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也知道你们的说法也很多,可是明明说了,她不能看你没人照顾,她说她可以自己看孩子。”钟玲听了这话,眼睛都瞪大了。韩明明自己看孩子?真的是要对她另眼相看了。钟玲可是知道她有多娇气的。要说这关键的时候,她还是不错的,说实话,很感动。
“你等等,我先去看孩子。”说完就出去了。
“韩婶,韩婶!”象是一阵风。过了一会儿,朱宝刚冲进来了。
“小玲,你怎么样了?啊?”朱宝刚担心的看着妻子,她的脸色很苍白。
“我很好,孩子呢?孩子怎么样了?没事吧?”钟玲急忙抓住丈夫的手,孩子自己只看了一眼,她好想看看孩子。
“没事,大夫说先在保温箱了待一晚上。没事就可以出来了。”钟玲这才放开紧抓丈夫的手。
“那你去守着孩子吧?我没关系的,我挺好的,你要好好照顾孩子。”钟玲现在心里只有孩子,那种感觉,仿佛世界上除了自己,不会放心的把孩子交给任何人。朱宝刚体会到了,他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过那个让妻子这么在乎的人是自己的儿子不是吗?
“好,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和韩婶说,知道吗?”朱宝刚不停的叮咛。
“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快去吧!”朱宝刚禁不住钟玲的一再催促,走了几步又回来了。
“谢谢你,媳妇儿。”说完,低头亲了一下钟玲的额头,惹得钟玲笑了。这个男人啊!朱宝刚又去换了韩婶回来,自己去照顾孩子。
这一夜,钟玲迷迷糊糊的睡的不踏实。心里总是想着孩子,朱宝刚给钟玲安排了单间,这个房间有两个床位,钟玲让韩婶睡另一张。韩婶总是和钟玲说自己的女儿有多不好,有多么的任性,但是对钟玲又是多么的崇拜,钟玲想,韩婶对自己的女儿所做的强盗行为也非常的不好意思,钟玲虽然生韩明明的气,但是只是一时的,活了很久的人,都学会了不计较,觉得那都是小事,而且这不仅是为了丈夫的工作,也是因为远亲不如近邻。
第二天,朱宝刚就把宝宝带回来了,钟玲决定叫儿子宝宝,暂时先这样叫着。
“快来看,你儿子多漂亮。”朱宝刚明显是老王卖瓜。钟玲的儿子不也是他的儿子吗?
“我看看,快给我。”钟玲赶忙接过儿子,终于回来了。他真的好小,人家的儿子都七斤多,自己的儿子才五斤,实在需要好好的照顾啊。这可怜的孩子。朱宝刚看着妻子儿子,好象此时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刻。
“哎呀,这孩子长得真是象你呀。”韩婶对钟玲说,钟玲仔细看看自己的儿子,心里怀疑,哪里象啊?明明象他爸爸嘛!
“哪儿象啊?我怎么没发现?”钟玲又看看韩婶,连朱宝刚也过来仔细的看儿子的小脸儿。
“看这脑门儿,多象啊!”脑门儿?钟玲想翻白眼,那能看出什么?
“我看象他爸,你看那鼻子,简直是从他爸脸上扒下来的。”钟玲看似怨恨的看着丈夫,朱宝刚傻呵呵的一笑。发现这个男人越来越可爱了。其实,钟玲很喜欢孩子象他,看着孩子,就象看见丈夫的翻版,那多好啊!爱是说不明白的,钟玲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要这样不顾一切的为丈夫付出,也许天下间的已婚女人都是这样的,爱丈夫,从来不问缘由,只是知道,感情随着岁月,一点点的加深。
“哥,起名字了吗?”钟玲不知道自己的眼神简直就是柔出水来。朱宝刚看的有点脸发烧。不自觉的达到。
“朱凌云!”
“朱凌云,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钟玲问道。
“壮志凌云,我想不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叫这个名字,怎么样?”朱宝刚有点担心钟玲不喜欢。
“很好,我看不错,他长大了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钟玲现在就开始担心了。不过相信他们的孩子会是好孩子的。
“那还用说,我们的儿子从小就要严格要求,将来让他也当兵,当将军。”钟玲听他这么说有点不赞同,她希望儿子可以做学者、做钢琴家、画家,就是不愿意他再做军人了,一个家里丈夫和儿子要都是军人的话,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怎么?你不喜欢他当兵吗?”朱宝刚看钟玲的脸色,好像不同意。
“我希望按他的意思,你说呢?”钟玲也不和丈夫顶,还要好久呢,她会教育好儿子,离军队远点的。
“你放心,我的儿子,一定是一个好军人。”看丈夫意气风发的样子,只能在心里祈祷了。

月子

三天之后,朱春来夫妇才匆匆的赶来,这三天来,都是韩婶帮忙照顾,让钟玲非常的感激,第二天的时候,钟玲开始胀奶,非常的疼,韩婶就用热的毛巾给她热敷,一边敷,一边还要揉,疼的钟玲咬紧了牙,肚子也因为宫缩不时的疼。真的是遭罪啊。钟玲记得第一次给孩子喂奶的时候,肚子也疼,被孩子吸的也很疼,可是真的感到好幸福,她做母亲了,这是真的吗?这个怀里的孩子是自己的吗?好想哭,朱宝刚就坐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儿,妻儿啊,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你说他是不是有点儿野蛮啊?像个饿狼一样。”钟玲笑着对丈夫说。
“这小子,将来肯定错不了,从小就是这副狠劲儿。哈哈……”钟玲发现他们夫妻出现了分歧。
“孩子做什么要让他自己决定,我们做父母的不能做这样的决定。”钟玲前所未有的和朱宝刚这样说话,看着她严肃的样子,朱宝刚有点错愕,看来妻子是被他逼急了。好吧,他可以采用迂回策略。
“啊,好的,他决定。”他以后会好好教育儿子的。钟玲知道这样有点过分,为了不确定的事情和丈夫争辩,可是她希望孩子也能幸福,不要象他的父亲一样,满身的伤痕,枪林弹雨。
“你不忙吗?”这三天,韩婶一直陪着她,朱宝刚经常的来回跑,看来是真的需要人来帮忙了。
“等爸妈来了,我再回去,你不要担心其它的事,你只要照顾好孩子就行了。”钟玲点点头。钟玲现在的奶水很充足,经常自己就流出来,韩婶还给她一条红的长布做成的腰带,让她缠在腰腹,说是这样可以让肚子消回去,如果留下小肚子,真的非常的不好办。钟玲也知道这样的说法,她也怕自己出现小腹,那可就难看了。
朱宝刚出去走廊抽烟的时候,看见隔壁儿科病房来了新的小病人,回来告诉钟玲,那是个七斤多的大胖小子,刚生下来就是心衰加肾衰,在紧急抢救,听说孩子的母亲是公交车的售票员,大着肚子也上班。那时候的环保意识还不没有普及,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也不会联想到什么,但是钟玲对这事听过见过的比较多,估计这和孩子的母亲在怀孕是时候接触的汽车尾气有很大的关系。孩子的奶奶和父亲都在身边照顾着,医生和护士也来回的走动。下午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哭声,钟玲让朱宝刚出去看看,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脸色非常的不好。
“怎么了?”钟玲焦急的问他,出了什么事吗?
“那个孩子的父亲放弃抢救了。孩子的奶奶不愿意放弃,听说他们这一天就花了一千多来抢救这个孩子。”朱宝刚说完,消沉的坐在钟玲的身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钟玲听了也非常的难受,为人父母了,很难接受这样的事情吧!
“那孩子死了吗?”钟玲担心的问。
“还没有,不过仪器都撤了,药也停了,听说给了打扫卫生的大嫂十块钱,让她仍了。”钟玲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人间悲剧。
“那孩子就是现在留下了,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没了。”韩婶安慰他们。
“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啊。”钟玲有点哽咽。
“哎呀,那也是没办法了,小玲,你可别哭,小心回奶了。”钟玲听韩婶这么说,赶紧收拾心情,是啊,自己是真的没有办法啊。朱宝刚难受的晚饭都没吃,他一样很难接受这样的事,钟玲吃的也少,心里甚至想着,是不是可以抱来自己养。
“不要想了,那孩子病的那么重,是没救的。”韩婶劝他们放宽心,不要想的太多。这世间就是有这样的父母,也许是出于一时的无奈,放弃了自己的亲生骨肉,然后大多都是一辈子心都不安。朱宝刚又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告诉钟玲,那个可怜的孩子已经不见了。这件事情,对所有的知情人都是很大的触动。
早上八点钟的时候,大夫来查房,看了看钟玲的情况,又看了看孩子,大夫让孩子攥住她的两根手指,就这么一提,就把孩子提起来了,吓得钟玲都要从床上掉下来了。要不就用手指弹孩子的脚心,让宝宝使劲儿的大哭,钟玲这个心疼啊,朱宝刚当时的反应更加的迅速,当时就把孩子抢过来了。最后,大夫得出结论,孩子很健康。
朱春来夫妇终于来了,带来了很多的东西,就在钟玲他们回家的第二天,现在没有出正月,孩子的生日是正月二十二,朱春来夫妻的到来,正好没有到春播的时间,等钟玲做完了月子,估计他们也没有什么时间留在这里了。这样想,钟玲的心里轻松不少。
“哎呀,我的大宝孙儿啊,在哪呢?啊?”朱家的老两口一进门,直接奔着孩子过来,左看右看,冯珍干脆抱在怀里。
“老头子,你看,多象刚子啊,简直和刚子小时候一模一样,快看。”冯珍兴奋的说着,而且还尽量压低声音,似乎是怕吓到孩子。
“可不是吗?真是象,你看这鼻子,这小嘴儿,真是象。”夫妻两个几乎陷入疯狂状态,钟玲傻傻的看着,心里想着,你们的宝孙儿是谁生的?这么大个人在,他们两个不但看不到,连自己打招呼都听不到。朱宝刚看出了什么,赶紧说,“爸、妈,赶紧歇歇吧!”朱春来夫妇这才依依不舍的把孩子放到床上。
“小玲,你还好吧?”朱春来对钟玲问了一句。
“啊,挺好的。爸、妈,路上很累吧?”钟玲听见朱宝刚一趟一趟的往屋里搬东西,估计他们带的东西不少。
“不过,小玲,不是说下个月生吗?怎么提前了?你是不是没听我的话,我早就告诉你了,一定要注意,你看,孩子现在瘦的,都是在娘胎里没待够月就出来了。”钟玲听了冯珍这话绝对心里有点堵,似乎是在指责自己这个母亲做的不合格。而且钟玲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问题,毕竟孩子提前生产了,无论如何,都肯定是自己的原因,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钟玲已经非常的小心了。如果知道有什么情景让自己的孩子早产了,那她觉得不会做的。
“妈,小玲平时挺小心的。”听儿子在维护钟玲,反倒让冯珍不是心思。钟玲对这样的事情看的多了。
“妈,我肯定有时候是忘了,要是妈在身边提醒我就好了。可是妈在家里也很忙。不可能过来陪我。”钟玲说这话,让冯珍的脸上马上好转,接着表现出了愧疚。朱宝刚诧异的看着,还真是佩服自己的媳妇,很有一套嘛!
“小玲啊,听说你们前一段时间回娘家了?”朱春来看着钟玲,冯珍也看着钟玲,等着她的答案。朱宝刚觉得还是交给妻子说说看,不行的话,自己再出面解围,不然只会让妻子为难。
“是啊,前一段时间家里出了事,我爸病倒了,所以我们回去了一趟,但是由于部队给的假期有限,所以就没有回去,怎么?爸也是知道了我家出事了,所以去看过了吗?”朱宝刚发现了钟玲的不同,以往她是不会这样针锋相对的。钟玲这话的意思一方面承认了自己确实是回去了,可是也是在问,自己的娘家出事了,作为亲家的朱春来夫妇,有没有去探望啊?肯定是没有,钟玲心里非常清楚,朱春来认为自己家是高于钟玲家的,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钟玲还是感觉到了。
“那个,我们也是想去的,不过你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们也怕你爸妈不好意思。”冯珍这话无意是刺痛了钟玲。看来公公婆婆刚来就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啊!那么说明什么呢?说明背后一定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回去就解决了。”钟玲是有这个本事的。朱春来听了钟玲的话,再联想到家中的传闻,都说是钟玲夫妇把那个女人给解决了。看来真的是她做的,这样的做法也是够歹毒的。只是希望这样的心计不要用到自家人身上。
“对了,妈,你们还带了摇篮来了?多沉啊!”朱宝刚搬进来一个摇篮,北方的摇篮是吊起来的,东北过去有三大怪,窗户纸糊在外;姑娘媳妇叼烟袋;养活孩子吊起来。前两个不常见了,这样摇篮倒是见到过,可是,他们家现在也没有可以吊摇篮的大梁啊!
“那是啊,可是给我的宝孙准备的。多沉都要带着,家里还有一个呢!你和你姐姐年纪相近,所以咱家有两个。”冯珍笑着说,朱宝刚仿佛也在回想着小时候的事情。钟玲此时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她总觉得心绪不宁。
晚饭的时候,周凯夫妇和王睿来了,这是在给朱春来夫妇接风,钟玲还躺在床上,他们在厅里吃饭,钟玲在里屋也可以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叔叔婶子打算待多久啊?”周凯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如果是朱宝刚夫妇提出的话,那可就要引起是非了。
“看看情况在说吧!”钟玲听了这个答案非常的不满意。难道他们是要常住吗?那是不可能的,朱春来现在还是过不了养老的日子的。而且他们也舍不得女儿,那么……就是要钟玲回去吗?不行的话,就是把孩子带回去?这样的话,一进门就给一个下马威也就说的通了。钟玲也早就想过这个最坏的情况,但是无论怎样,面对孩子的问题,她是不会向任何人屈服的。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朱宝刚夫妇没有再提回去的事,也没有提关于孩子的事,钟玲见他们不提,也乐得轻松,现在自己的情绪是非常关键的,情绪不好,奶水就不足,那孩子可就受苦了,钟玲每天的伙食就是小米粥,煮鸡蛋,偶尔改善一下伙食,菜里面还没有放盐,这是因为如果母亲吃的饭菜太咸了,孩子的嘴唇就会发白,冯珍那么在乎孩子,所以菜里面是不可能有一点咸味儿的,钟玲估计甚至都没有放盐,如果再给钟玲一个机会生孩子的话,她不会惧怕生产的痛苦,但是,她真的怕了这月子饭了。
在他们到了的当天,冯珍就正式插手孩子的事,钟玲给孩子喂了奶,立起来拍他的后背,等他打了嗝儿,再放回去。过了一会儿,小家伙就尿湿了,钟玲给孩子换好了尿布,正要包上,冯珍就接手过去。
“你躺着,我来。”说完,就拿来不知道在哪里翻出来的上次带的东西,开始动手给孩子包上,用一条巴掌宽的红布带,把孩子抱紧,红布带上还缝了四个小带子,把孩子的胳膊捆紧。钟玲想组织,可想着自己平时也要把孩子的胳膊包进被子里,她这样也是可以接受的,就算了。晚上的时候,孩子哭了,钟玲恋爱的看着孩子,这个小子,自己只是动作慢了点,先给他换了尿布,他就不高兴了,冯珍听见孩子哭了,推门就进来了。
“我的宝孙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厉害?”朱宝刚也进来了,他本来在父母的房间里陪他们说话。
“哦。他是生气了,吃奶着急了。”钟玲笑着说。
“着急了?你在干什么?就这么让孩子哭?你还是当妈的!”冯珍大声的斥责钟玲,朱宝刚听了也很意外。
“谁也不能否认我是他妈,要说当一个合格的母亲,我够格。”钟玲这话显然是顶撞了。但是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她钟玲也不是什么话都吃的。
“小玲!”朱宝刚提醒妻子注意自己说话的语气。
“我是孩子的母亲,我的孩子,得我做主,谁也不能代替我不是吗?我做什么让妈觉得我不合格吗?就因为我先给孩子换尿布,没有先吃奶吗?”钟玲是个母亲,但是没有一个母亲可以放弃自己的孩子。钟玲轻轻的拍着孩子,小家伙总算是消气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你做主,他是我们朱家的长孙。”冯珍被钟玲这样顶撞,非常的气愤,简直是目无尊长。
“他是姓朱,可是他也是我生的,我的孩子我做主,你们是想把孩子带走吧?那我告诉二老,我的孩子我自己养,不敢劳烦两位了。”钟玲之所以这样,也是积压已久了。自从他们来了之后,处处表现出对孩子的占有,这是钟玲绝对不能忍受的,朱宝刚每次从父母的房间回来,都是满脸的阴郁,那还是让自己挑明了吧?
“刚子,你是什么意思?”朱春来这时也跟过来了,显然是听了冯珍提高了音量,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孩子我们必须留在身边,我们自己教养,谢谢爸妈的好意了。”朱宝刚看着父母,说的非常的坚定。
“你……”冯珍气的用手指着儿子。
“我们知道了,先回去吧!”朱春来见儿子也是这个意思,急忙把老婆拉走。等他们出去了,钟玲才有点担心的看着丈夫。
“我没想到你……”朱宝刚严肃的看着妻子,
“你今天的对妈的态度不太好,下次要注意。”钟玲也知道自己处理这件事确实显得有点急躁了。
“对不起,我……”朱宝刚走到她身边,把枕头放在钟玲的一条腿上,这样钟玲抱孩子的时候,胳膊可以有个支撑,不会太累。
“我知道。”这句话让钟玲感动的想哭,他是了解自己的,也是理解自己的。

艳照

第二天朱宝刚走了以后,冯珍又过来了,有了朱宝刚的信任钟玲非常的欣慰,对他的话也心甘情愿的遵从,要注意对公公婆婆的态度。
“妈。”钟玲先打招呼,一点也没有什么不自然。
“哎,那个小玲啊,我要好好和你说说。”冯珍也没有了昨天的气势。
“请说。”钟玲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和你爸商量了,还是让孩子和我们回去,我们给你养,你说……”冯珍现在是来软的。
“我们是养不起吗?还是我病的养不了孩子?谁家的孩子不是在父母的身边,你们要让孩子去你们身边,那不可能。”钟玲直接打断她的话。
“可是人家其它的军属都是把孩子送回老家养的。”看来朱春来夫妇从很久以前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们也做好了这样的打算,没想到钟玲不这么想。
“我的孩子,再苦再难也要自己养。再说孩子还这么小,不可能离开母亲,我们都不同意,妈,你还是不要再提了。”钟玲的态度非常的坚决。
“小玲,你还是好好想想,孩子终归是你的,我们给你养有什么不好的。”钟玲知道,一旦把孩子交给他们,哪怕是一天,那这辈子就休想把孩子要回来了,即使将来孩子回来了,对他们这对父母也会象陌生人一样,那是自己不能接受的,钟玲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绝对不可能放手的。
“不用再说了。”钟玲直接结束这个话题。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几天。冯珍又找到钟玲,和她说了姐夫丁荣要买车的事。
“是要买客货车吗?”钟玲正在给孩子喂奶。
“不是,是大汽车。可以跑长途的,你姐夫说了,把钱买国库券,还不如买车呢?他说南方的价钱更好。我们可以把生猪送的远点,自己买车的话,可以省不少钱,自家不用,还可以跑运输挣钱。”钟玲猜想他们的经济一定的出现了问题,既要盖房子,又要买车,显然不够,什么意思,难道不但要抢孩子,还要抢钱吗?
“买车?你们都同意吗?”钟玲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分析这是谁的主意,出于什么目的。
“我和你爸也觉得他说的可行,应该比买国库卷要好的多。”看来他们也认为不错。
“买车?买大车可是不小的费用,但是你们想过吗?车是需要保养的,修车保养的费用可不少,而且跑长途,一个司机根本不行,最重要的是,大车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就是大事,倾家荡产都不够用,这些你们考虑过吗?再说跑长途一年四季在家待不了几天,那我姐和孩子怎么办?一旦你不想做了,本来值七八万块的车就只能卖四五万,这要赔多少?不信你们问问刚子,是不是这个道理。”钟玲非常担心,一旦买了大车跑长途,家里可就真是有操不完的心了。
“你说的这是真的?”冯珍从来没有想到这些。
“对,姐夫出门了,全家人都要跟着担心,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怎么过?”钟玲可不是吓唬她,象他们这样的人家,还是安安心心的过小日子吧!冯珍听了她的话,又回去和朱春来说,然后夫妻两个又和儿子求证,这件事他们就没有再和钟玲提,自己说一万句,也不如朱宝刚说一句。钟玲没等婆婆把要借钱的事说出来,就直接把这个事否决了。
朱春来夫妇想必一定会听自己儿子的建议的。把两家全部的家产都压到大车上,这实在是太冒险,朱春来夫妇和丁荣也是希望自己可以出一部分钱,分担风险,或者可以让自己拿多数,钟玲不希望把他们想的这么不堪,因为如果挣钱了,自己也是不会吃亏的,可是在出现了夺子的事情之后,钟玲对他们起了防范之心。
在孩子两个月的时候,朱春来夫妇终于要回去了,没有办法,要春耕了,他们不放心自己的田地,所以是一定要回去的,钟玲知道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要把孩子带走的想法,在这期间,不知道单独找了朱宝刚多少次。不过钟玲不担心,朱宝刚是谁啊?那可是意志坚定的特种军人的代表,是不可能被轻易的说服的,冯珍一遍又一遍的提醒钟玲,要她照顾好他们家的宝贝孙子,那意思就好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