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老姨也来了,还带着表妹。说了钟玲的表妹的事,母亲也在一旁帮腔,钟玲的表妹刘晓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明眸皓齿,也许正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所以多了一丝自傲。张玉凤把钟玲叫到西屋,让钟竟两口子先出去。原来钟玲的表妹在上高中的时候,和一个男孩子谈恋爱,被学校知道了,而且还被退学,表妹刘晓也受了很大的打击,最可气的是,那个男孩子的家里竟然来说媒,才十七八岁的孩子,就要让两个人结婚,而且还在老姨面前摆出了非常高的姿态,说是因为自己的儿子硬逼着来说亲的,把被学校退学的事情,都归咎在了刘晓身上,还一副要嫁不嫁的样子,好像是说,除了嫁给自己的儿子,就没有人要刘晓了,老姨也受了很大的刺激,在农村上学时出现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是会被人笑话的,尤其是还被学校退了学,老姨说了,死活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嫁给这样的人的,这不,钟玲这次回来了,想让钟玲找人给安排个工作,不行安排在烟厂当工人也可以。如果是别人,钟玲脸一抹,完全可以不管。可是自己的老姨,为自己乃至自己家都立下了汗马功劳,和钟家是非常亲近的,钟玲也说不出口拒绝了。
“晓晓,你怎么说,是愿意嫁给那个人先定了婚,还是愿意当工人?”钟玲觉得还是应该听听表妹的意见。
“我不想结婚,也不想当工人。”刘晓低着头说。
“那你和那个男同学谈对象?不结婚就当工人,我跟你真是头发都气白了。”老姨非常的激动,看来这段时间,表妹也是受了不少埋怨。
“反正我是不会和那个窝囊废结婚的,我要上学,我不当工人。我要上大学。”刘晓也开始激动起来。看来这中间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也是一个艰难的成长过程。
“你的成绩怎么样?”钟玲适时的插话,阻止母女两个人的战争升级。
“中等。不过我会努力的。”刘晓显然知道表姐对这件事情所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她不甘心这辈子就这样了,尤其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
“老姨,你不愿意让她上大学吗?”钟玲也认为让表妹继续上学是很好的选择,尤其是她本人还有这样的意愿。
“主要是没有学校可以上。我也是没有办法。”这个显然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即使是后来,学籍问题也限制的非常严格,如果没有学校愿意接收你,那就没有办法继续上学。
“这个我可以帮忙,我会帮她找到一个合适的学校,还有其他的问题吗?”张秀凤和妹妹都不说话了,钟玲显然已经决定了这件事。刘晓高兴的露出了笑容。
“你如果考上了大学,我负责你的全部费用,可是如果你没有考上,那么你的命运只能和这个村里的女孩儿一样等着嫁人,而且,你可能比她们要困难,毕竟所谓的污点在这个小地方会限制你的。”钟玲觉得表妹应该学会教训,适当的给她压力,对她有好处。刘晓的笑容收敛了,所有人都非常的明白,因为谈恋爱被退学,这就是一个污点,直接影响着她日后找对象。
“小玲,那你给她安排到哪里上学啊,她现在才高二,也不可能上补习班啊!”补习班是可以插班的,但是考上的时候还是要回到原来的学籍所在地,现在刘晓可是什么都没有啊!老姨担心自己和女儿会空欢喜一场。
“我会给她安排到市里的高中的,不过,费用我也会负责,你自己看着办吧!”钟玲看了表妹一眼,警告她要好好的学习。刘晓非常的高兴,自己不但可以重返学校,还不用担心费用的问题,而且还是市里的学校,那里的教学条件要比县里好多了。她非常的羡慕自己的表姐,长得漂亮,而且聪明,她也要和表姐一样,将来干出一番大事业,她不要永远窝在这个小山沟里。

大神

晚上,朱宝刚出来透气,钟玲也跟了出来,“你打算怎么办?”钟玲知道朱宝刚问的是给亲戚们安排工作的事。
“不要担心,我会让李小云他们在下次招募工人的时候,过来我们这里,谁可以,谁上,不够条件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你说呢?”钟玲也只能做到这一点了,只有不让亲戚们在自己的企业里做大,也就行了,毕竟不能让人以为,他们又钱了就忘了本。
“就这样吧,我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过我非常的不喜欢。”朱宝刚挫败的扔掉烟头。
“好了,这只是小事,不要让这样是事影响你的情绪,我的英雄是不该为了这样的世俗小事烦心的。”钟玲笑着安慰他。
“我是英雄吗?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只是一个军人。”虽然被自己的妻子崇拜是非常好的感觉,可是朱宝刚还是把心里的话对钟玲说。
“你就是我的英雄。”钟玲倚进丈夫的怀里。
“小傻瓜。”虽然他们早已经不是新婚夫妻了,可是朱宝刚还是非常非常的喜欢妻子对他的亲密行为。尽管他有点担心被别人看到。看他的眼睛四处乱转,以钟玲对他的了解,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把小手伸到他的身后,使劲的掐了一把他的屁股。
“嗯!”是钟玲闷哼了一声,朱队长对主动袭击他的人向来不会手软,他把钟玲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你是个小妖精。”钟玲趴在他的怀里笑。
钟玲难得回来,而回到娘家和婆家不同的是,钟铃在这里过的更加的随心。没有什么顾及的,也不用做很多的家务,也不用担心任何人会对自己不满,此时到了农闲时候,钟铃发现了这个时候的麻将开始兴起了,打一毛或者两毛的,钟铃以前也非常的热衷的,但是随着她手里的钱财的增长,很难找到合适的对手,不过现在连自己的母亲都开始隔三差五和几个老太太开始了,现在连妞妞都认识麻将了,朱凌云这两天也开始跟着大潮流了。朱宝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也开始和钟玲家的人打麻将。不过要说人聪明就是没有办法,朱宝刚从一开始的牌架子,到后来的净是做大牌,只不过短短的一天的时间。看着朱宝刚叼着烟那小样,钟玲真的想狠咬一口,用土话来讲就是好好的稀罕稀罕,看他那小样儿,还不时的给钟玲飞个眼儿,也就是俗说的眉目传情。好在朱宝刚的警惕性非常的高,他也不担心被人看见了,有损他的威严的形象。
在娘家享受的生活是非常的有限的,钟玲的好日子没过几天,不得不回婆家了,钟玲又开始了小媳妇的日子,侍侯公公婆婆。朱春来夫妇现在什么都不干了,成天就抱着孩子四处显摆,不过有一点让钟玲非常的不能接受,钟玲发现自己的儿子现在开始骂人,孩子的模仿能力是最强的,大人们说话的时候不注意,孩子是很快就能学会的,简直比学习认字都快。钟玲和朱宝刚几次教育,都没有让孩子听话,孩子在自己的爷爷奶奶面前,连最怕的爸爸的话都不听了,钟玲和朱宝刚商量好了,等回去之后要好好的收拾一下这小子,虽然这是非常重大的事,可是朱凌云现在有了依靠,钟玲也想,反正他们待在家里的时间也非常的有限,要教育孩子也不在这。一天,钟玲正在准备做饭,冯珍就领着孩子气囊囊的回来了。
“怎么了?妈。”钟玲赶紧问道。看朱凌云也是气的没有好脸色,也不说话,那个样子和他爸爸简直是一样。
“怎么了?儿子,你爷爷呢?”钟玲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你这孩子简直是没治了,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教育的。”钟玲知道自己的儿子的确是非常的淘气,和自己在家的时候,也确实是非常的累人的,但是好在他比较怕他爸爸,钟玲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不对,这么小的孩子,你只能一点点的教育,总不能象冯珍说的,不听话就棍棒伺候吧?要是那样的话,以朱凌云的所做所为估计早就没命了。钟玲也觉得男孩子淘气一点没有什么关系的。不一会儿,朱春来回来了,也是脸色很不好。朱宝刚也听见了,赶紧从屋里出来。
“你这个老太太真是没正事儿,还领孩子去看什么大神?”朱春来有没有理会钟玲和自己打招呼,直接和自己的老伴儿算帐。钟玲听他的话,也明白了自己的婆婆干了什么了,竟然是领着孩子看大神去了。钟玲赶紧跟着他们进屋。然后冯珍就开始和他们说自己领着孙子去看大神的情况。
“你说这小子,我领他进屋,把钱压上了,点上了香,刚要上身,你这儿子就冲上去,一把抓住大神的胡子,把人家拉到了地上,嘴里还骂着,‘我#你妈的,你还来神儿了,我打死你。我没病,不用你看。’一边说,还一边打,我这就在旁边拉,给人家气的,人家老王头说,你这孩子还看?谁也看不了。”钟玲听婆婆学完了,乐得肚子疼,实在是憋不住了,这个小家伙,可真是厉害,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大人呢。朱宝刚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摸着他的头表示赞赏。
“你说你,好好的孩子,你领他看什么大神?”朱春来和自己的老婆子吼道。这说话的工夫,她就带着孩子走了,偷偷摸摸的也不和自己商量一下。
冯珍看着连自己的儿媳妇都在笑自己,也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还不是这个孩子淘的没边了。我估计可能是和什么东西犯冲了。”自己这也是为了孙子好嘛!看这孩子,谁也说不听,钟玲也不说,淘气也不打,家里的水缸都被他仍进土,拿着棍子满院子的打鸡捻狗的。这都是自己的儿媳妇的教育有问题。
钟玲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婆婆事先没有和自己商量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去看大神,这是对自己的无视,甚至钟玲还怀疑她的心里是不是在盘算什么。但凡被大神说过什么不是的,都会让人非常的忌讳。农村向来有这样的习俗,所谓的大神,就是在家里开了香堂,供上保家仙,保家仙有五种,鬼、狐、黄鼠狼、蛇、蝎子等等,不固定的五种,每个大神供的也不一样。他们坐在家里,给人算卦、治病,治病也就是治邪病,给孩子收收惊,驱驱鬼什么的,来人把钱先交给大神,压到香炉底下,然后大神点香、烧纸、喝酒。让那些妖魔鬼怪上身,也就是来神儿了这句话的由来。看来朱凌云对他奶奶说他有病,领着他去看大神也非常的不高兴。
好在他们没有成功,但是这样一来,所有人都知道了朱家有了一个不惧鬼神的淘气孩子。冯珍还是觉得她的孙子确实是淘的太过分了,现在大神看不成,就开始埋怨钟玲把孩子惯坏了。钟玲也不以为然,她的孩子很正常。但是钟玲对自己的婆婆私自带孩子去看什么大神,多少还是有点想法的,事后一想,如果大神说了,孩子和她犯冲,那婆婆和可能就把孩子留下了,别看现在朱春来说了自己的老伴儿,可是如果他们在大神那里得到了答案,那可真是后果不堪设想了,对于看大神也好,算卦也好,大致可以分成三种人,一种是完全的无神论者,对神鬼之事向来是深恶痛绝,还有一种的是非常的相信的,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小情,都要求神问卜。还有一种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朱春来就是这样的人。这个所谓的卦象将会成为日后自己照顾孩子的一大阻力,甚至钟玲自己都可能受到影响,以后一旦发生什么事情,自己不但要受非议,连自己都可能深陷其中,还是不问的好。如果大神说你克夫,那你嫁人就会非常的费劲,说你和孩子反冲,你就可能面临着母子分离,虽然很多人会认为这都是无稽之谈,但是事实是你不能无视的。重生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也难怪钟玲要谨慎了。
鉴于钟玲已经很久没有亲自视察她的产业了,所以他们准备提前到了省城,临行之前,朱春来夫妇依依不舍,甚至钟玲可以感觉到他们想要把孩子留下来。钟铃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他们夫妻是绝对不会把孩子留下来的。朱宝琴也在帮他们夫妻说话,对于钟铃提出的收购农副产品的建议,朱宝琴这些天也在反复的思考,多方的留意,越看越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有大发展的项目,而且自己如果在这样的事业上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变的野了,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豪情万丈。她的人生原来也可以变的不同。
钟玲难得回来一次,李晓云和赵兴国知道她回来了,就派车来接,说是钟玲一直在做甩手掌柜的,这好不容易回来了,一定要尽尽义务,就这样被李晓云强压着留下来查帐。烟厂现在的效益非常的好,东北本来就是香烟消费的最大的市场之一。这几年的发展,烟厂拥有了自己的品牌,也开发了一些高档的香烟,逐渐形成了覆盖整个东北,并往全国扩散的趋势。至于建材生意,发展非常的迅速,这不单要归功于现在的好时候,还要说是钟玲慧眼识英才,赵兴国的确是个人才,从钟玲交给他的建材商店,逐渐扩大了规模,已经从零售转向批发,最近正在准备收购一家县属的水泥厂,建材商店也正式成为建材公司,钟玲在市里耽搁了几天,这期间,朱宝刚带着儿子说是去看战友了,钟玲还真的不知道朱宝刚有这样的一个战友,不过也不能让他们父子总是待在宾馆里啊,他们又不喜欢逛街。钟玲知道战友对自己丈夫的意义,这次见到李晓云,钟玲特意交代了她邢斌的事,要么让高晨给安排到公安局,要么给安排到烟厂或者建材公司,总之一定要安排妥当,钟玲还担心邢斌不接受他们两口子的帮助,所以特别嘱咐李晓云,一定要注重方式方法。钟玲之所以这样关注邢斌的事,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对军人和军属的感情和崇敬,另一方面,也是心疼自己的丈夫,如果朱宝刚知道邢斌他们两口子过的不好,会非常的痛苦的。表妹的事也麻烦他们了,毕竟刘晓的年纪太小,钟玲也希望可以给她一个机会。
回到了部队,钟玲急于知道眼前的情况,就直接给于雅静和韩明明开会。问了半个小时,钟玲总算是明白了,现在夺标呼声最高是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中队长,任命很快就会下来了。而他们逃避不了。钟玲不在乎朱宝刚是否可以升职,但是军队是最适合他的地方,部队是有规定的,如果没有在一定的年龄上升到一定的职位,那只能面临回家的命运,钟玲知道现在一切都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也正因为这样,她才担心。
如果说钟玲对自己的丈夫是象英雄一样的崇拜的话,要想保持这份崇拜的话,就要忽视非常多的内容,这些内容就是拍电视剧也不可能看到的,就比如说英雄也是会懒床的,英雄也是不爱干家务的,英雄归来是一身的臭汗,还有几乎是从泥坑里滚过的衣服,这些都是英雄的妻子要承担的。回来不久,正好部队拉练,外面的天气还是很冷的,真不知道为什么要拉练。朱宝刚他们平时也不经常回来,但是这次是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吃什么苦头。一个多星期以后,朱宝刚他们回来了,朱凌云看见爸爸回来了,也跟着忙活,看见朱宝刚的水壶里还有,打开就喝了一口,然后哇哇大哭,朱宝刚和钟玲赶紧出来看,朱宝刚看着儿子捧着水壶,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了?”钟玲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事,就是提前长大了。”钟玲很奇怪,朱凌云这个小魔鬼可是很皮的,怎么就哭了,这水壶……钟玲拿过来水壶一闻,是白酒,还是高度白酒。什么提前长大了,这个儿子将来如果变成土匪,肯定都是朱宝刚的教育有问题。
“怎么是白酒?”钟玲很奇怪。
“天太冷了,所以这个时候出去拉练我们都带白酒。”钟玲乍舌,这些男人真是太阳刚了、
钟玲发现朱宝刚的鞋垫都是湿的,他的脚也冻伤了,甚至都有点裂开了,钟玲非常的心疼。摸了医院里开的药也不怎么管用,没办法,钟玲又四处给他打听偏方,什么用山楂煮熟了碾碎,然后糊上,等等,都不怎么管用,天一冷,朱宝刚脚上的冻疮就犯,最后,钟玲只能试着用辣椒水给他泡脚。但是这实在是太遭罪了,朱宝刚一直的都睡不着,脚上烧的厉害,钟玲就不断的用湿毛巾给他擦脚,就这样过了很久,朱宝刚才睡着了,这是一个多星期以来,他睡的真正的觉。

反腐

因为朱宝刚的脚被冻伤了,钟玲小心奕奕的伺候着,心疼的不得了。这几天,连朱凌云小朋友都开始发现地位下降了。
“媳妇儿,给我拿个苹果。”朱宝刚象个老爷子一样,往钟玲买的摇椅上一座,把脚放在茶几上,钟玲就像个小丫鬟一样,围着他转。朱凌云坐在爸爸旁边的小凳子上,气囊囊的看着爸爸。反正他现在心情就是很不好。
“脚还痒吗?”钟玲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把果盘放到茶几上,看着朱宝刚的脚,心疼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嗯,痒的要命。”朱宝刚皱紧了眉头。
“那我端盆温水,你再泡一下吧!”钟玲有点怀念后来的足浴盆。
“不用了。”钟玲只能认认真真的打苹果皮,朱凌云看着妈妈在给爸爸打苹果皮,心里就更不舒服了。钟玲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小月牙,分了一半儿给朱宝刚,把另一半交到朱凌云手里。
“我不要。”小家伙生气了,腮帮子鼓鼓的,钟玲也不知道这孩子在闹什么别扭,朱宝刚也不理会。开心的吃他的苹果,把钟玲手里的另一半也给抢过去了。
“这个苹果不错,好像不是国光。”朱宝刚发现这个苹果比过去的好吃。
“这是富士苹果。也很好的。”钟玲没有告诉他,他手里的苹果有多贵。其实有许多事情朱宝刚可能都没有注意,或者说是不在意。钟玲给丈夫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象是平时吃的水果,给他带去部队的茶叶,用的鞋垫,都是最好的,钟玲对丈夫比对儿子还要舍得花钱。钟玲最关注的是丈夫的身体,对儿子最重要的是教育。
“我要出去玩儿了。”朱凌云不敢在爸爸面前发脾气,只有躲出去了。
“哦,不要太远啊。”钟玲赶紧叮嘱儿子。
眼见四下无人,钟玲悄悄的做到了朱宝刚的怀里,朱宝刚也顺势放下搁在茶几上的腿,等待着钟玲主动的亲近,好长时间了,对他来说可真是煎熬啊。尽管这大白天的干不了什么,可是解解馋也是好的。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中间游移,钟玲先是浅浅的试探,挑衅,然后是忘我的投入,在朱宝刚气息加重的时候后撤,不过以朱宝刚的性格,哪里容得她这样的放肆,按住钟玲的后颈,深吻下去,
“队长!”是周凯。朱宝刚听见有人来了,条件反射似地的腾的站起来了。忘了怀里还做这自己的娇妻。
“你没事吧?”朱宝刚赶紧去扶起妻子,一边往门口探去。非常似乎是非常担心被人撞见这一幕,不知道是因为不想给兄弟们留下笑柄还是怕传出去有损他的威严,总之,可怜的钟玲被摔在了地上,心情沮丧,五味陈杂。第一次,对自己的丈夫怒目相向,
“我是有证儿的。”朱宝刚一时之间也没听明白,愣在那里。
“嫂子有什么证儿?”周凯好奇的问道。
“结婚证儿。”钟玲对这个打扰他们夫妻温存的人非常的生气,回答的时候也是没好气。朱宝刚这才明白自己的妻子在说什么了。不由得大笑起来,原来他的小妻子是在指责他,他们是合法的夫妻,还怕什么?
“怎么啦?”周凯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内情,只能看着进了里屋的钟玲,然后小声的问朱宝刚。
“没事儿。”朱宝刚是不会把这样是事情和战友分享的。
过了一会儿,可能是朱凌云知道山中的老虎走了,就回来了,钟玲看着自己的儿子,刚刚出去才多长的时间啊,回来就变成了一个野孩子一样了。朱凌云穿着从奶奶家带回来的棉袄,棉袄的外面还套了一件军绿色的外衣,带着棉线的帽子,奶奶给他做的棉手套也没有带在手上,而是就着毛线编织的绳子往身后一别,两个衣袖都非常的脏,估计是把鼻涕都蹭在上面了,钟玲用手扶住额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她明明给这个小家伙儿带了手绢的呀!成天的就知道和王浩霆他们几个小伙伴玩儿弹珠,小手都被冻得通红,而且黑黑的,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甚至还有裂开的迹象,钟玲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可是也没有什么办法。看来只能指望着找个好一点的项目收收他的心了。不过钟玲随即又恨恨的想,真应该听他奶奶的话,把他的头发剃成一个大桃子型,据说这样的话,淘气的小子就会收敛。自己当时觉得那样的发型太搞笑了,坚决不同意,不行干脆给他试试得了!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作为党政机关或者是部队的干部,向来都对两件事情非常的警惕,那就是生活作风问题和贪污腐败的问题,不过这两个问题通常都是相通的,但是在部队,这样的情况就不会有了,首先,就是时间上不允许。所以钟玲不担心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因为朱宝刚可以看到的雌性生物有限。另一个也不担心,他也不管钱。
现在是非常敏感的时期,本来要公布新的大队长人选的,但是随着新一轮的反腐工作的开始,也只能是由副队长代为行使队长职权。这次的反腐工作上边非常的重视,也加大了力度。整个大队不说人人自危,也差不多了。他们的大队是军区直属部队,平时的装备、后勤补给、乃至是队员的福利,都是最高的。如果说一些人会动些小手脚,应该可以想象,这毕竟是人性的弱点。
几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