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虽然钟玲已经不能算是新婚的小媳妇了,但是她漂亮、恬静、温柔,独特的气质总是可以成为男人们关注的焦点,学校里年轻的女老师们尽管非常喜欢和钟玲在一起说话,但是每当出去的时候,或者是面对外人的时候,绝对要尽量和钟玲保持距离,尽量的避免自己变成绿叶。当然也有人除外,就是韩明明和于雅静。
钟玲所带的班级和别人有一点不一样,钟玲讲课和别的老师也不一样,对于数学,钟玲不是单单教他们现在课本上的知识,钟玲觉得这样的程度和后来的课程比起来,差的太远了,所以钟玲就系统的教孩子,她发现孩子们接受了更难的知识之后,对过去那些哪怕不擅长的知识和计算方法掌握的却更好了,钟玲抓紧课上的学习时间,对孩子们的作业抓的也紧,如果有淘气的,笨的,钟玲就看着写或者是手把手的教。至于语文课,钟玲注重孩子们的语法知识,让他们尝试着写写东西,当然,这样的突破也是钟玲花了无数的心力,钟玲所带的班级在学校期末的时候,已经可以跟上另一个班级了,甚至有两个孩子在数学方面的成绩非常的突出,一个就是王雪,正是因为这样,何云对钟玲满意的不得了,甚至是认为自己的孩子成绩这样突出,都是因为看在自己和丈夫的面子上才这样的。
难得的周末,钟玲和韩明明约好了去市里逛街,这里要比县城远,至少要一个小时的路程,钟玲主要是想买衣服,因为她家的小魔鬼的裤子实在是太费了,钟玲想买劳动布给他做一条,真想给那小子的裤子上缝上一块牛皮。
韩明明是个很喜欢赶时髦的人,看见新出现的东西总是非常的好奇,不过钟玲可能是因为心里年龄的关系,她比较喜欢过去的东西,所以她一定要去旧货市场,有的女人喜欢参加舞会、看看画展,或者是逛公园看花,但是也有人喜欢逛旧货市场,喜欢菜市场,喜欢买家居用品,韩明明是第一种女人,而钟玲则是后者。这样的不同就直接导致了两个女人在下车之后就分道扬镳了。
旧货市场有许多让钟玲兴奋的东西,有书籍,看上去有年头了,连钟玲这样的外行都可以看出它的古老,其中有几本古书上面还有前人的注解,钟玲没有那么深厚的文化素养,但是她可以买来给儿子留着,这些可都是难得的好东西。钟玲在这个旧货市场上,到还真的找到了几件好东西,青铜的菩萨像,也不知道是哪位菩萨,但是钟玲看它的工艺精湛,打算回家当摆设,还有一个盘子大的漆盒,非常的好看,还有在古董店里买的白底兰花的小花瓶,非常漂亮,最后钟玲还买了一幅画,是山水画,上面一堆的印章,钟玲也看不明白,可是好画,大家都会喜欢,卖给钟玲这副画的人似乎的从农村来的,他的小摊子上还有五六个小玩意儿,都是栩栩如生的小陶俑,钟玲也不懂,但是那个男人说,如果全买了,可以给钟玲便宜,钟玲女人的小心眼儿作祟,多给了他五十,就这样,钟玲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原谅她的小资情调吧,反正这些东西都不是很贵。是假的也没多大关系。但是钟玲买的这些东西都非常的漂亮,精巧,钟玲要买回家玩儿。旧货市场还有许多卖古钱币的,钟玲不会买这些东西的,因为钟玲记得自己家就有许多,她看见冯珍在柜子里拿出过一大串儿,从中掏出几个给花花做毽子,不过钟玲买到了外国的几枚钱币。
“那个,这位同志。”钟玲被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拦住了,他的打扮似乎不是这里的人,听他的口音倒是有英语的腔调,长得非常的高大,样子有点象是混血儿,总之很英俊。
“有事?”钟玲已经过了看帅哥呆掉的年龄,被这样一个美男拦住去路,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个人不怀好意。
“我看到了你买的画,刚刚我想买下来的,可是钱没带够,等我回来的时候那个人说已经卖给了你。”也就是说他想要自己手里的画,
“然后呢?”钟玲冷静的对待,到是让李默有点不知所措。
“你能不能转卖给我,那个人给我出的价钱是三百块,我多出一百怎么样?”钟玲买了三件才三百,可是他不喜欢这个男人财大气粗的样子。这个时候卖给钟玲东西的男人也追了过来。
“那个,这位同志,这个东西我不卖了,我把钱还给你怎么样?”看那个男人很急的样子,钟玲知道他肯定是后悔了。
“我想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太过分了?”钟玲觉得这两个人简直是无理取闹。
“我们一个愿意买,一个愿意卖,我没有欠你钱,我的货款给你了,你也同意了,现在说反悔,到哪里也说不通,你也是,你看我是要卖掉的样子吗?我要买回家挂在屋里看的。”钟玲也不理这两个人,直接就走,可是两个男人都不放,拦住她的去路,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钟玲的耐心一点点的消失,李默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不敢在和钟玲说什么,但是那个卖东西的男人就是死活要钟玲手里的东西,不知道谁找来了警察和管理市场的工商人员。问明了情况,原来是那个男人卖掉了东西之后,看刚才走的李默回来了,心里觉得自己的东西卖的便宜了,就想要回去,钟玲和他们纠缠了这么久,象个猴子一样被人参观了这么久,就算本来想还给他,现在也不可能了。警察和工商局的人也没有办法,最后只能让钟玲大摇大摆的离开。
钟玲先到商店给儿子买衣服,她发现自己根本不用买布做了。出现了儿童的牛仔裤子,钟玲给自己也买了一条牛仔裤,看这还是外贸进口的,商场里这件牛仔裤卖的并不好,可能是因为它过于强调线条,可是钟玲非常的喜欢,买来之后,和售货员商量,直接进到柜台里面穿上,又买一件格子衬衫,简直的时代尖端的领航人物,钟玲的变装,让尾随而来的李默看的目瞪口呆,这个女人的确很漂亮,但是换了牛仔裤和衬衫的之后,她看上去这样的动人心魄,就好像杂志里出现的美女,突然现身在你的面前了。
买到了喜欢的东西可以让女人的心情变的非常的晴朗,可是钟玲买的东西实在是太重了。不得不提前回去,当钟玲拎着两大包东西准备去和韩明明会和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个跟踪自己的歹徒,钟玲冷冷的看着他,在钟玲的目光下,李默的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
“你要干什么?”钟玲的眼光非常的锐利。
“那个……我叫李默,那个我从香港来的,我在美国刚刚读完博士,我……”钟玲是谁啊?一听他说的话和现在的神态,也猜到了。
“我对你的身家背景不感兴趣,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跟踪我,不要和我说在女装部又看见你是巧合。”钟玲把话都堵死了,就等他说明目的,直接拍死。
“对不起,在旧货市场的事情,我想……想请你一起吃一顿饭,你看……”李默看这个漂亮的女人没有一丝的害羞或者高兴的感觉,看来这个女人真的非常的有个性,完全的不为所动啊!
“没有关系,如果你是想要那画,我就是撕掉了也不会给你,如果你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告诉你,也不可能,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结婚好几年了,所以,请你离我远点。”钟玲毫不犹豫的拒绝,对待男人就应该快刀斩乱麻,不给他留一点的余地。
“你不要开玩笑了,看你的样子也就二十多岁。”李默认为,女人二十多岁是不可能有孩子而且结婚很多年的。钟玲看和这个男人无法用语言沟通,干脆就不沟通了。
“告诉我你的电话也可以,或者地址,我有机会可以拜访。”李默看她生气的样子真是可爱,嘟着嘴,看的心神激荡。
“你就别做梦了,给你自己留点尊严吧!”钟玲说话已经很不客气了,她看这个男人象蟑螂一样顽强。
“只要你告诉我联系方式就可以了。”这样的烈马更容易激起人征服的欲望。
钟玲站在那里等韩明明,这个女人和钟玲一样遇到了问题,她是把带来的钱都花光了,所以必须要回去了,如果兜里没有钱还继续逛下去的话,她会痛苦而死的。不过她发现了问题。
“那个长的不错的男人怎么在那里看着你?”韩明明戒备的看着那个男人。两个特种兵的女人在面对歹徒的时候是没有任何优势的,她们可以把最强壮的特种部队的中队长和副中队长轻易的压倒,但是面对坏人,她们没有丝毫的勇气。
“一个神经病,不要理他。”韩明明还是不太放心。
两个女人等回去的汽车,但是,情况却不乐观。“你看,那是不是那个神经病?”钟玲惊讶的张大了嘴,原来那个李默竟然坐在一辆轿车里,看来是打算要和钟玲耗到底了。
“真是个疯子!”钟玲讨厌这个人。
“下车之后我们还要走一段路哪!他要是跟过来,我们可怎么办?他这块头,就是把我们两个都摁进野地里也不在话下。”不是韩明明危言耸听,无论是什么时候,哪怕是在五六十年代,□杀人犯也不是完全绝迹的。
“你快去公共电话那里,给家里那边打个电话。”钟玲不想被他纠缠。
钟玲这一路上都担心她买的小玩意儿会碎掉,胆战心惊的坚持到下车,正好看见车站这里停了三台吉普车,钟玲真的吓傻了,除了自己的丈夫、王睿、周凯之外,还要四五个队员,钟玲认识两个,都是朱宝刚的亲信,能让钟玲称为丈夫的亲信的意思就是,这个徐坤和王学东,军事素质过硬,而且对朱宝刚完全的热烈的崇拜。所有的人都是一身的尘土和汗水,脸上还带着油彩,如果不是钟玲对丈夫熟悉的程度已经到了只需要扫一眼而已,还真被吓到了。
公车开走了,剩下钟玲和韩明明提着包傻傻的站在那里。一边是看出点矛头的李默,他打算掉头,看来已经确认了她的确有男人,不过他也达到了目的,知道了佳人的所在,以后他会经常来的,坐在车里,自信的一笑,他这一笑,全落进了朱宝刚他们一行人的眼中。所有人都攥紧了拳头,胳膊和胸前的肌肉奋起,钟玲有点担心出什么意外,朱宝刚给身边的两个人一个眼色,那两个向钟玲她们走去,接过她们的东西,
“他要遛了。”周凯提醒他们。钟玲眼看着朱宝刚带着其他的人迅速的上车,眨眼之时车轮碾起许多灰尘,钟玲想要阻止都是不可能的。
“你在电话里怎么说的?”钟玲赶紧问韩明明。
“啊,我就是说你被一个男人跟上了,我们很害怕,我们可能被跟到家,让他们来接我们,不过接电话的是通信员,他们出去训练了。”钟玲心说这下完了,回去以后不知道朱宝刚会不会收拾自己。
“你为什么不说是我们两个一起被跟?”钟玲气愤的和韩明明吼道。吓了韩明明一跳。
“为什么要连我也说上?”韩明明不明白钟玲怎么这么反常。
“笨,你想我回家被收拾吗?”钟玲紧张的看着前面飞驰的汽车,两个军车,疯狂的追赶前面的一辆小轿车,好在她们是站在上坡,暂时还可以看见他们,一辆车超过了小轿车。将它别住了,李默不得不停下来,看看这群野蛮的大兵要干什么。
“喂,你这么说就不厚道了,难道你想让我回家被修理啊?”韩明明虽然平时很嚣张,可是她家王睿要是生气了,她也要和儿子一样在墙角站着。
“算了,不和你说了,你看他们不会有事吧?”远远的看去,人都从车上下来了。也看不清具体的情况。
“不知道,”这个可不好说,对觊觎自己老婆的人很难心平气和吧!过了十多分钟,男人们才回来了。
“走吧!”朱宝刚从队员手里接过钟玲的包,也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
“还不快走?”王睿脸色很差,
“怎么了?”韩明明不明所以,怎么好像是她惹祸似地,钟玲奸诈的冲她一笑,估计是通信员传话的时候出现了偏差。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钟玲把东西赶紧从丈夫的手里接过来,他刚刚告诉周凯了,今天让朱凌云小朋友住他家,也就是说,要和钟玲好好的沟通一下。
“哥,那个人……没说什么吧?”钟玲试探的问,
“他说追求女人是每个男人的权利,就算是这个女人结婚了,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我想他说的这个女人是你吧?”朱宝刚说着还上下打量着钟玲的穿着。
“那个我认为他是个疯子。”承认是不明智的,但是否认也不见得聪明。
“你不要告诉我这个人冲韩明明去的。”聪明的人啊。
“那个我不认识他,是韩明明……那个……我先去收拾东西。”钟玲看他的眼神很可怕,想要赶紧逃跑,“啊……放开我。”显然她没有得逞。紧接着就听见朱队长家传来了啪啪的声音和钟玲求饶的声音,
“看你还撒谎不。”钟玲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和儿子一样的待遇,被打屁股了,原因是和朱队长撒谎。
“听说你们被人跟踪,我吓得扔下一个中队的战士。训练也暂停了,是不是这身衣服惹祸了。”朱宝刚看这衣服非常的不顺眼,尤其是裤子,太……那啥,
“你这是担心我呀。”还好他没有乱吃醋。
“不然你以为呢?下次我陪你出去,知道吗?”钟玲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吓的朱宝刚赶紧哄,以为钟玲的屁股被打疼了呢,那可是不得了,直接影响某些大事,钟玲要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估计就不会这么感动了。

酒醉

钟玲实在是太喜欢自己的买的东西了,拉来朱宝刚和自己一起欣赏,朱宝刚也对钟玲买来的这些东西爱不释手,陶俑实在是太精致了,就象是真人一样,哪怕是很小的细节,都处理的非常到位,
“这些东西很贵吗?”朱宝刚对家里的财政是从来不问的,他们有多少钱,他都不知道。
“就是小玩意儿,我们买的起,怎么样?喜欢吗?对了,那里还有很多的古籍,非常不错,想不想试试自己的眼光?”钟玲怂恿他。
“是吗?那到值得一看。”就知道可以吸引他,因为他看钟玲买回来的书,看的最久。
“那我们下周一起去吧?怎么样?”钟玲的心思都在这些东西上了。
“你忘了那个人了?还想惹麻烦?”朱宝刚这么轻轻的一句,让钟玲清醒了过来,刚刚出了这样的事,就还要出去,这明显的是没心没肺的表现。
“啊,哥,所以我要你陪我去嘛!”钟玲仔细一想,也没什么嘛,自己绝对是不会理会那个人的。
“我看看吧,”他们的时间不是自己的。
第二天是星期天,一大早上,韩明明就来拜访了,“喂,都怪你,你知道我昨天回家解释了半宿,王睿都不信,他说了,以后除非他陪我去,否则就不让我去逛街了,我不管,你得帮我解释清楚。”韩明明冤哪,肺都气炸了。
“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我去帮你解释,你以为王睿就相信你了?”钟玲现在是难关也过了,也就不在乎她耍赖了,如果她非要自己去解释,她完全可以满足这个要求。
“那你说怎么办?”韩明明想着也是,钟玲去替自己解释,弄不好王睿还会以为是自己让钟玲去撒谎的。
“不怎么办,我们最近也的确是没有什么时间出去了,等你有时间了,他也就忘了这事儿了。”钟玲准备洗衣服了。
“你知道吗?昨天那个笨蛋通信员是怎么说的吗?”韩明明想起了另一个罪魁祸首。
“哦?怎么说的?”钟玲笑着问,想必那个家伙一着急,传错了吧?
“他接到电话以后,以急行军的速度跑到了后山的训练场,然后向队长和副队长报告说,我们被色狼跟踪,打算在我们下车的地点把我们劫走,你听清楚啊,是我们。然后他们几个人开着车飞奔过来的。”韩明明想,这可都是因为他的一句话。
“反正事情都过去了。”钟玲心情非常好,完全不受“打屁股”的影响。男人们的这样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的不错的。
“你知道他们对那个人怎么了吗?”韩明明笑嘻嘻问道。这个问题是钟玲也想知道的,但是没敢问朱宝刚。
“那个人不是开了一辆车吗?他们几个就在车盖上,一人留了一个拳头印儿,那个家伙都吓傻了,听说说话都直打颤呢。还对他们几个说什么要告他们呢!”钟玲听了也笑了,长得那么高大,但是,胆子却是不大啊,钟玲瞧不起这样的男人,非常的鄙视。
“妈妈,妈妈……”
“妈妈……唔……”是朱凌云和王浩霆,钟玲和韩明明在屋外说话,两个孩子在屋里玩儿,钟玲和韩明明听见两个孩子喊妈妈,似乎是哭了,可是这两个小魔鬼自从会说话了以后,是从来不会哭的,就连被他们的父亲收拾,也不会哭的。两个女人赶紧冲进屋里看,就看见两个孩子蹲在地上,
“这……这是怎么啦?儿子?”钟玲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两个孩子都蹲在地上。
“说啊!”韩明明也吓坏了。
“肚子……肚子疼。”两个孩子这才断断续续的说了。
“你们吃什么了?啊?”这是钟玲的第一个反应,四处看看,发现了桌子上倒了一个药瓶,瓶子旁边还有几粒黄色的药丸,钟玲再看看瓶子,是维生素C。
“你们吃了多少?”两个孩子不知道是不记得,还是疼的说不出话了,都说不出来,这个维生素C是钟玲给儿子买的,外皮是甜的,里面是酸的,朱凌云很爱吃,但是钟玲不敢给他多吃,可是没想到被找到了。两个孩子疼的不行,钟玲和韩明明互看了一眼,二话不说,赶紧抱着孩子往医院跑,作为母亲,最关心的就是孩子,这一路上跑来,看见几个熟人,忙问她们是怎么了,几个人帮着把孩子送到医院,还有人急忙去通知朱宝刚他们。钟玲她们跑了一身的汗,大夫看她们一行人这样匆匆忙忙的,也赶紧把孩子接过来,大致的问明了情况,大夫又给检查了一下,这才告诉钟玲和韩明明放心,两个孩子只要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两位妈妈都已经是汗湿衣襟了。现在回过味儿来,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两个小子,可是看他们痛苦的样子,也只剩下心疼了。朱宝刚和王睿都没有来看孩子,钟玲和韩明明心里都知道,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离不开。钟玲背着孩子回到家,哄着他睡了,看着孩子苍白的脸色,钟玲心疼的不得了。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儿子的额头,朱凌云有这样一个习惯,就是喜欢让妈妈抚摸他的额头,他会很快睡着,而且也会睡的很沉。钟玲这次真的吓坏了,那时候她甚至觉得好像会失去他一样。钟玲就这样看着儿子,一直到朱宝刚回来。
“怎么样了?”钟玲看见朱宝刚回来了,心里才平静了些。
“没事,就是吃多了维生素,没关系了,休息一下就好了。”朱宝刚听说了孩子生病了,被送到了医院,也是非常的着急,可是,他实在是脱不开身啊!他们正在后山进行新晋人员的选拔。
“都怪我,我没有看好孩子,真对不起,你担心了吧?”钟玲一直在愧疚,她没有看好孩子,精神松懈了下来,钟玲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没事的,不要担心了,看你,别哭了,快躺下歇歇吧!”朱宝刚知道钟玲现在也一定非常担心。钟玲看到丈夫没有责怪她,心里反倒更难过,他回来了,感觉恐惧也消失了。朱宝刚搂着妻子,看着孩子,平时都是妻子在照顾儿子,自己很少管,现在又怎么能怪她什么呢?
事情过后,朱凌云和王浩霆都被修理了,这是为了让他们知道偷吃药的害处,不过在那之后,朱凌云又说肚子疼,钟玲以为他是上次的原因,所以急忙又带着孩子去医院,医生做了诊断,说是孩子肚子里有虫,给了钟玲两颗糖塔,朱凌云吃了说味道很好,问她什么时候才能吃到第二次,第二天一早,朱凌云要上厕所,钟玲本来习惯性的去善后,可是今天刚走到卫生间的门口,突然停住了,万一儿子把虫子拉出来……“哥,哥?”钟玲非常残忍的叫醒了后半夜才回来的朱宝刚,要说人家朱宝刚这个素质,钟玲真是佩服,刚睡了没几个小时,起来的时候一点也看不来是没睡醒的样子,钟玲将这个艰巨的认为交给他了。
教师节的时候,钟玲她们学校的老师组织聚餐,定在了学校是食堂,这是第一次,学校的规模正在扩大,学校的领导也觉得工作越发的有奔头,今年特意的犒劳一下功臣元老。孩子们都交给了于雅静照看,因为她可以提前回来,给老师们做好了饭,她先赶回来看孩子,至于收拾善后,可以交给雇来的工人。因为大家都很熟了,又大多是女老师,大家也算是开怀畅饮了,席间学校的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轮番敬酒,然后是其他的老师找来了各种名目,总之后来酒量不错的钟玲也醉倒了,韩明明更是不用说了,何云干脆从部队找来车接她们,大家都是东倒西歪的。
朱宝刚和王睿在周凯家吃饭喝酒,男人们也算不上吃饭,他们真的只是在喝酒,酒兴正酣,不过看两个女人步履蹒跚的进来,几个人都愣住了,于雅静赶紧迎上去,钟玲看见朱宝刚也在这里,眼睛一亮,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钟玲也知道自己醉了,人在喝醉了以后,总是会过分的泄露自己的内心,钟玲以为丈夫不回来,所以她想到于雅静这里来看儿子,韩明明也是,不过却意外的看见了她们的丈夫也在,钟玲先不理发愣的丈夫,歪歪斜斜的走进她家的里屋看儿子去了,儿子已经睡了,韩明明到是坐到了桌边,傻兮兮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