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媚杀 作者:折火一夏-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罂粟安安静静站在不远处,手插在衣服兜里,微微低着头,全然还是那副温顺谦恭又事不关己的模样。
书房中静了静,楚行才沉吟着开口:“上半年你预算花得超出一倍,你又有什么话说?”
离枝争辩:“那是因为额外笼络了一批狙击手,尤其是‘光影’跟‘丘鹰’,您是清楚这两人有多难交易的……”
楚行打断她:“那结果呢?‘光影’跟‘丘鹰’你都笼络到了?”
离枝哑然失声,片刻后才说:“‘丘鹰’还没有消息,‘光影’那边基本就要谈拢……”
后面的话在楚行的注视下全都湮没在喉咙里。离枝无声地张张口,半晌,低声说:“知道了。我会安排人手自行解决。”
等离枝一离开,楚行淡淡地问:“说,是不是你私底下捣鬼了?”
“罂粟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
楚行把手中的笔一丢,偏过头来:“还装?离枝说的那些预算合作新人数目我连知情都不知情,不是你把文件弄丢了还能有谁?你再给我举个别人试试?”
罂粟正色道:“我不能举别人,我也不能承认。除非您有证据。您有证据吗?”
楚行定定看她半晌,突而怒极反笑,接着一伸手,把她从一旁直接拖到腿上。
他把她翻过身来,把她的裙摆撩上去,又把她的底^裤剥下来,手碰到中间地带,一指探入时,罂粟脸色终于变白,用力挣扎起来:“不要在这里!”
书房门一直大开着,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罂粟被他压在腿上动弹不得,双手胡乱舞动的时候又被他拿一旁的毛巾从背后绑住,楚行的手指探到她的胸口,在那里恶意而刁钻地撩拨,一边沉声道:“说是不说?”
罂粟起初硬撑着不开口,直到被楚行按在书桌上,作势要剥光衣服,咬了咬牙,仍是忍不住,终于带着微微哭腔地低声嚷出来:“捣鬼了又怎样?反正你只要把我困在书房一天,我就不让离枝好过一天!你不信就试试看!”
“天天就想着怎么跟人耍心眼儿,”楚行在身后重重掐了她一下,罂粟敏感地一哆嗦,听到他冷声说,“我看我就算把你关进金丝笼里,你都不会是个能消停的主儿,跟离枝算计来算计去,你还真想把她算计到死才甘心?”
“对,我就是要把离枝算计到死才甘心!”
楚行一掌拍在她屁股上,警告道:“你给我乖乖老实点儿!”
罂粟还要再顶撞,外面忽然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罂粟立刻浑身僵硬,回过头来哀求地望着楚行。楚行眉眼不动,慢条斯理松开了罂粟的手,等给她整理完衣服,才出声问道:“什么事?”
周管家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来,恭敬缓慢:“蒋绵蒋小姐到了,说要立刻见您。”
“不见。”
周管家犹豫了一下,继续说:“可是蒋小姐说要和您商量以后罂粟小姐具体的去留问题。并且说罂粟小姐已经同她打了电话,声称已经在您的转述下考虑清楚,同意回蒋家认祖归宗了。”
书房里沉寂了几秒钟。罂粟抬起脸来,望着楚行,安静开口:“原委我都知道了。的确是我打给她的。我同意回蒋家。”
作者有话要说:  当很久很久之后。结婚三周年时。
《靠谱》里面那对是这样的:
商逸:亲爱的,三周年你准备怎么庆祝?我都听你的。
景致(感兴趣):三周年?什么三周年?公司成立三周年庆吗?
商逸(闭闭眼,冷静开口):……不,是结婚三周年。
景致(瞬间无趣):那有什么好庆祝的。
商逸:……
景致:你非要庆祝也可以,你给我再注册个新公司我就勉强随你去庆祝。
商逸:……
本文里这对是这样的:
早上起床后,罂粟(小声):今天是结婚三周年……
楚行(漫不经心的模样):好日子。
然后为所欲为把罂粟压在床上翻滚了一天。
晚上罂粟睡着之前十分憋气。一转头,两张去夏威夷的机票和一份新公司成立文书摆在眼前。
楚行:选哪个?(心想你敢选文书试试)
罂粟(可怜巴巴地望):……都要不行吗?
楚行:……可以。
以上对比起来,本文这一对多和谐啊。
ps,有留言问楚行跟罂粟差多少岁。表示,额,这个问题其实我也还没想好呢。总体楚行目前在三十岁以上四十岁以下,具体几岁……大家请自行想象……|||
日更+小剧场!!
求鼓励求摸肚皮求留言!!!!》《
第 十二 章

第十二章、

书房里沉寂了几秒钟。罂粟抬起脸来,望着楚行,安静开口:“原委我都知道了。的确是我打给她的。我同意回蒋家。”
罂粟把话说完,便觉得楚行的脸色愈发冷下去。她还被他按在书桌边不得动弹,又被他紧紧盯着,罂粟很快心虚下去,把脸别到一边,屏息静气等了足足三分钟,忽然听到楚行笑了一声。
他笑得意味不明,罂粟心中一跳,便察觉楚行松开了桎梏她的手,而后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慢条斯理,却不是对着她说的:“周叔,关门。”
罂粟恍惚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立刻翻身要逃开,被楚行牢牢抓住手腕拖回来。门口响起关门声,罂粟的手又被重新绑上,很快,路明略带疑惑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过来:“周管家,楚少不在里面吗?”
周管家的声音稳稳当当:“是啊。少爷不在里面。”
罂粟瞳孔微微睁大,张开嘴,还没有发出声音就被楚行捂回去。文件被推到一边,她被楚行抱到书桌上,罂粟双脚乱挣,然而被楚行轻轻一按,整个人便从头到脊背都严丝合缝地贴到了微凉的桌面上。
“不要……”
罂粟只说出两个字,衣服已经被扯开,两颗扣子崩落开来,打着弧度掉到地上。
在书房中做这种事,对于罂粟来说不是第一次。只不过每次都是一样的难熬。
在书房里的时候,即使楚行不把手指塞到她的嘴里,罂粟也不敢发出□。这一次罂粟满心想的都是蒋绵还等在会客厅里,于是越发不肯合作,挣扎着要跳下去,被楚行重新捞回来,他盯了她一眼,松开还在撩拨的手指,慢慢地进去。
罂粟痛得闷哼一声,又立刻咬住嘴唇。
“只有一个周管家站在门外。你还可以更大声一点儿。”
楚行声音轻柔,掐住她的腰窝,缓缓进去,又缓缓出来,速度慢得磨人。书房内安安静静,只有罂粟不可抑制的剧烈喘息,以及暧昧的粘稠胶着声音。楚行着意把她逼得发出声音来,罂粟只能用牙齿死死咬住舌尖,不过一会儿,眼底就开始泛起湿意。
罂粟双手绑在身下,仰着颈项躺在书桌上,眉心微蹙,微微垂着眼睫的任君采撷模样,要比平日里那些温顺谦卑的姿态多出许多婉转秀丽的媚色来。一旁的藏香袅袅,这种平日里楚行不甚喜爱的香气此刻闻起来,莫名也可以帮助生出一点放纵的意味来。
在楚行的刻意挑拨下,这场情^事里的刺激绵长又强烈。罂粟起初还惦记着蒋绵,后来便开始不辨东西。她咬牙忍耐了一会儿,潜意识里还记得不可以发出声音,双脚却下意识开始忍不住乱蹬。两边的文件和笔具全都被她踢到了地上去,又过了一会儿,只听到“啪”地清脆一声,楚行的骨瓷茶具被她蹬到地上,摔得粉碎。
楚行腾出空来略略瞟了一眼,俯身下去,低声道:“文件都被你弄湿了。”
罂粟清醒一些,又开始抗拒。结果下面突而被着力一顶,罂粟犹如落下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终于难耐地叫了一声。
楚行轻轻笑一声,下一秒把她整个捞起来,抱着她一起坐进椅子里。这个姿势造成的效果格外深刻,再重新进入时,罂粟脊线一僵,只来得及哼一声,整个便软进楚行怀里。
罂粟的牙关一松开,到后面就再也禁不住。她伏在楚行的肩膀上,□从鼻间溢出来,低低地连绵在一起。她的声音柔而媚,罂粟自己听到,只觉得倍加羞耻,想要闭上嘴,却又如何也止不住。
楚行脸上似笑非笑,罂粟不想看到这种表情,便合上眼。然而如此一来感觉又分外强烈,楚行搂住她的每一次完整进出都是痛苦和喜乐糅杂。粘连又分开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句急促呜咽,忽然听到门外遥遥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管家先生,楚少爷是还在书房吗?”
罂粟周身一凛,猛地抬头望向楚行。后者无声笑了笑,压低声音道:“让她进来如何?”
楚行行事再随意莫测,也不会真的在这当口请蒋绵进来。罂粟明知道,却还是紧张。扭过头去望向门口,又被楚行捏着下巴转回来。他在她臀部拧了一下,慢条斯理地吩咐:“别这么紧。放松。”
罂粟根本放松不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分开。她心里发急,身上却又脱力,站起来时膝盖半软,到头来衣服还是由楚行不紧不慢地给穿戴完。罂粟头上本来松松别了一只梅花发簪,此刻早已披散开,楚行伸出手,把她的发簪取下来,把凌乱状态的头发拢了拢,按了两下,瞧了瞧她此刻嘴唇半张满面桃花的模样,忽然微微一笑。
他略略挑起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捞过手机,屏幕反射出镜面给她看,悠悠地开口:“一会儿蒋绵进来,你就预备拿这副模样见她?”
罂粟往里只看一眼,就变了脸色。
楚行不再理会她,躬身下去捡遗落在地的文件。罂粟咬了咬唇,情^事之前的冷静在此刻荡然无存:“您准备在这里见蒋绵?”
楚行把地上的东西收起来,陶瓷碎片也捡到垃圾小桶里。只是仍然不理会她。罂粟心里越来越急,环顾四周,看到一旁的泼墨屏风,咬咬牙,最后一转身跑了过去。
楚行瞥过去一眼屏风下面,淡淡地说:“脚还在外面。”
仿佛“嗖”地一下,罂粟又把两只脚收了回去。
蒋绵被管家请进来时,书房窗户半开,房间里是井井有条若无其事的模样。
蒋绵在外面等了这么久,收拢裙摆坐下后仍然是耐心柔婉的语气:“是我打扰到楚少办公了吗?”
“让蒋小姐久等了。”楚行捻了捻手指尖,仿佛那里还留有一丝粘腻之感,沉吟片刻,开口,“罂粟既然已经同意,明天早上我就派人送她过去蒋家。”
蒋绵笑意微微地点头,目光落到地毯上时,忽然微微一凝。
不远处有两粒乳白色纽扣,七瓣花的形状。混在白色长长的羊毛地毯里,静悄悄地并不显眼。
蒋绵仿佛没有看到,抬起头,仍是笑意盈盈地开口:“听说这几天罂粟一直在书房中奉侍。不知道现在她在哪里?我有几句话想先跟她说一说。”
楚行抬了抬眼皮,一旁的周管家察言观色,很快把茶水奉了上来,适时开口:“罂粟小姐刚才跟少爷吵了一架,现在不知跑到哪个角落去了。刚才我到周围找了找,没有找到。不过按照以往的规律,罂粟小姐到了晚饭时候就会自己回来。蒋小姐若是一定有话要说,不妨在楚家吃了晚饭再回去。”
“不了,既然这样,我明天见到她后再说也是可以的。”蒋绵微微侧头,询问道,“罂粟为什么要吵架呢?”
周管家眼皮未抬,说得云淡风轻:“罂粟小姐在书房里闷得久了,就想要出去。少爷考虑到外面崔家的风头未过,便不同意。罂粟小姐还年轻,气性大一些,就和少爷嚷了两句。总归不过是一点小事情罢了。”
第二天清早,罂粟出门上车时,天气阴沉,正下着小雨。
雨滴正好是让人不得不打伞的大小。罂粟站在车子前面,迟迟没有上去,也不知在等些什么。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她慢吞吞地跨进去,目光微微一转,便看到蒙蒙雨雾里,周管家撑着伞,正从远处向她这里走过来。
罂粟目光微微一冷,便要将车窗摇上去。管家远远看到,向这边的司机招了招手:“等一等!”
等他走得近了,罂粟望着前方冷淡开口:“您有什么事?”
管家看了看天,才低下头,还是那种温吞稳慢的语气:“罂粟小姐去蒋家,不管时间是长是短,按例都是应该在临走前去向少爷道别一番的。”
罂粟听了,仍是侧脸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管家又问道:“罂粟小姐这次去蒋家,是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呢?”
罂粟仍然静默不动。
管家看看她,又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音量,低声道:“罂粟小姐可还记得,少爷三十岁生日时,你在寿辰宴上说过的那些话?”
罂粟终于偏过脸来,两粒乌黑眼珠凉凉浸浸:“周管家,这些话应该都不是先生吩咐您交代我的。跳过这些所谓铺陈,他的原话您一次性转告于我,不就行了?”
管家微微喟叹一声,终于说道:“罂粟小姐昨日做的事,少爷在你走后震怒。吩咐我转告,这次惹下的祸事必须处理,不管如何,请你在三日内回来楚家。”
“回来做什么?受罚么?”
管家不答,神情是默认的意思。罂粟瞧了瞧他,冷冷一哂:“要是我三日内偏不回来呢?”
管家垂眼,稳声回答:“那就是罂粟小姐以后都不需要再回楚家的意思了。”
作者有话要说:  难得七点更新啊……
小剧场之男女主双方的互相评价。
《靠谱》里——
商逸(情意绵绵状):阿致各方面都甚合我意。这世上没有比她更适合跟我过一辈子的妻子了。
景致(不耐烦状):把商逸这个变态剖开来看,他就是一本人性缺点大全。所以作者,你干嘛把我配给他?你能给我再换个男主吗?
本文里——
楚行:罂粟小时候还算娇憨可爱。现在小心眼又做事狠辣,脑袋瓜里全是算计,一见到她我就心烦。
作者:她不是去蒋家了吗?心烦你把她顺水推舟送走就可以了呀。
楚行(轻轻一笑):嗯?你再把话给我说一遍试试?
罂粟:把楚行剖开来看,他里面都是黑的。不但是黑的,还是个迷宫。所以作者,你可以也给我换个男主吗?跟他呆久了我会崩溃的。

霸王们你们还好吗!
就上上章冒出来了一下又沉下去了是怎么回事!
像极了鲸鱼换气好吗!
真想拔萝卜一样把你们一个个从水面以下提上来!!!
第 十三 章

第十三章、

楚行的三十岁寿辰宴曾经被举办得格外隆重。
楚行本身对这类庆祝不感兴趣,但每年仍是雷打不动的举办一次。之所以会这样,最初是因为罂粟提议,后来渐渐就成了惯例。
只不过罂粟始终坚持这一提议,也不见得就是单纯为了庆祝楚行又年长一岁。曾经她仗着受宠,很是改变了楚行的一些规矩。至于要做生日宴,第一次的确只是纯粹为了讨楚行欢心,然而自从被她顺便发现在这一天里,她只需给楚行买个小礼物,再用诚恳认真的语气说上几句赞美和恭维的话,便往往能引得楚行心情很好,继而她在这一天就会从楚行那里拿到一个更大的礼物之后,罂粟就开始每年很不客气地坚持要为楚行做生日了。
往年罂粟在生日宴上的祝词,和其余人一样,都是一些安康顺利之类。总归这些漂亮话楚行不会认真听,她也就懒得去准备得很华丽。况且这种场合之下,受青眼的程度本就不和当天说的话成什么比例。罂粟平日里较其他人受宠一些,就算当场没大没小跟楚行顶撞几下,最多也只会让楚行敲敲额头笑骂几句,准备该给的东西一样也不会少。
然而那一年离枝却将她的风头夺了过去。往年离枝本来是和罂粟准备得相当,在楚行三十岁生日宴上,却意外准备得格外精细。不仅贺礼要比往年雅致得多也昂贵得多,当场所做的祝词也格外煽情而贴心。等离枝略带哽咽地把回忆讲完,楚行果然也有所触动,把离枝松松揽过去,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叫人拿来一串钻石手链,亲自给她戴到手上。
罂粟和离枝不和的事,在楚家早已不是秘密。离枝在上面言笑晏晏,下面的人早就开始窃窃私语。罂粟垂手站在原地,不用转头都能感受到周围人在静瞧好戏。
再后来罂粟上去,捧上去的袖扣还是那一对袖扣。等楚行问话的时候,则把之前准备的安康福禄之类贺词统统抛弃不用,伸手过去,抓住了楚行的一只袖口,罂粟仰起脸,带着几分娇憨地开口:“先生待罂粟怎样,罂粟全都记在心上,终生不敢忘。罂粟希望能一直都这么陪在您身边,直到过完这一生,好吗?”
对未来的承诺总是比回忆更有力。罂粟短短两句,就把之前离枝费心营造的感伤气氛都给轻轻拂去。离枝脸上的微笑早就消弥无踪,满场静寂,楚行定定瞧了罂粟片刻,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而后眼梢弯起,极罕见地微微一笑。
他柔声应道:“好啊。”
那一日到头来,最出风头的还是罂粟。第二日楚行把罂粟叫到书房,逗问她:“昨晚生日宴上你说过的话,还记得吗?”
“记得啊。”罂粟歪着头,理所当然应道,“罂粟总会陪您一辈子的。您难道不相信吗?”
彼时罂粟年少气盛,觉得所谓许诺一词,郑重又容易。以为一辈子三个字,会像含苞待放的玫瑰花盛开一样自然又美丽。同时也笃定在楚行心里,罂粟这个名字会足够重要,也足够特别,并且会永远都这么重要,这么特别下去。
那时她还没有自觉。直至两年前,罂粟才懂得,这些年来她的确重要,也的确特别,但却始终不够重要到在楚行心中是唯一,也不够特别到整个楚家只有她自己。
如今的罂粟,再费尽心机,在楚行眼里,也只是比离枝得宠上一点点而已。
罂粟在蒋家待满了三天,仍然没有半点要回楚家的意思。她不回去,楚家也未见有人上门来催,于是罂粟便又假装无事地继续在蒋家待了下去。
罂粟来蒋家第一天,抬脚迈进正厅时,第一眼见到的是蒋信。见她进来,蒋信停下手中的茶,站起身走过来,打量了她两眼后,说:“苏璞么?我是蒋信。”
蒋信长相普通,若是单从这方面看,和蒋绵几乎不像兄妹。然而一双眼睛甚为清冽慑人,是长居高位者慢慢洗练才能磨出的眼神。罂粟被他盯着,也抬头对视过去,点了一下头:“我是苏璞。”
蒋信瞧瞧她,评价:“和阿绵长得有些像。”
罂粟来到蒋家还没有半个小时,蒋信就把遗嘱拿出来给她看。罂粟大概浏览完,未加考虑就签了字。接着姗姗来迟的蒋绵又提议为她专门举办一场小型宴会,以安抚罂粟这些年以来孤独伶仃所受的委屈,罂粟见蒋信没有反对,便也跟着同意。
其实若是从罂粟本心,她并不真正特别在意自己在蒋家的地位,兄长究竟是谁,刻不刻薄阴不阴险,会不会对她好,以及有多少可以继承的家产。甚至包括她自己父亲蒋梦琛和相貌,以及同她母亲的那些纠葛过往,她都没有什么兴趣去深入探晓。
罂粟来蒋家,并不是为了要寻回一个答案。只是虽然心中不以为然,表面也要做足乖巧和尊重的模样。
蒋绵将家姐的样子做得很完美,仿佛对罂粟没有任何芥蒂。自罂粟来的第一天,饮食起居无一不是亲自过问。又担心罂粟在陌生环境中会烦闷,便时常来找她聊天。罂粟在楚家时,除去楚行外,和别人的对话都是浅尝辄止。而蒋绵这种零零碎碎的家长里短,和楚行的风格又完全不同。罂粟起初不习惯,后来聊得多了,也渐渐适应。
有时两人聊得尽兴,便可以说上一整天。蒋绵讲一些之前蒋家的温柔趣事,罂粟便温顺乖巧地听着,有时被问及自己在孤儿院和楚家的生活之类,大多数能回答的便回答,少数涉及隐私不愿说,蒋绵也一笑而过,并不追问。
这些天下来,罂粟对蒋绵性格的总结描述,除了体贴温柔,便还是体贴温柔。蒋绵的温柔滴水不漏,仿佛真的细腻如同丝绵,不论对方如何怠慢抑或刻薄,都无法能清减她脸上一分笑容。罂粟不提回楚家,蒋绵就也不提。蒋信来找罂粟的次数比蒋绵少许多,蒋绵注意到,便在其中帮忙解围:“哥哥这些天比较忙,不常在家,所以不能像我一样腾出许多空闲来陪你。不过他每次打电话回来,总会问我你在蒋家住得好不好。他现在人在M市,明天回来。那边很多麻辣特产,昨天晚上还专门打电话给我,让我问问你是否喜欢吃辣食,好从那边买回来给你。”
罂粟道谢又摇头,蒋绵想了想,又柔声问道:“还有一点……你希望改名成蒋姓吗?如果你想的话,就在明天宴会上公布。”
罂粟愣了一下,半晌没有应答。蒋绵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未见不悦,反而拉过她的手,轻轻捏了一下,笑着安慰:“那也没什么。这件事主要是看你自己的意思。不想改的话不改就是了,没什么关系。”
次日便是宴会。
蒋绵当时说宴会上请的人可能不会太多,罂粟就真的以为是场小型宴会。结果等到了现场,她才发现楼下大厅里站的满满都是人。
一个圈子里,来来回回总是那些人,罂粟扶着二楼栏杆往下看,大部分都是认识的。蒋信和蒋绵早就在楼下交际,罂粟望着蒋绵温柔浅笑又游刃有余的模样,想起路明曾说蒋绵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今看起来,尽管长处深闺,也不一定就不是一个长袖善舞的人。
接着,罂粟在看到李游缨也站在一方角落时,忍不住怔了一下。李游缨一直在看她,见她望过来,笑着遥遥举了举杯。等罂粟下楼,李游缨端着两只酒杯迎上来,递给她一只,嘴角含笑道:“你看,我说过你一定是从哪里私自跑出家去的大小姐。”
“……我真的不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跟蒋绵是同学。听说她最近多了个漂亮妹妹叫苏璞,我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就来看一眼。结果真的就是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