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Ω盏拿媲氨硐殖隼矗衷谠嚼丛交岷妥约核F⑵耍窀龆钠暮⒆印S炙闶腔乇狈搅耍淙患侗鹈簧叮墒钦庋丫芎昧恕
朱宝刚因为在战场上的出色表现,所以上级要他组建一支新的队伍,并组织训练,钟玲猜测这可能是因为,在越南战场上特种作战得到了很大的肯定,特种作战被重视起来。钟玲想这是个很好的项目。

分家

吴志远被分配到了基层的连队,但是不算是到边防或者前线,张萌听说这个消息之后,非常的高兴,被他老公看出来了,骂成了茄子色。真是的,怎么能让他们发现你的战略意图呢?然后朱宝刚听说了之后,恶狠狠的瞪着他的娇妻,“你也很高兴吧?”
“高兴什么?无论你到什么地方,我都支持你。”钟玲说的当然也是真话,但是她也确实很高兴。
“我要到新的环境,要先适应一下,你要先回家去准备准备,好好安顿家里,还有需要的一些手续。”朱宝刚快要启程了,钟玲也准备回家了,不过这次是不一样的,怀着希望和梦想,钟玲觉得命运即将不同。
“大概要多长的时间?”钟玲希望得到确切的日期,这样自己也好做准备。
“大概一个月吧,新组建的队伍,什么都要准备。后勤保障也需要时间。”朱宝刚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部队,至少中国过去是没有的,什么都没有现成的套路,摸着石头过河吧!钟玲看着朱宝刚沉重的表情,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新的开始必然意味着新的考验,也意味着新的机遇,不是吗?
“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你不高兴吗?不兴奋吗?这对你来说,可是挑战啊!”钟玲给朱宝刚鼓劲儿,朱宝刚听了她的话,也是眼前一亮,妻子说的没错,这是自己人生新的考验,新的挑战,而他朱宝刚从来就不怕挑战。
医生给了朱宝刚开了健康痊愈的证明,就要离开了,朱宝刚和钟玲都各自收拾了行李,准备奔向各自的目的地,“小玲,这都好几天了,我们马上就要分开了,你……”朱宝刚现在的样子像个要糖吃的孩子。
“不行,我可不想在这医院里再干这种事了。别想!”好像偷情一样,不要,万一被发现了,这脸可丢到整个军区了。风险太大了,不过看朱宝刚这跃跃欲试的样子,好像很喜欢这样刺激的事情。钟玲没好眼瞪他。
临分开的前夜,朱宝刚还是得逞了,没办法,马上要分离一个多月是时间不能见面,钟玲也有些舍不得他,对于朱宝刚来说,即将的分别还有面对未来的压力,让此时的他迫切需要的是妻子的软语温存。
“这是啥?”当朱宝刚看见钟玲的新式内衣之后,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新式的内衣,你干啥?”朱宝刚哪里见过这东西,不过真的是好东西,看它穿在钟玲的身上,裹住那让他爱不释手的柔软,简直是刺激他嘛!
“啊,别撕掉!”这个野蛮人,不会解就直接用撕的。钟玲知道朱宝刚这个人的,他呀尤其对自己胸前的柔软爱不释手。这次有了上次的经验,朱宝刚直接把钟玲放倒了地上,折腾了好久,钟玲后来都有点昏昏沉沉的了。
“媳妇儿,你真软。”朱宝刚一边在钟玲耳边说,一边缓缓的运动,让钟玲难耐的摇着头。
“哥……”
“嘘……来了。”朱宝刚轻笑着安慰她。谁能想到,外边那么一本正经的男人,在老婆身上是这样的表情呢?不过钟玲喜欢,也只有她可以看到,她要把这个唯一当成自己毕生维护的事业之一。
钟玲本来想着坐部队的顺风车去火车站的,可是那个老古板说了,不行!而且非常的坚决,钟玲想想也是,他们这一代军人就是这样,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恪守的无比的严格,临走之前给朱宝刚塞了五十块钱,他还不要,不过钟玲说,男人不能没有一点交际费用,也就拿着了。这个可爱的男人,从来不去关心自己的小家到底有多少钱。
坐了两天两夜的车,钟玲才回到家,累的都快散了架,虽然说回来的不算匆忙,但是她跟本没有时间去买东西,只能在医院附近的商场买点吃的给朱家的二老和花花,不过有一件东西是必须买几件的,就是胸罩,她给朱宝琴也带了两件。看见钟玲回来了,一家人都关心的问朱宝刚的情况,钟玲也一一解答他们的疑问,解释清楚了,他们才不会那么担心。
“小玲,让丁荣和你说说养猪的事。”朱春来首先提起了这件事,钟玲很怀疑他的用意。
“爸、妈,我得先和你们说个事,就是哥要给我办随军了,估计再过一月就要走了。”钟玲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平静下来。钟玲的离开对朱家来说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对朱宝琴夫妇来说就非常的不好,他们两口子可不希望这棵摇钱树走了。不过这件事是谁也不能阻止的事。
“我要走了,也就意味着我不能再参与家里的养殖事业了,投进去的钱就算给爸妈和姐姐家了。也算是我们不在家,给爸妈的生活费和姐姐姐夫的补偿。”
“小玲,你也不用这样,爸妈有我们就行了,女儿也能养老。”朱宝琴这话不好听,明摆着是说钟玲抛弃了他们。钟玲也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可是怎么办呢?为了他们抛弃丈夫?
“琴子,你少说两句。”朱春来呵斥自己的女儿,钟玲这样的选择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
“小玲,都定下来啦?”冯珍觉得这是好事,儿子和儿媳妇在一起了,他们老朱家也能快点有后,儿子的年纪可不小了。
“是,大概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钟玲和婆婆说。
“小玲,你这是要分家?”丁荣比较担心的是一旦钟玲走了,随之也将带走许多利益。如果没有钟玲和任金柱认识,没有钟玲设计的对联和年画,自己是不可能得到巨大利益的,既然钟玲要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就要抓紧时间争取更大的利益。
“不能这么说,我们怎么都是一家人,本金我也不要了。”钟玲也想到了这一说法,这在农村不是什么好事,谁提出来了,谁就是不孝顺,但是现在走一步看一步,在她看来,生个孩子是重要目标,也是她长久以来最大的愿望。其他的事情可以放一放。而这些小利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爸,小玲也不能再和咱们一起参与养猪了,我同意她们退股。”朱宝琴知道这是涉及巨大利益的事情,一旦钟玲撤出去,就算是把当初的本金撤走了,她们也不怕,现在养猪和收购小鸡多挣钱啊!原来挣钱分三份,现在只要分两份儿。
“当初可是小玲主张的养猪,联系业务什么的都是小玲去的,我知道你们也出力不少,但是,人不能忘了本吧?卸磨杀驴的事不能做。小玲现在要随军去了,你们就让她光着去?刚子才挣多少钱?还有对联的事,你们想过了没有?没有小玲,你们还能得到多少优惠?”这句话提醒了丁荣,如果没有小玲的参与,自己是不可能得到那么便宜的价格的。钟玲真的一旦撒手不管,自己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而且,今年的春节肯定有很多人会做对联的生意的。
“小玲你就把事情处理好吧!临走之前,回娘家住几天,至于投进去的钱嘛,也还是要算的,一码归一码,就这么定了。对了,小玲学过会计,丁荣,你把账本给小玲看看,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朱春来将这件事情定了下来,也就不容许有反对意见了,钟玲有点没有想到,她没有想到朱春来会拒绝她提出的建议,也许这是为了儿子吧!这件事情细细想来,朱春来还是向着儿子的,也就是说,为儿子争取,尽管这本来就是他们应该得的,但是,日后钟玲不可能出多少力参与的家里的事业上来了,但是朱春来还保留了他们参与分钱的权利。钟玲真的很感动,没想到这个时候,老爷子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他这是给儿子和儿媳妇留了后路啊!
钟玲还要在家里等朱宝刚给他寄来部队干部家属随军户口迁移审批表。在这段时间,钟玲决定回娘家看看,哥哥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母亲和新来的嫂子相处的怎么样?现在作为一个女儿,却是要站在自己母亲的角度考虑了。可是自己也是人家的儿媳妇,所以,钟玲觉得自己可以更多的理解新嫂子的难处。朱宝琴显然还没有转过弯来,钟玲给她带的东西也没有来得急交给她。冯珍劝自己的女儿,让她多为弟弟考虑。
“妈,你和爸这么做明显就是偏心嘛!”朱宝琴气哭了。
“你这叫啥话,我和你爸不偏不倚,再说了,你们经常在这里吃,钟玲可从来没说过话,甚至本钱也不要了,琴子,你好好想想吧!”
钟玲回到娘家,爸妈一听说她要随军了,都为她高兴,但是也很舍不得她。
“妈,嫂子怎么样?”钟玲很关心这件事。
“是个能干的,就是好像脑子不好似的,也不会说好听的,也不会哄人,和你哥处的还行。”也许天下间的婆婆和儿媳都是仇人吧!钟玲知道这样一走,自己这一年可能也回不来一次,可是自己家里现在的情况还是很让人担心的。
“妈,你怎么不考虑一下象我家一样呢?发展一下家庭养殖?”钟玲不止一次的劝过,可是家人也有自己的原则,怎么都是油盐不进。
“我也说了,可是有什么办法?你爸不同意,放不下他老师的架子,你哥也要走这条路,你嫂子现在到供销社当临时工,家里就我一个人,能怎么办?”钟玲还能怎么样呢?既然是他们要的生活,自己说再多都没有用,好在过些年,教师的工资也够高了。
“我知道了,缺钱了就和我说。”钟玲担心自己的父母过的日子紧,舍不得花钱,这次又给带了二百。
“你也是,你爸说了,再有钱也就是爆发户,没有社会地位,你也不要一门心思的挣钱,你爸说了,你要多学点东西,有一技傍身。”钟玲点点头,父亲的担心是正确的,有钱不是万能的,单单自己手里的人参也可以一辈子吃穿不愁,因为中国人对人参的推崇历来都不可小觑。但是如果将来自己手里只是有钱,又怎么能生活的好呢?
“你就要走了,什么事情要自己做主了,你要好好过,别和刚子打仗,知道吗?”张玉凤很担心自己的女儿,自立门户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啊!钟玲第一次觉得舍不得父母亲,仿佛这才是真的离开家。钟玲和自己的母亲说了婆家对这件事的态度。
“小玲,你婆家不错了,你要孝顺啊,多给他们写信,老人啊,都是疼儿子的。”钟玲知道这事的确是意外,但是话说回来,要是不看两个老人的面子,她也不会自己的钱都不要。
“我知道了,不能给你和爸丢脸。”在农村传出谁家的媳妇不孝顺,最丢脸的是娘家人。
待了七天,钟玲就回去了,她也担心朱宝刚那里来什么新的消息,家里也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呢!钟玲的父母和哥哥嫂子也都给钟玲送行,钟玲的嫂子虽然不是很会来事儿,但是也看出来了,这个小姑子出手阔绰,公婆喜欢,自然也就巴结着。钟玲挺喜欢这个嫂子的,因为她活的不累。还有一个刺激的消息,嫂子怀孕了,钟玲真的难受的不行,为什么呢?到底是为什么?不是不努力,不是不注意,可是……有时候钟玲真的相信命运是喜欢捉弄人的。
不能怪钟玲着急,朱宝刚那人,忙起部队是事情,什么都可能抛下,实在是担心他把自己随军的事给忘了。钟玲希望可以给他发个电报,催他一下,不能总做那个军人背后的沉默女人。
朱宝琴在她回来之后,还是没有给钟玲好脸色,钟玲也不解释什么,也没什么好解释的,自己也没有什么错。相信她会想通的,钟玲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

故人

钟玲去了一趟县里,去见李小云,没想到真的没有赶上她的婚礼,但是自己的丈夫受伤了,这个原因是可以理解的,李小云沉着脸,看见了钟玲就开始抱怨。
“你可算是回来了,让我一个新媳妇去跑火葬场的事,你可真是忍心啊!”钟玲笑了笑。
“我听说通知已经下来了,从今以后人死了必须火葬,你的生意应该很好才对吧?”李小云将一个账本向钟玲递了过来,钟玲是学会计的,看账本很在行,一般的人想要捣鬼也不太可能骗过她,但是最关键的是钟玲相信李小云。
“是啊,可是我的压力也大呀,你知道吗?原来还好,他爸妈就是打算让我跌一跤,好好的收收我的心,更何况还有你出了那么多的钱,可是现在,还没到一个月,我这里几乎都忙不过来了。挣钱的项目也多了。现在生活好了,有钱的人也多了。在这上面也肯花钱。所以,他爸妈现在怕咱们把生意做大了,还是这种挣死人钱的生意,非常反感。”李小云的压力很大呀!
“怎么了?小鬼,顶不住了?现在有很多人眼红吧?”这个才是钟玲真正担心的。
“有,有很多,但是我公公是县长,再说,当初听你的,我可是签了长期的合同的。”李小云也不想放弃呀!
“那就好,但是你要注意,工作上不能马虎,还有,职工的待遇怎么样?”
“当然是涨了,不过现在人手不够了,我想招人,我家老爷子那天天有人去走后门,人太多了,都不敢答应,我家也有很多亲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丫头愁坏了。
“这个工作不是谁都能做的,养一堆吃闲饭的可不行。这个是事业单位,将来的养老都不愁了。谁都不行,你的亲戚不行,你公公的人也不行,你要是还想和我干,就听我的。我们的生意不能做成家族性质的,家人一个不要。还有,我和你说过,火葬场和民政部门有很大的关联,你不要目光短浅。”李小云被钟玲的一通训,只能听着。
“那你说怎么办?”李小云毕竟还是年轻啊!
“招退伍兵,打过仗的退伍兵,有伤残特别照顾。告诉你公公,你就是这个意思。”钟玲是军人的家属,对于象自己丈夫一样的军人都有着特殊的情感,她要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钟玲知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人都没有被很好的安置,生活的很困难,
“能行吗?”
“这事这么做,不但可以解决走后门的问题,让你公公不得罪人,更重要的是,这可是拥军啊,这是一大政绩,办好了,他升官有望。”钟玲这么说,李小云才放心。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生意,不过,你放心,等我们的资金足够了,我肯定不再让你干这行了。”钟玲向她保证。
“真的吗?太好了,对了,你走了,我们怎么联系啊?”李小云比较担心这个问题。
“我会给你写信的,而且,我会定时给你打电话,如果我有电话了,也可以打给你。”钟玲不知道到了部队会怎么样,但是这应该不是问题。
“行,就这么办。我们去吃饭吧!县里开了一家饭店,挺不错的。我带你去。”钟玲和李小云来到这个饭店,还可以,非常的干净,就开在县委大院的斜对面,刚刚进饭店,就发现了饭店的第一间包间坐了一桌人,竟然是高晨和莫宏,还有……王海龙王会计。
“是你安排的?”钟玲的脸色很难看。
“我发誓,绝对没有。”李小云举手发誓。
“暂且信你。”高晨看见自己的老婆和她的合伙人兼媒人,自己怎么能不表示一下呢?拉着两人到了自己的桌上。反正是两个女人,也不存在合不合适的问题。
“这是我的爱人,这位是钟玲,也是我们的媒人,恩人。”高晨没有介绍钟玲的其它身份,毕竟自己老婆的生意还是低调一点好。
“这是长青乡的王海龙会计,这是……”再见到旧情人是什么感觉?钟玲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可是,钟玲觉得自己再见到王海龙那感觉就象是吞了苍蝇一样。浑身不舒服,想到过去背叛丈夫的羞愧,被抛弃的绝望,所托非人的悔恨。总之,就是难受。脸色也就阴沉着。王海龙倒是很高兴,在坐的美女真是少见啊!
“海龙,你还不知道吧?钟玲也是你们乡的呢!”高晨提了一句。
“是吗?真是巧了,我和高晨是好朋友,我们又在同一个乡,真的是巧啊!”钟玲没有搭腔。
“好久不见,你忙什么呢?”莫宏不理王海龙的问话。
“我去照看我的丈夫,他在战场上受伤了。”一句话表明了自己军属的身份。
“是吗?这么说你还是军属了?有高晨在这儿呢,以后有什么事就找我,乡长和我的关系还不错。”听王海龙这么吹嘘,钟玲才发现自己当年是多么的肤浅,想到这里,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嗯”钟玲不想薄了高晨的面子。
“小玲要随军了。”李小云说到。
“那你们那个……”高晨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用担心。”李小云给他使眼色。
这是有生以来,钟玲吃的最难吃的一顿饭,面对一个自己上辈子的情人,一个自己躲避的追求者。叫钟玲真的是食不下咽啊!
“你什么时候走?”莫宏的神情很沮丧,干了一杯酒。
“很快。”钟玲不知道莫宏想要干什么,不过没关系,她马上就要走了。
“钟玲,你一会儿和海龙一起走吧!他坐乡里的车来的。”高晨听说钟玲马上就要回去了,立刻提议。
“对啊,小玲,省的你坐那个大破车了。”李小云所说的大破车,也就是从县里到他们乡里的汽车,这些汽车都是城里的公交车报废的,车里的汽油味儿很大,除了喇叭不响,哪儿都响。钟玲不愿意答应,但是拗不过热情的高晨夫妇。莫宏那恋恋不舍的一幅失恋的样子,让钟玲也想早点摆脱。
“行啊,一会儿和我一块儿回去,我送你到家。”王海龙马上答应。
乡里的车也就是淘汰的军用吉普车,钟玲发现这个车要比汽车好多了。总算是值得。
“钟玲,怎么样,还行吧?”王海龙看这个女人真是美,从来没见过的美人,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眼睛就像是黑色的宝石。
“嗯。”钟玲不想和他说太多。
“你长得可真漂亮。”王海龙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什么?”钟玲柳眉一皱。
“啊,没什么,你家在哪儿,我让司机送你。”王海龙知道唐突了佳人,实在是因为他太漂亮了。家里的母老虎根本没法儿比,那个小寡妇更是比不了。这样的美人要是让他舒服一回……
“不用了,我到乡里还有事,不用你送了。”要是放在上辈子,自己被人当面这么一夸,肯定是娇羞不已,不过现在不同了,她再也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
“没关系,我等你办完事也是一样的,你不用客气。”王海龙怎么可能放弃这样的机会呢?
“我只是和高晨夫妇认识,实在是不愿意麻烦你,如果你坚持要送,那就是给我添麻烦了。”听钟玲这么明显的拒绝,也不好再勉强,只能同意。钟玲在一个路口下车,和王海龙道了谢,急忙离开,实在是不想再看见这个人,看见他就好像是在一次次的提醒自己所犯的错误,一次次的揭开自己上辈子的伤疤。
“小李,你认识这个钟玲吗?”王海龙望着佳人远去的背影,抓心挠肝一样的想要得到她,瞧那身段,那脸蛋,还有说话的声音,无一不让自己着迷。
“哦,认识,上次她姐夫带着她的照片到乡政府给乡长看,要给她在乡里安排一个工作。”
“是吗?”还说什么要随军去了,这不是要找工作吗?自己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可不是,她婆家就在你表妹那个村。”
“嗯。”这就更好办了,表妹常红梅是个傻妞,肯定可以帮自己办成这件事。
钟玲可不知道这个王海龙这样龌龊,心里想着以后和这个人不会有什么交集才对。但是看见了这个人,让钟玲连着好几天都在想过去的事,对朱宝刚那边的来信也就更期待。找了个时间,丁荣把这一个多月的账本拿过来给钟玲看,现在看账本对钟玲来说也就是在为自己的公公婆婆把关,朱春来夫妇的心思自己是明白的,不单单是对自己存着戒心,即便是丁荣这个女婿也是一样,钟玲也不希望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毕竟老话说的好,男人有钱就变坏,朱宝琴又是个直性子,没什么心眼,钟玲怎么说也是支持公公婆婆的。账目没什么问题,钟玲为了稳妥起见,对冯珍说了,自己不在,账目还是要自己经手的好,相信这事婆婆会私下里对朱宝琴说的。老人家不认字,但是朱宝琴还是可以胜任记账的工作的,只要朱宝琴心里有数就行,至于这两口子会不会合起伙儿来,钟玲到是不在意的。
王海龙找到自己的表妹家,常红梅非常热情的接待了他,自己的表哥在乡里是名人,长得又精神,这次非常稀罕的到自己家来了,让她非常的有面子。自从上次和人在自家的房后亲嘴被发现之后,日子非常的不好过,丈夫对自己冷言冷语的,酒喝多了,想起那件事来,还要打她一顿,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敢管。
“哥,你说你爱上了钟玲?”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是,我也没办法,如果不能和她在一起,我觉得活着就是行尸走肉。”王海龙非常的了解自己的表妹,对待所谓的爱情是多么的天真和幼稚。
“可你不是结婚了吗?”这显然是个问题。
“我和她结婚就是父母包办,根本没有感情基础,我真的……真的不能没有钟玲。”王海龙好像要掉下眼泪的样子。
“我可以帮你说说,可我和她不算熟,上次林美和她丈夫的事,她可能对我有意见。”常红梅担心自己帮不了表哥。
“什么事?”这可能是个契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