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妈,是不是有什么事啊?”钟玲直奔主题。
“小玲啊,你能不能回来一趟啊?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我知道你现在身子不方便,可是我真是……”说着钟玲的母亲张秀凤竟然哭了起来。
“妈,怎么了?你快说啊!”肯定是有事,钟玲非常的着急。
“家里出事了,你哥要离婚,你爸病倒了。你要是能回来,就回来一趟吧!妈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钟玲放下电话,双手气的直打颤。听母亲颠三倒四的说了个大概,也就是说,自己的哥哥和一个已婚妇女偷情,被嫂子抓了个正着,哥哥嫂子要离婚,父亲听说病倒了。现在母亲只能指着女儿回去拿个主意了。
怎么会这样呢?哥哥怎么会这样的呢?为什么是他呢?和一个已经结了婚的女人,还有抛弃自己的妻女,这还是人干的事吗?可怜自己的小侄女,如果父母离婚了,最可怜的就是孩子了,那可怜的孩子怎么办?父亲刚直一辈子,自己的儿子做出了这样的不顾礼义廉耻的事,让他颜面何存哪?让他如何面对他的学生呢?不被气倒才怪呢!看来是非要回去不可了。可是自己现在的身体……
晚上朱宝刚幸运的回来了,看见钟玲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赶忙上前询问,“怎么了?小玲,身体不舒服吗?”朱宝刚非常担心妻子,虽然钟玲现在的身体非常好,可是毕竟是孕妇啊!钟玲见丈夫回来了。二话不说,抱住了丈夫,她现在的心很乱,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更没有想到竟然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担心那个可怜的孩子,担心父母,和朱宝刚说了事情的经过,她现在真的需要丈夫的安慰。
“你就回去吧!我想办法和队里请假陪你回去,你自己回去我也不放心。”朱宝刚看妻子的脸色也知道她现在肯定在家里待不住,与其让她在家里瞎想,还不如和她回去看看呢。
“谢谢你。”钟玲真的非常感谢丈夫的理解,她知道朱宝刚对孩子有多在乎,自己现在怀孕七个月,他还允许自己回娘家,有多么的难得,不是每个男人都能这样做的。
“没事的,不要往心里去,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朱宝刚陪着钟玲躺下,给她盖好被子,现在天已经很凉了。
“哥,你会背叛我和孩子吗?会爱上别人吗?”钟玲非常想知道丈夫的答案,这是为了安心。
“不会,你们是我感情的全部,你们是我最重要的人。不会再有任何人了。”这话对于朱宝刚来说是他的真心话,他这么想的,所以在妻子备受打击的时候,毫无保留的说出来。
朱宝刚请好了假,又用了一天的时间交代工作,钟玲在家里收拾好行李,带着当初来这里时朱家给的一千块钱,还给父亲带了两棵好一点的人参。估计会去可能用得着。考虑钟玲现在的身体,朱宝刚买了快车软卧的火车票,就怕钟玲回去的路上太过劳累,又准备了在火车上吃的水果和吃的,带上几件厚的衣服,家里肯定要比这边冷的。
钟玲两口子辗转到回到了家里,一进村子,就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甚至可以听见人们背后的议论声,钟玲估计这是有史以来这附近最大的丑闻了,没想到发生在自己家里。钟玲一进屋,就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从西屋里出来,看见钟玲和朱宝刚以后,赶忙迎了上来。
“是妹子妹夫吧?回来啦?”钟玲猜到了这个女人是谁了,没有接她的话,仔细打量着她,非常平常的容貌,眼睛有点小,肚子估计有四五个月了,身材不高,和自己嫂子相比不是一个档次的。打量完了,也不理她,和朱宝刚进了父母的房间。
“回来啦?”张秀凤惊喜的看着钟玲和朱宝刚。
“妈,爸还好吗?”钟玲的父亲钟玉秀也知道女儿和女婿都回来了,可是还是躺在炕上,紧皱着眉头,眼睛也不睁开。朱宝刚看见自己岳父这个样子,也不继续问了。给钟玲脱了鞋让她爬到炕里。
“爸,你怎么样了?妈?”钟玲也没有闲心打招呼了。在炕里钟玲还发现父亲的身边竟然还躺着一个孩子。
“这……”钟玲问她母亲。
“这是妞妞,才不到两个月。你爸这是气的,大夫说要好好的养,不然会烙下病根儿。”说着,张秀凤的眼泪又掉下来了。钟玲挪到父亲的身边,看看那个孩子,太小了,她是那么漂亮,那么娇弱,看的钟玲的心都揪在了一起,这是造孽呀!
“爸,我们回来了。你放宽心,事情会过去的。”听钟玲说这话,钟玉秀的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正说着话,那个女人进了屋,拿来了几个杯子,还有暖壶,杯子里放了茶叶,一副招待客人的样子。给朱宝刚倒水,“妹夫,来,路上累了吧?喝水。”朱宝刚是何等样人?眼里怎么会看得起这样的人,就算是自己再怕老婆,这样的嫂子,他也是不屑承认的,所以干脆当没看见,连眼皮都没抬。见朱宝刚的反应,那女人也不以为意,又来给钟玲母女倒水。钟玲没空理她,给父亲掖被子,又摸了一下小侄女的小脸。
“行了,你先出去吧!”张秀凤冷下脸,让她先出去,她也当没看见人家的冷脸,答应着出去了。
“怎么回事?”钟玲气坏了。张秀凤一边哭着,一边说。钟玲的嫂子刘丹回婆家生孩子,丈夫在乡里上班,经常就住在乡里两个人的家中。等孩子满月后,有一天,刘丹想回去拿厚衣服,怕把孩子冻着了,就自己先回去了。谁知道,一回到家,就看见丈夫光溜溜的躺在炕上,这大白天的,钟玲的嫂子就觉得不对劲,一翻炕柜,这个女人光溜溜的在里面猫着呢!三个人就打起来了。那女人还说,我的玩意儿就是比你的那玩意儿香,钟竟就是喜欢我的,你爱咋咋得,我就是大着肚子,他也愿意碰。不但这样,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也是钟竟的,刘丹气坏了,抱着那女人的衣服裤子内衣裤衩就给那女人的丈夫送去了。结果就是,那女人被赶出了家门,刘丹要离婚,孩子也不要了,回娘家了。
“那我哥呢?他怎么说?”钟玲这心口真是堵得慌,感觉自己就是刘丹一样,恨不得把那女人撕碎。
“你哥说,他也是没办法,现在的那女人,她叫王海英,她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再说现在也不得不离婚了。”这就是男人吗?钟玲看看朱宝刚,他现在双手攥着拳头,支在膝盖上,也是怒火难平,他那样正直的人,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的。钟玲好像又想起了上辈子的自己,那时候他也是这样难以接受吧?想到这里,钟玲更是痛恨他们。

困局

“王海英?是哪儿的人?我怎么没听过?”钟玲担心是不是和那个王海龙有什么关系。
“是乡里的,你哥说以前和他是同学。”应该没有关系吧。
“我哥呢?家里变成这个样子,他跑哪儿去了?”钟玲实在不明白钟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自己的妻子不要,反而留下这个女人。正说着话,有人推门进来了,是钟玲的老姨,张秀萍。发生这样的事情,所有的亲戚都跟着丢脸,现在能上门的,也是确实关心他们是人。
“小玲和刚子回来啦?”老姨也是一脸的忧郁。亲戚的脸上也无光啊!
“老姨,坐。”朱宝刚和钟玲分别打了招呼。过了一会儿,钟玲的大伯和大伯母也来了。现在就等着钟竟回来了。王海英见来了这么的多的亲戚,也大概猜到了现在的情况,对她来说可能是生死攸关了。
“小玲,你可回来了,你和你哥从小就要好,你劝劝他,现在这叫怎么回事啊?”大伯母向来心直口快。
“是啊,小玲,你妈现在也是六神无主了,就知道整天哭了。”老姨比较心疼自己的亲姐姐,虽然是亲戚,可是钟竟的这件事,还得要他们家自己人做决定,谁也不好轻易的帮着做主。那个女人又进来了,给客人们端茶递水,好不热情。大伙儿对这个女人是从头到尾的鄙视,也没有人和她搭话。
大家七嘴八舌,总的来说,意见就是接回嫂子,把这个女人赶出去。钟玲也是这个意见,又看看朱宝刚,他皱紧的眉头,他的意思是不行还是不那么简单?过了一会,妞妞似乎是醒了,扭动着小身体。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尿湿了,钟玲赶紧将她抱过来,打开襁褓,没有尿湿,钟玲又快速的包好,手脚麻利,担心孩子被冷到,将哭泣的妞妞抱起,轻轻的哄拍着,所有人心疼的叹息,钟玲看看朱宝刚,他看着自己,眼里说不清带着什么样复杂的情绪。
“妈,妞妞好像是饿了,她吃奶粉吧?”钟玲对母亲说。
“哎呀,可不是,肯定是饿了。”张秀凤心里想的事情太多,一时间给忘了。
“快点,快去……”这时钟玲的父亲钟玉秀虚弱的睁开眼睛,催促在老婆给孩子泡牛奶。张秀凤刚要下地穿鞋,王海英进来了。她已经把牛奶泡好了。用奶瓶装了过来,钟玲看着这个女人真是从心底里厌恶。钟玲上辈子背叛自己的丈夫,结果自己后半生都沉浸在懊悔和羞愧当中,可是这个女人,钟玲没有发现她有这样的意思,俗语说的好,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自己恐怕很难将她赶出去,这一切的关键还是自己的哥哥钟竟。不过钟玲也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很会看眼色,一定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过了不久,亲戚们都回去了,他们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安慰一下钟玲的父母,等人都走了。朱宝刚来到钟玲的身边,看着她哄孩子。“她很乖。”朱宝刚爱怜的看着妞妞,也非常的心疼这个可怜的孩子。
“妈,你问问大夫,爸现在可不可以吃人参,我带了两棵回来。”张秀凤一听很高兴,这人参可是好东西。
“是吗?挺贵的吧?你这孩子,我这就上王大夫家问问,你这一路上也辛苦了,我也问问你能不能吃。”女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忘不了自己的孩子的。
“妈你还是让王大夫来一趟看看吧!这样才保险一点。”钟玲知道人参是个好东西,可是不是什么人都爱吃的。
“行,我去一趟。”张秀凤这才高兴一点,好像可以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女儿都能身体健康似的。等张秀凤走了,钟玲问自己的父亲。
“爸,你是什么意思,这件事情你的想法是什么样啊?”父亲现在病倒了,身体固然重要,可是这心病难医啊!
“唉!我的想法还重要吗?小玲啊,你们两口子看着办吧!能劝你哥当然是好,我就当他犯了一回错,原谅他,谁不犯错呢?如果劝不了,那也就算了,让他们走吧,我这辈子也不想看见他们。”钟玉秀的意思很明显,还是不希望儿子的小家散了。
“哥,你说呢?”钟玲想在这个时候听听丈夫的意见。
“我想还得看钟竟的意思,不过他既然让那个女人住进家里,意思也很明显了。”朱宝刚看的明白,钟玲听了他的话,也清醒过来,但是无论如何,还得试试劝他。过来一会儿,张秀凤就把王大夫请来了。王大夫是个快六十岁的老人了。和钟玉秀的关系一直比较好,是非常能谈的来的朋友,可能也是因为他们的志趣相投,都喜欢古文。王大夫给钟玉秀把了脉,又给钟玲看了看。钟玲很信任这个大夫,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好大夫,不是浪得虚名的。钟玲担心朱宝刚的身体,他训练辛苦,又受了那么重的伤,非要王大夫给他也看看,朱宝刚想拒绝,可是抵不过钟玲的坚持。正在给朱宝刚把脉,钟竟回来了。听他在屋外和那个女人正在说着什么,两个人就一起进来了,站在旁边等着王大夫看病完了再说。都没什么事儿,钟玲也还可以,毕竟底子好,朱宝刚和很健康,就是钟玉秀……
“老钟少吃点,小玲两口子倒是可以吃吃,不过,我看小玲这人参可是好东西,怕是得有将近百年了,这棵就更不用说了,你们留着以后慢慢用吧!”钟玲让母亲收起那棵大的,小的那棵让母亲按照大夫的指示,准备做鸡汤。钟玲眼光扫到王海英偷偷的捅了一下钟竟,不知道是想看看病,还是看中了人参。这两棵只是钟玲在家里拿的普通的人参,还不是那两棵最好的,即使是这样,那女人要是知道了它们的价值,钟玲担心她会什么坏心眼的。
“老钟啊,想开点儿,别上火,日子总得过。”钟玉秀听了他话点点头,王大夫说完就走了。张秀凤要送,被他拒绝了。朱宝刚去抓鸡了,钟竟要跟着去,被钟玲叫住了。
“你出去。”钟玲也不客气,直接叫那女人出去,王海英看了看钟竟,才推门出去。
“你打算怎么办,直说吧!”钟玲也不叫哥哥,直接冷冷的开口。
“现在这个情况,外面都传开了……”钟竟嗫嚅道。
“你还知道啊!”张秀凤气愤的吼道。
“妈,你让他说。”钟玲阻止母亲插话。
“我想也只有离婚了,海英现在怀着孩子,以后的日子也肯定不好过。刘丹的处境比她强。”意思很明显了,果真想朱宝刚猜测的那样,钟玉秀躺在床上叹气。
“那孩子呢?妞妞呢?她怎么办?”钟玲关心这个可怜的孩子。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我会抚养的,妞妞也是我的女儿。”钟竟急忙说道。
“那嫂子呢,你对得起她吗?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让你抛妻弃女?违背伦常?”钟玲气愤的指责哥哥。
“我知道我对不起她,我已经对不起一个女人了,我不能再对不起海英了,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丈夫经常打她,她的日子也不好过,刘丹还可以找一个比我更好的人,可是海英……”钟玲闭上眼睛,哥哥现在完全是失去理智了。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
“你想过吗?跟着后妈长大的孩子会怎么样? 你想过没有?你这么无情的对待你的妻女,让你的父母这么失望,你简直是禽兽不如!”钟玲气的冲着哥哥大喊。
“小玲,冷静点。”朱宝刚正好进来了,他杀好了鸡,洗完手进来,就听见妻子激动的大喊。
“小玲,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刘丹也说要离婚,我……”现在钟竟就是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自己开脱,可哪里有呢?
“小竟,你好好想想,你就非要气死我们吗?”张秀凤满眼泪水看着儿子,即使儿子让她这么失望,可是还是不能不管他。
“爸,妈,我这辈子就这么求你们一次,以后我一定不让你们失望。”钟竟这话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你让那个女人把孩子打了,要不送她回去,不要让她在我家。”张秀凤对自己的儿子说。
“不行,妈,她那个丈夫会打死她的,再说她肚子里也有我的孩子。妈!”钟竟现在是听不进任何人的话了。
“把她撵走,你不去,我去,我们家不能要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张秀凤不能让这个祸水留在家里,今天不管钟竟说什么,也要把她赶出去。说着就下地,向外冲去。钟竟跟着去拉。
“妈,你别去,妈。”眼看自己的母亲说着就冲了出去,钟玲赶忙下地,朱宝刚扶着她,
“我去,你待着。”朱宝刚跟着出去。钟玲想着也是。紧接着就听见哭喊声,一通乱糟糟,钟玲再也待不住了,开门一看,朱宝刚正扶着自己的母亲,钟竟抱着那个女人。
“妈,算了。都进来吧。”钟玲让他们都进来。给自己的丈夫使个眼色,让他搀扶自己的母亲回来。这样有什么用,看哥哥的架势,是没有可能撵走她的。
朱宝刚将自己的岳母扶回来,“大家冷静冷静,毕竟冲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以朱宝刚的立场不太好发表看法,虽然他非常的不齿大舅子的做法。
“你想过吗?你留下了这个女人,你会失去亲情,失去名誉,你对不起发妻,对不起女儿,你的在工作上不可能受重用,你,或者说你们,这辈子都会背着这个丑事,你们想过吗?”钟玲期盼的看着哥哥,希望他可以迷途知返。
“我知道,可现在只能这样了。”钟玲对他太失望了,难道他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你记住今天说的话,你伤害多少人你知道吗?不要后悔。”钟玲的话没有得到答复,但是实际上也算的答复了。
“小玲,你不用再说了,他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明天你和刚子代替我和你妈去一趟亲家那儿,你这个畜生,准备一千块钱,给刘丹送去,孩子让他自己养,我们今后就当只有小玲这一个女儿。”钟玉秀也看明白了,儿子是怎么也说不动了,这么多天,他一直就是这个态度。
“那个刘丹那里,小玲你去一趟吧。”钟玉秀现在是彻底的绝望了。
“老伴儿,我们就这一个儿子啊,你……”张秀凤也大哭起来,对于母亲来说,儿子无论做是什么事,总归是自己的儿子。
“我明天会去的。”
“可是我哪儿有那么多……”钟竟有点为难。
“那就让那女人出,她不是把人赶走吗?我是不会出钱的。”钟玉秀直接回绝,都没等儿子开口,钟竟又看向妹妹,他知道妹妹是有钱的。钟玲看哥哥瞅着自己,真是气的想挠他,想当初为了自己,死活不要彩礼钱娶媳妇,现在却可以为了那个女人象妹妹借钱。
“你总归要付出代价的,我也不会原谅你。”钟玲不是无情的人,可是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有自己不能接受的事,这样的事,就是她这辈子无法原谅的。钟玲的话很明白了,她是不会再给哥哥任何帮助的,这是对他的惩罚。
“唉……”钟玉秀也没有办法了,终归是自己的儿子啊!现在最高兴的莫过于王海英了。钟玲实在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出去冷静一下,朱宝刚跟在她是身后,拿起大衣,钟玲没有穿大衣。
“小玲,别哭了。”钟玲看着身后的丈夫,放声痛哭,朱宝刚拍拍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哥,你会这么对我吗?”钟玲同情嫂子,可怜妞妞,
“不会。”朱宝刚坚定向她保证。
“妞妞多可怜啊!如果不是因为我,李小云也不会把他掉到乡里当秘书,也就不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有责任。我对不起妞妞,是我间接的害了她。”
“不是你的错,不要这样想,你要想想爸妈的身体,你的身体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朱宝刚给妻子披上大衣,就这样抱着她好一会儿。
回去的时候,钟玲要帮母亲做饭,钟竟和那个女人也出来忙活,张秀凤让钟玲和朱宝刚都进去休息,他们今天很累了。钟玲也不和自己母亲客气,留那个女人和哥哥跟着忙活吧!
张秀凤按照王大夫的指示,用小鸡熬人参鸡汤。等鸡汤好了,已经是在晚饭以后了,晚饭只是简单的吃了,钟玲和丈夫还有父母在一个屋吃,钟竟和那个女人在另一个屋吃。张秀凤出去端鸡汤,不一会儿就听见张秀凤喊道,“就那个破烂货,肚子里也不知道是谁的种儿,她也要喝人参鸡汤?呸!”

除害

钟玲没有出去,听也听明白了,过了一会儿,张秀凤气囊囊的回来了。
“她还要喝,真是不要脸。馋的可以。”没有人接她的话,这个女人也没有人期待她是个多好的人。
“妈,你也消消气吧!她要成为你的儿媳妇了,你也不可能一辈子这么对她,而且,你这样,哥会对你心存怨恨的,爸也是,你们不要再生气了,他们自己过他们的吧,就是这个孩子……”钟玲看着醒来的妞妞,实在是不放心。心里一直在犹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
“你也是,不要再想了,我们能做的都做了。”朱宝刚看着钟家发生的一切,心里下定决心,绝对要对得起自己的妻子孩子,不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看着钟玲,坚定的事情向自己的妻子传达着自己的想法,钟玲看朱宝刚的眼神也知道了,那是保证,对自己爱喝责任的保证。
农村的厕所都是在室外的,钟玲要出去上厕所,朱宝刚不放心,只能跟着,路上朱宝刚对妻子提出疑问,“我以为你会给你哥哥和那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的。”朱宝刚说出自己的疑问。这不像是自己的妻子一贯的作风。
“我有好多的话等着呢!可以让他们一辈子都记得,可是说了又有什么用,我爸妈到底还要和他们生活,如果我哥不离婚,我自己收拾那个女人,可现在的情况是这样,我做什么,将来都要记在我爸妈的身上,所以我忍着。”钟玲也是为自己的父母着想,忍着吧!
回到屋里,钟玲看着父母怜爱的看着妞妞,心里也非常的难过。
“妈,海燕说她肚子疼,这……这可怎么办?”钟玲看自己哥哥这个样子,又看看母亲。
“你是不是给他人参鸡汤喝了?”钟玲问道。
“那个……怎么了?我给她盛了两碗。”钟竟看着妹妹,小声的说道。
“王大夫来的时候说过了,孕妇可以尝尝,但是最好不用,你没听见吗?”钟竟傻眼了。自己怎么没听见,不过他没听见也是正常的,王大夫只是看张秀凤的样子,宽慰她说对钟玲好而已,这话是偷偷对朱宝刚说的,回来告诉她。所以钟玲把张秀凤支出去,其实一点儿没动。王海英自己嘴馋,钟竟偷鸡汤,这可怪不得她们。
王大夫又来了,忙活了半天,还埋怨朱宝刚,怎么能出现这样的事,作为大夫,是不会挑病人的。不过这怪不得任何人不是吗?可惜的是那个女人现在没事。
“我就知道,她们没安好心,巴不得我流产了。钟竟,你说,这可是你的孩子,是你们老钟家的孩子,她们也太没人味儿了……”王海英在那屋里骂骂咧咧,精神好的很。张秀凤听了就要冲过去。被钟玲拉住了。
“这刚刚听说我们接受她了,就开始找事儿,这以后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