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谘啪簿痛游堇锍隼戳耍浅5钠粒恃薜难丈吵牡牧成卜浅5暮谩
晚上的时候朱宝刚回来了,看见钟玲躺在床上看书,好奇的凑过去。“什么书?”
“英语”这可是朱宝刚没有想到的,他的小媳妇儿还挺上进。
“你看这个干什么?”朱宝刚现在发现自己的钟玲有许多自己未曾见过的一面。
“我想考个文凭。”这是实话,现在高中生还可以说的过去,以后可就不行了。还是早做准备。
“是吗?那也好,我也要学习呢!”现在军队也提倡军事现代化,也正是他们这代军人的新起点。
“真的吗?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不过我不会的你要教我。”钟玲这不是客套,她是真的希望有人可以教她,扔了书本这么多年了,想要捡起来,可真的不容易,英语是将来非常实用的学科,她现在只能从头看起。
“我是可以教会你,那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儿子?”又是这个话题,钟玲心说,我比你还急呢!
“不要总是问我,我这块儿地在这摆着呢!你的种子总是不发芽,你让我怎么办?”钟玲气他,一边还满不在乎的翻书,半天没动静,抬头一看,他正一脸邪笑,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呢!
“等等,你要冷静,我是开玩笑的,我还要看书,真的,你不是也支持的吗?啊……我上次还没歇过来呢!住手……”惹火朱队长的后果是很可怕的。
“我现在就要给你好好的种地。”朱队长身体力行,直接将媳妇儿扑倒。钟玲看见他露出的胸膛也直咽口水,小手往下一伸,诱惑的在丈夫的耳边点火。
“你还有存货吗?”手上使了点力的撸动。
“嘶!你今天求饶也没用了!我这次一定要尽兴。”这个女人就是欠教训,自己心疼她,可她不知死活。早知道这样,就不用忍着了。将钟玲的双腿都放在肩膀上,手扶着自己的武器,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娇嫩,钟玲一下子忍不住叫了出来,这是怎么了?身体叫嚣着,渴望着他的给予,刺激着她的感官,朱宝刚这样的举动比任何的动作都让自己有激情。看见钟玲这么喜欢,朱宝刚干脆又在那粉嫩的沟渠磨着铁杵,钟玲实在是受不了了。
“哥,快点儿,哥……”钟玲无意识的抓着丈夫的肩膀。引得那个坏蛋一阵骄傲的轻笑。
钟玲第二天又起晚了,连起床号都没听到。早上于雅静来的时候,钟玲慌慌忙忙的从被窝里爬起来,浑身上下还是光溜溜的呢!
一整天,韩明明都在为晚上的宴会兴奋着,钟玲真是不明白了,你一个怀孕的孕妇,而且还有丈夫看着,你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看她又是描眉,又是涂口红的,钟玲竟然也感染到了她的快乐。韩明明还给于雅静化妆,不过钟玲拒绝了,这个时候所谓的化妆就是把眉毛画得黑黑的,嘴唇涂的红红的,还有的抹上黑色的眼影,不好看,钟玲也不想打消两个人的积极性,只能抱着大丫在旁边看,还要不时的说好看。
傍晚的时候,王睿开车来接她们了。看见花枝招展的老婆,那个英勇的副队长挫败的趴在车上。
“明明,太浓了吧?”王睿实在是看不过去了,都快是人家的母亲了,还打扮的这么养眼,太过了吧?
“浓吗?”于雅静和她也差不多。
“稍微擦下去一点儿。”王睿知道女人对这方面非常在意的,可是又不能不说,你看钟玲,穿着黑色的连身裙,不施脂粉,可是那窈窕的身段,明丽的五官,让人一下子就移不开眼珠,既庄重,又大方。
“你懂什么?”韩明明想着,现在的女人都是这样的,连电影上的女人都是这样的。钟玲看韩明明的妆其实并不浓,可能是王睿看不惯吧!既然阻止不了,王睿也不说什么了,说了也没用。
“你要多和嫂子学学。”王睿只能这样对妻子说。钟玲第一次穿这件衣服出来,韩明明和于雅静都觉得衣服的颜色太暗了,可是钟玲也没办法,要送就送最好的,总不能把这件黑色的送给于雅静吧!自己穿这样也挺好的,符合自己低调的作风。
欢迎会是在大食堂举行的,都是二中队的军官和家属,除了钟玲她们三个女的,周凯还特意邀请了其他几位女士,都是大队所属的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这些医生也有几个中年妇女,穿着打扮也都是军装或者是西服,几个护士都是漂亮的连衣裙。其中钟玲发现了一个人,一个她过去曾经嫉妒的发狂的女人,那个在自己离开朱宝刚之后,又和朱宝刚结婚的女人,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在自己还没有离婚之前,朱宝刚就已经背叛自己了吗?或者只是被人家盯上了?钟玲的眼睛是不会看错的,尽管比过去年轻很多,但是样子几乎没怎么变化,钟玲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她长得挺漂亮,眼睛也很大,嘴唇又点薄,皮肤没有自己白。穿着一身碎花的连衣裙,白色的高跟鞋,头发自然的披散着,很长,是朱宝刚喜欢的长发。
“怎么了?”朱宝刚才一进来,就看见了自己的妻子,在这人群之中,他一眼就看见了他的钟玲,她总是那么扎眼,独特的气质,亮丽的面容,让她早就成了整个会场的焦点,可她自己还浑然不觉。真的不该让她来的,她那么美,不应该把她展现给众人,他不允许有人和自己挣她,其实朱宝刚也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她的美是藏不住的,所以朱宝刚开始就不希望举办什么欢迎会。
“你认识那些医院的人吗?”钟玲没有傻到直接去问那个女人。
“哦,认识几个,怎么了?”钟玲怎么对医院的人感兴趣了,有人欺负她了?想到这里,朱宝刚的脸色不好看。
“没什么。你怎么才来?”钟玲看自己的丈夫穿了一身笔挺的常服,非常的英武,要是在平时,钟玲的老毛病一定又犯了,想要直接把他压到,可是今天没这个心情。
“有事耽搁了。我们到那边坐。”看来肯定是有人得罪他的娇妻了,这让朱宝刚很不爽。拉住妻子到另一边坐,远离那些女人。
欢迎会上当然要有领导致辞,不过朱宝刚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政委周凯。自己坐到下面陪着媳妇儿。一会儿给钟玲抓一把瓜子,一会儿拿块糖,然后还假装没事似地看也不看钟玲一眼。钟玲一直在注意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那个女人,对于钟玲来说,这个才是她真正的对手,象林美那样的人,从来就没有放在钟玲的心上,可是这个不同,她最终可以得到朱宝刚,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朱宝刚可能爱上她。

病倒

欢迎会的开始,在政委做了致辞之后,由王睿副队长唱了一首军歌,说实话,很威武,还不错,然后是医院代表队的王医生,表演了山东快板儿,就是那个闲言碎语不要讲,讲讲什么武松武二郎的,还有几个钟玲不熟悉的干部表演了节目,结束之后,就是大家都盼望的舞会了,韩明明赶紧抓着王睿去跳舞,钟玲转头看看朱宝刚,不相信他会跳舞,钟玲是会的,而且会很多种,当年也是有名的交际花,这个能不会吗?现在不提也罢!几曲之后,气氛逐渐热烈,几位英勇的男士向众多女士抛出橄榄枝,但是朱宝刚夫妇一直只是在看着大家跳舞,没有人敢邀请中队长夫人,因为中队长一直在以犀利的目光关注着投来渴望的男人们,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哥,你不跳舞吗?”钟玲问丈夫。
“不会,你会吗?”朱宝刚警惕的看着妻子。从农村刚出来就会跳舞,那也太奇怪了。
“我也不会,你不想和我跳舞吗?”钟玲觉得一起跳舞也挺浪漫的。可以增进感情。
“回家有的是时间跳,随便让你怎么蹦,可你看他们搂搂抱抱成什么样子。”朱宝刚这人真是古板的可以。
“你可别忘了,我们的毛主席和周总理可是都会跳舞的,朱德总司令也会呢!再说这也是礼貌,是社交。”看周围人似乎都在因为队长的不合作,而显得有点放不开。
“我就是不会。”固执的象头牛。
“那,朱队长,你愿意和我跳一曲吗?”钟玲诚挚的站起来,伸出手拉着他的胳膊,向丈夫提出“邀请”。尽管灯光被调的有点暗,可是还是有不少人发现了这边的情况。
“你不是不会吗?”朱宝刚也注意到了周围的情况,不想薄了娇妻的面子,可是跳舞自己又不会,而且非常的别扭。
“不会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跟着节奏晃就行了。反正不会的人有的是。”钟玲发现真正会跳舞的人其实不多,大家都是瞎跳。也不管朱宝刚的意愿,直接拉起他,把他的手摆好,让他扶着自己的腰,两个人靠的很近,慢慢的跟着节奏,一步一步的挪着脚。周围人看他们这个样子,有人甚至开始起哄。王睿和周凯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同流合污了。
“哥,如果没有我,你会和什么样的人结婚?”钟玲很想知道这个问题。
“我只会和你结婚。”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问。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和我离婚了,你会爱上什么样的人?”不要怪钟玲问这种没水准的问题,她实在是忍不住,问这个问题她心里也不舒服。
“你什么意思?”朱宝刚抓紧她的腰,难道她厌倦了这种总是付出的军属生活了吗?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除了我,你是不是会爱上别人,或者说,你……爱上我了吗?”钟玲知道朱宝刚生气了,从他手劲儿就能看出端倪。
“竟说傻话,你这一天竟想些什么?”朱宝刚这才放心,他对妻子的在乎,是不需要言语表达的,他不会。钟玲也知道他这个人,知道他是个好男人,但是一个男人不能爱上别人和不会爱上别人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不能是因为责任,不会却是因为爱情,而钟玲贪心的都想得到。
象征似的跳了舞,朱宝刚和钟玲终于可以坐下歇歇了。不过总是有人不让你如意。别的男人不敢邀请钟玲跳舞,可是崇拜队长的女人到是非常的有勇气,尽管队长夫人长得非常的漂亮,可还是有不服气的。那个女人走过来了。“朱队长,可以请你跳舞吗?可以吗?”她对朱宝刚提出邀请,又询问了钟玲。钟玲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在明目张胆的勾引自己的丈夫了。
“我不会,你还是找……王睿,你过来。”朱宝刚不想和别的女人跳舞,如果不是刚才钟玲邀请,他才不会去的,这个小丫头真是不上道。钟玲也不说话,只是含笑看了一眼丈夫,她不能表现出什么,过多的反应只会让这个女人在自己丈夫心里变得与众不同。
朱宝刚直接将正在和妻子跳舞的王睿叫了过来,命令他陪这个女人跳舞,王睿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有这样的吗?把他从自己老婆的身边叫来,命令他陪这个女人跳舞?这是不想让他回家过安稳日子了,“哎呀,队长,我看我老婆好像有点累到了,我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明明……”王睿溜了。朱宝刚也不叫住他。
“同志,那就没办法了。”严秋爽凭着自己娇美的面容,向来在男人中无往不利,可是,被人这样的拒绝实在是很难堪。钟玲看出了她的尴尬,一个女人会主动邀请一个男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这个男人是你的长辈或者上司,要么就是对这个男人有好感,钟玲是不会去同情她的。
“那下次吧!”严秋爽怏怏的离开。
气氛更加的热烈了,几个胆大的主动邀请钟玲跳舞,钟玲的手被丈夫紧紧的攥着,只要有人来邀请,他就会不自觉的用力,钟玲真的感到他的在意,没过多久,钟玲就被带走了,因为朱宝刚说他的头疼,这个借口很烂,可是钟玲也担心他真的不舒服,上次住院时的感觉记忆犹新。
不过幸好,钟玲的担心的多余的,只是朱宝刚的醋意大发,没有什么问题。几天以后,朱宝刚他们又出去训练了,估计又到什么荒郊野岭,沙地泥潭去了。每次他们出去,朱宝刚回来的时候都是满脸的疲惫,一身的泥沙,你问他到哪里去了,他们也不会说的,每个家属都被专门的教导过,不要问,这是机密。钟玲觉得最近很累,不单单是生理上的,心理也累,重生了这么长时间,钟玲一直是过的小心翼翼的,长时间的精神紧张,让此时的钟玲感到非常的虚弱,身体不舒服,心里想的也就多,想到过去的磨难,想到现实的紧张。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否有成效,最让她挫败的是,朱宝刚从来没有说过爱她,这是让她不安心的一个因素,女人总是这样吧!患得患失。
周一的时候,中队组织家属参观训练,除了钟玲她们三个,还有几个来部队探亲的家属。她们站在靶场不远的小山坡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队员们的训练。钟玲看见朱宝刚和王睿正在带领队员进行射击训练,朱宝刚和队员们穿的一样,都是迷彩服,真的好看。一阵枪声响起,不多久有人报靶,朱宝刚似乎对射击的成绩非常的不满意,大声的训斥几个队员,教导他们射击的要领。钟玲觉得这样的他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很帅,很有男子气概。也许是因为上午的太阳有点大,钟玲觉得有点热,甚至是窒息的感觉,人也有点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不是家属们看的太开心了,议论的声音有点大,朱宝刚看到了他们,他把王睿叫过来,看他的意思是非常不满意有人出现在这里,好像是影响了他们,朱宝刚和王睿说了几句,就见王睿向这里跑过来。钟玲想,看来自己这个夫人在这里,他也是不给一点面子的。天转的厉害了。钟玲在失去意识之前,仿佛听见了朱宝刚喊她的声音。
“钟玲!”
朱宝刚真的吓坏了,看见钟玲忽然昏了过去,他害怕的不知所措,看着钟玲从小山坡上滚下来,简直是肝胆俱裂。扔下一干队员,飞奔到妻子的面前,她的脸有擦伤,衣服也变得很脏,朱宝刚一把将妻子抱起来,一面吩咐跟上来的王睿带队。抱着妻子直奔医院。
“大夫,大夫,快过来。”朱宝刚抱着钟玲,后面跟着韩明明,还有几个战士,一群人匆匆忙忙的进了医院,看见有人昏迷,大夫赶忙让朱宝刚把人抱到诊断室。
“怎么样?她怎么了?没事吧?”钟玲的身体向来很好的,怎么会突然昏倒呢?朱宝刚焦急的抓住大夫询问,大夫还没有彻底检查呢!哪里知道是什么原因。
“你们先出去,我给她检查,别在这儿碍事。”大夫将他们一群人都推了出去。朱宝刚的脸色苍白,他担心钟玲会象他倒下的一个个战友一样,再也不会醒来。韩明明和跟上来的于雅静也非常担心的看着朱宝刚,没想到他被吓成了这样。感觉时间过的好慢,大夫终于出来了,看着朱宝刚,“病人没事,你是二队的中队长吧?”
“我是,我爱人怎么样了?她……”王大夫本来想唠叨几句,可是看他担心的样子,也就算了。
“她是重感冒,再加上思虑过度,疲劳过度。你让她在医院里打几天点滴,把烧退了,回去好好养养就成了。”这个李大夫是用中西医的方法治病的,除了常规检查,还要给病人把脉,要不然也不知道为什么钟玲会病的这么重。
“我知道了,她醒了吗?”朱宝刚非常的心疼,他的女人病倒了,自己开始反省是不是关心她不够呢?她的心里一定承受了很多吧?朱宝刚觉得钟玲是爱他的,可是为什么感觉这个女人心里有太多的负担呢?他知道钟玲是个非常好的老婆,从来不抱怨自己工作忙没时间陪她,也不会在意自己过去和别人订婚的事,更不会在自己面对家庭生活孤立无援的时候向他诉苦,每次回家的时候,她总是满面春风的迎接自己,忙前忙后。都怪自己,让她承受的太多了。钟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上扎着点滴,朱宝刚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拉着她没有打针的另一只手,妻子的手变得有点粗糙了,虽然还是那么白嫩,可是,手心出现了茧子,朱宝刚感到有些心疼,在老家的时候干那么重的活儿,现在又干家务,又帮人看孩子,有时候还要招待自己的战友,现在想起来,她真是太辛苦了。她的脸色很苍白,烧已经退了,可是她还是没有苏醒。
钟玲感觉自己睡了好长时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睁开眼睛,看着四周不熟悉的白色,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医院里,手上还挂着点滴,浑身也酸痛的厉害,从来不生病的人,一旦病倒了,要比别人病的厉害的多。转头看见朱宝刚就站在窗口,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是察觉到她醒了。朱宝刚转过头来。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朱宝刚走过来,拉住妻子的手。
“没事,耽误你训练了。”钟玲不喜欢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她希望自己在丈夫的面前永远是那么健康而有朝气。
“你不要想那些,你都病成这个样儿了。”朱宝刚真的是无话可说,拥有这样的妻子,是他的福气,从钟玲病倒的那刻起,他就告诉自己,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委屈,更要保持他们的婚姻保持这样的幸福。他要让妻子感觉到幸福。
“别担心,没事的。”钟玲看他现在的样子,自己就是真得了什么大病也值了。
“饿了吧?食堂没什么了,我刚刚回去做了粥。”本来于雅静和韩明明要做的,可是被朱宝刚拒绝了,他想为妻子做点什么。
“是小米粥,还有煮鸡蛋?我从来不知道你还会做饭。”钟玲看他做的还不错,可是总觉得像是月子饭。看来将来生孩子,他可以侍候月子了。
“当兵这么多年,什么不会?”自己从来没有给妻子做过什么,朱宝刚更加的愧疚。
“那你会不会缝衣服?”钟玲还不忘调侃他。
“你要我给你缝吗?”朱宝刚觉得和钟玲相处永远是那么舒服,没有压力,她时而调皮,时而魅惑,时而调侃,如果不是看见王睿和周凯同妻子相处的情形,他还真的不知道这样的夫妻关系有多么的温馨。
“不要,我怕你缝坏了,我想起来,我第一次缝衣服的时候,把要缝的衣服缝到了自己的裤子上。”钟玲笑着对丈夫说,现在的气氛又点怪。朱宝刚也笑了,想象她当时的样子。他的钟玲,总是这么的让人心疼。总是在为自己着想。
黑夜悄然而至,小两口迎来了新的感情高峰。

怀孕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钟玲躺在医院的第二天,仍然觉得非常的难受,朱队长非常难得的留下来陪她,这让钟玲有点受宠若惊,他们那么忙,为什么还来陪她呢?
“哥,我没事,你去上班吧!我一会儿回家就行了。”钟玲觉得自己不过是感冒了,干嘛弄的像是得了多大的病似的,而且钟玲非常的不喜欢待在医院,说是有点讳疾忌医也不过分,而且那个李大夫,脾气不怎么好,和他说要回家休养的事,不但自己被损了一顿,就连朱宝刚都受到了牵连,李大夫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钟玲对他的印象挺好的,尽管他的态度很差,但是他也确实是在为病人着想。
“没关系,又不远,有事的话王睿会来找我的。不要担心。”听他这么说,钟玲才放下心来,其实心里也是希望他留下来陪自己的,尤其是在自己非常的不舒服的时候。
朱宝刚没有什么时间给钟玲做饭,所以都是在炊事班打饭的,整个大队的人都知道了二中队的队长的爱人生病了,对朱宝刚这样一个严肃的人来说,能嫁给他的人本来就让人好奇,更何况向来以严肃和敬业著称的朱宝刚,竟然请假陪感冒的妻子,这就更让人侧目了,时常有护士来探头探脑,还有那个女人,钟玲不理她们。朱宝刚能来陪自己钟玲已经很满足了,没有爱心餐也没关系,有情饮水饱嘛!
钟玲靠在床头打点滴,朱宝刚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一手里端着一个饭盒一手拿着小勺子喂媳妇儿吃饭。突然王睿冲了进来,招呼也不和钟玲打,直接就对朱宝刚说,“队长,不好了,王大军和钱恒远打起来了。还叫了好几个人。”钟玲也吃了一惊,打架,还是打群架?看来事态挺严重啊!钟玲看着丈夫,可是朱宝刚纹丝不动,手里拿着勺子照样往钟玲的嘴里送,钟玲也傻傻的张嘴吃了。他怎么不着急?
“慌什么?打架就打呗。谁赢了告诉我一声。”他这么一说,钟玲和王睿都吓到了,他不管啊?
“队长,我知道嫂子生病了,可你还是去看看吧!钱恒远可是大队长介绍来的亲戚,出了事怎么办啊?”王睿非常的担心。
“瞧你那熊样,打架有什么稀奇吗?当兵的打架很正常,当这个部队的兵,打架就更没什么了,我只看本事,打输了是他没本事,我的队伍里不要没本事的人。只要不动武器,不受伤,随他们。”这样的带兵方法和钟玲所认识的解放军可不一样,王睿显然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
“队长,我们在原来的部队可不是这样的。再说这要是让大队长他们知道了……”王睿有点担心。
“我们不是那样的部队,我要求的是个人的绝对的军事素质过硬,不行就走人,不要等上了战场拖累战友。”朱宝刚这话说的很无情,他这么严厉的要求,那么在他的队伍中的竞争得多么激烈呀!
“可是……二十多个人打架。”王睿担心一旦有什么意外发生,那么作为中队的领导,是要承担责任的。
“哥,你去看看吧!”钟玲也不希望有什么事。
“你吃饱了吗?”看他稳如泰山的架势,钟玲都跟着着急。
“我早就饱了,是你非要逼着我都吃完。”钟玲埋怨的看着他,怪他不懂怜香惜玉。
“我一会儿回来。”朱宝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