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大钱不是在姐手里吗?”钟玲问着冯珍。
“说是在你姐手里,那还不是他说用就拿出来吗?”钟玲也见过后来的许多夫妻是这样的,可以共患难,但是不能同富贵,现在让朱宝琴把住钱,丁荣肯定也会心生不满。
“这样吧,我好好的想想,其实这两年的生活好了,交通方便了,市场开放了,我们的生意不可能总是这么好,早晚得转行,我看看能不能在这方面想想办法,只要姐夫不总往外跑,不会有什么关系的。”
“行,你好好想想。”冯珍心里也很高兴,他们老两口成天为这事发愁,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还是老头子说的对,和儿媳妇说说,就算想不出办法彻底解决,至少也能把大钱想办法替女儿抓住。
钟玲确实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夫妻间相处是非常微妙的,你越是防着他,他就越是有外心。相互信任是非常重要的。当你在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选择这种消极的做法,只会伤害彼此的感情。甚至将他推离你的怀抱。

谈话

钟玲一直以为自己的哥哥钟竟是凭着自己的真本事当上乡里的秘书的,不过李小云的来信打消了这个幻想。是她帮的忙,钟玲其实也在奇怪,上辈子没听说他当了秘书啊!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火葬场的事情正在有序的进行,李小云在信中说,已经有好几个买家和她接触过,她还要进一步考察一下,如果可行,就带着人到钟玲那里谈转让的细节。
钟玲还是和婆婆住在自己的卧室。旁边躺着不熟悉的人,总是睡不着。钟玲何尝不希望过自己的小日子呢?可她能和朱宝刚说什么呢?记得以前听过一个故事,乾隆皇帝的宠臣和歉龃筇肮伲蠼⒐鹁头浅5目床还哒飧黾槌迹看渭角〉氖焙颍透婧瞳|的状,说和趺丛趺床缓茫瞳|呢?乾隆皇帝问他阿桂怎么样的时候,他把阿桂说成是古今少有的猛将,忠臣,那么,在乾隆的心里,会怎么想呢?当然是不说别人坏话的人更好了。钟玲不想变成和谎拇蠹槌迹谴诱飧龉适驴梢灾酪桓龅览恚当鹑说牟皇牵约阂膊换岬玫胶玫钠兰郏踔量赡苁实闷浞础V恿岵幌胍蛭畔钡墓叵涤跋炝怂欠蚱薜墓叵怠G崆岬奶玖艘豢谄F牌旁谂员咚暮苁欤羿啻虻暮芟欤恿岱硌雒嫣珊茫枳乓坏阍鹿猓醇饲缴瞎易诺闹毂Ω盏木埃丫辛撕艽蟮某杉耍谡飧鼋故侵饕孔世卜莸哪甏秸飧鑫恢谜娴氖遣蝗菀琢耍舛际强克暮顾拖恃虺隼吹模怯檬盗λ祷暗模恿嶂С炙W约阂惨蛭砩系木似识绨菟郎退退闼荒艹晌谧约盒哪恐谢故亲詈玫摹2桓萌谜庋挠⑿壅慈臼浪椎挠倌嗖皇锹穑克裕恿峋龆ㄈ棠停宜蚕嘈牛夥萑棠椭站炕岬玫交乇ā
这天晚上冯珍主厨,做了豆角盖被,也就是用咸腊肉炖上豆角,咸腊肉就是春节过后的时候,人们把吃不完的肉抹上大酱,挂在仓房阴干,等到夏天的时候就可以吃了。用油把洗干净的咸腊肉炒一下,放豆角和一些相应的调料,放汤,然后在上面铺上发好的面,等豆角好了,上面的面食也好了。王睿和周凯都带着家眷来看望冯珍,尤其是王睿,说是吃到了家乡的味道,好多年没吃了。惹得冯珍母性大发,说这家伙可怜哪!钟玲怎么没看出来。就是一个溜须拍马的!
吃过饭,几个女人收拾厨房,冯珍帮忙看孩子,男人们在一起聊天,王睿和丁荣聊起了家乡的变化,屋里没有怀孕的女人,几个男人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抽烟,周凯偷偷的把朱宝刚叫到院子里,
“我说队长,你不会是打算让你妈来照顾嫂子吧?”周凯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兄弟。
“是有这个想法,还没和我妈说呢!不过也要看钟玲的意思。”朱宝刚也不再那么坚持了,本来是想,自己经常不在,需要有人来照顾妻子,而自己的母亲则是最好的人选。可是看钟玲和自己母亲相处的情景,还是再等等看吧!
“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周凯以过来人的身份劝劝朱宝刚。
“怎么了?”朱宝刚听他的意思好像深有体会似的。
“我家雅静生孩子那时候,也正赶上部队忙着训练,我又刚刚升了副营,工作非常忙,我就把我妈接来了,不过,效果非常不好,雅静和我说我妈不好,我妈和我说雅静的不是,我能怎么办?只能在一边替另一边说话,雅静的月子也没做好,而我妈到现在还在埋怨我有了媳妇忘了娘,两头都捞不到好。”周凯觉得自己的母亲和妻子都是很好的人,完全没有想到她们会处不好。
“我妈很好说话的,钟玲也没那么多事儿,没有关系吧?”朱宝刚还存在着侥幸心理。
“那和为人没有关系,主要是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家里也只能有一个女主人,你没发现吗?婆婆在的时候,嫂子非常的拘谨,这样对孕妇是很危险的。”周凯也不是危言耸听。
“可是在我家的时候她们相处的很好的,在这里……”朱宝刚是个军事天才,对这婆媳间的事情还真是想不明白。
“在你家的时候相处的好,是因为他们在你不在的情况下,互相扶持,互相依靠。可是在这里,你的身边,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谁是最重要的。”周凯是个比较心细的人,不然也想不到这里。听了周凯的话,朱宝刚也不再坚持自己的看法了。
厨房这里,也是有着话题。“怎么样?我没说错吧?”钟玲知道即使于雅静不提醒,自己也是不愿意和婆婆再住在一起的,不过农村有句话叫养儿防老,朱家就这一个儿子,养老人的事必须是他们,如果和自己的丈夫说出这样的话,后果会怎么样?
“没什么,不要担心,这事还得他做主,我公公婆婆对我们很好了。我实在说不出口。”钟玲知道朱家的老两口是偏向儿子的,从钟玲提出到部队时就看出来了。朱春来为自己争取了应得的利益,尽管平时在他们身边侍候的是朱宝琴。
“你不说啊”韩明明很替钟玲着急。
“不能说,说了没好处,我宁可挺着。”一听钟玲这么说,于雅静和韩明明只能闭嘴了。钟玲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其实钟玲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无论是哪个做儿媳妇的,也不能说出赶人的话。
女人们在厨房里忙活完了,也进屋里和大家说话,聊到冯珍最关心的未来的小孙子,话匣子就打开了。
“对了,看我都忘了,这些东西和我带的衣服在一起,瞧我这记性,都忘了拿出来了。”说完,冯珍就进卧室掏出一个小包来,大家好奇的一看,“这……这是什么?”韩明明惊讶的喊出来。
“这你都不知道,亏你还要做妈妈了呢!这不是小孩用的尿布、小衣服、小裤子吗?”小包里全是这些东西,大多是红色的。
“可是怎么?”韩明明有点惊讶,看钟玲的穿着和生活方面,以及这位婆婆和姐夫,也没觉得他家穷啊?怎么要给宝贝金孙穿的衣服这么差啊?钟玲也看到了,心里头拔凉拔凉的,她是知道农村有这样给小孩穿旧衣服的传统,可是冯珍拿来这些……一件件红色的小衣服,领子上都磨破了,巴掌大的衣服上面还有补丁,甚至还有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掉的奶渍污渍,冯珍这一展开,下面的尿布也露出来了。上面也带着补丁,不行,这样的东西绝对不能穿到自己的孩子身上,死活不行,钟玲没办法了,看向他丈夫,似乎是察觉到了钟玲的求救,朱宝刚问自己的母亲,“妈,这些东西是哪儿来的?”他也不喜欢,自己就这一个孩子,当然要给他最好的,尽自己最大的能力。
“这是我在村里好不容易要来的,孩子穿了,长得结实,不生病。”钟玲心想,不生病才怪呢!几个人都是晚辈,即使不同意她的观点,也不能反驳什么,朱宝刚现在有点明白钟玲的感觉了。
“对了,刚子,孩子的名字起好没有?你爸说了,要是没有起好,就用刘半仙起的吧?叫朱金库,怎么样?”听了她的话,除了丁荣之外,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这个名字不怎么样,实在是不怎么样,韩明明同情的看着钟玲,钟玲也哀怨的看着她,钟玲真的想反驳,再看看自己的丈夫,“名字的事我和我们领导说了,他帮忙给起。”钟玲这次松了口气,这明显是推脱之词,没听说他们部队有这传统。
“可是要是生了女儿呢?”于雅静小心的问道。
“哎呀,你可别瞎说,我们老朱家三代单传,可就这一根独苗,哪能断了,这要真生了个女儿,让我和你爸死了怎么见祖宗?对了,平时里要念叨着是生女儿,人家都说,念叨啥不来啥,不能念叨儿子。”钟玲觉得心口堵得慌,怎么念叨有什么用,这要是生了女儿,自己可就真的让公公婆婆看不上一辈子了。朱宝刚看出了妻子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婆婆说出这样的话对作为儿媳妇的钟玲来说无疑是非常大的压力。
“哈……婶子,你照顾孩子很有经验吧?”于雅静试图转移话题。
“那到是,我生的两个孩子都是我自己照顾的,我们那时候啊,女人生孩子可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啊,女人生孩子都认为是脏事儿,躺在炕上,连炕上的席子都要卷起来。”冯珍发出感叹。
“那要在哪儿生啊?”韩明明非常惊讶,还真的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说法。钟玲也没有听过。
“坐在炕上的土坯上生,我们年轻的时候可比你们这代皮实多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娇气了,前几天我们村的一个小媳妇,生孩子还让她丈夫进产房,多不吉利啊!可是要给男人招来血光之灾的,你说叫进去也就算了,把她丈夫拉过来就是两巴掌,你说这叫什么事啊?”听了冯珍的话,钟玲和于雅静互看了一眼,还真是没错。
“婶子,那你照顾孩子很有经验吧?我家大丫小时候可难侍候了。”再换一个话题。于雅静知道这个钟玲不爱听。
“那是,远的不说,他姐家的花花就是我帮着带大的,花花生的时候赶上冬天,条件也不好,只能那么几块尿布换,尿湿了,也不能洗,就在炕上烤干的再用。”得了,钟玲实在是不想听了,她觉得实在是头晕啊。几个男人就像是听说书一样,实在是难以想象让自己的妻子、孩子过那样的日子。钟玲一听还不能让丈夫进产房,也行,没关系,可是让自己的孩子还象花花那样过,绝对不行。自己有这个条件让孩子过好不说吗?
晚上朱宝刚和姐夫丁荣睡的,躺在床上,他想着自从自己的母亲来了,妻子的表现,她的所有变化,他深深的觉得周凯给自己的提醒是非常及时的,母亲和妻子的和睦对他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两个人都是非常好的人,可是为什么就不能生活在一起呢?如果想要不起冲突,势必要让钟玲隐忍,可是一个怀着身孕的孕妇怎么能过多的要求呢!对于自己的母亲,钟玲的态度一直是小心翼翼的侍候,这不仅仅是因为名分的制约,更多是不希望自己为难。
钟玲想了很久,晚上临睡之前,她对冯珍说了自己的想法,就是让朱宝琴把自己挣的钱全部换成国库券或者用来盖房子,置办东西。
“为什么?你以前不是说过,不能把活钱变成死钱吗?”冯珍不明白啊。钟玲觉得跟她彻底的解释,这样,也许她会回去。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妈,姐夫现在手里有钱了,不是那个穷小子了,即使不靠我们家,他也能自立了,现在他完全可以和姐姐离婚,再找个大姑娘。”钟玲这说的也不是完全吓唬她,后来这样的例子有很多,飞黄腾达就甩掉糟糠之妻。
“你这说的是啥话?我就不信他敢?”冯珍不相信丁荣有这个胆子。
“妈,现在也许不敢,但是你想想为什么他现在说要儿子?还这么理直气壮,一是他真的想要儿子,二是对于姐姐来说,无子可是古时候休妻的罪名啊,现在不兴这个了,可是他提这个说明什么?”钟玲看看婆婆。
“说明他有这样的外心了。”钟玲心里也在感叹,为什么非要自己生儿子?女儿和儿媳就是不一样。
“不能吧?”冯珍只是以为丁荣和自己的女儿感情变了而已,有钱了,腰杆硬了,不怕媳妇的娘家了。
“现在家里家外姐夫是主力,没有你们,他照样可以接着干,所以他现在的态度强硬,你回去让姐姐张罗着盖房,买车,留下点周转的钱,剩下的就买国库券,没有了余钱,或者说钱都置办了东西,他就不敢动了。”钟玲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能行吗?”冯珍有点担心。
“现在的生意不可能向以前了,只要他同意了盖房、买车、最好是国库券,到时候他有的忙,还没钱,我姐的日子就能安稳几年,过几年他年纪大了,就不想这些了。”钟玲这也是缓兵之计,也可以说的一箭双雕。
“盖房得不少钱吧?”冯珍也知道盖房是个大事啊!
“是啊,你可以和姐姐家盖在一起,弄个大的院子,今年可以先打上地基,明年就可以动工了,不过要快,眼看没有多久,咱家哪儿就上冻了。”冯珍听钟玲这话,也觉得非常可行,女儿要是离婚了,可就坏了。对,盖房子,先这样,赶紧回家和老头商量一下。
“我这次来是来照顾你的,我这……”冯珍担心儿媳妇的身体。
“没事,妈,我和邻居相处的都不错,部队上还能缺人吗?你不用担心。”
“那就行,我抓紧时间回去,和你爸商量一下。”钟玲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发飙

婆婆冯珍在第二天的时候就提出要回家了,她这次来来回回也不过七天,朱宝刚和丁荣都非常的惊讶,朱宝刚甚至怀疑是不是钟玲让她回去的,很快的冯珍就收拾好了行装。
“妈,怎么突然要回去呢?”朱宝刚说着还看了钟玲一眼,钟玲心里的火腾的就冒出来了。什么意思,是说我在赶人吗?
“什么突然,我们也出来好几天了,家里就剩下你爸和你姐,还带着花花,我不放心,我看小玲身体也挺好的,周围也有人照料。这才放心的。”冯珍担心钟玲生气,自己为了女儿的事着急回去,不能在这里照顾怀孕的儿媳妇,怎么说也是理亏。
“让姐夫一个回去不就行了吗?”朱宝刚一听自己的母亲要走,心里突然的不舍。担心母亲是不是生气了,还是钟玲赶她走了?如果真的是妻子惹她生气了,或者是赶她了。那自己就说什么也不能让母亲走了。
“那怎么行,家里还有许多事儿呢,你不用担心,要好好照顾小玲,她现在身子不方便,可不能让她心里不痛快,你要多让着她点儿。”冯珍也是实在担心家里,比较起来,女儿的事情更紧迫一些,再加上如果要盖房子,也实在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知道了。”朱宝刚这才放心,钟玲听朱宝刚这么说,心里可真的不怎么痛快了。
“小玲,你要好好的养身子啊,一定要给我们朱家生个大胖小子,可就看你的了,你要是给我们朱家生了儿子,你就是我们家的大功臣,一定要小心身体呀,不要忘了我告诉你的,要念叨着生女儿。”冯珍不放心啊!
“我知道了,妈,你不用担心的。”钟玲也是看准了冯珍关心女儿的心,再加上农村盖房子可是大事,什么看风水,算日子,买材料,麻烦的很,冯珍肯定要回去的。这样可不是她在赶婆婆回去,是她选择要回去的。
“刚子,小玲,你们放心吧!我们到家了就给你们发电报。”丁荣显然也没有怀疑为什么冯珍急着要回去,只当是在这里住不惯。
“行,我送你们,小玲,你回去吧!”朱宝刚开车送他们走,钟玲也没有和朱宝刚说什么,和婆婆还有姐夫一一告别,送他们坐车走了。出门的时候,韩明明和于雅静也出来送他们。
等车开走了,韩明明赶忙凑到钟玲的面前,“嫂子,你婆婆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因为家里要盖房子。离不开人。”钟玲看着韩明明,认真的说道。
“就是这样?昨天没听你婆婆说啊!”于雅静比韩明明多了点心眼儿。钟玲一笑,没有回答,于雅静也没有继续说下去,都是做人儿媳妇的,还是理解万岁吧!
“不过你婆婆可真是可以,给你的孩子起名叫什么……朱金库?哈哈……笑死我了。”韩明明想起钟玲她婆婆说的名字,笑了半宿。
“是啊,我想总比叫朱一只好,还有朱满圈!”于雅静也跟着笑。
“我是不会让我的孩子叫这个名字的,不过你还是想想你们孩子的名字吧!大丫的大名也该起了,要不然户口怎么办?还有你,王韩氏,我倒要看看你给你的孩子取什么好名字。”钟玲不理她们的取笑,她的儿子一定要取个好名字。记得自己小时候上学,千万别叫魏宝娟,那你就等于叫猪,本来就姓朱,一定不能让孩子被人笑。
钟玲摆脱了两个女人,自己一个人回到房间,深吸一口气,终于轻松了,不过朱宝刚,等你回来咱们再算账。你竟然怀疑我,夫妻间没有信任是绝对不行的。这个要让他牢牢的记住。朱宝刚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但是有时候也过于理智,或者说他是有点不解风情,拿一个最经典的问题来说:一个妻子问丈夫,如果我和你妈一起掉进河里了,你先救谁,大多数是当着谁的面,就说先救谁,这是个非常错误的答案,女人在问的时候,心中已经设下了答案,但是你答哪个都是错的,比较聪明的做法是说,我会先救我妈,但是,我会和你一起死。但是如果钟玲拿这个问题问朱宝刚的话,他会怎么回答呢?他一定会说,要先救那个最可能成功的获救的人。虽然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但是,不可饶恕。
这天晚上,朱宝刚想着终于可以搂着香喷喷的老婆睡觉了,训练结束了,洗刷干净,将脏衣服自己洗完了,正打算回家的时候,正好碰见了邻居兼政委周凯。
“婶子走了?”周凯也急忙收拾东西,回家看老婆孩子。
“走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走就走,我怀疑是钟玲说什么了。”朱宝刚不明白自己的母亲那么在乎孩子的事,怎么会说走就走了呢?怎么劝也不听,为了孩子,不知道在背后催了他多少回了。这次要不是钟玲说了什么,怎么会走了呢?
“婶子说什么了吗?”周凯问他,要说这队长打仗是个好手,勾心斗角也常胜不败,为什么对待女人这么没有策略呢?要不怎么说关心则乱,当局者迷呢!
“没有说什么,还要我好好照顾钟玲,我想我还是问问钟玲吧!”周凯一听他要问钟玲,愣了一下,这没凭没据的,问什么?不是自找麻烦吗?想想还是让队长吃点苦头吧!嫂子看样子也是个很有心眼儿的人,她婆婆没有挑她的毛病这就是本事了,自己还是不要提醒了,让队长自己悟吧!
“对了,周凯,我想问你点儿事儿。”朱宝刚神色又点不自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怎么了?队长,什么事儿?”周凯笑着问他,看样子队长要问的是不好开口的事儿啊!
“那个,你媳妇儿怀孕的时候,你们……那个……”朱宝刚不知道怎么说。支支吾吾的不好意思继续说。
“你是说她怀孕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周凯想笑,又有点惧怕队长的威严,但是这事儿朱宝刚也实在是不知道问谁好。
“听说过了三个月就行了。最后的一段时间不行,再说还得看嫂子的身体和你怎么……”看朱宝刚瞪他,只好板着脸继续说,“反正得悠着点就是了。怎么?憋不住了?”还是没有忍住逗他。
“滚,你还不是那个德行。”是啊,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了,一个好意思问,一个门儿清,都差不多。两个人都是了解的相视一笑。
天已经很黑了,可以清楚的看见星星了,钟玲找了一张椅子坐在窗前,没有开灯,就这么看着窗外,钟玲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家里的条件也非常的不好,自己家除了父亲之外,都是农村户口,在村里分到了一点儿地,那时候大多数是种麦子和玉米,秋天的时候,村里每年都是在村边的空地上开辟一个临时的场院,大人们在忙着打麦子,一直干到天黑,自己和差不多大的小伙伴儿一起在旁边玩儿,大人们都回去了,孩子们还在玩儿,在麦秆垛里刨出一个大洞,有时候运气不好,还能刨出一窝老鼠来,男孩子就拿着老鼠吓唬小姑娘,记得有一次,一个淘气的伙伴从家里拿了蜡烛出来,在麦垛里刨出的洞中点着了,结果可想而知,钟玲记得自己最喜欢在天黑的时候和哥哥一起爬上麦垛,躺在上面看星星,那时的夜空好清晰啊,就好象是一个大的黑幕扣在自己的所在村子的上空,黑幕上点着一个个小星星,那时候不认识什么星座,但是却认识牛郎星和织女星,那是老人们讲故事的时候教孩子认识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夜空再也没有那么美了。钟玲又联想到了朱宝刚,他大自己那么多岁,自己是十岁的孩子的时候,他已经是个大人了,而且是个可以娶妻生子的大人了,他那时肯定也没有想到会娶这么小的媳妇儿吧!要是那时见到自己,还会喜欢自己吗?
想到丈夫,就想到现在的生活,想到过去的生活,上辈子的生活,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压抑呢?钟玲有时候发现自己经常的叹气或者是深深的吸一口气,这都说明了自己的压抑,而归根结底,自己压抑的原因就是朱宝刚,自己太怕失去,太在意他的看法,今天婆婆走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