的!十三年来我循规蹈矩的时候,我以前没想过算计她的时候,罂粟背地里做下的那些算计我的事还少了!一个巴掌拍不响,她要不是一而再把我逼到绝路,我怎么会去设计她!”离枝神情激动,厉声说,“整疯阿凉的时候她都不忘一石二鸟嫁祸到我头上!我为了自保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到头来所有人都奉承她多于奉承我!她除了阴损刻毒睚眦必报以外还剩下什么!她到底哪里比我好,为什么她就要一直压在我头上!她有什么资格!现在她傻了疯了,是她活该!活该!”
不管她说什么,楚行脸色始终冷淡,似听而非听的意思。离枝过了一会儿,低声哽咽道:“这么多年来,你都只拿我当你一个用得趁手的工具,是不是?你从来不拿我当离枝。就算门当户对,就算有梁家背景,你也从来没把这些放在眼里,是不是?换成任何一个人,只要她办事比我好,跟我一样忠诚,你就能转眼把我给忘了,起手采用她,压根不会去考虑我会怎么想,是不是?”
她说到最后,脸上渐渐透出来一股青灰色的绝望。路明起初硬着心肠,看到后面,也别开眼去。只有鄢玉一人抱着看狗血虐心好戏的心态,在一旁懒洋洋观赏得有滋有味。见楚行始终不发话,忍不住在一旁插口道:“遗言说成你这样,已经够本了。还有别的话说没有?”
“我今天回来楚家,是因为我不信你会这么狠心,竟真的不念两家几十年情面。现在看来我应该是错了。”离枝冷冷地看着楚行,“你今天敢杀我,父亲断不会忍气吞声,一定会拿整个梁家跟你拼命。到时候楚家不死也伤,我会等着看,你究竟能为了一个所谓的罂粟昏聩到什么程度。”
等她说完,未过片刻,就见楚行微微一摆手。
离枝瘫在那里,一句话也再说不出来。路明欠了欠身,正要叫人把离枝拖下去,忽然有人在静寂里迟疑着叫了声:“罂……罂粟小姐?”
罂粟披着件白色大衣,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审讯室的门口。
她的长发掩了一半的脸,两只眼睛乌黑,刺刺地扎在离枝身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