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媚杀 作者:折火一夏-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说到一半,目光落在正中间一个女孩子身上,老宋哑然失声。
那个女孩子长了跟罂粟几乎一模一样的眉眼,精致秾艳,甚至连发型和衣服都打理得相似。只是身量较罂粟矮上一些,眼中的神色却较罂粟娇憨百倍。
她俏生生站在那里,有些胆怯,又不觉得过分懦弱,下巴兜起一个可爱的弧度,黑白分明的杏仁眼稍微转一转,就灵动得分外讨人喜欢。
只怕罂粟再早上几年,综合起来看,也未必能敌得过眼前。罂粟性格最好的时候,五官尚未完全长开;等五官长成无可挑剔,性格早已刻薄狠辣到难以忍受。
现在这样的长相,又是这样的神态,一出现在眼帘内,就把所有的目光都锁住。
罂粟只漫漫瞟了一眼,脸色已经冷了下来。
楚行看了一会儿,低沉着声音问:“叫什么?”
那个女孩子微微抿了一下唇,才脸颊微红着回答:“……丹珠。”
“来多久了?”
“半年。”
“谁带你来这里的?”
丹珠还没回答,罂粟在一旁突然冷哼一声,把书随手一丢,站起身来。
楚行把她及时拉住,强行搂进怀里,罂粟冷声说:“放开!”
丹珠噤声站在原地,眼睛里全是楚楚可怜的惊慌,聚起迷蒙雾气看着他们。罂粟瞟过去一眼,目光银针一样凉薄森冷,丹珠一咬嘴唇,一下子哭出来。
包厢里全是丹珠的哭声,不显得聒噪,只觉得声音细弱又动听,让人忍不住地心软。
只有罂粟看了愈发厌烦,指着她,命令道:“你哭什么哭!”
丹珠立刻住了嘴。眼泪顺着脸颊不停流下来,却不敢声张,只站在那里委屈抽噎。过了片刻,深深弯下腰去,一边强忍抽泣,一边向罂粟小声恳求道:“丹珠不懂事,惹怒了罂粟小姐。求您不要生气。”
丹珠连着说了多遍,一遍一遍愈发可怜。两张几近一模一样的面孔摆在眼前,一个娇弱无辜梨花带雨,一个气势汹汹横眉怒目,众人只看了一眼,心里的天平就不由自主地倾斜严重。
罂粟浑身发抖,盯着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楚行搂着她不放,罂粟屡次挣扎不脱,声音骤然凌厉,让周围人悚然一惊:“给我放开!”
楚行一张脸上似笑非笑,还未讲话,罂粟已经忍到极点,手臂一扬,只听到清脆“啪”地一声。
声音的响亮程度,连正在装睡的路明都忍不住睁开眼,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楚行的脸色慢慢沉下来,丹珠吓得嘴都来不及合拢,连同路明的所有人,都立刻屏住呼吸低了头。
罂粟眼底有一瞬惊慌害怕,很快又被强硬和倔强替代。扬着下巴冷冷看着楚行,不发一言。
等到楚行朝她伸出手,罂粟眼神一紧,下意识往后一缩。楚行的手停了停,最后把她搂到怀里。
罂粟僵硬的后背被拍了一下,只听楚行平淡道:“一场闹剧罢了,有什么好发脾气的?”
丹珠瞬间睁大眼,抬起头一瞬不瞬望着楚行。楚行微微低下头,手指抚到罂粟的头发上,动作平缓地摸下来,又说:“平白无故就甩我一巴掌,除了你还有谁敢?”
罂粟被他按着贴到怀里,一动都不动。脸色仍旧发白,睁着有些茫然的眼,也不讲话。楚行一下下顺着她的后背,等了一会儿,发觉她的后背剧烈一耸。他停了一下,去摸她脸颊,摊到眼前,满手都是湿漉漉。
他要把她推到面前来,罂粟死活都不肯。紧紧扒着他肩膀,一声不吭,后背却耸动得愈发厉害。楚行只有把她重新搂住,一面轻轻摇晃着哄,一面笑了一声:“打人你都哭,理全给你占了。叫我怎么办?”
罂粟把他肩膀一口咬住,楚行唔了一声,微一偏头,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句,听不清晰,随即便看到罂粟在他手臂上恨恨一拧。

第五十三章、

路明一使眼神,几个女孩子都被带下去。他自己也站起来,一招手把保镖也轰出去,顺便还拖着眼珠子已经掉出眼眶的老宋。
等出了包厢,老宋望着路明不豫面色,抖了抖嗓子,唯唯诺诺:“……路总助,我今天是不是,是不是又干错事了?”
“你们这些人,就没一个能让我省省心。”路明扶着额头,连发脾气都懒得,有气无力指指包厢门,“那个什么丹珠,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不清楚……”
路明横他一眼,老宋苦着脸道:“路总助,我这些天忙,这一块疏于管理……”
路明一摆手,把他的话打断:“行了,不管从哪儿来都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回不去的就弄得远远的,永远别再回来a城!要是再让她给里头那两位祖宗看见,宋至民你他妈就给我滚蛋!”
次日罂粟午睡醒来,下楼便看到鄢玉坐在沙发上,手里一杯咖啡,膝上一本杂志,浅衣白裤,姿态分外闲适自然。
他抬眼看到她下楼,搁了咖啡,推一推眼镜:“我来给你做最后一遍体检。然后就告辞了。”
罂粟往那本杂志上一瞟,上面讲的与医学无关,是楚行订阅的一本财经杂志。鄢玉在她的眼皮底下把那本杂志随手丢到茶几上,薄薄的唇角弯起微微一笑:“说起来,你应该算是我做医生行当以来,最后一位正经医治的病人。”
罂粟抬起头,鄢玉打开手边的医药箱,把里面的器具拿出来。罂粟看着他,尝试问:“真的?”
鄢玉随口道:“啊。”
“为什么?”
鄢玉的动作停了一下,沉吟片刻,才有些漫不经心道:“没办法。有情总因无情困,解铃还须系铃人。”
“……”
“所以看在最后一位病人多少都值得纪念一下的份上,”鄢玉一双丹凤眼里十足的认真意味,“我可以主动给你忍痛打个八五折。这在我的几年医疗史上可算得上是最优惠的啊。”
“……”
体检完毕,一切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罂粟把鄢玉一路送到门口,看着他坐进车子里。鄢玉把车窗缓缓摇下来。罂粟给他微微一鞠躬:“鄢医生,以后若不见,请保重。”
鄢玉上下仔细打量她一遍,评价道:“我发现你其实也没传说里那么凉薄寡义么。我不过就是个诊金昂贵的医生,分内一件事,也能得你这么恭敬对待。而且发病那会儿你也都乖得不行,随口哄两句就能好得差不多,好对付得不是一星半点。”
“……”罂粟直直望着远方,木然说,“发病期间的事可以忽略不提么。”
鄢玉不予理会,直接跳过去:“都是谁传言说你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我倒是觉得跟景致比起来,你简直不要心软太多。”
罂粟垂下眼,沉默了片刻,才看向鄢玉一本正经道,“我也不是对谁都心软的。要不是看在鄢医生你有情总因无情困的份上,我也不会对你这么恭敬的。”
“……”
次日天气晴好,楚行去书房,罂粟把身上裹得厚厚几层,拿了根钓竿,趴在池塘边的栏杆上懒洋洋地钓金鱼。
这些天罂粟无所事事,人也没有什么精神,仿佛骨头都懒下来的模样。有时楚行派人来叫她去书房,她都是一副惺忪渴睡的神态,只当没听见。楚行放任她独处的时候,罂粟就偶尔做一做自己的事。只不过若是当真算下来,大部分她做的事都是这样不轻不重的破坏事宜。
包括管家在内的所有人远远看着她把池塘上的薄冰砸开,把好不容易养得硕大的锦鲤一个个钓上来,再甩到一旁的小桶里,都是敢怒不敢言。一直到锦鲤把几个小桶都一一装满,罂粟还在套着鱼食往上钓,旁边一个专司养宅中锦鲤的佣人终于忍不住,凑到管家身边,为难道:“管家,您看……”
管家袖着手斜他一眼,转身往回走,一边面无表情道:“跟我说有什么用?有能耐把状告到少爷面前去。”
佣人顿时哑口无言。
过了片刻,路明从书房的方向匆匆赶过来。
他一走近,便看见了水桶里已经奄奄一息的锦鲤。先是眉心抽搐了一下,后来转念一想,本着“反正花的是书房里那位的钱又不是我的”心理,就又变得心安理得了。
路明清了清嗓子,罂粟便回过头来。她穿得一身黑,只有脸颊透白,这样看过来时,两粒乌黑眼珠便像是嵌在小小两枚白贝壳上面,沉静得分外打眼。
路明心中一跳,定了定神,才跟到她面前,说:“少爷刚才说,要把离枝之前管辖的事务都交给你处理。”
罂粟听了,脸色平淡,不发一言便转过脸去,继续钓锦鲤。路明张张口,又把话重复了一遍:“少爷刚才说,要把离枝之前管辖的事务都交给你处理。”
罂粟眉目不动,说:“我看着很像个聋子?”
“……哈哈,哪里哪里。是我没注意,没注意。”
路明在心里嘀咕你不是一直处心积虑想要那块权力,刚才听见却跟没听见一样,可不就看着很像是聋子么。脸上什么都没透露出来,只仔细打量着罂粟的侧脸。
然而等了许久,罂粟的脸色都始终兴趣缺缺。
这个样子再跟之前罂粟被罢免权务时愤怒伤心的神态比起来,如果罂粟是台机器,路明必定会充分确认是她产生了程序错误。
路明还在不甘心地继续盯着她看,罂粟又淡淡开了口:“路总助盯了这么久,是看上我了么?”
路明眼皮重重一跳,迅速往后迈了一大步,急速摆手的同时迅速告辞:“我我我绝绝绝对没这回事!啊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罂粟等路明逃得没了踪影,接着钓了几条锦鲤。然后弯下腰,把小桶里的锦鲤都倒回了池塘里。她把钓竿收了,拎着慢吞吞往回走,进客厅的时候看见楚行已经在等着她。
房间内温暖,楚行只穿一件浅灰舒适的家居服,白色拖鞋,翻看杂志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看她把衣服上弄得脏兮兮又湿漉漉,也没有表现出什么调侃或不悦的神色,只简单说:“把外套脱了给管家。”
罂粟站在原地,手里握着钓竿,微微歪头地盯着他,一时没有动。
这些天不管她在楚宅里做过什么,楚行都还没有发过火。他总是像现在这样,云淡风轻的态度,至多叫人过来给收拾一下。等到收拾好了,就像是衣服上的污渍被强行抹去一样,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楚行走过来,把她手里的钓竿递给管家,拿出手帕给她擦拭手指。罂粟盯着他开口:“明天我要去买衣服,我自己。”
楚行“嗯”了一声,继续给她擦手指。罂粟又说:“逛街完我要去蒋家,明天晚上不回来。”说完想了想,又补充,“后天也不回来。总共要不回来一星期。”
楚行又“嗯”了一声,把她十根手指一一擦拭完。一抬眼皮,罂粟眼睛不眨一下,正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的脸,仿佛想盯出一个洞来。
楚行忍不住笑出一声,屈起拇指关节,勾了勾她的下巴:“你看什么看?”
他这样微微一笑,唇角和眼梢皆向上翘,足有勾魂之意。罂粟别开眼,又变得不声不响。楚行不放她,反而往前迈了小半步,两人的身体便顷刻贴得紧密。
他微微一低头,嘴唇正好含住她薄得几近透明的耳朵尖。
罂粟陡然一震,往后倒去。被楚行紧紧掐着腰提在怀里。温热的呼吸浇在耳后,他的唇又抿在她的耳朵尖上,一开一合间,愈发让人酥痒难耐:“嗯?你看什么看?”

第五十四章、

罂粟微微张开口,喘息间说不出话。管家无声无息退出去,跟着关上门。
她被他紧按在胸口上,脚尖踮起一半。伸手想要推开,反而被楚行握住,拽过去。
他的技巧总是带着刁钻,只在耳尖上一抿,再一咬,罂粟的骨头就软成水一样。再用牙齿磕两下,罂粟的鼻息间很快带出一声闷闷的呻^吟。
那声□里有压抑,还带着一丝排斥的不情愿意味。却又已经不由自主,正濒临沦陷的边缘。
若是楚行再拿舌尖勾两下,罂粟一定能立刻被逼出哭腔来。
以往的每一次,大抵都是这样。
他手里的这副骨肉,他比她更熟稔,也更服帖。只撩几下,就能绵软得没有骨头一般。哪些地带用什么方式能让她迅速乖顺下去,乃至忍不住了求饶,或者让她又痛又痒,惩罚时的难熬,只要楚行想,控制权就不会在罂粟自己的手里。
他稍停了动作,低下眼,看着她的眼梢和鼻梁,触感绵腻的脸颊,再往下,是颜色正好的嘴唇。
楚行微微偏过头,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咬了一下。罂粟清醒了片刻,把嘴巴闭成贝蚌一样。
她想别开脸,被他稍微加了力道捏住下巴。他的舌尖抵在她的唇瓣正中央,含糊着轻轻哄:“张开。”
罂粟闭起眼,眉心微微蹙起来,不肯听他的话。楚行垂下眼,扶住她的后颈,在嘴唇和附近一点一点地吻着她。
他亲得不紧不缓,耐心而细致。一直过了很久,在她的嘴角边上,低低地说:“罂粟。”
罂粟睫毛抖了一下,楚行又将她的名字轻柔重复了一遍:“罂粟。”
这声音像是回到许久前。下雪天。她贪睡,一觉过晌午,把早饭跟午饭都错过去。管家叫也不应,直到傍晚时分楚行回来。尚未脱了大衣,便坐在她床边。手里一小碗鱼粥,被楚行放到她的鼻尖下面。
鱼粥的香气催动她半睁开眼。罂粟迷迷糊糊间,便感到楚行的声音近在咫尺,又温柔至极,在一遍遍唤她的名字:“罂粟。”
罂粟终于半张开嘴。楚行的舌尖浅浅探入,又退出。几下之后,罂粟想要反悔,还未合上,被他把舌尖勾出来,卷成花一样。
他深深浅浅不定,过了片刻,罂粟的脸上已有薄薄的绯意。眉心却仍是有些蹙着,一直在犹豫。楚行托住她,将她抱起来。
罂粟眼皮一颤,自己已经被他提着腋窝,放置到一旁的高高的柜架上。
多年之前,他曾对她做过相同的动作。
是一个娇媚暮春时节,她被他三两句调侃的话逗得无可辩驳,再就成了恼怒,摔了他平素惯用的一只茶杯,扭头便大步往外走。他在后面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看她一路怒气冲冲朝着花园走,再绕上僻静小路,见甩不掉他,又拐了两拐,结果最后搞得自己走投无路,只能眼睁睁地选择撞上面前一堵墙,或者是旁边的一棵树。
他就在后面好整以暇地袖手瞧着她。看她脸颊憋得通红,却仍是不回头,然后跺一跺脚,竟真的去爬那棵一人都抱不过来的海棠树。
她爬上去的动作笨拙,不得要领地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罂粟急得要哭出来,忽然觉得身体一轻,自己已经被他提着腋窝,放置在高高的海棠树干上。
罂粟抬起眼,楚行亦垂下眼眸,正嘴角含笑着看她。
黄昏时候,世界都仿似柔和。他们举动之间,撞落一树海棠花。有一朵堪堪落在她的鼻尖下,淡淡的粉白颜色,恰衬着她两团胭脂一样的面颊。
那时她初来楚家,脸上还有一点婴儿肥,不过十二岁。到如今二十二岁,是十年的时间。
再觉得痛恨,回忆起来,也是最丰盈温柔的十年。
人穷其一生,又得几个十年。
熬了太多心血在里面,就不可能再全身而退。
再潇洒的人,也有最柔软放不下的事。更何况彼此都习惯了纠缠,依赖,和寸土寸金的计较。觉得咬牙切齿忍无可忍时,也还是舍不得丢不掉。
不管怎么选,都是走在刀尖,逃无可逃。
楚行凑近过去,温柔地吻咬着她。
他带着前所未有的耐性。直到罂粟重新闭上眼,有些虚弱地仰躺在他掌心里,不再反抗。他将她两腿分开,横在腰上抱着,往卧室里面走。一面亲吻的时候,罂粟的眼睫簌簌颤抖,像是两片受了惊的轻薄羽翼一样。
第二天清早,罂粟便离开楚家。
她没有提去向,也没有人敢问她。从楼上下来时,头发扎成马尾,穿一身素黑,早饭也没有吃,便直接坐进了车子里。不多时,楚行也从楼上下来,正看到她车子的一点尾巴消失在视线内。眼中滴墨一般漆黑,长久没有言语。
又过片刻,路明从冬日已枯萎的紫薇花廊中穿过来。见到楚行,低声报告了一些事宜,见楚行都是心不在焉的模样,又不发话,张了张口,试探着说道:“我刚才看见了罂粟小姐的车子……”
楚行终于“嗯”出了一声,头也不抬道:“你看见她穿什么衣服了?”
路明自然看见了,却还是谨声道:“没太注意……”
楚行看他一眼,淡淡地说:“她现在九成是在去李游缨墓地的路上。”
路明收眼垂头,识时务地闭嘴不搭话,楚行停了一会儿,捏了一下袖口,又说:“这些天蒋信没再提要求?”
“……暂时还没有。”路明像是想起来点儿什么,“不过,我这两天倒是突然发觉,从崔家被端得半残以后,a城其他势力这几个月里一直安分。说着也有点儿新鲜,这群人平常总会搞些不入流的事热闹热闹,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安分的时候了。”
路明开始有些揶揄,越说却越觉得不对,到最后一句,乍然收口。
他拿不定主意,目光飘向楚行,楚行随手拨弄了一下矮几的核桃,眉眼间稀松平常,根本就是不在意的模样。路明张张口,轻声说:“那我去查一查?”
“没什么好查的。”楚行淡淡地说,“你把其他的事办完就行。”
“可遇到这种时候一般不都应该是……”
楚行瞥他一眼,说:“换你当家?”
路明瞬间噤声。
罂粟从山顶的墓地下来后,直奔城北的一家会馆。进去时从一层到三层,都没有见到一个客人。只在四层正中间的一个位子上,端坐着一个喝茶的年轻女子。穿一身旗袍,见罂粟被引上楼来,站起身,微微点头致意:“罂粟小姐。我家大小姐今天不便抽身过来a城,着我前来。”
罂粟不和她多寒暄,落座后便将装着支票的信封推了过来。对方接过去,没有看便放进包内,然后抬微微一笑:“罂粟小姐还有什么要吩咐的事?”
“帮我把该做的事都做好,就够了。”
对方一点头,又说:“听说罂粟小姐现在出门,都没有人跟着了?”
“说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罂粟抬起眼皮来,“你可以回去问问景致,放在她身上,你觉得她会不会信?”
对方又是微微一笑,避之不答,说:“我家大小姐有个问题,一直想问问罂粟小姐。”
“你说。”
“罂粟小姐在楚家好歹也待了十年。等楚家真的发生了变故,罂粟小姐再回想现在,会后悔吗?”
罂粟垂下眼,慢慢抿了一口茶,才说:“会。”
“但是如果不这么做一次,”罂粟平静开口,“我会更后悔。”
罂粟等夜幕低垂,才从会馆出来。依然没有回蒋家,而是自己找了家酒店住下。闭门不出地住了一周后,罂粟才从酒店中出来,去了附近的一家夜总会。
等到她进了门,便立即有人专门上来迎她。也不多话,只引着罂粟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进电梯上了顶层,再穿过一道长长走廊,等到了周围都清净的地方,又往前走一点,在尽头的一个房间前面停下,略躬了躬身,低声说:“就是这里了。”
罂粟看他一眼,那人便乖觉退走。罂粟站在那个房间门前面,抱着臂耐心等了好大一会儿,门突然被从里面猛地离开。
罂粟嘴角微微拉出一个笑容来,往后退了两步,站定。然后静静看着离枝衣冠不整,踉踉跄跄地从房间里出来。
不过是短短十多天时间,离枝已经瘦得不成人形。根本没有注意到罂粟,走了两步就膝盖一软跪下去,一阵止不住的干呕。
呕到后来,就是一阵不可遏制的痉挛。罂粟在一旁冷眼看着她背对着,头发凌乱,手指死死抠进地毯里面,像是濒死的猫一样紧紧蜷在地上,筛子一样抖动。她牙齿禁不住相互磨动的声音在这种安静的地方,听着格外恕
不多久,手里的东西也哆嗦着抓不住,一只小小的铝盒子掉到地上。
罂粟慢慢踱过去,弯下腰,温婉着开口:“离枝姐,这些天吸毒的滋味还好么?”
离枝等了一会儿,才仿佛反应过来。猛地一顿,抬起头来。
她把一张脸露出来的时候,连罂粟都忍不住顿了一下。
离枝早已没了以往明艳动人的模样。面皮苍白,两只眼眶干瘪地凹陷进去,一张脸青灰枯槁,甚至已经找不到一丝人样。
就像是骷髅的骨头,仅仅在外面包着一层皮而已。
罂粟半蹲下,把那只小盒子捡起来。打开,取出里面的药用小瓶和注射针。离枝瞳孔一紧,沙哑着厉声说:“给我!”
“我不会用的。”罂粟避开她的手,把药用小瓶里的液体抽^出来,又慢慢挤出注射针里的空气,然后才冲着离枝安抚一笑,“我只是看离枝姐手都拿不稳了。帮帮忙而已。”
就算挫骨扬灰,离枝也能记得罂粟是什么人。离枝的眼神不算清明,但好歹还没精神完全错乱,她一掌朝着罂粟狠狠挥过去,像个疯子,全然不顾,尖声道:“滚!”
罂粟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只说:“对于现在的离枝姐来说,这东西是不是比什么玉食珍馐都要美味?据说可是B城陈清回在死之前,专门叫人研究出来的新制剂。比现在市面流通的那些玩意儿都要精纯呢。您已经吸了有几天了吧?是不是觉得吸了这个以后,别的毒品根本都不想吸进去了?只是,离枝姐为什么突然想不开呢?这种毒品再怎样都不是好玩意儿。想沾上很容易,想戒掉可是千难万难的啊。”
她说着,指上一用力,把整管液体都推出去。液体顺着弧度,顷刻间全都洒到地上。
离枝看得目眦尽裂,拼了全力朝着罂粟扑过去:“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犯了毒瘾的人力气再大也有限。罂粟只往旁边偏了一下,离枝就手脚失衡跌到地上。罂粟居高临下瞅着她,片刻,缓缓露出一个秾艳到无法直视的笑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