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小媳妇`-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好。”朱宝刚拍拍她的手。
“哥,你说我是不是变的不好看了?”钟玲非常担心,没有女人不爱美的。
“人的美,最长久最耐看的不在脸上。”朱宝刚说完,钟玲愣了一下,她其实想听他说自己还是那么漂亮,可是这个答案更好。

儿子

钟玲还是到学校去上班了,抵不过何云的软硬兼施,别的家属想来还来不了呢,钟玲也实在是不好意思辜负何云的好意。
钟玲带的这个班都是一年级的小朋友,七个男孩,六个女孩,全校加起来也才五十多个学生。一年级的课程非常的简单,就是教给孩子十以内的加减法,还有就是人、口、手、上、中、下……钟玲在黑板上面拉了一条麻绳,然后把自己做的卡片挂在上面,早上自习的时候找个孩子领着念,钟玲也试着给孩子讲故事,提高他们的积极性,不过最难教的还是算数,孩子们问你,为什么一加上一等于二啊?钟玲真的想破脑袋也没办法解释,还是从头教吧,应该要从查数开始的,钟玲以为这些东西,孩子在家的时候应该会的,至少学前班的时候也该学会了啊!不过就是没有几个会的,除了王队长的闺女王雪,其它的孩子都不懂,钟玲不得不从孩子最简单的开始教,这就耽误了教学进度,但是钟玲认为,基础很重要,孩子更是这样,一开始就不会,以后也不会爱学习的。干就干好,这些孩子都是部队的,家长都大多和他们两口子认识,教不好,可是会很丢脸的,也对不起人家啊。
每天早上,钟玲收拾好孩子的东西先送到托儿所。托儿所有三个阿姨,于雅静被调到这里当阿姨,朱凌云和王浩霆是最小的。钟玲每天抽空去看看,顺便给孩子喂奶。钟玲爱干净,所以朱凌云平时在家的时候也非常的干净,这都是钟玲的功劳,可是到了托儿所以后,这个优势就显示出出来了。每天孩子的围嘴上都是饭粒、油渍,再加上口水,钟玲也只能让儿子和大家同化了。
钟玲觉得,她家的朱凌云就是一个小坏蛋,脾气暴躁不说,还总是对她这个好妈妈使坏,这不,他一边吃奶,一边搬他的脚丫子,你给他的腿搂过来了,让他专心一点,他的小手就偷偷的在你的腋下使坏,挠啊挠的,刚开始的时候钟玲还没有注意,可是朱宝刚在给钟玲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钟玲的身侧全是一道道的血痕,这个小坏蛋。他现在正在学走路,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学步车,就只能钟玲扶着他,总是这么弓着腰,一天下来,钟玲累的腰酸背痛。
“儿子,来,咱们吃点菜,看这小白菜多翠啊,妈妈好辛苦给你煮的。”那个小坏蛋把头一扭,来个不为所动。
“来啊,吃小白菜。”钟玲用大骨头熬了汤,又往锅里下了一点小白菜,这个小坏蛋就爱吃肉,不给你吃菜,他就长了四个小牙儿,还想吃肉呢,钟玲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因为习惯了东北人的口味还是天生的遗传,就是喜欢吃咸香的,不爱吃甜的,对他明明婶婶的做的饭菜尤其不给面子。钟玲除了给他做鸡蛋糕、就是做肉粥,把煮好的肉切成碎末,放到粥里煮。可是你要让他吃菜,就比较难了,你就是切的再碎,他都不给吃。
“朱凌云,快点吃菜,马上!”当钟玲叫她的宝贝儿子大名的时候,就表示她已经非常生气了。朱宝刚在一旁看书,也不管母子的战争,钟玲想到为了这个小坏蛋,自己都没办法看说学习,可是这个小家伙还是这么不给面子,就更生气了,干脆直接送到他嘴边。
“巴!”朱凌云头一扭,就是不吃。
“他在说什么?”朱宝刚好像听见儿子说话了,赶忙放下了书,走过来。
“不知道。”钟玲也很奇怪,他是说话了吗?又把小白菜发到他嘴边,可那小子直接把小肥屁股一挪,就是不吃,钟玲直接把他又转过来。把菜又送过去。
“巴!啊……”除了又说了一遍“巴,”干脆发起脾气喊上了,小手一挥,直接打掉钟玲手里的小勺。
“我知道了,他是在说不。”钟玲明白了。
“不是先学会叫爸爸妈妈吗?”朱宝刚很奇怪。
“谁知道?这个小子看来从小就反叛,长大了一定要看好了。”钟玲非常担心儿子会变坏。
“你放心,我的儿子不会变坏的。”朱宝刚倒是非常的高兴,很有自信的样子。儿子现在十一个月了,就会说好多话,真是聪明。
冬日的周末,三个女人又聚到一起,三个孩子在床上玩儿,朱凌云和王浩霆开始抢一个玩具,现在的玩具非常的有限,就是吹气的塑料小鹿,皮球,还有会跳的小青蛙,得人工的上劲。两个小家伙就开始抢这个小青蛙,朱凌云看见自己的小青蛙被抓在别人手里,二话不说就去抢,王浩霆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个小家伙儿你抢过来,我抢回去,三个女人还看的非常有趣。不过朱凌云发火了,上去就给了王浩霆的脸上一巴掌,钟玲想要阻止都来不及,这还没怎么样呢,王浩霆哇一声的就哭了,也动手要打回来,被他妈妈抱走了,哭的更委屈了。
“宝贝,不许打人,快把小青蛙给哥哥玩儿,哥哥是客人。好不好?”钟玲说着就要把玩具抢下来给王浩霆。
“啊……”这小子的尖叫让人真的受不了。
“拿……”王家的小子也不依不饶。韩明明一个劲儿的安抚。
“这是怎么了?”朱宝刚他们三个一进门就见到这样混乱的场面。
“打仗呢!”于雅静乐呵呵的说,钟玲被这个倔强的小子气坏了,那边那个非得要,这边这个就是不给。两个女人都一身汗。
“啊?哈哈……我儿子这么小就这么厉害知道打架了?”王睿非常高兴,赶紧去抱心爱的儿子。
“好,象我?”朱宝刚也面露喜色,钟玲惊讶的看着他,感情儿子这么难搞都是象他,可算是找到祸根了。没办法,钟玲拿来两块中午要吃的排骨,是钟玲提前煮好的,终于让两个小家伙闭上嘴。大丫看着排骨,眼睛眨呀眨的,看着自己的妈妈。钟玲一回身正好看见,
“哎呀,还忘了可爱的大丫,等着,娘给你拿。”大丫要叫钟玲大娘的,但是钟玲不喜欢,就让大丫叫娘。钟玲喜欢这样人多,非常的热闹,每到周末,三个女人放假了,都要聚在一起。三个小家伙也非常要好,孩子都是喜欢和同龄人玩的。
“哥,咱们今年回家吗?”晚上躺在床上,钻进丈夫的怀里,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双人的被子,带上朱宝刚只要一回来,就一定要和钟玲盖一个被子,钟玲为了体谅丈夫的癖好,只好自己动手做了一个,买花布做被罩。
“不回了,孩子太小,家里太冷了,你给爸妈寄点儿东西回去吧!”钟玲也是这样想,女人都喜欢有个依靠,至少是喜欢这样的感觉。正说话的时候,朱凌云醒了,扶着床头站在他的小床上,也不用拉下裤子,对着钟玲他们的大床就开尿。
“啊,你这个小坏蛋,就不能等一下?”钟玲只不过是晚了一步去拿他的小尿壶而已。解决完了,小家伙又自顾的躺下继续睡。钟玲打开台灯,床上都湿了,朱宝刚动作迅速,身上没湿。
“你反应挺快的啊?”钟玲说他,看他背心短裤站在地上的样子,想笑。
“还笑,快换吧!”朱宝刚帮着妻子把床单换好。然后重新搂着妻子睡觉。朱宝刚睡觉的时候有个怪癖,就是喜欢摸着钟玲的胸,怎么说他,他都不为所动,记得以前看过一本杂志,上面说,男人都有各种情结,比如恋母情结,恋乳情结,这一点,他儿子和他可真象。
这一年,钟玲几乎都是在看孩子,前两天自己家里来信了,说是哥哥在新的岗位上工作的不错,自己的嫂子也调动了工作,到她哥哥所在的那个地方的乡里所属粮库上班了。妞妞也非常的健康,一直在钟玲父母家养着,只是在周末的时候,哥哥嫂子才能回来看她。据母亲说,哥哥和嫂子现在过的还不错,哥哥现在有点怕嫂子,可能是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所以在补偿,钟玲的父母也视而不见,觉得这是儿子应得的下场,受伤的心哪里会那么容易的愈合呢?
今年的年景不错,丁荣在家里也比较消停,朱家的日子也很好,朱春来夫妇不时的给钟玲写信,一是为了问问孙子的情况,还有就是有些事情也想听听钟玲的意见,和村里共同组建新的养殖场后,丁荣当上了场长,朱宝琴负责人员的管理,夫妻两个的事业算是上了新的台阶。
第二年初夏,这话说朱凌云小朋友已经快要一岁半了,可是他还是没有断奶,他是每天饭照吃,每顿一碗饭,必须顿顿放肉,不是炒菜时候的那点肉丝,而是专门的肉菜,什么红烧肉,排骨,小鸡,大鹅,钟玲是换着样的做。所以朱凌云现在比王浩霆还高还壮,但是尽管他吃的已经很好了,但是这母乳还是照吃,就象是喝饮料一样,钟玲也想给断奶的,但是一不给他吃,他连饭都不吃了,有一次一直和钟玲较量了一整天,最后钟玲妥协了,不过,这回是朱宝刚坚决要她断奶的,事情是这样的,话说钟玲在无意中在废品站买到了一锅铜质的火锅,顿时让她豪情万丈,着手准备吃火锅的大计,先是让炊事班给联系买羊,杀好了,冻到冰柜里,然后用刨子给刨成薄片,再准备宽粉,海带根、木耳、大虾,钟玲还买了啤酒,一定要把啤酒冰镇了,炊事班的有个战士还会做鱼糕,钟玲没吃过,不过应该可以放进火锅里,还有芝麻酱、腐乳汁、韭菜花,钟玲实在是想念过去的火锅,在那个时候,火锅和烤肉形成了东北自己的特色,非常好吃,满大街都是这种饭店,钟玲好久没吃了。于雅静和韩明明看钟玲这么兴奋,也跟着开始期待了。等东西都齐了,钟玲通知男人们早点回家,如果有事不能回来,那么抱歉了,她们几个女人可是不会改期的,直接就和孩子们自己解决了,这样子和他们说,可到是真的勾起了他们的好奇了。三个男人一回来就闻到了香味。钟玲幸运的买到了几个螃蟹和两斤大虾。把螃蟹和大虾扔进汤锅了,汤是钟玲用大骨头熬的,放了许多的调料。三个男人脱了衣服就坐在桌子上等,不一会儿,炊事班就送来了肉和啤酒。几个男人开始大口的吃肉,钟玲和韩明明还有于雅静都是先忙着喂孩子,给孩子剥虾吃,大家都在忙,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肚子垫了一点底之后,男人们就开始喝啤酒。不过一只羊其实也没有多少的肉,三个男人又特别的能吃,到后来,钟玲她们三个女人只能煮面条吃了,不过也吃的不错。
“哎呀,夏天喝凉啤酒真是舒服。”王睿也挺能喝的。
“就是啊,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再吃一顿。”周凯刚吃了这顿,就想着下一顿了。钟玲心想,下次再说吧,这次就够忙活人的了。要不是自己嘴馋,才不会便宜她们呢。
“就是不好收拾啊。”韩明明说出了心里话。
“就是啊,你们要是帮着收拾还行。”于雅静也是这样想的,男人只顾着吃,才不管你费了多少功夫。孩子们正自己在地上玩儿。朱凌云突然吃奶的瘾就犯了,走到钟玲是身边,钟玲还只当是他来找自己玩儿,也没在意,还在和于雅静说话,可是那个小坏蛋突然一下子把钟玲的衣服掀开了,
“啊!去!”钟玲的脸红的不像话。她也不知道别人看见没有,如果看见……屋里不只是有女人,还有男人呢!突然发生的情况,让房间里很安静,周凯和王睿其实根本没注意,可是也猜到了发生什么事,再看看朱宝刚的脸都黑了,王睿和周凯互看了一眼,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头儿有多在乎他老婆,具体表现就是爱吃醋。两家人看见钟玲尴尬的不说话,小魔鬼还在闹着要吃奶,朱宝刚阴沉着脸。
“他都多大了?还吃奶?马上给他断奶。”真是太过分了。
“不是断不了吗?”其实还是钟玲舍不得,反驳的也没多少底气。
“慈母多败儿,都让你惯坏了。”钟玲也知道这件事怪自己,不是说丢脸的事,而是自己对孩子又点过于溺爱,不过钟玲又想,朱宝刚也好不了多少,还不是惯着儿子?
“那要不你躲出去几天,我和明明给你看几天。”于雅静提出方案。
“那要几天?他能行吗?”钟玲实在是担心孩子,韩明明给她儿子断奶的时候,根本没这么费劲儿,她的奶本来就不多,再加上王浩霆本来就喝奶粉,现在自己的情况和她可完全不一样啊,不过看朱宝刚的脸色,也没有办法了。
“七八天吧,等你回奶了,他要吃也没有了,不过可能你得十天,你的奶水足。”于雅静说道。
“儿子啊,没办法,你这是自作自受啊!”钟玲对还在耍赖的儿子说。

人才

钟玲趁着这个难得的假期,和李小云约在省城见面,两个女人先是找了个比较安静的饭店,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烟厂那边怎么样了?”钟玲问李小云。
“还行,日进斗金,不过眼红的人也多,幸亏听了你的,和政府挂上勾,不过也有个坏处,我公公现在调到市里当副市长了,我家那口子也调去了。现在县里的领导,经常借机过来拿烟,我是不给也不行,给了又怕开这个风气。早晚得让他们拿黄了。”李小云也很为难。
“嗯,这个问题可能以后更不好办,今天他能来拿烟,明天就能要钱,后天可能就要股份了。这样,我们先找找省里的烟厂,把政府的股份买断,然后挂靠到省里的烟厂。”钟玲认为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还留在县里,很可能会阻碍他们下一步的发展,而且形成了那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了。
“烟厂现在这么挣钱,他们能撒手吗?”李小云有点担心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股份变不成他们兜里的钱,但是直接给他们钱买断股份,他们亏一点,也会要的。反倒是省里的烟厂要好好的协调一下,这个可以慢慢来。”他们的背景不算雄厚,如果不想办法自保的话,是很难生存下去的。
“你姑娘怎么样了?”钟玲又提起了李小云的女儿,
“挺好的,长得特别漂亮。”真是在母亲的眼中,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的。
“叫什么名字?”钟玲挺好奇的。
“高远。”
“高远?这是女孩子的名字吗?”钟玲想他家起名字的功力也不怎么样。
“哎呀,总不能叫高兴吧?哎,将来我们做亲家好了。”李小云有封建思想。
“我们要是做了亲家,我怕你将来会恨死我。”又没有什么仇。
“啊?怎么了?”李小云也听出了话里有话。
“我儿子简直就是一个土匪,脾气非常的坏。”钟玲开始和李小云诉苦,把那小子的劣迹都说出来。钟玲可不敢和朱宝刚说这些,他只会怪她娇惯孩子。
“哈哈……你担心什么?没听说吗?淘小子出好将,放心吧!”李小云倒是觉得这个孩子挺特别的。
“但愿吧!要不然我这辈子可白活了。”如果孩子教育不好,对于自己和朱宝刚来说那都是悲剧。吃过了饭,钟玲和李小云两个女人去逛街,钟玲首先到药店买了皮硝、纱布和麦芽,这些都是回奶用的,把皮硝用纱布装好,放在胸部,可以减少疼痛,回奶也会快。钟玲的来的路上已经用了这个方法了。钟玲现在还是非常的胀,本来要和李小云去逛街的,不过现在自己胸部疼的厉害,心情也非常的烦躁,看钟玲的这个样子,李小云还说呢,自己比较有福,孩子吃着吃着就没有什么了,也不用象钟玲这样遭罪。
钟玲就这样在宾馆躺了两天,也不敢吃什么好吃的,不敢吃汤汤水水的,真的是太难受了。可真是疼死她了。李小云就陪着她,两个女人也谈了不少的事情,从今后的发展方向,到具体的管理。
“小玲,我想给高晨买一台车,怎么样?”有钱了,李小云想让老公也享受一下。
“买车?我看你还是老实点吧,你丈夫和公公现在都是公职人员,这么显摆还不给他们找麻烦啊!”钟玲瞪她。
“是吗?”李小云也似乎 是明白了。不算政府出资,钟玲和李小云是三七分账的,本来如果按出资的话,可以二八分的,但是钟玲考虑自己不可能直接坐镇,就让了李小云一股,不过李小云也不会有什么不满的,大的方向都是钟玲在操纵,而钟玲的决策是非常正确也非常稳妥的,连自己的公公都让自己和钟玲好好干。
“你还是小农思想,有点钱就显摆。”钟玲直接说出实话。
“那咋了?有钱不花啊?”这个也很正常。
“现在还不到你花钱的时候,你现在太显眼了,嫉妒的人有的是,弄不好全家倒霉。你的财产说是你自己挣的,人家还说是你公公和丈夫贪污的呢!要不我怎么让你公公和烟厂划清界限呢!”低调啊,这个丫头这两年随说已经让钟玲刮目相看了,可是还是需要历练啊。
“我知道了。”李小云显然很受打击。
“别担心,没两年你公公退了休,有钱的人多了,就没人管你了。”钟玲安慰她。
“对了,我让你找的那个人怎么样啊?”钟玲指的是自己给李小云介绍的能人。
“你说赵兴国?那还用说,管理的一把好手,非常肯干,我按你说的,给他高薪。”要说钟玲是不会知道这样的人才的,这都要归功于上辈的功劳,这个赵兴国曾经是自己一个恩主的手下,那个恩主就靠着这个人赚钱呢,能力非常好,可就是因为欠了他一个救父的恩典,所以只能任劳任怨。
“他爸怎么样了?”
“好多了,其实也就是肺结核。”这个时候的药物还不是很普及,也挺贵的,肺结核旧时候也叫痨病、馋病,要吃好的,还会传染,这样的病对普通人家来说还是死亡率很高的,如果是老人,就更不好办了,钟玲不单让李小云托人给买好药,又给了他们不少钱,这才把他父亲的病稳定住了。不过这病到后来就好治多了,国家也施行免费治疗。
“他能过来见一面吗?嗯,我过去也可以。”钟玲在考虑回不回家看看,可是这一路上也花了不少时间,她还担心儿子呢,也不知道在家怎么样了。她还想和李小云考察一下市场呢!
“他正好明天过来,和省里的烟厂接洽一下,我告诉他你来了,他也想见见他的恩人呢。”钟玲一笑,也没理会李小云的调侃。
钟玲现在非常难受,还想念自己的儿子,李小云也想她的女儿了,两个想孩子的女人比较有共同话题,说的都是孩子的趣事。以前钟玲没有做过母亲,现在她做了母亲,就明白了为什么母爱这么伟大,因为作为母亲,她第一个想到的永远不是自己,而是孩子,为了自己的孩子,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他是那么小,那么娇弱,你不忍心让他受一点的委屈。
第二天,钟玲感觉好多了,虽然还是很胀,但是自己也不能白来一趟吧!赵兴国下午才能到,钟玲和李小云赶紧抓紧时间上街。
钟玲这次也是有目标的,她过去做过五金建材生意,如果可以在市里办一个建材商店,也可以算是一个收入来源。
“小玲,这个五金建材商店一年下来才挣几个钱?”李小云显然是瞧不上眼这么小的买卖。
“刚开始总要找路子,等路子通了,建材批发不会比你的烟厂少挣,再说我们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狡兔三窟嘛!你要是不想做,我可找别人了。”钟玲逗她。
“那可不行,我只是觉得这卖建材很脏。”还是小女人的想法。
“等你摸到了这行的门道,你就不用总在这里守着了。”钟玲自己不想出面,也不方便出面,但是她还是希望事业上可以成功,这也不单单是为了自己了。她们先到一些相关的厂家看了看,这个时候的所谓五金,也就是自行车配件、开关插座、灯具、常用的各种线。建材就是钢筋、水泥、白灰,但是这些东西还是非常紧缺的,钟玲和李小云在这方面的收获不大。看样子一定要找点门路才行。
下午的时候,钟玲终于见到了赵兴国,他现在还显得很年轻,其实他也就比钟玲大个几岁而已,对钟玲帮自己这么大的忙,非常的感激,所谓士为知己者死,钟玲对自己的信任和帮助让赵兴国非常的感动。早就想见见这个恩人,今天终于有这样的机会了,对这位传说中的女人也存在着很大的好奇心,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样年轻,这么漂亮。
赵兴国是个长的非常安全的人,个子不高,总是笑笑的,但是也是很正直的,当初自己做他老板的小三,他可是对自己不怎么待见,这反倒让钟玲觉得他这个人很好,尽管当时的老板只是个好色的庸才,但是他不离不弃,还让老板有钱挥霍,也就更证明了他的为人绝对值得信任。
“是钟经理吧?我是赵兴国。”钟玲是烟厂的法人。
“不用叫我什么经理,你叫我钟玲就行了,我叫你兴国大哥。”钟玲笑着招呼有点拘谨的赵兴国。
“那好,我叫你钟玲。”钟玲看他这么拘谨,就直接谈工作吧!赵兴国原来就是国营大企业的销售科长,能力有,人脉自然也有,钟玲和他说了自己的想法,他很赞同钟玲的想法,他可以出面和谈判,钟玲也告诉了他自己的底线,当然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赵兴国有建材门路,他和一些厂家有联系,钟玲要的这点东西,绝对可以满足,这也算是钟玲此行最大的收获吧!
“我的目的,大哥也是清楚的,站稳脚跟,再图进一步的发展,建材的生意,我会分给你一成的股份。”钟玲说给他听,就不会食言,这也是她和李小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