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看看冯二毛,这才发现他撒谎的本事真是炉火纯青,他对我妈说道:“杏儿你别太担心,蛤蟆就是命中有灾,到时自有贵人相助,保证能顺利过关。”

    谁的人生能一帆风顺,冯二毛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不过我妈却信了。

    我爸看花花离得远,小声问冯二毛,蛤蟆血里的毒,到底是怎么来的。

    残疾之人必有长处,就像瞎子,往往听力比正常人好上数倍,那天无法和尚说我有毒,冯瞎子肯定听见了,所以我爸才这么问。

    我爸以为冯二毛带我出去一天,一定是冯瞎子打算给我去掉身上的毒。

    冯二毛回头看了我一眼,是埋怨我没有告诉他这个事,不过他从小跟着冯瞎子长大,虽然没学到真本事,但是大话唬人还是有两下子的。

    冯二毛咳嗽几声,争取了一点思考的时间,很快有了主意和说辞。

    “这个我爷爷说了,仲夏五月湿热弥漫,蚊蝇繁殖百病滋生,蝌蚪上岸蛤蟆遍地,蛇蝎蜈蚣等毒物蠢蠢欲动,一年之中,就属端午当天毒气最盛,那天别人家都高悬天中五瑞,谁知就是你家里没挂,所以毒气都涌到了你家门口,杏儿偏偏又从高处摔下来,落地时受了惊吓,难免有些神情恍惚,被毒气趁虚而入冲了身子,这样不但让蛤蟆早产,还让毒气渗入了胎气,蛤蟆血里的毒,就是端午的毒气,木头啊,不是我说你,这个事,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冯二毛只是听说我妈是因为端午节那天,往大门上挂艾草和菖蒲摔倒,导致我早产,就推断出来我家的艾草和菖蒲,比别人家挂的晚了。

    顺着这个,冯二毛又用端午节毒气大盛,解释我血里的毒,听上去也说得通。

    天中五瑞并不是什么名贵药材,就是常见的菖蒲、艾草、石榴、大蒜和龙船花,石榴又叫若榴,龙船花又叫英丹。

    本来我以为天中五瑞,也就是端午节的时候挂在门口,驱驱毒辟辟邪。

    后来我才知道,菖蒲属木、艾草属水、若榴属土、大蒜属金、英丹属火,天中五瑞按照五行八卦布阵,可困恶鬼凶煞。

    爷爷当初被我爸刀架脖子的时候,也说端午节是恶月恶日,冯二毛现在的一番说辞,正好和爷爷的说法不谋而合。

    尤其冯二毛最后一句很巧妙,故意暗示我爸没照顾好我妈,转移了重点,让我爸自责起来,随之就没怀疑他的说法。

    我爸脸上很愧疚,我妈笑笑说不怪你。

    然后他俩一起问冯二毛:“有办法解毒吗?”

031 尿壶怪() 
    我爸我妈现在客客气气的样子,明显比以前高看冯二毛一眼。

    冯二毛仰头看天,闭上眼睛抬起了右手,手指不断变换各种姿势,做出掐指诀的样子,两片眼皮子,像被大风刮过,一动一动的。

    冯二毛又在模仿冯瞎子的高人风范,别管怎么说,这次真叫他学出了冯瞎子的七分神韵,把我爸我妈唬的,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冯二毛装模作样一番,终于放下右手睁开眼睛,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

    “虽然蛤蟆身上有毒命中有灾,不过小龙女正在成长,她不会弃自己的丈夫于不顾,以后自然会现身帮蛤蟆解毒。”冯二毛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妈问今天我们去了哪里,冯二毛摆摆手说此乃天机,不可说不可说。

    看着冯二毛认真的样子,连我都差点信了,我爸我妈连忙说不问不问。

    冯二毛又看看我,意味深长的说,蛤蟆,今天的经历,不许告诉任何人,泄露天机,是要遭雷劈的。

    我知道他这是敲打我,点点头。

    其实他就是不提醒我,我也不会说,我不怕雷劈,就怕我爸我妈知道我去赌钱了,我爸的拳脚,我妈的擀面棍,可不是吃素的。

    冯二毛终于成功瞒天过海,我爸我妈也相信了他的一番说辞,一个劲的说给你家添麻烦了,留下一大块猪肉,把我带着回家了。

    路上我还佩服冯二毛会来事,不过到家之后,我又感觉这家伙就是个顾头不顾腚的人,今天他把牛皮吹的这么大,冯瞎子一回来他就露馅了。

    后来我趁我爸我妈不注意,偷偷把三百块钱藏好,还心存侥幸,或许冯二毛那句天机不可泄露,镇住了我爸我妈,他们不去问,这个事就不能露馅。

    没过几天,我正看书的时候,冯瞎子拄着拐杖,从我家门前路过,我爸我妈跟他招呼一声,果然没有问那天的事。

    冯瞎子是去山脚找丁老八的,跟我爸寒暄了几句,点着拐杖慢悠悠的走了。

    我以为事情再也不会败露,谁知莲花乡的人来青龙街赶集,到处说我是蛤蟆大仙转世,青龙乡的人说何止是蛤蟆大仙转世,又把我的头衔都亮了一遍。

    这下疑似蛤蟆大仙的疑似两个字去掉了,大家一提起我,就是蛤蟆大仙转世,小龙女的未婚夫,未来的状元郎,下一任的山神爷。

    有人说我在骆马湖赌场,撒手就是四五六,把水里冒出来的赌鬼都赢哭了。

    有人说我天生五毒俱全,什么毒蛇毒蝎子,咬我一口,立马翻身毙命,而我一点事都不会有,贾成祖就是因为被我咬了一口,头脸都烂了。

    有人说谁谁被黄狼子上身,我出面之后,只是一声大喝,黄狼子吓得立马出窍,遁地无影无踪。

    大家都好稀奇,什么事传到耳朵里,又添油加醋的说出去,有人质疑了,还指天指地,赌咒发誓说是自己亲眼所见。

    传言越来越离谱,我每次上街都引来大批人围观,吓得直接不敢出门了。

    这样一来,赌钱的事,我跟冯二毛再也捂不住了,冯瞎子关上门,用拐杖差点把冯二毛打死,然后又领着冯二毛来我家,给我爸我妈认错。

    我爸听了,抬腿一脚把我踢趴下,我妈气的咳嗽,去厨房找擀面杖了。

    眼看男女双打要开始,冯瞎子一下扑倒我身上,说都是冯二毛这个混账玩意把我带坏的,要打就打冯二毛好了,山神爷的姑爷,你们两个可打不得。

    冯二毛低眉顺眼站在那里,毕竟三十多岁的人,我爸我妈怎么好意思打他,两个人就问冯瞎子,蛤蟆的血里有毒,你老人家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瞎子说这个事不是我不说,而是我功夫不到家,看不出原因,具体还要蛤蟆他姥爷,李大夫出来才能解释。

    我姥爷已经被关了十几年,自从减刑之后就换了劳改队,我爸我妈也不知道他关在哪里,就连老张和三爷爷出面也没打听到。

    冯瞎子被我爸我妈从我身上扶起来,又让他俩保证不再打我,这才用拐杖敲着冯二毛的头,一路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冯瞎子一离开,我爸我妈就变了脸,关上门准备大打出手。

    我苦着脸说不是保证不打我了吗,大人怎么说话不算数。

    我妈一擀面杖抽在我屁股上,说我们这不是打你,是教训你。

    没等他们继续,三爷爷也知道了这个事,敲门进来之后,又问了一遍前因后果,然后一个劲跟我爸我妈道歉,说这个事他有责任,是他没管好我。

    我爸说三叔,这跟您老没关系,养不教父之过,您老先让开。

    三爷爷说教不严师之惰,这个事你别管了,你们动手那是殴打,要打也是我这个老师动手,用教鞭抽他才算教育,这样比较名正言顺。

    三爷爷坚持把我拉走了,一路上他气呼呼的,我还以为他要打我,结果他把我领到了丁老八的砖窑厂,一下笑了,说今天要不是我,你小子就惨了。

    三爷爷让我不要乱跑,然后他进了那个小房间,里面很快响起了麻将声,过一会我掀开门帘一看,村长治保主任丁老八都在,四个人玩的正高兴呢。

    原来一身清高的三爷爷,老来也耐不住寂寞,经常过来打麻将。

    我走到砖窑高高的砖垛子后面,躲着太阳吹着凉风,翻着随身带来的书,谁知莲花乡那个捡漏的,带着好几个人,不知道怎么找到了这儿。

    “蛤蟆大仙,您老人家发发慈悲,救救我兄弟吧。”

    捡漏的姓邓,外号叫老鼠,见面就跟我哭,说他兄弟前几天在乡下,收了一个尿壶,回家半夜往里撒了一泡尿,结果就发了癔症,见光就咬人。

    发癔症,是我们这对中邪了的委婉说法。

    “大仙,你只要用你对付黄狼子的那一招,对他大喝一声就行了。”

    邓老鼠真把我当成了蛤蟆大仙,对传言也深信不疑,见面就顶礼膜拜,再说那天要不是他,我跟冯二毛还不知道怎么解围,我想拒绝都说不出口。

    邓老鼠一挥手,随行的几个人把板车推过来,抬下来一个包的跟木乃伊一样的人,我也很好奇,掀开他脸上的布一看。

    这家伙满脸黑气,呼呼喘着粗气一言不发,谁知道他脸上的布被我掀开,见光了马上张大嘴,对着我的手指就咬过来。

    我本来以为邓老鼠会把这家伙拉开,没想到邓老鼠他们太看得起我了,躲出去好远,纷纷说大仙要做法,大家离远点。

    我只好抠起地上一块老砖,一下拍到了咬人的家伙脑门,血滋啦一下就出来了,这家伙甩开外罩的衣服,抬手糊了一把脸,说谁踏马敢打老子!

    邓老鼠上来,甩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说我叫你喷粪,要不是大仙出手,你小子过几天就把床换成盒子睡了。

    原来咬人的家伙发癔症时不会说话,他张口骂我,其他人就知道他好了,邓老鼠拉着他给我跪下,谢过救命之恩,还拿出一个鎏金的尿壶孝敬我。

    尿壶沉甸甸的,里外都金光闪闪,看样子能值几个钱,我说我不能收。

    邓老鼠说这个对于我们就是个烫手山芋,也只有大仙您才能降住它,您留下往里尿尿也行,砸瘪卖钱也行,就当给我们帮忙了。

    邓老鼠一帮人走了,我把手里的砖头搭在尿壶口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抱着头,心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迷迷糊糊的救了个人。

    邓老鼠走后没多久,秃头老铁领着六个人又来了,都是当初骆马湖边上,被清兵砍了脑袋那些义士的后代。

    老铁指着我屁股下的尿壶说道:“你们看!邓老鼠没骗咱们吧!”

034 代言人() 
    我学着冯二毛那天的语气,说二毛你好大的胆子,蛤蟆也是你喊的?

    冯二毛说我的小祖宗哎,只要你跟我一起去,我喊你叔行不行?

    我说不去,你明明输了一千多,非说输了一万多,赢那么多钱最后就给我三百,我还挨了我爸一脚和我妈一擀面杖,最后连三百块也没捞到,亏大了我。

    吃完饭,三爷爷要带三奶奶去乡长家里,要我跟着一起去。

    乡长毕竟是个官,我去他家会感觉受拘束,就说有二毛陪我,我不去了。

    冯二毛连忙说,您放心吧,花花被我爷爷带去县城了,我今晚没事,就帮你保护小蛤蟆,蛤蟆要是少一根头发,您剁我一根手指头。

    三爷爷走了,冯二毛鼓动三寸不烂之舌,用各种方式来引诱我。

    我相信我爸说的,狗改不了吃屎,冯二毛肯定没安好心,就没理他那一套。

    天黑之后有人在外面敲门,我打开大门,是个热心肠的村里人。

    “刚才有个秃头,老是在你家门口转悠,可能是个踩点的小贼,蛤蟆你过去看看吧,别让那家伙在你家门口留下什么记号,深更半夜进去偷东西。”

    我感谢了他好心的提醒,不过我是不怕小偷的,因为黑子在家看门呢。

    黑子有点老了,而且还被贾成祖打了一扁担,现在除了吃喝,经常躺在窝里不出来,不过一般的小蟊贼,黑子都能对付。

    冯二毛在三爷爷家里坐了小半天,也感觉闷了,非要出去透透气,说去你家看看吧,万一人家是个偷狗的高手呢?

    冯二毛这么说我就害怕了,黑子救过我的命,跟我感情很深,我可不想它被偷走做成狗肉。

    冯二毛拿着手电,抄起三爷爷家一根铁棍,做出保镖的样子,护送着我回家。

    到了家门口,黑乎乎的,我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冯二毛用手电往我头上照了两下,吓得一声惨叫,整个村子的人都能听到。

    我回头说道,二毛,就你这个小胆子,还给我做保镖!

    二毛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抖着手,用手电晃着光晕。

    我抬头往门上一看,一根连成圈的铁索,有二指粗细,锈的不成样子。

    铁索上面穿着七个骷髅头,水淋淋的沾着泥沙,正在我头顶晃了晃去。

    一开始我也很害怕,但是后来想到这七个骷髅头,肯定是爷爷从沉船湾捞上来的,都是前辈义士遗体的一部分,我就不是那么害怕了。

    看冯二毛跟烂泥样爬不起来,我开门进去搬来板凳,爬到了板凳上。

    我心里默念正气歌,仰头抬胳膊,把铁索和骷髅头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

    没想到铁索连着骷髅头,比我想象中重的多,我拿着挺费劲,被铁索一个翻转套在了脖子上,那几个骷髅头全部溜到了我胸前,晃晃荡荡的。

    二毛吓晕了,我踢踢他屁股,说二毛,快起来帮我一下。

    骷髅头里还有水,都浇到了我身上,泥沙也弄得我一身,我这一转脸,刚醒过来的二毛又吓迷糊了,翻身就给我磕头。

    “蛤蟆大仙,我的小祖宗,我再也不骗你了,饶命啊!”

    村里人听到冯二毛的惨叫,打着手电赶来了,看到我的样子,小孩吓得哇哇哭,大人也都吓得脸煞白,护住了孩子。

    冯二毛跪在地上,村里大人小孩都往后退。

    我仔细看看,这才发觉自己就像流沙河里还是妖精状态的沙和尚,吃人之后把骷髅头挂在脖子上。

    虽然我没有沙和尚那么高大,但是满头满脸的泥沙浑水,铁索挂着脖子拖到小腿肚,肯定也很恐怖。

    没等我解释,老铁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纸盒子,看到我身前挂着的铁索骷髅头,老铁一脚把冯二毛踢出去老远,很严肃的整理衣服。

    老铁双膝一弯噗通一声,跪在了冯二毛刚才跪的位置,是我和村里人之间空地正中的位置,嘭嘭嘭给我磕了三个响头。

    “大仙,你就是我的恩人啊,老铁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等我一会!”

    老铁说完爬了起来,把手里的纸盒子一下扔出去老远,说这么垃圾的礼物,怎么能送给大仙,然后拍拍裤子,屁股失火一般的跑了。

    人群里很多人拿着手电,周边邻居家门口的灯也打开了,离去的老铁,一颗秃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我一下明白,那个所谓的秃头小偷就是老铁,他刚才是来给我送礼的,看我没在家,他在门前转悠,这才被那个好心的村里人,把他误解成了小偷。

    冯二毛被老铁这一脚,也踢得清醒了一点,两个眼珠子转来转去,要说他还真有一点小聪明,很快想通了七个骷髅头的来历。

    冯二毛一直跟我在一起,他知道骷髅头肯定不是我从水里捞上来的,又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走过来想摸我的头。

    “冯二毛,你那脏手,也能摸大仙的头!”人群里有人大喝一声,后来大家纷纷给我磕头,说大仙,咱们都是一个村子的,以后你可要保佑我门。

    爷爷以前住在青龙街,二爷爷出事之后才搬来孙家村,这个村里很多人都姓孙,比如狗剩,还有村长和治保主任,姓薛的就我们一家。

    虽然不是一个姓,不过跪下的人群里,很多都是我平常,喊叔叔婶子大爷大娘的长辈,我怎么担待得起,吓得跑进了家门。

    冯二毛又开始装大尾巴狼,拦着大门说大仙累了,你们不要打扰他。

    黑子从狗窝里把头伸出来,露出一个我看不懂的表情,然后头一歪又睡了。

    过了一会,围观的人群还没散去,老铁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很快把今天见过我的六个人都召集过来,排成一溜跪在了我家门前。

    经过骆马湖边被跪拜的事,还有在青龙街被围观的事,我实在被这种大场面搞怕了,又想到爷爷还不知死活,我又被堵在了这里,头脑一阵空白。

    冯二毛迈大步走过来,从我脖子上把铁索取下来,跟藏族同胞献哈达一般的郑重,又像领导人献花圈那般的肃穆,把铁索连着骷髅头交给了老铁。

    老铁七个,马上哭了起来,说起了过往的历史,弄得村里人跟着长吁短叹。

    人群乱哄哄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村长和治保主任竟然不在,我怀疑他们跟着三爷爷,一起到乡长家里,要求进步去了。

    冯二毛的两片嘴皮子,天生是用来唬人的,早就把刚才被人喝止的尴尬扔到了西天外,在外面以大仙代言人的身份,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

    最后他把所有人都忽悠走了,然后捧着一个小木箱,放到了我怀里,说蛤蟆你发达了,槽,咱不用参赌也能赚钱了。

    冯二毛又晃晃手里老铁踢飞的纸盒子,说木箱里的宝贝,归大仙你了,这个纸盒子里的小礼物,就留给我家花花吧。

    我打开小木箱,里面铺着厚厚的锦布,锦布里躺着一个圆圆的果子,上面满是金黄色的绒毛,跟我的小拳头差不多大,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我对这个果子没兴趣,只想去找爷爷,看看他有没有受伤,伤的重不重。

    冯二毛堵着门,哪也不许我去。

    冯二毛说你爷爷有多凶,我可是知道厉害的,他还老是想害你,我现在放你去找他,他要是对你下手,我又不是他对手。

    “要知道,我可是保证过的,你少一根头发我剁一根指头,我连脚趾头算上也就二十根,你爷爷要是抓掉你一把头发,我手脚都成秃枝了!”

    冯二毛突然讲起了原则,就是不让我出去。

    我说你不让我去,我就是不孝。

    冯二毛说,你妈去医院还没消息呢,你不在家里等你妈的消息,更是不孝!

035 罗汉果() 
    冯二毛打心底不信我是大仙,我自己也不信。

    我要是大仙,一个小小的冯二毛,怎么能拦住我呢!没办法,我只好先去洗了澡。

    后来三爷爷来了我家,看我没事这才放心,三爷爷对爷爷去了沉船湾,还捞上来义士头颅很钦佩,不过他也不同意我去找爷爷。

    一直到半夜,我爸才背着我妈回来,送走了三爷爷和冯二毛,我爸把一个茶杯狠狠摔到地上,骂道:“庸医,都是一帮庸医!”

    我妈说这咳嗽的病,孩他姥爷都看不好,别的医生更不用说了,孩他爸你别生气,你一生气我心口疼。

    我爸马上变了一副笑脸,说着笑话把我妈哄笑了。

    我妈一笑又咳嗽了,带出来一小口血,我爸扭过脸,脸上两行泪水扑簌簌的下来了。

    我爸很快偷偷用袖子蹭掉泪水,给我妈擦擦血洗洗脸,把我妈扶到床上。

    我也忍不住流泪了,心说狗屁大仙,那些头衔都是哄人的,要不然需要爷爷去沉船湾下水,还眼睁睁看我妈受罪!

    后来我想了想,把木箱里的果子,拿出来交到我爸手里,说这是别人送我的,你看看这个果子,能不能给我妈治病。

    要是平时,我爸早就板着脸,问我果子哪里来的,是不是偷的,不过这次他高兴的一跳老高,说这可是好东西啊!

    我爸把果子拿给我妈看,说这是专治咳嗽的罗汉果,一般上品罗汉果也就鸡蛋大,这个是金色又有小拳头大,一定是出自桂林龙山,万中无一的金罗汉!

    我妈没学到姥爷的医术,不过久病成医,对咳嗽倒是很在行。

    “罗汉果利咽化痰,主治痰火咳嗽,而我的咳嗽,有声有血而无痰,是尸气入肺肺虚咳血,这个金罗汉虽好,但是药不对症,治不好的。”

    听我妈这么说,我爸脸上一片失望,我妈突然问道:“孩他爸,你是怎么认识罗汉果,又是怎么知道这是桂林龙山的金罗汉?”

    听到我妈发问,我也糊涂了,我爸大字皮不识几个,这次怎么只捧在手里看了一眼,就认出来这是罗汉果,还说是什么金罗汉的?

    我爸支支吾吾的,说自己担心我妈的病,经常找人问,这是听别人说的。

    我能看出来我爸是撒谎,不过我妈又咳嗽起来,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我妈拉着我爸的手,深情的说道:“孩他爸,我命中注定活不长,你不要跟老天爷作对,千万别想着用妖法邪术,给我逆天改命,等我走了,你再找一个好了,别委屈了自己,你过得好,我在九泉之下也会含笑。”

    我爸无奈的点点头,又按照我妈的吩咐,在罗汉果两头各插了一个小洞,放到大碗里用开水冲泡,等到水散发醇香,端给我妈喝了几口。

    虽然药不对症,但是这个罗汉果也很厉害,我妈喝过之后不咳嗽了,被我爸拍着睡着了。

    我妈暂时没事了,我担心爷爷,就说要去孙寡妇家,看看爷爷。

    我爸认为我妈病情加重,跟爷爷有直接关系,说你去看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