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接下来我面对的是大胡子,他看我势头正盛,只下了五十块钱。

    庄家先掷骰子,我伸手又是一个四五六,大胡子连摸骰子的机会都没有。

    就这样我连续四把四五六,整整赢了一圈,不过除了秃头那一把,其他人都押的不多,也就赢了二三百块钱。

    等再次轮到秃头的时候,他把手压在自己的钱堆上,犹豫了。

028 传家宝() 
冯二毛看看秃头,猖狂的说:“吓得不敢下注了吧,哈哈!”

    秃头学我刚才的样子,踩着钱堆上往前一搓,都押上了。

    我再次出手,嘴里大喊一声“六啊”,这一口气吹出去,秃子面前的钱都哗哗响,骰子停了下来,又是一个四五六。

    秃头把钱推给我,摸摸头站了起来,表示输的很服气,站到一边围观去了。

    轮到大胡子了,大胡子又只押了一百块,我急忙忙的抄起骰子,落地是个二四六,这不算出猴,大胡子手里拿着骰子,没等他掷出去,有人喊一声“等一下”。

    是刚才那个和秃头搭伙的钓鱼的,把所有的钱,都押到了大胡子面前,看样子有两千块。

    这个钓鱼的,听合局的说,是莲花乡土地所的干部,姓齐,别人都喊他老齐。

    “大胡子历来是个橛子,只要给他伸手掷骰子的机会,今天你一定会输在他身上!”老齐说道。

    橛子是专克庄家的人,意思是庄家到他这里基本翻船,围观的人也都说我连续五把四五六,运气再好也该用完了,一个个嘴里喊着一把定输赢,纷纷把钱押到大胡子面前。

    按道理我掷了一把没出猴,要等大胡子也掷一把他们才能押钱,但是冯二毛已经忘乎所以,猴子一般的抓耳挠腮,嘴里还说道:“你就是拦路虎,我蛤蟆兄弟也扒下你虎皮,一个栓驴的橛子而已,伸手就拔掉了。”

    冯二毛拿着我赢来的钱,他手里钱多了腰也跟着粗了,又说大胡子,钓鱼的都下了这么多,你也不加点码意思意思?

    大胡子哪里受得了嘲弄,说我打算都押上,就怕你手里的钱,不够赔的。

    钓鱼的已经下的够多了,大胡子面前的钱也不少,冯二毛看看我,我笑着点点头,冯二毛伸手从脖子上拽下来一根红绳子,上面穿着五枚不一样的小钱。

    “这是我老冯家的传家宝,不但能够挡煞除灾,还能算命排卦,够不够!”

    冯二毛说完把红绳交到了合局的手里,表示输了的话,赔不起就拿去抵账。

    合局的一下懵了,大胡子说这不就是一个钱串子吗,能值几个钱,冯二毛你要是玩我,老子花两千块钱,找人剁下你一条腿。

    围观的人群里,有个溜乡收古董的小贩子,行话叫捡漏的,说这可不是普通的钱串子,这是五帝钱,更要命的是,还是大五帝钱。

    揪心的赌局,正好需要一点小故事来调剂一下,就有人说,你讲明白点。

    捡漏的遇到专业话题,兴致一下提了起来,说道:“所谓的小五帝钱,分别是顺治通宝、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和嘉庆通宝,是清朝最兴盛的五位帝王在位时,发行的钱币…;…;”

    有人插话说,清朝兴盛个屁,咸丰和西太后两个,先后被洋鬼子撵的捂着屁股到处跑,人家崇祯帝被李闯破了京城,最起码提着麻绳以身殉国了。

    “而且当初咱们这为了不剪发,死了不少的英雄义士,我祖上铁五爷那会年方弱冠,就是因为不扎满人的鼠尾辫,和其他六个大好男儿,被清兵砍死在骆马湖边,身子在岸上,头滚到了湖里,现在坟墓里埋的还是七具无头尸。”

    接话的是秃头老铁,说完双手抱拳向天,眼泪差点下来。

    三爷爷跟我讲过这段历史,我对秃子点点头,表示对铁五爷等七人的尊敬。

    不过其他人看着湖面,都是浑身一哆嗦,估计以后再下水,心里要打鼓了。

    捡漏的被连着插嘴,有点不高兴,闭嘴不说了。

    合局的出来解围,说老铁,今天散场我请你喝酒,捡漏的兄弟,你继续说。

    有人给捡漏的递上一根烟,他才继续说道:“这小五帝钱说实话,用处不如大五帝钱千分之一,大五帝钱分别是秦半两、汉五铢、开元通宝、宋元通宝和永乐通宝,横贯秦汉唐宋明五个朝代,单个好找配齐很难…;…;”

    大胡子有点不耐烦,打断了滔滔不绝的捡漏的,说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你就说冯二毛这玩意,够不够赔我全部的赌注?”

    捡漏的对大胡子有点生气,说这大五帝钱,曾经累经千万人之手,又有高人开过光,再经过冯瞎子的打磨,上面阳气冲天,最低价值几十万,何止够赔你的赌注,按照你那两千块钱一条腿的行价,够买你祖宗十八代的命了。

    捡漏的话狠狠骂了大胡子,不过大胡子满耳朵估计都是“几十万”这三个字,哪里想到这个,也没有跟捡漏的计较。

    虽然这几年万元户的含金量有所下降,不过在我们这小地方,万元户还是毫无争议的有钱人。

    几十万,是天价财富。

    “几十万,就是几十个万元户啊!”大胡子嘴里念叨着,押上了所有的钱。

    那会五十元一百元的钞票,农村市面上并不多见,其实大胡子那两座钱山还有钓鱼的那一大堆钱,里面有很多五块十块的零票。

    不过全部加在一起的话,也有一万几千块,冯二毛一跺脚,说都来着!

    我把三个骰子抓在手里,嘴里大喊一声“六啊”,三个骰子出手,同时一口气吐出来,把地上的几张钞票吹的贴到了海碗边上。

    三个骰子在海碗里碰来碰去,其中两个被撞到碗沿边,眼看要跳了出来。

    冯二毛捂着胸口,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幸好那两个骰子又掉了回去,很快停了下来,又是一个四五六。

    冯二毛一声“卧槽”,把我顶到一边,两手去抓地上的钞票。

    大胡子伸手抓住冯二毛的胳膊,说慢着,这孩子身上有鬼!

    大胡子说我身上有鬼,可把我吓了一跳。

    我还以为他有什么阴阳眼的本领,不但看出来我的血里有毒,还发现我身上附了一个鬼魂或者精怪呢。

    我刚才掷骰子那气吞山河的气势,一下没了,说你能看出来我身上有鬼?

    大胡子看我像是心虚了,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说我当然能看出来了,今天的事处处透着古怪,从来没人连续六把都是四五六。

    顿了一顿,大胡子肯定的吼道:“你就是出鬼了,一定是个耍钱贼!”

    大胡子这么说,冯二毛不乐意了,说你没证据别瞎说,这话会害死人的。

    听冯二毛和大胡子两个人一番争执,我才明白,耍钱贼就是老千的意思,大胡子说我出鬼,是说我做手脚出老千。

    这下我就放心了,出没出老千,我心里还是有底的,一脸的坦然。

    我把自己今天的运气,归结到了那个我都看不出来的断掌纹上面。

    假如有耍钱贼在赌场里出鬼,合局的作为组织者,有责任查明,所以大胡子一怀疑,加上众人的附和,合局的就派人过来,把我上上下下搜一遍。

    他们没在我身上搜出任何东西,冯二毛张开胳膊,说把我也搜一遍吧。

    人家也没客气,上去就搜。

    冯二毛嘴里也没闲着,说骰子是你们的,海碗是你们的,地盘是你们的,这样我们要是还能出鬼,那你们就是真见鬼了。

    看冯二毛也没有问题,就有人对大胡子说道:“连续六把四五六,这个也不稀奇,去年你们赌大小,老铁坐庄,还连续开出来十三把小呢。”

    听大家的提到自己的英雄事迹,秃头笑了,说道:“赌场上没有稀奇哪有输赢,今天这个小兄弟运气好,老天爷也照顾冯二毛,反正我是愿赌服输!”

    大胡子说我不是耍赖,这个小鬼也就十来岁,为什么说话做事这么老道?说不定是冯二毛从外地请来的高手,明明是个大人,却长了一张娃娃脸。

    大胡子说完还伸手来摸我的肚皮。

029 蛤蟆仙() 
    我侧身躲开大胡子的手,说你干什么。

    大胡子说他是个杀猪的,祖传一手摸猪神技,摸下猪肚子,就能判断出来猪的重量和年龄,现在要摸摸我,确定一下。

    冯二毛冷笑一声,说你还记得自己是个杀猪的啊,我蛤蟆兄弟的来头,说出来吓翻你一个跟头,听好了,他爷爷是方圆百里杀猪的师爷,青龙街的薛屠子!

    大胡子听了薛屠子三个字,浑身一激灵,按到我肚子上的手,动作一下温柔起来,翻手给我掸了掸衣服,说你们搜身就搜身,怎么把小兄弟衣服都弄脏了。

    合局的见过我爷爷,说我怎么感觉这小家伙的气势,像是在哪里见过,原来他的一举一动都像薛屠子,长大一定是个杀猪的好手。

    冯二毛连合局的面子都没给,说少放你的狗屁,我蛤蟆兄弟还杀猪?他是文曲星转世,连我们乡长都说他是未来的状元郎,不信你们去青龙街打听打听去。

    冯二毛还算机灵,没有提山神的姑爷这一茬。

    毕竟文曲星是正神,而山神爷甭管怎么说,有点来路不明的意思。

    冯二毛又说我跳了两级的光辉事迹,还说我年纪虽小却已博览群书,心智和见识比他还要成熟,反正差点把我捧上了天。

    其实我可算不上博览群书,不过相对于同龄人,我看过的书确实多,很多大人看的小说,我配合查字典,一般也能看得懂。

    众人虽然不信什么文曲星转世,但是想到我今天的表现,对我刮目相看,纷纷说看看人家这孩子,再看自己的孩子,真不如扔到骆马湖里算了。

    冯二毛很得意,从合局的手里拿回大五帝钱,然后蹲下身子,吹着口哨,把地上的钱大把大把抓起来,塞满了身上的口袋。

    捡漏的虽然经常溜街串巷收古董,但是私下里应该没少干过挖坟掘墓,偷死人陪葬品的勾当,多少懂点阴阳的道道,突然说等等。

    “我相信这个小兄弟没有出老千,但是他可能有赌鬼上身的法术,你们看不出来,但是这个,难不倒我。”

    捡漏的这么一说,冯二毛吓了一跳,我也纳闷,难道今天冯二毛对我动了手脚,让赌鬼上了我的身?

    不过不像啊,我现在神清气爽,没有什么鬼上身的迹象。

    捡漏的这么一说,一帮赌徒在金钱面前,也顾不上什么蛮横的薛屠子,群情激愤,纷纷伸手指点我和冯二毛,嘴里喊着退钱。

    冯二毛有点害怕了,说捡漏的你不能空口说白话,凡事要拿出证据来。

    捡漏的说,小兄弟,你再掷一次骰子让我看看,看不出来我给你赔罪。

    看来今天我不配合捡漏的,别想走出莲花乡,我拿起骰子,还是用刚才的手法,把三个骰子扔到了海碗里,嘴里依然大喊一声“六啊”。

    三个骰子落到碗里,滴溜溜的乱转,停下来之后,又是一个四五六。

    一帮赌徒面面相觑,众目睽睽之下,谁也没看出来我的手法有什么不对。

    捡漏的一下按住了我的肩膀,说别动,大家快看看他的姿势!

    原来我现在的姿势又像极了蛤蟆,膝盖着地跪着,两手按着地面,头伸的老长,嘴张得老大,正好对着海碗。

    合局的也愣了,说道:“难道这小孩并没有赌鬼上身,而是会蛤蟆功,用嘴里的一口气,把骰子吹成了四五六?”

    众人纷纷附和,冯二毛说我蛤蟆兄弟就是一个小孩子,哪里吹得动骰子,你们就是想黑吃黑,谁要是一口气能把骰子吹动,老子把双手剁了!

    捡漏的让合局的手下按着我,保持现在的姿势别动,又对冯二毛说,今天我要是看出来你们使诈,你能把大五帝钱送给我嘛!

    冯二毛小声问我,小祖宗,你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从你姥爷,或者你妈那里,学过什么请赌鬼的法术?

    我被两个人按着,心里很不爽,大声对冯二毛喊道:“没有!”

    冯二毛看看我的手掌,他确信是断掌纹的功劳,这才站直了身子,拍着胸脯说道:“捡漏的,你要是能看出来有诈,老子把传家宝送你!”

    捡漏的两眼一亮,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一层又一层的拆开,拿出两片草叶,问围观的几个小孩子,谁现在有尿。

    有个小孩子说有尿,捡漏的让那个小孩尿出来,把两片草叶放到尿液下面淋湿,然后小心翼翼的闭上眼睛,把两片草叶贴到了自己的眼皮上。

    草叶上的尿液很多,顺着捡漏的脸滴下来,就像两行浊泪,引得众人发笑。

    “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懂得我这两片草叶的厉害,这可是我重金买来的神仙草,虽然比不上阴阳眼,但是比牛眼泪厉害多了,现在虽然是阴天,但是眼皮上有了它,什么钱鬼上身赌魂附体,立马能看出来!”

    捡漏的说完,慢慢的睁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他看着看着,脸上阴晴不定,飞快的变换着各种表情。

    众人看看我又看看捡漏的,有点搞不明白了。

    不过很快,捡漏的把两片草叶撕下来,一下扔到了湖里,噗通一声跪下了。

    “蛤蟆大仙在上,小人窥破大仙真身,罪该万死,请大仙饶小人一命啊!”

    捡漏一边喊一边磕头如捣蒜,合局的两个手下,本来按着我的肩膀,连忙松开了,问捡漏的,是跑虎岭的蛤蟆大仙吗?

    捡漏的连连点头,说是的,解放前我师爷,带着咱们乡的人,去跑虎岭挖宝贝,结果惹得蛤蟆大仙发威,十几个人回来之后,没有一个活过一年。

    合局的两个手下,他们的爷爷辈,肯定也参与了当初的盗墓,听到这个,马上也给我跪下了,嘴里喊着蛤蟆大仙饶命。

    就像青龙街的人怕山神爷一样,莲花乡的人都怕蛤蟆大仙。

    人群里莲花乡的人,甚至都没问捡漏的到底看到了什么,纷纷说我是蛤蟆大仙转世,噗通噗通都跪下了,还给我磕头,弄得我手足无措。

    我纳闷极了,难道捡漏的看到了一只大蛤蟆?

    虽然心里有疑问,不过面前跪着一大片人,我没法开口问,只能学庙里的泥菩萨,保持一个接受崇拜的表情。

    后来就连几个孩子和那些不是莲花乡的赌徒都跟着跪下了,合局的也不例外,不过土地所的干部,那个老齐没有跪。

    冯二毛本来还吓得一身冷汗,现在突然就化险为夷了,高兴的不得了,戳戳我的胳膊,小声说道:“快发话,让他们起来。”

    我这才反应过来,说大家都起来吧,我只是个小孩子,至于蛤蟆大仙转世的事,我是真的不知道,反正我保证没有出老千。

    老齐说既然你是转世的神仙,怎么能赢我们这些凡人的钱呢,再说了,你没出千,但是有神仙光环,这不公平啊。

    捡漏的鄙视一眼老齐,说耍钱就是靠运气,运气是老天爷给的,人家蛤蟆大仙的神仙光环,就是老天爷给的运气,这很公平。

    这次不光捡漏的,就连大胡子都替我说话:“赌场上怎么可能没有输赢,就当是咱们孝敬蛤蟆大仙了。”

    老齐没话说了,冯二毛看局势已定,大气的拿出零钞,在场的人人有份,都给了一点喜钱,又抽了五百块钱,塞给了合局的。

    “今天我蛤蟆兄弟能跟你们耍钱,这是给了你们以后吹牛皮的资本。”

    冯二毛最后说道,跟众人挥挥手,骑车带我走了。

    经过一条乡间小路的时候,冯二毛告诉我,合局的每天抽水,基本上能到手二百多,今天一把给他五百,真的不少了。

    就算是一天二百,在当时也是高收入,何况合局,还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呢!

030 分赃款() 
    那会一个好瓦工,爬高上低给人家盖房子,一天的工资也就十几二十块,最多再加上一顿午饭。

    所以冯二毛给合局的五百块,确实不算少。

    就在这时,一辆破面包冒着黑烟,加速超过我们,在前面斜着停下,堵住了去路,冯二毛说坏了,黑吃黑的来了。

    那会在农村,一辆摩托车都稀奇,更别说面包车了,谁要是有一辆那种四四方方的桑塔纳,绝对就是超级土豪。

    面包车里下来四五个人,手里提着胶皮棍,吆喝着让我们接受检查。

    原来是土地所的那个家伙,输光了不甘心,领来了联防队的一队人。

    那会的联防队权力比现在大多了,冯二毛抬出了冯瞎子,结果人家一点面子不给,毕竟没收一两万的赌资,可是一笔天大的收入。

    为了钱,土地所的老齐连蛤蟆大仙都敢得罪,联防队怎么会给冯瞎子面子。

    眼看他们连人带钱都要押走,我可不想在大人小孩眼里,从好学生变成大赌棍,实在没办法,就喊了一声:“我是方老师的学生!”

    “哪个方老师?”联防队的小头头哼了一声,一边挖鼻孔一边问。

    “就是青龙乡的方三爷,他是我们乡长的老丈人,我蛤蟆兄弟,是他老人家的得意门生。”冯二毛一着急,替我先把乡长搬了出来。

    小头头说,青龙乡的乡长的老丈人的学生,这是拐了几个弯的狗屁关系。

    没想到老齐楞了一下,连忙拉住联防队头头,说虽然抓了这小孩,方三爷未必出面说情,但是难免因为得意门生出了事,他感觉脸上无光,找我们撒气。

    小头头舍不得到嘴的肥肉,说这里是莲花乡,青龙乡乡长管不到我这里。

    老齐又趴在小头头耳边,小声说了什么,小头头的表情立马变成一脸严肃。

    小头头看都不看冯二毛,对我说道:“小朋友,赌博是不好的,今天我看你是个学生,怕影响了你的前途,放你一马,以后别这样了!”

    冯二毛连忙从一个口袋里,掏出了两千多块钱,全部放到了小头头手里。

    “这是我们全部的赌资,现在都上缴,兄弟们辛苦了,拿去吃顿好饭。”

    冯二毛会做人,人家松口了他也要还一个人情,小头头很满意,说带小孩出来赌博,你就是个现行教唆犯,再有下次我绝不留情!

    联防队的人走了,老齐留下了,他的脸皮是真厚,一脸谄媚的对我说道:“小兄弟,今天多有得罪,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后交个朋友吧,我姓齐,以后你到莲花乡记得来找我老齐,吃喝住行我来接待,算是给今天赔罪。”

    冯二毛和我都对他爱答不理的,老齐说了自己的地址,急忙忙的走了。

    路上冯二毛拼命蹬车子,唯恐再有人黑吃黑,直到到了青龙街地界,这才冒出来一句,姓齐的来者不善,后来怎么突然替咱说了好话?

    我也不知道。

    没过多久,答案出来了,乡长去了县里,而且是一步到位,直接当上了县长,三爷爷也从乡长的老丈人,升格成县长的老丈人了。

    老齐这个家伙,肯定是提前知道了风声。

    冯二毛把车子骑到一个小树林里面,说歇歇脚,他手上并没有大事,解开纱布扔到一边,掏出浑身的钞票,在地上整理一番,又清点起来。

    我说自己睡觉时经常摆成蛤蟆的姿势,今天又这样,难道真是蛤蟆大仙转世?

    冯二毛哈哈大笑,说你算了吧,捡漏的家伙,拿着的神仙草,是丁老八卖给他的,丁老八你还不知道,他有屁的神仙草。

    看我还是不明白,冯二毛又说道:“神仙草是假的,肯定是捡漏的最近盗墓沾了阴气,突然又被童子尿冲了眼,产生了幻觉。”

    我满腹的心事,冯二毛都把心思放到了钱上面,清点之后拿回自己的本钱,他说除去给大家的喜钱,合局的抽水,小头头那两千,还剩一万多。

    一个万元户上身了,冯二毛兴奋的差点扒坑把自己埋了,老半天才平静下来。

    冯二毛抽出三百块钱,一把拍到我的手里。

    在今天之前,别说一百元钞,我连五十的都没摸过,不过赢了一万多块,冯二毛才给我三百,这也太过分了。

    “二毛,你摆明要欺负小孩是不是?”我攥着三百块钱,踢了冯二毛一脚。

    冯二毛说他前几天加在一起,输了一万大几,这还没回本呢,让我这个下凡的文曲星,不要跟他一个俗人计较,说明天再赢钱,就补偿给我。

    “再说了,这里我还给花花留了点钱吃饭买衣服,这个你不会反对吧?”

    冯二毛提花花我就不生气了,而且三百块也不少,虽然物价涨了,豆浆油条都是两毛钱了,三百块也够我和三爷爷,吃两个学期的早点了。

    分赃完毕,冯二毛带我回到他家。

    冯瞎子果然不在,我爸我妈和花花在院子里坐成一排,三个人六只眼,都眼巴巴的盯着敞开的大门。

    看到我们回来,花花没说话,起来回屋写作业去了,我妈问算的怎么样了。

    我看看冯二毛,这才发现他撒谎的本事真是炉火纯青,他对我妈说道:“杏儿你别太担心,蛤蟆就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