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救子

这次钟玲他们的驻地离市区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朱凌云他们可以上好的学校了,钟玲和韩明明在李晓云的安排下也进了当地的一所小学,这样可以就近照顾自己的孩子。至于于雅静,部队上给安排在了军队的服务社,这可是个暴利的行业啊,个中缘由,不说也罢!
钟玲是不能教自己的儿子的,正所谓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儿,这个儿子还是要找一个比较稳妥的老师带吧!由于钟玲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就给朱凌云复习了小学一二年级的课程,但是考虑孩子太小,孩子在幼儿班混日子吧!
这里是省会,李晓云来这里很方便,而且她和赵兴国的工作中心也在渐渐的往省会偏移,这并不是钟玲授意的,但是,这是他们应该想到的,份属君臣,如果两个人没有这样的眼力见儿,也就不用在钟玲是手底下混了,虽然钟玲不时常亲临烟厂和建材公司,但是钟玲是会计出身,而且对生意的大方向掌握的非常准确,李晓云和赵兴国是不能,也可以说的不敢做什么手脚的。
等一切就绪以后,钟玲找了一个朱宝刚出远门的时间,把孩子托给了于雅静,自己随着李晓云开始在熟悉公司和烟厂的情况,并且对账目进行审核,由于现在的企业规模在不断的扩大,钟玲已经没有那个能力自己全部看完账目了,所以在公司进行了新的规定,就是每年进行一次财务审核,针对公司的一些具体工作,钟玲没有做什么指导,不过大家都知道,大老板来了。
几年下来,李晓云在钟玲的授意下安排了不少专业军人到自己管理的烟厂和赵兴国的建材公司,而这些人绝大多数是朱宝刚的老部下,他们中的一些人现在已经坐上了非常的重要的领导岗位,当初在选拔干部的时候,李晓云就充分接受了钟玲的建议,尽管事后证明这些人也确实是可造之才,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晓云和赵兴国都发现了一点,钟玲安排的这些人都是对他们夫妻忠心耿耿的人,说白了讲,现在的这两个企业真正的掌握在了朱宝刚夫妇的手中。
钟玲不知道现在李晓云和赵兴国是否有这样的认识,但是钟玲在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这些,她在询问朱宝刚的时候,也只是问一下个人的能力,人品。而变成现在的样子,也是钟玲自己始料未及的。
钟玲他们又开始了新的生活了,对于这些家属来说,大概只有韩明明不太适应吧,于雅静和钟玲都是交际不广的人,现在的日子对她们来说,没有什么不同。
钟玲也发现了现在朱宝刚他们工作内容的不同,从以前的单兵训练,到机械化、信息化、立体化,总之,他们开始往陆、海、空三栖发展了,因为钟玲发现朱宝刚带回来的衣服越来越不一样了,有海水的腥味,有时候还听他们说跳伞什么的,不过眼下他们还没有从基地开拔去野外训练,估计也快了,除了钟玲知道的周凯和王睿之外,还有几个从朱宝刚他们原来部队调过来的,钟玲还在纳闷,为什么朱宝刚还夸军区调动了,后来张萌打电话透露说,她公公调到这个军区了,看来也难怪朱宝刚可以调动到这里了,不过张萌也说了,本来他们的领导是不放人的,要在那里提上朱宝刚当大队长,是她公公出面,才让朱宝刚到这里的。
日子过的很顺利,钟玲在学校和老师们相处的也非常的愉快,当然处的最好的除了韩明明之外,就算是朱凌云和王浩霆的老师了,她叫孙荣华,是个非常厉害的老师,小朋友们的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除了朱凌云和王浩霆,所以三个女人在一起最常讨论的就是怎样的收拾两个小坏蛋。大丫,现在叫周瑶,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对两个弟弟也知道照顾了,性情非常的温顺,完全和她的母亲不是同一个类型。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快到深秋了,朱凌云和王浩霆也正式的进入了学前班,周瑶也上了一年级。两个孩子长得非常的壮,看上去就象是七八岁的孩子一样,每天回家都是灰头土脸的。周末的傍晚,钟玲刚刚准备做晚饭,就看见两个炊事班的战士来了,两个人推推搡搡的,谁也不先开口,钟玲笑了,
“怎么啦?你们,还有没有点军人的样子了?有话就说。”钟玲喝道,也顺便激一激这两个小战士。
“那个……嫂子,我说,是这样的,你的儿子今天和王副队长的儿子,还有候政委的儿子以及其他几个小孩子,在我们炊事班那里打架。”一个小战士脸憋的通红,看来是鼓足了勇气才说的,这毕竟是他们这里一把手的爱人啊!尽管她非常的和蔼也非常的漂亮。
“打架?伤到没有?”钟玲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儿子是不是受伤了。
“没有伤到。”另一个小战士赶紧解释。
“那是伤到别人了?”钟玲想,既然是自己没有受伤,那就是别人受伤了。
“也不是。”头一个小战士,也就是那个脸红的,赶紧解释。“是他们两个带着几个孩子在炊事班的院子里打架,把晒在房顶上的大头菜和地上的土豆都给砸了,我们炊事班的战士们也无法阻止。”
“他们人呢?”钟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就知道这小子会有这么一天的。幸好这小子命好,他老爹不在家,出远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让他犯到自己手里,要是朱宝刚知道了,有这小子受的。
“还在炊事班,他们在房子上不下来,我们上去他就说要跳房。”第二个小战士这句话说的最利索,也许是因为气愤吧。钟玲二话不说,解下围裙,就往炊事班赶,这个小畜生,还真是胆大妄为,闯了祸了还不知道悔改,要不是他们太不像话了,炊事班也不会来找自己吧!
“还有……那个……嫂子,大头菜的钱……我们班长说可以不要……”脸红的小战士也是没办法,谁让他抽签输了呢!只能希望大队长的妻子深明大义了。
钟玲听了那个小战士的话脚下踉跄了一下,不是因为战士的话太过搞笑,实在是因为作为一个母亲,被这样的请去给自己的儿子善后,本就是非常的羞愧了,还要赔偿经济损失,这个败家的儿子,他老娘的钱是这样花的吗?钟玲怒气冲冲的加快了自己的脚步。等到了炊事班,看见韩明明竟然也在那里。
“你也来了?”钟玲问道,看韩明明的脸色也不好,满院子的土豆白菜和大头菜,一片狼藉。
“是啊,来赔土豆钱。你呢?”韩明明一边说着,一边还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小样儿的,一点犯错的意识都没有,以为站在房顶上就没有人治得了你了吗?
“我来赔大头菜的钱。”钟玲也是语气冰冷。这个时候听两位本部的最高夫人都是这样的话,炊事班长可有点坐不住了,可是这白菜和土豆糟蹋了这么多,也不是自己赔的起的啊!
“那个……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炊事班长也是没有办法,想要说不是要两位夫人赔吧,自己又是在是担不起,可是不赔吧,自己也没办法承受,只能是吱吱呜呜的不知道如何是好。钟玲看他这个样子,也明白他的难处,
“你算算要多少钱,我们明天送来。你不要担心,这是我们应该赔偿的。”钟玲不想吓坏了他们,无论如何,自己都应该赔偿的,否则两个队长在队里还怎么做人啊!听了钟玲的话,一群战士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这个队长夫人和他们的大队长一样,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啊!
“你们是自己下来,还是我让人把你们揪下来。”钟玲一直以来都是奉行以德服人的,看来这次要改了。
“你让他们都走开,还要保证,回去以后不追究。”朱凌云知道现在的情况非常的不好,可是一定要得到妈妈的保证才行,都怪他不好,选择的这个高地在逃跑的时候吃亏,要不他们也象那几个小子一样跑了。不过还没等钟玲回答,就看见房子侧面,三个战士,一个用双手一握,旁边的一个战士踩着他的手,就被托上去了。钟玲再往他们身后一看,心说‘哎呦,儿子,你可真是不走运哪’。
朱凌云见下面没有反应,以为两个妈妈被吓到了,正在考虑。
“答应了吗?”王浩霆焦急的询问朱凌云,他在另一侧放哨,不过显然他们的战术虽然成功,但是实力水平相差太大。上来的也不是他们老爹的精锐部队,而是两个无名小卒。
“啊……放开我,放开我。”王浩霆小朋友拼命的挣扎,可是这都是无谓的抵抗。
“放开我,不然我当了将军就把你个孬兵毙了。”这个朱凌云,实在是嚣张。
“闭嘴!”王睿一把抓过儿子,王浩霆被放到了地上,抬头一看,是他爸爸,心,一下就沉下去了。朱凌云本来还在挣扎,听出了王睿的声音,这才猛然抬头,好嘛!大队领导到齐了。
“你去啊!”韩明明捅了捅钟玲,让她上去打个招呼什么的,缓和一下气氛,不然儿子的下场可能很惨。
“你去吧,谁去谁死!”钟玲可不是傻瓜,她之所以和朱宝刚夫妻这么长时间不吵架,不是因为她有多高尚,而是因为她会看脸色,什么时候可以发脾气,什么时候要装小绵羊。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朱宝刚和王睿他们几个可以说是教子不严,在手下面前丢了脸了,估计事情大条了。
“柳强!”朱宝刚看着两个孩子,嘴里却喊着属下的名字。
“到!”这个人钟玲是认识的,原来也是朱宝刚的老部下了。
“把这两个小子送到新兵宿舍去,这一个星期,和士兵一起吃住。”朱宝刚命令一下,钟玲和韩明明可傻眼了。互相看了一眼,那还有活路吗?钟玲爱子心切,想要上前阻止,被朱宝刚一个眼神就给吓回来了。韩明明也是,她家的王睿现在的脸色很黑。
“是!”柳强同志真是个好同志,领导怎么说,他就怎么做,绝对不怀疑。
钟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带走了。心都象是被掏空了似的。不过怎么看那两个小家伙都不像是受惩罚该有的表情啊!钟玲虽然揪心,但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失去理智,来一场夺子大战的,那样的话她必输无疑,韩明明要冲过去抢人,被钟玲拉住了,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事后证明,钟玲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朱队长回家之后,给了钟玲一通狠批,钟玲本来想先替儿子求情的,可是现在自身难保了。
“你不是说你管孩子吗?你就是这么管的吗?”朱宝刚大队长怒不可遏,估计院子外都能听见他的喊声,震得钟玲的耳朵直疼。
“我以为他和浩霆去玩儿弹珠了。才……”钟玲妄想解释一下,可是妄想毕竟是妄想。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就让他闯了这么大的祸吗?”朱宝刚质问妻子,一副慈母多败儿的样子。
……
钟玲觉得很委屈,平时朱宝刚工作忙,经常几个月不见人影儿,还不是自己在照顾儿子,现在反倒责怪起自己来了。可是过了一会儿,钟玲就冷静下来了,自己如果在这个时候和丈夫对着干,那她儿子可就真的要吃苦头了,再说朱宝刚现在的确是气的不轻,自己也确实是对儿子溺爱了一点点,钟玲决定还是要用以往的战略,那就是‘敌进我退,敌退我扰’,也就是说,当朱宝刚生气的时候,钟玲就要示弱,不反驳,等他平静下来之后,就开始对他进行长时间的、不间断的骚扰,一定要让他明白是他错了,而且是不错也得错。
和士兵们一起吃住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们那是什么部队啊,魔鬼式的训练啊,两个那么小的孩子就算不跟着训练,也够受的了。钟玲为了救出儿子,不得不忍辱负重,笑嘻嘻的侍候朱宝刚。一会儿给他放洗澡水,一会儿拿水果,一会儿给按摩,就差色诱了,不过朱宝刚就是不为所动。钟玲感到无比的挫败。
“哥,你让儿子回来吧,他受不了的。”钟玲只好蹲在摇椅边,对这正看电视喝茶的朱宝刚哀求道。
“那也是我儿子,我会害他吗?”虽然知道儿子很小,可能受不了训练,不过他也没指望他参加,他是要让儿子从那里学到更多的东西。不过话又说回来,被娇妻这样的侍候,感觉真是不错。
钟玲无话可说了,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第二天一早,钟玲笑呵呵的送走了朱宝刚,韩明明就来了,她现在也没心思上班了,昨天站墙角站的腿好酸,儿子还没回来呢,不知道这一夜吃了多少的苦。
“你说通了吗?”钟玲寄希望于韩明明,她平时在王睿面前似乎很嚣张的。
“说通个屁,你呢?”韩明明看这钟玲,希望她那里有好消息,没想到钟玲也摇了摇头。两个母亲急得团团转。
“他们不去,要不我们去要人吧?”钟玲突发奇想。
“我们怎么去,家属也不让进军营的。”韩明明担心钟玲是不是急傻了,这都不知道。她们连大门都进不去。
“笨,我们进不去,可坐部队的车可以啊,我们让通信员小王带我们进去,我们藏在后座。”钟玲解释道,听她这么说,韩明明也觉得有门儿。不过,
“我们一下车不就被认出来了吗?”
“你不会乔装改扮啊?”钟玲想到家里还有丈夫的衣服,可以凑合一下。只要看见孩子,拉住就跑,等上了车到家了就好办了。
“好,我去找,你先给小王打电话。”韩明明赶紧回家找衣服去。钟玲也赶紧准备。
钟玲给小王打了电话,严令他不可以和朱宝刚说,又许诺了一个肘子,然后赶紧换上朱宝刚的作训服,不过由于身高体型差距太大,怎么看都象是套了个布袋子裤子干脆找了条绳子,裤脚也折了好几叠。钟玲这儿刚收拾好,韩明明就来了,动作还挺快,不过看她穿的衣服,钟玲气的翻白眼了。
“你怎么穿常服,还戴军衔的,你以为咱们大队里有几个中校?还不一眼就让人看出来了。”钟玲瞪了她一眼,韩明明也反映过来,回头就跑。钟玲看她的样子更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韩明明终于换好了,两个人把头发盘进帽子里,弄平。紧接着就听见车来了,两个人赶紧往出跑,可是刚到院子就站住了,车上下来两个人,是朱宝刚和王睿。

小惩

钟玲和韩明明这下子都傻了,且不说一定是小王把她们出卖了,就说自己这身行头也说不过去啊,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威风凛凛的朱宝刚,钟玲真的感觉好怕啊!眼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进。钟玲觉得应该自救,不能象韩明明那样被动。
“哥,我可以解释,是这样的,我和明明要去锻炼身体,不……是练习射击,所以才让小王开车来接我们的,你说话啊!”钟玲捅了韩明明一下,她这才反应过来,不能再站墙角了,腿到现在还酸呢。
“对,就是这样。”韩明明抬高下巴,试图提高自己的可信度。不过王睿的眼睛已经眯起来了,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锻炼?射击?”朱宝刚显然是不会被这样是说辞说服的。钟玲知道这样说让他相信的可能性不大,自己在他面前撒谎还没成功过呢!当然,有些事是因为他没有问。
在大队里发生的任何事都不可能瞒得了他的,钟玲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眼看着朱宝刚越逼越近,钟玲只能往后退,朱宝刚见小妻子要跑,两个跟上去,扛起钟玲就进屋了。
“你是要我扛着,还是自己走。”王睿看着自己的老婆,她穿着自己的衣服,感觉实在是好笑。韩明明听他这么说,赶紧撒腿就往家跑,深怕被追上扛起来,他的肩膀硬的跟石头一样,可是自己的肚子还没有鸡蛋壳硬呢,也就是钟玲吧。她被扛惯了。
钟玲站在了床边,身上的衣服也没有来得及换,看上去象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单薄的可以,朱宝刚的这身军服穿在她的身上,竟然也别有一番风味。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朱宝刚插上门拴,拉上窗帘,一步一步的向钟玲逼近。
“那个……罚我也去儿子那里好了。”钟玲想这样就可以和儿子同吃同住了。说话的同时,身体也靠在了墙上。
“和士兵同吃同住?”朱宝刚心里想着那些士兵看见自己老婆会是什么样子。眼神更加的锐利,拿掉她的帽子,头发立时披散下来,朱宝刚不知道怎样形容现在的感觉,他只想做一件事。
“不是,我不是……唔……”钟玲还没等说完话,就被朱宝刚吻个正着,他出门两个多月了,她也是想啊!朱宝刚有何尝不想呢,可是昨天实在是被那小子气坏了。眼下倒是有点时间,看着钟玲穿着自己的衣服,那种异样的感觉折磨着他,这个时候就叫做心痒难耐吧?
钟玲被丈夫抵在墙上,渐渐的沉沦下去,可是儿子的影子猛然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不行,你把儿子放出来。”
“休想!”朱宝刚抓住钟玲挣扎的两只手,一起摁在她的头顶上,她不说还好,一提起儿子的事,朱宝刚更加觉得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女人。他这是替天行道。
朱宝刚手随心动,三两下就把钟玲系裤子的绳子抽出来,把钟玲的手捆住,
“啊!哥,你干嘛?”钟玲有点被吓到了,这个可不好玩,虽然自己的手腕被捆的不紧,可是也挣不脱的。
“你要得到一点教训。”朱宝刚在钟玲的耳边说道,然后含住她的耳垂,钟玲顿时感觉浑身似乎被一股电流袭过,腿也觉得渐渐的软下来。都说小别胜新婚,钟玲也开始激烈的回应着丈夫的热情,钟玲身上穿的作训服被拉开,露出雪白的肌肤,裤子早在朱宝刚抽出绳子那时起就滑落了,现在也不知所踪,而朱宝刚的军帽被放到了桌子上,身上的正式军服显得他特别的帅气,原来还有制服癖啊,原来怎么不知道呢!钟玲将被捆绑的双手绕到朱宝刚的颈后,将他推向自己,然后吻上去,惹得朱宝刚一阵轻笑,将钟玲的双腿一抬,直奔主题,两个人是舒服的轻喘,朱宝刚缓慢的移动着,然后再猛烈的一下攻击。
眼见自己被朱宝刚这么戏弄,钟玲如何能甘心呢?刚想要反击,
“电话!”钟玲提醒朱宝刚,正好阻止他的新一轮进攻。朱宝刚一把将衣衫不整的钟玲揽在怀里。一起坐到桌边,身体没有分开,只是将电话接起来。
“队长,三十分钟后开会。”是队里来的电话。
“知道了。”朱宝刚答应着,
“三十分钟?那你在路上还得花时间呢!”钟玲气他,这样也算是给他的小心惩罚吧。一边说,钟玲一边想要解开绳子,一边离开丈夫的怀抱。不过这样的挑衅向来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那我们就来个速战速决吧!”钟玲还没走出两步,就被朱宝刚压在了床上。手上的绳子还没有解开呢,钟玲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
“啊……轻点!”这个丈夫什么都好,就是每次出远门之前和之后,都特别的不会怜香惜玉。
“时间紧,任务……重啊!”朱宝刚拿出了训练时的雷厉风行。钟玲就比较惨了,这样的速度,这样的力度,完全没有准备,一切都不受控制,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绳子被解开了,不知道自己怎么骑到他的身上,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最后只能够无助的被他欺凌。当朱宝刚心满意足的翻身从钟玲的背后下来的时候,钟玲的眼神迷离,刚刚的疾风暴雨摧残了她的身心,朱宝刚倒是神采奕奕的含着笑,穿上裤子,系上腰带,一边还看着趴在床上喘气的娇妻。钟玲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激烈的战况,太残忍、太可怕、太舒服……不是,是太过分了。
“时间刚刚好,等我晚上回来收拾你,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朱宝刚一边坏坏的在钟玲耳边说,一边还给钟玲盖上被子。等钟玲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只剩下懊恼了,这就叫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钟玲日盼夜盼,终于过了七天,这天正好也是周末,钟玲和韩明明,还有于雅静母女,都在钟玲家的院子里迎接两个小英雄的归来,钟玲不知道此时韩明明是什么心情,不过自己可真是又担心又生气,这个孩子才这么大,就这么让人累心了。
终于,汽车来了,把朱凌云和王浩霆两个送了回来。看他们两个别扭的样子,钟玲赶紧把儿子拉过来仔细查看。
“哎呀,儿子,你怎么瘦了?”韩明明先叫开了,到是比钟玲还早了一步,既然这样,钟玲也就不重复了。
“你在那么累不累啊?吃的好吗?睡的床潮湿吗?”这回又是韩明明说了钟玲想说的话,钟玲气的瞪了她一眼。
“好了,先让两个孩子进屋吃饭吧!”于雅静实在是看不过去,让他们赶紧进屋,钟玲和韩明明早就准备好了一些朱凌云他们爱吃的东西。
“不用担心,我们没事儿。”朱凌云满不在乎的说,
“就是,能有啥事,在那儿挺好的。”王浩霆比他哥们儿还要没心没肺。
听他们这么说,钟玲看了一眼韩明明,两个女人的脸色都不好,看来真是什么爹生什么儿子,她们两个可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当兵,可是看他们的架势,似乎一点儿都不反对。
“还是女儿好啊!”钟玲看着乖巧的大丫,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就是啊,还是女儿好,我怎么就那么贪慕虚荣呢?”韩明明悔恨万分。
“你就是不贪慕虚荣还能怎样,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以为你说了算啊!”钟玲嗤笑。于雅静也笑的前仰后合。
“哼,要不是有我们保护,大丫早就被人欺负了。”王浩霆非常气愤,自己的妈妈竟然这样看待自己的存在。
“怎么这么说,对了,你们还没有说为什么打架呢!”钟玲想起了关键问题。朱凌云和王浩霆两个小人儿互相看了一下,
“那个女孩子就得男孩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