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说拇恚遣豢赡鼙磺嵋椎乃捣模胝湟槐橛忠槐榈奶嵝阎恿幔展撕盟羌业谋Ρ此镒樱且馑季秃孟袷撬抵恿崾歉龊舐杷频摹>驼庋齑豪捶蚋疽酪啦簧幔徊揭换赝返淖吡耍恿岽盼⑿Γ退堑矫趴冢醋潘巧铣担缓蠡邮衷偌V恿嵴獯慰烧娴牟槐锴耍堑哪康囊谎裁挥写锏健
啊……感觉天空是那么的晴朗,空气是那么的清新,生活真是美好啊。
这天中午,天气非常的好,朱宝刚匆匆忙忙的回来了,冲进房间,看见钟玲正在给儿子换尿布,
“小玲,你看,我借来的照相机,怎么样?”朱宝刚一脸的兴奋,
“是吗?快,给儿子照几张,你看他现在长得多快啊!”钟玲一听还有这好事儿,一定要多照几张。
“行,你快给收拾收拾。”这尿布还没包完呢!
“哎,你等会儿啊,我给儿子找件漂亮的衣服。”钟玲马上从柜子里翻出了所有的给孩子做的衣服,挑出了好几件漂亮的,要给孩子换上,可是又一想,这要是折腾这么多套衣服,孩子还不着凉啊?找了一件看着最好的,给儿子换上,让朱宝刚给照,一会儿放椅子上,一会儿趟床上,小两口非常的兴奋,不一会儿,周凯和王睿也带着各自的家人,来他们家照相。又是合影,又是全家福,又是她们三个姐妹,又是三个兄弟的,钟玲又和大丫照,照相机里一共才能照三十二张,几乎照完了。这样其它两家才回去。小家伙也非常的高兴,似乎是人多的关系,不过时间长了,他就开始在母亲的怀里,拱啊拱的,看样子是闻到妈妈怀里的奶味儿了。钟玲赶紧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
“咔”钟玲吓了一跳,看见朱宝刚正在照她。
“你在干什么?”钟玲的眼睛瞪的老大了。
“照相啊!你不觉得母亲喂孩子的场面很好吗?很伟大!”看他的样子还很感动,钟玲张大了嘴。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可是……”钟玲着急的要坐起来阻止他,可刚一要动,孩子就不干了,又赶紧坐下,这个小家伙儿嘴可急了,吃不不饱,是不会撒口的,要是不给吃,可是要哭的没完的。
“这有什么可是的,小玲,你真好看。”朱宝刚看着越发有韵味的妻子,感觉浑身紧绷,都好几个月了,孩子都两个月了,可是,钟玲还是不愿意被自己碰,急死他了。不过她生孩子的时候也把自己吓坏了,朱宝刚也怕伤了她。
“瞧你!”钟玲被他这么一说,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他可是从来不会说好听的。不对,重要的不是这个。
“来,把孩子抱好了。”钟玲习惯性的听他的命令。
“不是,哥,你会洗照片吗?”钟玲问的话让朱宝刚回过神儿来。
“我交给他们洗就行了,不用着急。没两天就拿回来了。”钟玲实在是不想让自己的这样的照片外流,虽然没有露什么关键的地方,可是那片雪白可是连朱宝刚都看傻眼了。
“那你是想让多少人看见我的露胸的照片?让他们洗,那还不整个大队人手一张啊?”估计效果可以媲美艳照门。朱宝刚现在也明白了,看看钟玲现在衣衫不整的样子,再看看照相机。
“你可想好了,这样的照片流出去,我可就没脸活了。再说,让别的男人看见我的这样的照片,心里得怎么想,他们想的会是母爱?”
“好了。”朱宝刚大喝一声。钟玲看他的脸色都变了。突然把照相机打开,要把胶卷抽出来。
“哥,你别……你要是都曝光了,咱们怎么跟周凯他们两家交代啊?”忙活了一个中午了,到头来告诉人家,什么都没照出来,那还不得埋怨死啊?
“那……我……”看看照相机,又看看钟玲,然后就急急忙忙走了。后来听说朱队长最近迷上了摄影,整天的泡在黑房里。过了几天,朱宝刚乐呵呵的把照片拿回来了,包括那张“色情”的照片。其它的扔给钟玲,自己在那里单独的欣赏那张照片。钟玲看他这么美,就忍不住打击他。
“哥,你说要是这照片不小心被别人发现了,或者孩子长大了,不小心拿出去玩儿了,或者……”朱宝刚没等他说完,赶紧的把照片撕掉了。
“那底片……”钟玲没有忘了这个。
“那个我早就烧了。”钟玲总算是放心了,后来有许多这样的事情,自己因为好玩儿,照了一些不雅的照片,但是不小心流到外面去了,造成的灾难是无法想象的,虽然这张照片没有什么,钟玲不希望它留下的真正的原因其实也不单单是这一个,还有就是不喜欢这张照片,它照的不美,另一个就是测试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在意程度。结果很满意。
可以说最近朱宝刚的生活是缺憾的,是不完美的,原因很简单,欲求不满呗,他漂亮的媳妇也不知是怎么了,就是躲着他,朱宝刚也只能安慰自己,是她没有完全恢复吧。
“对不起,刚子,我真的爱他,我们离婚吧!”钟玲娇艳的脸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可以看出也是非常的紧张、害怕。
“不行,你怀孕了,离开他,听到没有?”朱宝刚抓着她的肩膀。
“我们还是离婚吧!我实在是和你过不下去了,我受够了你们家,受够了你的父母,受够了你总是来蹭饭的姐姐一家,还有那个整天脏兮兮的小鬼,我更受不了你一年到头看不到人。你放了我吧,这样的婚姻,我一天都不想再继续下去,你不离,我就去起诉。”钟玲甩开他的手臂。
“我不会离婚的,你听到没有?”朱宝刚甩开她,这样的动作,让钟玲险些摔倒,也使她怒火更胜。
“你不离?我告诉你,我和他已经做过了,孩子我也打掉了,随便你。”钟玲突然被掐住了脖子,朱宝刚的眼睛通红,好像要杀人一样,钟玲的真的害怕了。朱宝刚看着妻子,她是那么漂亮,他甚至以为拥有了她,他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可是,她却给了自己这样的羞辱,自己的心好像都要被撕开了一样。
“啊……”钟玲被放开了,可是朱宝刚喊声中透露出的伤痛还是让她心中一颤。他痛苦的捂住脸,钟玲知道,他哭了,虽然他急了忍耐,没有发出声音,可是钟玲可以从他的肩膀看出来……
钟玲发现早上起来,朱宝刚就沉着脸,还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偷人了似地。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没有。”说完,就走了。钟玲想,他也许是工作中碰到了什么事吧,他这个闷葫芦,有什么事也不说。
可是一连几天,他也不回来,钟玲实在是忍不住了,等孩子睡着了,让于雅静给看一下,自己到朱宝刚的办公室找他。看见漂亮的嫂子来了, 整个二中队沸腾了,大队第一花,可是不常见到的,因为她从来不到中队来的,其实他们不知道,这都是因为朱宝刚三令五申的,不让钟玲来,说是什么家属来了,影响部队战士的情绪,他们会想家的,其实应该是想老婆才对,钟玲也不戳破他,男人是需要面子的,该装傻就得装傻。
“队长,嫂子来了。”朱宝刚一回头,看见钟玲来了,非常的不高兴,一看钟玲是身后,偷偷的跟着不少人,还有伪装呢,能瞒得过他的眼睛吗?也不和钟玲打招呼,直接对这外面喊道。
“都给我回去,让我发现了谁还在这里,直接罚他二十公里。”说完一句话,把门一关,钟玲就听见门外乱成一团,这些战士可真可爱。
“你怎么来了?”朱宝刚坐到了椅子上,也不回头看钟玲。
“我想你了,你怎么了?生我的气了?”钟玲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做什么惹他生这么大的气。
“你自己出来了,儿子呢?”避而不答,到底是怎么了。
“我让雅静帮我看一会儿。”朱宝刚穿着迷彩服,啊,真是……钟玲摸上他的胳膊,那是肌肉,真是……钟玲坐到丈夫的腿上。
“下去,让人看见。”朱宝刚赶紧往窗户和门口看看。
“谁会那么没眼色?”钟玲挑逗的搂着他的脖子,暧昧的亲吻他的嘴角,“哥……你怎么好多天都不回来?我做什么让你生气了?”朱宝刚看着妻子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和她说。
“嗯……”怎么说?说自己是吃醋吗?
“你不说,我走了。”钟玲见色诱也没管用,干脆不理他好了,自己问心无愧,随便他。看钟玲站起来要走,朱宝刚一把把她又拉回来。
“我……那天做了个梦,梦见你和别人……”朱宝刚说的断断续续的。
“你是说,你做了一个我和别人在一起的梦,所以和我闹别扭吗?”钟玲真是被他气死了,推开他,气囊囊的走了。
“小玲,小玲。”朱宝刚在后面喊她,钟玲也不理,这个男人真是惯坏了,就因为做了噩梦,就和自己耍了这么多天的脾气。

人母

钟玲气坏了,刚进了于雅静家的门,就听见后面的吉普车的声音,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朱宝刚跟过来了。
“雅静,孩子睡醒了吗?”一般来说,她家的小凌云要睡一个多小时的。
“没有,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正说着,朱宝刚就进来了,看见钟玲,一低头就把她扛起来了。
“啊……你疯了,干什么?”钟玲吓了一跳,刚想喊,又想到孩子还在睡觉呢,只能一边捶他,一边小声说。
“雅静,你看着孩子。”给于雅静留了一句话,朱宝刚就把自己的老婆扛走了。
回到家里,把钟玲往床上一压,什么话都不说,钟玲半天才反应过来,“你干什么?”朱宝刚像是想到了什么,站起身,去把门插上了,又把窗帘拉上,钟玲这才反应过来,这个淫贼,
“大白天的,人家知道了还不笑死了,你这个队长竟然……唔……”显然语言是无力了。朱宝刚三两下就脱掉了钟玲的上衣,看着因为喂奶,越加丰满的酥胸,朱宝刚真是爱不释手。
“我下午就要走了。”他的话让钟玲一愣,忘记了挣扎。
“到哪儿去?”钟玲瞬间就清醒了。扶住丈夫的脸。着急的问他。
“去训练。”看样子是秘密。
“那什么时候回来?”这个行吗?
“不知道。”钟玲瞬间垮了下来,这个消息对于任何一个的队员的家属来说,都不是好消息,钟玲突然抱住了丈夫,她舍不得。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钟玲的身上因为出汗,泛着光泽,在朱宝刚的眼中,她就象是魅惑人心的妖精,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自己的心。两人的呢喃,混着渴望,忘记了一切。
“哥……哥……”像是求证是否在梦中相会。
“在……我在这儿呢!”要离开的人,就是有这么多是不舍。
激情退去,钟玲躺在朱宝刚的怀里,“你做什么梦了?”
“我梦见你怀着身孕,却要和我离婚,还打掉了孩子。”朱宝刚回想起睡梦中的一切,还是那么揪心。
“我已经生了你的孩子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不对。”钟玲听朱宝刚说的梦境,和上辈子那么相似,心里也非常的担心,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她也想和丈夫求证,想要听到他的承诺。
“对,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等我退休了,我们就回家,好好的过我们的小日子。”朱宝刚看着钟玲,设想着将来。
“可是你还是太过分了,就因为做了噩梦就这么对我,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重要吗?”钟玲觉得非常的委屈,自己是清白的,从心里到身体,她都对得起他。
“好了,我错了,这些天,我真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不是和你生气,你不要怪我了,好不好?”朱宝刚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也有点说不过去。
“你下次要还是这样对我,我就离开你,看你怎么办?”钟玲说的煞有其事。
“不行,你要是给离开我,一定好好收拾你。听见没有”朱宝刚也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听钟玲这么说,朱宝刚明白了一个道理,千万不要有什么把柄让女人抓住。
“等我退休了,我们就回家,种点地,养养花,你在家养几只鸡鸭,好不好。”朱宝刚幻想着自己退休时的情景。这样的人生是多美好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好,那时候我们就回家。”田园生活啊,真是美好的晚年生活。
朱宝刚带着周凯走了,留下王睿留守。钟玲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当儿子四个月的时候,朱宝刚还是没有回来,学校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一直缺一个一年级的老师,何云不断的催着钟玲过去,连韩明明和于雅静都上班了,就只有钟玲放心不下儿子,非要在家里自己照看。
一天早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钟玲就觉得胀奶胀的特别厉害,左侧的胸还出现了硬块。看样子是昨晚上睡觉的时候压到了,可是后来,整个左侧的胸部都肿了,也就是得了急性乳腺炎,这是哺乳期妇女经常会碰到的情况,钟玲自然也是知道的,赶紧吃消炎药。宝宝现在才四个月,添加的辅助食品也就是苹果泥,橘子汁。自己现在得了乳腺炎是不能给孩子喂奶的,但愿这个小霸王能给自己吃奶粉。下午的时候,钟玲发起了高烧,于雅静和韩明明都去上班了,孩子都送到托儿所了,钟玲用体温计一量,都烧到三十九度四了,吃了药也不管用,不行了,现在自己混混沉沉的,还是赶快叫人吧。钟玲爬起来给于雅静和韩明明打电话,让她们来救人。
“雅静,你快回来吧,我发烧了,三十九度四,对了,你得叫车来,我走不动了。”放下电话,钟玲此时的心情非常的焦急,朱宝刚不在,自己又发烧了,孩子现在无人照看,可怜的小家伙,他快饿了,钟玲现在真的想哭,因为焦急,因为无助。儿子哭了,钟玲想要起来照顾孩子,可是一动,就感觉到一阵眩晕,小家伙哭得撕心裂肺的,可是钟玲起不来,这时候,她多希望丈夫可以在她的身边,她的孩子,她的孩子在哭,那感觉好像是拿着锥子扎自己的心。
“我的天啊,这是怎么了?”于雅静和韩明明都来了,听见孩子在哭,可是钟玲却躺在床上起不来,看着这样的场面,都忍不住心酸。
钟玲现在没有力气说话了,医院的车来了,还有一个护士,她和于雅静搀扶着把钟玲弄上车,韩明明留下看着孩子。迷迷糊糊的,钟玲躺到了病床上,挂上了点滴,也真是奇怪,朱宝刚不在身边了,自己的晕针的毛病好了很多。钟玲点了消炎的药,烧也很快的退了,可是还是没有全好。儿子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呢,钟玲知道现在不是自己扮娇弱的时候,勉强的打起精神,让医生找来一辆车送自己回去,看她的样子,大夫也很担心,嘱咐她如果有什么情况,要赶紧过来医院。
回到家里,看见韩明明和王睿都在自己家里,韩明明正在给自己的儿子喂奶,
“这是怎么了?你给他喝奶粉就好了,给宝宝吃了,你家的小浩霆怎么办?”钟玲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复杂。
“我家的小浩霆本来奶就不够吃,我也经常给他吃奶粉的,可是你儿子根本不吃奶粉,我只能给他吃母奶了。”钟玲半天没有说话,这样的情,韩明明再抢钟玲多少件衣服都不多。
“我这两天不能给孩子喂奶了,打了点滴,奶里面也有药。我儿子就暂时交给你了。”钟玲没有说什么谢谢这类的,因为她们的交情,用不着这个了。
“行,你放心吧!”韩明明二话没说。钟玲觉得眼睛都发酸了,在你最难的时候帮你的人,你会永远记住的。
“嫂子,我们把凌云带回去了,你好好的休息吧!”王睿说完,拿起床上放着的孩子的尿布、衣服,扶着韩明明回家。
“那你家小浩霆呢?”人家的孩子可怎么办啊?
“没事,他在周凯家呢,你放心吧!雅静嫂子会给他喂奶的,晚上她们都会住我家。”钟玲看着他们回去了,眼泪都在眼圈里转。
第二天,钟玲又去医院,今天比昨天好多了,钟玲怕奶变少了,忍着巨大的疼痛,一点点的往外挤奶,真的很疼,额头上都冒汗了。韩明明说今天把凌云也送到托儿所,她会去喂奶的。于雅静请了假,把她送到医院,钟玲又把她打发回去上班了。
这次朱宝刚他们出去,不单是训练,还有选拔。报名是人很多,但是各部队的领导却不好应付,都不愿意把自己最好的战士交出来。
“姥姥!这个朱宝刚,真是油盐不进,刘参谋,你说,我给他的,他看不上,非要我的那几个尖子,真是……”王团长怒气冲天,一拍桌子。对这个强盗一样的朱宝刚没有办法。
“好了,团长,你就不要生气了,我听人说过这个朱宝刚,有名的冷面队长,别说到我们团了,哪个团不是怨声载道,他是雁过拔毛,你抢不过的。”刘参谋只能劝劝领导了,因为抢不过是事实,就算你不放,人家可有的是办法,那叫一个奸诈。
“我就不信了,他就是铁板一块。这都是第几次了?啊?”可怜的王团长,怨气积压了许久了。
“好几次了。”刘参谋也是很不甘心的。
“我就看他不顺眼,哪怕能看到他吃瘪也是好的嘛!”王团长也够坏的。
“吃瘪,我看算了吧!他们的大队长对这个朱宝刚简直是生死弟兄一样。”
“他就没啥弱点?”王团长不信。
“有,听说有,就是他老婆,平时朱宝刚不爱说话,你说什么他也不在乎,可是不能拿他老婆开玩笑,那他可是当场翻脸的,听说他疼老婆疼的不得了,出来身上随时都带着老婆的照片。”这个是内部消息。
“老婆的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啊!王团长和是此道中人。
朱宝刚一回部队就听说了自己老婆孩子的情况,队长也不要他汇报了,直接留下了周凯,先放朱宝刚回去了。
“小玲,小玲……”朱宝刚飞快的跑进屋里,看见钟玲真虚弱的躺在床上。钟玲看见丈夫出现在门口,真的好想哭。
“怎么样了?儿子呢?”朱宝刚看钟玲的脸色很红,似乎是又发烧了。
“在托儿所,明明和雅静在那儿呢,我现在好多了。哥,你回来真好。”人生病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亲人的关心,感情也最脆弱。
“你的额头怎么还这么烫?走,我背你去医院。”朱宝刚二话不说,就要背钟玲去医院。
“我快好了,真的。”钟玲是想炎症已经控制的差不多了,要赶紧给儿子喂奶,韩明明的奶水本来就不够多,他根本就不够吃。
“你耍什么性子,不打针能好吗?”钟玲看朱宝刚急了,也挺害怕的。
“哥,孩子这几天不能吃我的奶,一直是明明在喂,而明明的奶也不多,儿子都饿瘦了,我总能听见他哭。”孩子的哭声对母亲来说,是最大的折磨。听了妻子的话,朱宝刚也沉默了,他一直知道钟玲是个好女人,可是自己听了她的话,还是很感动。
“不要担心孩子了,让儿子跟着明明坚持一下,你先把病治好了。知道吗?走,我们去打针。”朱宝刚也不等钟玲反对,背起她就走,钟玲扒在丈夫的背上,感觉好温暖,这是她的依靠。
到了医院,钟玲打着点滴,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一下了,心情也放松了,至少没有那种忧伤的感觉,他回来了,好像什么事情都会解决的,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朱宝刚忙着给妻子换冰敷额头的毛巾,看着她安心的睡颜,觉得自己欠她好多。
过了两天,钟玲终于全好了,可是也发现自己的奶变少了,这是早就料到的,可是钟玲还是非常的担心,用荤油煎鸡蛋,熬骨头汤喝,每天使劲儿的吃,也不考虑什么身材了,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钟玲,你说我这怎么总是在掉头发呀!”韩明明心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看,实在是太严重了。
“这是正常的现象,我也掉,非常厉害,最近我儿子半夜总是醒,我的睡眠也不好,这掉的就更严重了。”钟玲甚至在晚上做梦的都梦到了自己头发掉光了,只剩下稀疏的几根,可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钟玲想要把自己的头发剪短,不过这件事自己可不敢做主,朱宝刚非常喜欢她的头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摸摸,也喜欢看她披散着头发的样子。
“你说这可怎么办啊?我可看到过头发少的女人,可难看了。”韩明明是三个女人中最爱美的。
“不用担心,我那时候也掉了不少,后来就好了。”于雅静以过来人的身份安慰她们。
钟玲拉起衣服,看看自己的肚子,又看看自己的腰身,原来也就一尺九,现在得有二尺一,肚子因为当时撑的不大,现在恢复的很好,钟玲看的韩明明的肚子,那叫一个凄惨,中间一道长长的刀口,刀口两边的肚皮都皱着,就像是老太太的皮肤。钟玲又细看一下脸上,脸上还可以,就是有点发黄,这是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太好的表现。
“怎么了?在看什么呢”朱宝刚一回来,就看见钟玲站在衣柜的大镜子前,前照后照的,连自己回来都没看到。
“嘘,小点声,小魔鬼刚睡着。”这是钟玲给儿子起的爱称,这个坏脾气的小魔鬼也不知道是象谁了。“哥,我想剪短头发。”钟玲鼓足勇气对丈夫说,其实自己也不愿意这样的,女为悦己者容,丈夫喜欢自己的头发,她又怎么会舍得剪呢?
“怎么了?”朱宝刚没有生气,她知道钟玲不是追求新鲜的人。
“我现在给孩子喂奶,头发掉的厉害,我想剪短了,头发可以长的快一点。”钟玲拉住丈夫的衣袖,这有点象是女儿在跟父亲撒娇。
“好。”朱宝刚拍拍她的手。
“哥,你说我是不是变的不好看了?”钟玲非常担心,没有女人不爱美的。
“人的美,最长久最耐看的不在脸上。”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