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的目的,大哥也是清楚的,站稳脚跟,再图进一步的发展,建材的生意,我会分给你一成的股份。”钟玲说给他听,就不会食言,这也是她和李小云商量好的。
“这……这可不行。”对于赵兴国来说,这可是天大的恩惠,不说将来,就算是现在,开一个像样的建材商店,也要不少钱的。
“你不用觉得过意不去,这个生意还要仰仗你了。如果干的好了,我还有酬谢。”钟玲不是小气的,要想留住人才,必要的酬劳是应该的。自从有了儿子,钟玲就有了把事业扩大的想法,她希望有一天,可以在儿子需要的时候,帮他一把,她不希望儿子在将来物欲横流的社会受委屈,当然也不会把儿子培养成纨绔子弟。
“那……我就先谢谢了,你放心,绝对放心,我一定干好干大。”赵兴国现在可是浑身的干劲儿。
其实钟玲这样做生意很不厚道,但是,做一个会用人的领导者,也是不容易的,更是成功的关键。
钟玲终于回到家,一进韩明明家,就听见于雅静和韩明明说话的声音。还有三个小孩子的笑闹声,钟玲急忙放下大包小裹,进屋看儿子。
“宝贝儿子,是妈妈回来了,快来呀,让妈妈抱。”钟玲这走了都快十天了,朱凌云看见自己的妈妈之后,一反常态,理都不理,该玩儿还玩儿。
“完了,看来你儿子生你的气了,不要你了。”韩明明笑着看这母子两个的笑话。于雅静也笑。
“是吗?那好吧,我走好了,再也不回来了。”钟玲说着,拿起自己带回来的包就走。
“啊,妈妈,妈妈。”朱凌云看自己的妈妈拿起包又要走了,这才赶紧投降。
“哎呀,你可回来了,我们都要让他折磨死了。他可真淘气。一没看住,就不知道干什么了,这不,我家所有的柜子、抽屉都让你儿子翻遍了,我儿子也跟着一起,我出去做饭的功夫,就象抄家了。”韩明明可受够了折磨了。
“是吗?儿子?你不听话啊?”其实他要是听话就奇怪了,钟玲怜爱的亲亲儿子的小脸。
“对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儿子还有摸奶的怪癖啊?这晚上睡觉,小手就往你胸上放。”晚上朱凌云和于雅静睡,这可是个坏习惯,其实钟玲心想,这可能是因为遗传啊。
“我会让他改的,其实没有断奶之前,他还真的没有这样。”那时没有特意的摸,吃了奶就睡了,也就顺便摸了。现在这个恶习就比较突出了。钟玲回到家里,小魔鬼就身前身后的跟着,钟玲收拾带回来的东西,他也跟着忙活,你就是给他放一边,他也会自己过来,小恶魔朱凌云翻东西翻的正欢,一回头发现妈妈又不见了。
“妈妈,妈妈……哇……”钟玲刚从卫生间出来,就听见孩子叫妈妈。看见了钟玲,哭的惨兮兮的小家伙儿赶紧抱着她的大腿。也不忙活了。就是抱着妈妈哭,好像是把这些天来对妈妈的思念都控诉出来。钟玲被儿子哭的心烦意乱的,可怜的孩子,想妈妈了,钟玲也想哭了,她的宝贝儿儿子,想妈妈了。
“这是怎么了?”看见钟玲回来了,朱宝刚非常高兴,他怕孩子不习惯母亲不在的日子,所以白天的时候经常回来陪他。可是这小子根本不给自己面子,看见他反而闹的更欢了。还是老婆在好啊!他和儿子一样想的抓心挠肝的,最近队里的队员直躲他,连周凯和王睿都跑的不见人影。
“没什么?你知道我回来了?”钟玲怀疑,不知道他会这么早回来吗?
“不知道,我是回来看儿子的,听韩明明说你回来了,怎么样了,还疼吗?”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抚上钟玲的胸前。
“啊……我的……我的。”朱凌云现在对阻止或者说觊觎他的“美食”的人都非常的敏感,使劲儿的拍打自己爸爸的手。钟玲笑了,这下子出现矛盾了,朱宝刚不高兴,他儿子也很不爽,小家伙儿这会儿想起来了,又去掀妈妈的衣服,一看,“啊……没有了。”钟玲暗笑,还好她早有准备,去卫生间的时候,贴了一大块胶布,中间放上纱布,四周留着胶,这回看他怎么吃。以前几次给他断奶都没成功,你抹上紫药水,他看着害怕,就让钟玲关灯,关了等还吃;你要是抹上黄连,人家也不惧,皱着眉头接着吃,反正吃一会儿就不苦了。不过这次他好像没办法了。朱宝刚看儿子吃瘪,非常高兴,明目张胆的笑。

学校

钟玲回来了之后,丈夫和儿子的表现都让她非常的满意,儿子还好,就是像个跟屁虫似的整天寸步不离的跟着她,朱宝刚的表现呢,简单一句,钟玲正逢激情燃烧的岁月啊!生活很平静也很美好,现在只要儿子不听话,钟玲就说要走,他马上就听话了。
不过学校方面就不太好了,由于组建的临时学校师资力量薄弱,教学质量也很差,在和地区学校的统考结束后,暴露出了集体水平非常的差,除了钟玲的班级的十三个学生好一些外,其它的都和地方学校有很大的差距,家长们知道了以后,许多孩子的家长选择了把孩子送回老家上学,连钟玲的班级都有四个学生回乡了,其实在其它的地方部队,也都是送孩子到地方的学校上学的,但是由于他们的营区距离县城比较远,大队的领导才想到了组建一所小学,但是眼下看来,这个临时的小学也实在是难以为继了。
终于,在第二年九月份新学期开学的时候,他们的小学正式和县里的一所小学合并了。钟玲她们几个老师中符合学历要求的也跟着去了,现在的身份就是代课老师。要想把孩子留在身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七点登上通勤车,送三十几个孩子和七个老师一起去学校,本来于雅静是被刷下来的,但是钟玲找了何云,让她帮忙,这样才把于雅静留下,让她到幼儿班当阿姨。教五至六岁的小朋友,钟玲现在是二年级二班的老师,还是教她的那九个学生,再加上原来的十六个,她们班级现在有二十五个学生了。钟玲和韩明明都把儿子交给于雅静带,这样放心不少,尽管两个孩子都太小,不过学校体谅她们的情况,就默许了他们上幼儿班。
县里的这所小学条件不是很好,算上她们,一共有教职员工三十五人,分六个年级,从一年到六年,又各分了两个班,老师有四个办公室,还有一间校长室和阅览室还有几件破败的仓库,这里的桌椅都有年头了,桌子大概都有七八公分厚,形状不一,高矮也不完全相同,有的上面还有洞。
也许是因为感觉她们的到来是威胁吧,钟玲可以感觉出他们这些新来老师并不受欢迎。这里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即使是不喜欢你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他们会和你打招呼,但是你看不出什么真心欢迎,他们会为你传达领导的指示,但是你可以感觉出他们等着看你倒霉。当你上完了课,走进办公室,原本群情激奋侃侃而谈的欢声笑语嘎然而止,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不过钟玲一点儿也不担心,她的心里承受能力非常好,这也不过只是暂时的,相信过了不久,新的集团会因为利益的不同而有所改变的,志同道合的人会走到一起,那时候的格局又会不同了。
几天以后,对于钟玲教的这个二年级二班,当三年级思想品德老师的韩明明给了她真实的说法,原来自己带的这个班级是二年级成绩最差的学生组成的。这是给自己一个垃圾班啊!没想到在这里给自己下套儿呢,可以理解,新人总要给个下马威的。
当班主任是非常累的,语文数学全包,还要管理班级,也只有年轻的老师愿意当这个班主任,钟玲之所以初来乍到就任这个要职,主要还是大队长夫人的意思,何云现在是教务处的主任,是个很有实权的位子,她让钟玲当班主任,也是为自己的女儿考虑,王雪在钟玲的教导下,她的成绩进步的很快。
对于刚刚走上教师岗位的人来说,不但别人对你怀疑,你自己也怀疑自己,钟玲心里感觉非常的惶恐,以前自己怎么说也是高中毕业,又学习过会计,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可是和这所小学原来的老师相比,自己还有很多不足,很大的差距,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教学方法,即使是小学生的教导,也是要注重方法的。在她们这些从部队来的人心中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记得自己的父亲总是说,如果你要给学生一碗水,那你首先要有一桶水。钟玲也开始了学习,从语文、数学,再到相关的书籍,感觉自己的知识不够用,教学经验不够用。在教导主任何云的安排下,她们这些新来的人开始了听课的过程,也就是看看别人是怎么讲课的,在每周一早上的例行会议上,何云公布了学校的这个决定,何云以前就是学校的干部,调到这里来也没有什么工作上的难度。但是这样的决定也就是说,明确的指出了她们新来的人能力不足啊!这样有点丢脸。
钟玲也试着听了几堂课,但是,钟玲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当老师提问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举手,但是老师只是叫那两三个学生回答的问题,黑板上的板书也非常的工整有序,所讲内容也非常的快的被学生接受了,可是钟玲还是觉得不对劲,说白了,就是过于完美了。钟玲想这样的课听着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大的意思,找了一天,钟玲没有提前打招呼,直接走进了教室,坐到了最后一排,手里拿着一个本子和一只笔,钟玲选择的这个老师的课也是有原因的,她姓蔡,好像叫淑芳,五十多岁的人了,市里的先进教师,当她看见钟玲坐到了教室的后面,也是一愣,但是又不能重复上次准备好的课程,也只能硬着头皮讲别的内容了。钟玲在下课之后,和蔡老师点了点头就直接从教室里出来了,不想刚走出门就被高傲的蔡老师叫住了。
“那个,钟老师,听着觉得怎么样?”钟玲怎么说也算是教师世家了,爷爷、父亲可都是老师。
“挺好的。”钟玲说完了对蔡老师笑笑就走了,唉,所谓的差距也不过如此啊!看来也就是逼着孩子死记硬背吧!看来自己不但要好好的学习,还有用心的琢磨一下怎样让孩子更好的接受知识啊!即使是学习,也要找个真材实料的才行啊!
中午,钟玲和部队来的孩子们以及老师单独在学校吃饭,因为他们距离家太远,队里就和学校商量了,找了两间空房,给孩子们做中午做饭,吃饭的地方,做饭是几个老师轮流做,三十几个孩子,再加上大人,也不少呢,这至少需要两个人忙活,早上来上学的时候,就把一天要用的菜都从炊事班带来,他们的伙食不错,因为他们大队的待遇是非常好的,当然,这也和他们的高强度训练和不时的出任务有关系,陆军中的王牌嘛。
孩子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都吃的特别香,朱凌云和王浩霆更是吃的和大孩子一样多,在饭桌上看他们这两天和别的孩子叫着劲儿的吃,钟玲真的担心两个孩子吃撑了。有意思的是,每次她们吃饭的时候,都能看到有好多的孩子在外面看着,馋的不得了,孩子就是这样,总是觉得别人家的饭就是比较好吃,不过他们这个小食堂也真是不错的,有肉有菜,每天中午学校传来的饭菜的香味,让无论是学生还是其它老师都上不好课,中午看他们吃饭的人也越来越多了。终于这些怨念积聚起来,形成了强大力量,一天,在回部队的车上,何云和她们几个人谈起了这个情况,说是有许多家长反映,学校对待部队的孩子特殊照顾,并且提供他们饭食,学校也是面临着很大的压力,甚至有人把这事上报到了教委,所以说,最坏的情况就是谁也别吃了。
听到这个消息,几个老师都很气愤,这让他们怎么办?每天只能在中午吃干粮吗?他们的生活情况根本不允许到外面的饭店解决午饭,钟玲看于雅静非常的担忧,她知道大丫本来就不太爱吃饭,身体也很弱,比王浩霆和朱凌云都爱生病。如果中午没有正经饭菜吃,那对孩子的身体影响不小。钟玲一直知道于雅静的情况,全靠周凯一个人,老家的人也都在农村,尽管是一个南一个北,但是都不是很富裕。想到这点,钟玲倒是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下车之后,钟玲她们三个带着孩子往回走,钟玲也没有背着韩明明,直接就问,“雅静,我想和你说个事儿。”
“啥事儿?”韩明明也好奇的看着钟玲。
“你的学历不高,你想过没有,在学校你是干不长的。”钟玲直接说关键的问题。
“钟玲,你咋了?”韩明明出声问钟玲,心里奇怪她平时不这么说话带刺的,难道是被学校的那些老师气疯了?
“我知道,可是眼下不是没别的办法吗?”于雅静虽然心里不太舒服,但是也知道钟玲说的是实话。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有个办法,不知道你怎么想?”钟玲也不确定她同不同意。
“你说说。”于雅静紧忙问道,也停下了脚步。
“你承包食堂吧!一方面可以让我们吃到好饭,另一方面嘛,你可以挣钱,我看中午想在学校吃的人不少,在加上部队这边供给了一部分菜……或许再给点补助什么的。”钟玲没有往下说,但是她相信于雅静可以算过来这个帐。
“真的?那你怎么不让我去?”韩明明这是吃醋了。觉得钟玲对于雅静比对自己好。
“你知道做几十个人的饭有多辛苦吗?就算是找人帮忙,也会累的要死,你能干,我也支持,只要你放弃这个当老师的机会。”钟玲让她自己选择,这个傻妞,她又不缺钱。
韩明明想了想,决定还是放弃好了,不过似乎也不会象钟玲说的这么简单吧!“那何大姐能决定这个事儿吗?校长他们能同意吗?”
“这件事情应该是何大姐能帮上很大的忙,咱部队的家属这边应该没有什么人会竞争,就算有,只要何大姐同意让你来,那你就能干上,如果是外人的话,干这个……我们就要让何大姐帮帮忙,给使使劲了。能成自然好。”钟玲想,这要怎样跟何云开口呢?
“那我要不要给送点礼什么的?”于雅静动心了。
“还是先不要了,你回去和周凯商量一下,我也和我家那位商量一下,然后再说。”这件事应该先听听男人们的意见,如果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禁忌的话,再说女人们的办法。韩明明也很高兴,以后中午还是有饭吃,也就行了。
今天回来的时候,非常的意外,她家的门开了,这当然不可能是小偷,钟玲推开门,竟然看见她那威严的古板的丈夫,竟然系着她的花围裙,给她们娘俩做饭呢!
“累了吧?今天不忙,我就早回来了。”钟玲傻傻的让丈夫拉着去洗手,钟玲和儿子洗好了手,坐到了饭桌上,主食是米饭,菜是炖白菜,还炒了姜丝肉,这是他们家乡非常受欢迎的一道菜。
“你都做好啦?”钟玲觉得心里暖暖的,真是没有想到。朱宝刚先给儿子盛了一碗饭,又给钟玲一碗,可是没想到钟玲正在沉浸在感动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朱宝刚撒手,钟玲没来得急接住,这碗白白的米饭就磕到饭桌边上,又掉到了地上,两个人都愣住了。朱凌云看到了这个场面,飞快的从凳子上下来,噔噔跑进屋里,不一会儿又跑出来,把钟玲的扫床的笤帚交给爸爸。
“爸爸,打!”钟玲瞪圆了眼睛,朱宝刚哈哈大笑。
“你这个白眼狼!”孩子总是学的很快,上次钟玲就是这样让他记住不能浪费粮食的。
吃过晚饭,小魔鬼出去院子里玩儿泥巴,钟玲和朱宝刚说了学校中午吃饭的问题,
“你想怎么办?”朱宝刚想先听听钟玲的意见。
“我觉得如果想让雅静承包这个食堂的话,何大姐那里应该做好工作,至于她能不能做好学校领导的工作,这个说不准。”钟玲觉得这件事如果办成了,对大家都是好事。
“周凯家是不太富裕,这两年他父亲身体不好,他没少往家里寄钱。我知道你也想帮帮他们。”钟玲点点头。
“可是周凯他们两口子也是要面子的。”过分的帮助只能是伤害他们。
“何大姐原来就是他们所在地方的一所小学的校长,调到这里给他们当教导主任也算是屈就了。她说的话,你们的领导会考虑,不过……我还是去大队长那里一趟吧!他在地方上有熟人。”朱宝刚说的这话钟玲是相信的,如果不是有熟人,他们的孩子还不都得回老家读书啊!
朱宝刚直接就去找王睿了,两人过了很久才回来,说是差不多,但是地方上的领导说,一些过程还是要走的。这件事不能急于求成。
几天以后,承包食堂的事还是没有落实下来,于雅静非常的着急,她回去和周凯商量了一下,也大概的核算过,这件事情如果办成了,他们家一下子就可以翻身了,钟玲也劝她不要着急,耐心的等,她没有和于雅静说朱宝刚和王睿帮忙找大队长的事。
一天,朱宝刚难得的往学校打电话,说是吴志远他们两口子下午到,要她今天早点回来。钟玲非常的奇怪,平时都是写信联系的,大家工作都很忙,有什么事要这么老远特地跑来一趟呢?也来不急多想,下午提前两节课就给自己和儿子请好假,找车回家。

车震

吴志远夫妇是由朱宝刚接回来的,好久不见,可是他们的样子几乎没变。
“嫂子,”这两口子一下车就赶忙和钟玲打招呼。
“哎,来啦?进来坐吧!这是我家的朱凌云。”钟玲正式的给吴志远夫妇介绍了自己的儿子。小魔鬼现在非常的乖巧。
“叔叔阿姨好。”朱凌云乖巧的和吴志远夫妇打招呼,钟玲心里感叹,不来人的时候也这样多好啊!现在哪里是他的真面目啊!
“啊,这就是小凌云吧?长得可真好啊!”张萌低头看着这个嘴甜的小人,一双凤眼,挺直的小鼻子,长得总体上看很像他爸爸,还带点婴儿肥。
“你家的呢?”钟玲关心的问张萌,要说他家的女儿比朱凌云还大呢,比较有意思的是,他们的孩子算算日子,好像是在医院的时候有的。
“在她奶奶家呢,现在淘气的不得了。”张萌的孩子经常被公公婆婆接走。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夫妻都是军人的关系,工作都很忙。两个女人的共同话题就是孩子。
吃过饭,钟玲陪着张萌在房间里说话,朱宝刚和吴志远到了书房,也就是来客人的客房。
“你的女儿大名叫什么?”钟玲还真的不记得了。
“叫吴迪。她爷爷给起的。”钟玲想起了一句话,英雄最孤单,无敌(吴迪)最寂寞。
“好听。”虚伪的夸奖是必须的。
“这个小妖精,也不知道将来长大了会怎么样呢?现在就知道美了,就喜欢新衣服。趁你不注意,就把柜子里的衣服全翻出来穿一遍,有时候,还穿我的衣服呢!”张萌对自己的女儿的美貌还是很自信的。
“是吗?真是太可爱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钟玲真的想见到这么小公主。
“快了,我们也要调回来了。”这个消息有意思。
“怎么了?调回来?”钟玲试探着问,也不知道能不能说什么。
“是啊,不过我也不知道具体到哪里?知道要实行军衔制了吧?你家的是定了什么军衔了?”张萌也很好奇。
“那个我也不知道啊,他也没说过啊。”钟玲非常的好奇,这个朱宝刚嘴可真是够严的。
“不能吧?这个应该不是早就报上去了吗?”张萌也很奇怪。
“谁知道呢?”于雅静和韩明明可能是知道的,但是谈论这样没有着落的事,或者说是利益相关的事情,都有点遮遮掩掩吧,只有钟玲不在乎这些,不过真的说起来,钟玲也是在乎的,她更在乎朱宝刚的感受。
“也是,这也不是咱们能操心的事。”张萌也知道这件事情牵涉许多方面。
“对了,你公公婆婆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钟玲扫了一眼张萌的脸色。
“还可以吧!不过毕竟是六十岁的人了,身体难免有点虚弱,我婆婆的身体一向都是那样,整天说这里不好,那里不舒服的。”张萌小声的说,也是怕吴志远听见。
“是吗?她怎么不舒服了?”钟玲也小声的问。
“我看她啊,其实就是活动的太少了,整天的坐在办公室,还有就是,希望别人关心她呗。”也就是说,她的心里的比较空虚吧?象是林黛玉一样的女人?钟玲这样猜测。
“那个……我有两棵人参,你送你婆婆一棵吧!”钟玲也小声的说。如果朱宝刚知道了,肯定能猜到她的小心眼儿。
“那得多少钱?我婆婆还真的很喜欢这东西,可现在好的也知道真假,她上次还花了大价钱买了一棵假的,上火的病了一场。”张萌听钟玲这样说,还真的非常的高兴。
“是以前买的,凭他们兄弟的感情,我能和你要钱吗?提钱的事反倒伤感情了,再说咱们在医院的时候相处的也不错。你一会儿偷偷的装好,千万别让两个男人知道,就当我们姐妹两个的事情。”钟玲一边给张萌找,一边和她说。钟玲把人参放到衣柜的上边,钟玲要踩着凳子才能够得到。只有这个地方是小魔鬼怎么也拿不到的。
“那怎么好意思?我……”钟玲拿了一棵一般的,不过即使的一般的,拿到外面也不得了了。
“记住了,千万不要和他们说,知道吗?”钟玲又嘱咐了一遍。
“说了会怎么样?”张萌有点不明白。
“他们会觉得我们这样的行为,是对他们友谊的亵渎,知道吗?”钟玲相信只要拿走了,就达到目的了。
“那好吧!谢谢你了。”张萌这才把人参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